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二百五十一章 上传的精灵们
    祈愿世界在持续几百年后终于还是失败了,当初建立它的精灵女王和长老会不得不向公众承认这又是一次浪费,但祈愿世界仍然在这几百年的运行中得到了一些计划之外的成果——并不是所有东西都要求那么精确的,只有光引擎才会受到微观法则的巨大影响,其他很多东西都可以在虚拟条件下测试出来。第一批进入祈愿世界的学者们通过模拟演算制造出了更先进的太空设备和生态穹顶维持装置,并且模拟了大量有关社会形态、配给制度的项目,这些成果到现在还在挥巨大作用,也正是因为这些成果,祈愿世界并没有被完全关闭,而是被派上了别的用场。

    尽管它不是一个完美的实验室,但它至少是个完美的虚拟天堂。

    精灵们意识到祈愿世界可以极大减少他们的社会消耗,一些要求不那么高的日常研究仍然可以放在那个实验室里,同时这个虚拟世界还可以让他们做个美梦,暂时忘却外面枯竭无趣的现实世界。更重要的是:进入祈愿世界之后,那副耗能过大而又臃肿无用的身体就可以抛弃了。

    “一千年前我们通过了‘祈愿世界剥离法’,允许更多人申请上传进入服务器,”希尔妲慢慢说道,“我跟你说过吧?由于穹顶内的环境变化度过精灵的适应能力,有些浮岛的恶化已经达到老年精灵无法生存的地步,我们有很多人得了无法治愈的疾病,皇室不能仅仅因为他们有病就处决他们,但这些感染疾病而失去劳动力的精灵在过去仍然只能慢慢等死,然而在‘剥离法’生效之后他们就被送入了祈愿世界。年老的、有病的、残疾的,或者因为其他原因失去社会价值的精灵必须接受上传,他们的意识被抽取到服务器里,身体则销毁分解成为资源,他们仍然活着,但却不会再造成消耗了——而且他们还可以在祈愿世界中以更健康的形态继续为艾瑞姆社会做出贡献,比如搞研究。一些要求不那么高的项目还是可以在虚拟环境里进行的。现在这几乎是每一个艾瑞姆精灵的归宿,我们不能把一副失去活力的躯体留在世间继续呼吸空气,还不如把它分解成穹顶里的养料和工厂里的元素块。”

    郝仁一下子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虚拟世界对他而言并不陌生,不管是从地球上的龙8国际里看到,还是从帝国数据总网上看到的真实例子,他都很熟悉这个概念,但绝大多数文明制造虚拟世界都是为了娱乐,少数为了科研或者降低能耗的也不会如艾瑞姆精灵这样极端,那些文明会把身体留在一个连接器里面,随时等着醒来再度体会现实世界,然而艾瑞姆精灵不是:他们在身体失去劳动能力之后才接入祈愿世界,为的是抛弃那副躯体,同时让精神继续工作。

    他们连一口呼吸都不愿意浪费。

    “其实对很多精灵而言,祈愿世界反而是一片乐土,”希尔妲突然露出一个古怪的微笑,“那里阳光明媚,有广阔的天空,你可以驱车千里而看不到围墙,还有一些只存在于传说和影像碟里的山川河流——每一个上传进入祈愿世界的精灵都会回来一句感谢语,他们终于不用忍受枯竭的现实了。”

    “为什么不干脆全民进去做梦呢?。”郝仁问了个很直接的问题。

    “因为那就没有希望了,”希尔妲摊开手,“那是逃避,祈愿世界不是为了逃避现实而制造出来的。必须有人在现实里守着,我们有一句古老的谚语:坚持到第二天。我们坚信只要活着就有希望,所以才能一直活到今天。我们从未放弃飞向其他星星的努力,祈愿世界是在这个前提下建造起来的。如果所有人都沉浸在那个资源富足的幻梦里,谁来拯救现实?服务器终会崩溃,外面的伺服机构迟早会损坏,这是自杀,只是被美梦延长和麻醉了而已。”

    末了,她又补充了一句:“即便这个世界要崩坏,我也希望可以亲眼看着它崩坏,而不是在睡梦中懵然不自知地失去家园。”

    郝仁沉吟了一下:“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吧?”

    “是的,我们毕竟是凡人——乐土组织就是一个希望全民逃避现实,让所有人进入祈愿世界度过余生的极端组织。他们的核心是一批技术精英,是当初建造祈愿世界的那些学者的后代或者学徒。在祈愿世界计划宣布失败,长老会商讨如何处理这个虚拟世界的时候,有一批建造者承受不住过大的压力,布了很多不利的东西——最终导致乐土组织出现。这个组织认为现实世界已经毫无希望,进入梦境至少可以让大家安乐死,他们蛰伏了一阵子,但上次时空加器爆炸之后他们好像受了刺激,现在更加活跃起来了。”

    “他们自己偷偷进去不是也行么?反正只要失去劳动力就能进去了,何必这么大张旗鼓呢?”郝仁有些不明白,“要是只为了逃避现实,他们大可以直接混进去,现在这样嚷嚷出来那反而被拦住了。”

    “因为他们不是为了自己逃避现实,而是真的想改变整个艾瑞姆王国,”希尔妲摇摇头,“乐土组织并不简单,或许换个立场我还会钦佩他们:他们从动机上是希望其他所有精灵都幸福的。不过这不能改变他们盲目的本质。”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看来这是一群走错了路的理想主义者,在这种情况下已经不能简单评判谁对谁错了:所有人都抱着高尚的目的,没有人是为了自己,但他们和主流社会就是互相对立,这种破事还真不少。

    “好吧,一群理想主义者……不过要是资源问题解决了他们大概也不会继续蹦了,”郝仁低声咕哝着,然后抬起头,“你有一个大臣为这事把自己陷进去了?”

    “乐土组织不知用什么办法控制了主存储器,并且在祈愿世界内建立了自己的势力,他们把一部分支持自己的数据化精灵拉进了一个无法被探测到的地方,我不知道他们在计划什么,但肯定是一次大行动。祈愿世界中的公民也是公民,所以卡迪伦亲自领着一群精英进去查探情况——但他失踪了,”希尔妲叹了口气,“我理解他的行动,毕竟他已经人过中年,行动力和脑力大不如前,很快就要过价值/消耗比率线,被抽取上传应该也就是几年后的事,但他这次去的真不是时候。”

    这里需要额外解释一下:艾瑞姆社会中的脑力劳动者比体力劳动者“退休”要早很多,,很多脑力劳动者即便身体健康也必须在中年之后被抽取上传,上层阶级也不例外。因此艾瑞姆精灵通常会选择同样的从业者组成家庭:就是为了避免这种过早的离别。

    郝仁意识到自己恐怕又得多一个麻烦——那群已经上传到服务器里而且连身体都已经销毁的精灵是不能不管的。

    正在这时候一道细小的蓝光突然从远方飞来,数据终端几乎啪叽一下砸在他脸上:“呦,本机回来啦!”

    郝仁在千钧一之际闪开这个奸货:“忙完了?”

    “嗯,备用能量池也充满了,足够他们用到把主要线路修好,现在一帮工程船正在浮岛外面修理那个破洞呢,”数据终端娴熟地钻到郝仁兜里,“诶妈,累死本机了,差点精尽机亡……”

    郝仁拍拍口袋,对希尔妲道别:“我得回去研究研究这件事,你安下心来让社会恢复秩序,很快我就会给你个答复。”

    希尔妲没有说话,只是深深低下头去。r1152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