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二百七十九章 薇薇安啊薇薇安
    把豆豆带过来可费了不少功夫,毕竟这么一条活生生的小人鱼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能通过飞机安检的样子,原本郝仁还想着跟之前一样把她留在家里,然后专门留下个人负责照顾小家伙,但经过上次被扔在家中的无聊经历豆豆已经学精了,她一看众人有出远门的打算就直接腻在郝仁身上再也没松手,愣是在后者身上挂了整整半天才让郝仁无奈地点头答应把她带出来。小家伙是高兴了,可给大人们惹下不少麻烦,最后实在没办法郝仁只好把小家伙塞进随身空间里带了出来……

    随身空间理论上是不适合盛放活物的,那是个空无一物的黑暗之处,无声无光无重力,辽阔冷寂到足以让任何活物在里面迅疯掉,随身空间的使用说明上也专门标注了一条“若非有杀父之仇请勿轻易尝试以此空间运载活物,本管理局概不承担任何后续精神治疗”的说明,不过郝仁别的优点没有,就思路开阔无人能及,出之前他跑去水产市场买了个硕大无比的水族箱,又跑回巨龟岩台号取了个小型的人工重力装置,最后弄一套水景灯和假山石头什么的把水族箱布置一番,还弄了个充气泵——最后这个纯属给豆豆吹泡泡玩的。出的时候他还把数据终端也扔进了随身空间里,这样一来豆豆在里面一点都不感觉无聊,要灯光有灯光要气泡有气泡,实在无聊了还能翻腾着走马灯玩,最起码飞机上的十几个钟头她就这么混过来了……

    郝仁跑去套房自带的浴室,在大浴盆中放了一半的水,这才把豆豆从随身空间里放出来,小家伙一个人在随身空间里面呆了一天一夜。这时候早就憋得够呛,跳进浴盆之后立刻抽风一样哗啦哗啦地游了好几圈,这才抬起头来冲着郝仁脸上噗噗噗地使劲喷水:这是抗议来了。

    数据终端飘飘忽忽地飞到郝仁脑袋边上。使劲甩掉身上水珠:“你闺女将来必成大器,本机快让她折腾疯了。当陀螺那么转了整整一天……”

    “最后还是把这孩子带来了……”伊扎克斯跟着过来看热闹,看见豆豆在浴盆里一圈一圈地游着,他却有点头疼,“问题是咱们要出门办事啊,难不成一直带着她?”

    “只能带着了,”郝仁无奈地耸耸肩,“实在不行塞随身空间里,找到没人的地方再放出来透透气。想想还是梦位面好啊。咱们可以拎个水壶假装是炼金道具,地球人的八卦水平就不允许这么办。”

    豆豆歪着脑袋听大人说话,现没人搭理自己之后生气地哼唧一声,转身潜到水下吸了一肚子水,然后冒出来继续朝着郝仁脸上噗噗噗地吐水……

    贝琪和南宫五月在雅典的异乡街头整闲逛到晚上十一点多才回来,俩人回来的时候大包小裹地带着一大堆莫名其妙的东西,从当地食物到手工艺品堆了差不多一桌子,不用说都知道贝琪采购的物品占据其中大多数。而且俩姑娘逛了这么一大圈都丝毫不见疲惫的,在客厅里还兴致勃勃地讨论着一路上的所见所闻,郝仁都怀疑这俩是不是沿途让当地的黑导游给从头到尾忽悠了一路:像这样自助游都能逛出旅行团风采的冤大头可不多见。贝琪这购物能力得多招旅行社的人喜欢啊。

    贝琪抓着一把串珠一边往南宫五月脖子上戴一边念念叨叨:“反正有人给你报销你还在乎什么,我可是听说了,你干活都是神仙直接埋单的。这么大的后台你还不使劲败家?我都做好打算了,这几天只要有功夫就使劲买东西,然后全都塞到你随身空间里去,回去之后再卖掉,一来一回至少能赚个两三百台mp5出来……”

    因为郝仁第一次送给贝琪的地球物品就是一台mp5,这姑娘对此印象格外深刻,然后就把它当做一种只有她自己才能理解的货币单位了,期间换算方式外人无法理解。

    南宫五月顺口问了一句:“你回去怎么卖啊?你连个渠道都没有。”

