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二百三十一章 新的合作?
    郝仁和这些猎魔人的第二次相遇充满戏剧性,在经历过一次现实大战之后,他们却在一个十足现实的情况下再会了:郝仁领着家里的吸血鬼出来买东西,而两名猎魔人却分别是卖手机的店员和一个看上去与其他庸庸碌碌上班族无异的区段经理,而且也不知道这两位猎魔人身上究竟生了什么,反正他们现在看上去确实毫无战斗意愿。

    在店铺和应急通道之间的无人角落,柳生带着那种想笑却笑不出来的僵硬表情看着郝仁,随后从兜里掏出一盒烟:“来,抽烟,抽烟……”

    郝仁以前确实是抽烟的,但自从家里住进去一个鼻子比人灵敏四百倍的犬娘之后他就把烟戒了:“多谢,不过我不抽烟话说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再见到你们啊。敢情猎魔人平常还真是生活在普通人中间……”

    柳生叼着烟卷点上火,就像最最普通的、在上班途中忙里偷闲顺便找人抱怨的小职员一样看了看周围,轻轻呼了口气:“除去小时候在爸妈身边学本事以及跟着资深者磨练本领之外,我跟其他人一样在私塾上学,我还考过秀才,甚至差点中过举人。我教过书,在江浙最早的一批私人汽轮上当过水手,几十年前最老款的解放鞋有一部分还是我当车间主任的时候生产出来的。十年前我在本市倒腾过电脑配件,现在我是这个商城一个不起眼的小经理你说我们是不是生活在普通人中间?”

    说到这,柳生顿了顿,视线在郝仁和薇薇安身上扫过:“就跟你领着这个吸血鬼出来逛街一样。这个世界终究是人类打造起来的,你我这样的‘特殊分子’哪怕有天大的本事。也要和人类一样一日三餐行卧坐走。”

    “你别随便把我算进去啊,”郝仁赶紧摆手。“我可是人类,正统人类。”

    柳生笑了笑也不说话,他现在当然知道郝仁到底是什么人了,不过看样子他已经懒得追究很多事情。郝仁现柳生脸上带着一种看透一切、累感不爱的模样,赵玺脸上应该也有,不过后者是个面瘫所以不太能看出来。他好奇地问了一句:“你们不打算继续干猎魔人的工作了?”

    “遇上恶灵害人还是要管一管的,”柳生似笑非笑地看着薇薇安,“但不会找你们麻烦的,实在累了。”

    “你们到底遇上什么了?”薇薇安皱着眉。“我以为猎魔人都顽固的跟铁块一样,哪怕死也不会转性。”

    “要是这个世界上有比死更大的磨练呢?”柳生笑着,“一位神明说她懒得用言语教育一群疯子,于是把我们扔到了一个专门为我们这种人而设的……也不能说监狱,是另一个世界吧。在那里,小小的一颗星球上有四十多个种族,有三百多个理念不同的组织,很多组织甚至还分裂成四五个不同的派系。所有人都在斥责对方是异端,整个世界每三分钟爆一场圣战。无数人都在高呼为了正义。没有人在意冲突的起源是什么,也没有人考虑这种争斗是不是符合逻辑,总之只要给别人扣上异端的帽子,就有了动战争的‘正当’理由。我们就被扔到那样一个幻境般的地方。每天被换一个阵营,和全世界的异端作战同时被全世界所有人视作异端。”

    柳生停顿了一下,长长出口气:“据说那是一个缩影。是神明把许多个世界生过的所有愚蠢的内耗和盲目战争凝聚起来塑造的一场梦境,那些完全丧失逻辑的、已经被种族狂热冲昏头脑的士兵和将军都是幻影但这没什么意义。它仍然和真实世界一样令人印象深刻,我们在那里呆了三百年到五百年不等。体会极端种族主义到底有多蠢。”

    柳生吐出最后一口烟气,,然后狠狠地将其摁灭在垃圾箱上的烟灰盒里:“。”

    郝仁:“……”

    他觉得这确实挺有渡鸦12345风格的。

    薇薇安也忍不住咋舌:“虽然听着古怪但这法子挺好啊,干脆把全世界的猎魔人和异类都教育一遍不得了?”