    “这个不用愁,录节目的时候我可认识不少人啦。要过来的手机号至少也有一两百个,而且我当时就跟他们聊过。感觉他们应该喜欢这种东西——买不起但咬咬牙也要硬买一堆外国货然后拍照微博,虽然我不理解你们地球人的这种思维方式。但我很欣赏这种精神哦。”

    众人顿时对这姑娘的经济头脑和细节把握力惊为天人,当然更惊为天人的还是她竟然这么短时间就把自己接触过的当地人了解的这么透彻,这观察能力真没白瞎了她的佣兵职业。

    反正郝仁是听着贝琪的如意算盘感觉深深折服,认识到很多时候财的机会摆放在每一个人眼前,只是大部分人缺乏把握这个机会的能力罢了——你看这一屋子安善良民有哪个跟贝琪想到一块去的?

    薇薇安在旁边叹了口气:“真羡慕你啊,说赚钱就赚钱……其实我很早以前也做过跨国生意来着……”

    立马全场安静下来,郝仁被这个意外消息吓了一跳:“你开玩笑呢?就你还跨国生意?”

    “再怎么说我也活了这么多年,你们人类第一次用羊皮跟别人换粮种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看着了,你以为什么事情我没有尝试过?”薇薇安幽幽地看了郝仁一眼,“几千年前我就意识到跨国贸易的巨大利润,倾尽手头最后一点钱在埃及和罗马之间倒腾香料和青金石想试着扭转自己的财运——虽然史书上没有记载,但我绝对是地球上最早一批开窍的生意人……”

    郝仁又听到了薇薇安的另一壮举,感兴趣不已:“然后呢?”

    “然后差点从罗马一路要饭回来,”薇薇安叹了口气,“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干啥赔啥,后来我手上没有本钱,就拉着几个血族小辈一起折腾生意,结果把他们也弄破产了,我又忽悠着几个祭拜我的埃及祭司出钱,结果亚历山大把第三十一王朝给灭了,我又最后挣扎了一下——结果屋大维毅然决然地弄死了克利奥帕特拉,干脆把埃及变成了罗马的一个省,我前后折腾两千多年都没把跨国生意做起来,才终于认识到可能自己不是干这个的料。而且再往后我就是想折腾也找不到人敢给我投资了。”

    郝仁:“……我感觉每次跟你聊历史都会有一种惊喜感,你到底还干过多少史诗级大事没跟我们讲过的?”

    薇薇安想了想:“肯定不少,但说不定什么时候才能想起来,有机会吧,有机会我给你讲讲特洛伊战争时候的事儿……或者咱们有机会去古城看看,兴许还能从地下挖出来我当年丢掉的东西。”

    郝仁他们几个就在古城雅典的某处酒店套房里天南地北闲扯着薇薇安和人类史之间乱七八糟的趣事,而窗外的夜色已浓,这座人类历史上最为古老,也蕴藏着最多秘密的城市正在夜幕下渐渐沉寂下来。

    当生活在光明中的人类沉沉睡去之后,黑暗中的生物们才渐次苏醒。

    一些迅捷而且无法被人类肉眼察觉的黑色幻影在深沉的夜空中掠行,将某些消息传达至居住在这座城市另一面的居民耳中。雅典城最古老的城区中隐藏着对常人而言无法理解的黑暗秘密,暗影的力量将城市切割成两个部分,一部分可以触及,另一部分却是普通人的肉眼无法察觉的。作为世界上几个主要的“巢穴”之一,雅典城内已经在暗夜种族数千年的经营中建立起了一个隐秘、怪异、难以捉摸的特殊堡垒,即便最优秀的猎魔人也难以渗透进这座城市错综复杂的阴影道路中。

    在这些从空间结构上理应不存在的古老街巷中,一个消息正在流传:

    世界上最古老的吸血鬼,异类中的异类,怪异的元祖生物之一——招来红月的女伯爵已经抵达了这座城市,并且这位女伯爵史无前例地想要采取点什么积极行动的样子。

    在郝仁他们还忙着讨论薇薇安把阿喀琉斯踹进护城河到底应不应该的时候,却有无数“人”正在讨论着这位女伯爵是否要插手回归之日的事情。(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