    “治标不治本,她是这么说的,”柳生扯着嘴角,“她说不能用这种办法简单粗暴地解决一切问题,这是扼杀凡人种族的变化性和自我纠正能力。反正我也听不懂,大概作为神明她有自己的考量吧,反正就我们几个倒霉了。”

    郝仁知道渡鸦12345的意思:她一贯坚持的就是让凡人自己处理自己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进化,自己展,自己犯错,自己纠正,哪怕整个文明推倒重来都没关系,只要传承能继续下去,她就不会正面出手。她只会根据需要进行一些非常细微的修正,这些修正对整个文明进程几乎毫无影响。

    当然这些结论都是郝仁努力在内心对渡鸦12345美化之后的结果,真正的情况很可能是这样的:女神大人当时正忙着泡方便面实在没空搭理这些家伙,而这群狂热的猎魔人又实在闹心而且在天堂里到处折腾,于是那个女神经病顺手开了个空间门就把他们扔进去了,之后所有高大上的解释都是那货后来现编的……

    薇薇安双手抱胸看着柳生:“反正不管怎么说吧,我也不喜欢打打杀杀,现在这个局面是最好的。不过据我所知当日遭遇的猎魔人应该是路过的小队才对,你们……”

    “只有我们两个是本地人,”柳生指了指赵玺,“他们去侦察……总之是有些任务,正好从这里路过,我因为是这片的负责人所以就出来当临时领队了。”

    看样子渡鸦12345对这些猎魔人的教育只是让他们对无意义的争斗感觉厌烦,却没有根本上改变这些人的立场和“职业操守”,柳生在提到猎魔人的某些机密行动时仍然很谨慎。不过郝仁已经联想到真想:“是回归之日的事吧?”

    “额……你果然知道。”

    郝仁笑了笑:“你在我们面前没必要太谨慎,你甚至可以暂且把异类和猎魔人的立场放在一边你现在知道我们这帮人到底在给谁干活了,很显然我们谁都不帮,你觉得你有必要防着一帮天堂雇佣兵么?”

    郝仁临时想起了“天堂雇佣兵”这个名号,这么一说出来他感觉这还挺合用的。

    柳生想想也是:“有道理,你背后那位势力太大了……我明说了吧,我们当时确实是去追查回归之日的事情,有一批巫师和吸血鬼好像在北方挖掘遗迹,但现在我知道他们跟你们没关系了。”

    “北方……”薇薇安眨眨眼,不过她没想起来北方有自己哪位“老朋友”,而郝仁则好奇地问了一句:“关于回归之日你们知道多少?我也在调查这件事。”

    “应该不比你知道的多,”柳生摇着头,“我只知道异类把这件事看得很重,他们在筹划利用上古遗物里的力量动一次反击,而猎魔人的势力在这些年有不正常的衰退,再加上如今世界已经不像当年那样可以随意掀起战火,所以我们已经很难像当初那样轻松把握异类的动向了。我们只知道他们在几个主要的活动区域研究回归之日的事北极圈附近,非洲,美洲中部,还有太平洋的某个秘密地点。目前最活跃的是狼人和吸血鬼,另外还有一部分巫师也掺合进来,但不知道那些巫师到底在打算什么:他们没什么上古遗物可以挖掘才对。”

    “北极……非洲……”郝仁默念着,将这些情报牢牢记在心里,“明白了,我会调查这些地方的异类都是谁,希望能打听到他们的情况。”

    说着,他看了薇薇安一眼,后者轻轻点头露出个一切包在自己身上的表情。

    “说起来,你愿意跟我们合作么?”郝仁最后带着点期待看向柳生,目前他急需扩展在异类和猎魔人中间的情报源,异类方面已经很有进展,薇薇安认识不少人,而且艾本狼人家族也已经把他名下的“庇护所组织”传播到了其他异类家族里,但在猎魔人这边他却始终找不到突破口,仅有的一个情报源还是南宫那个半吊子,上次给自己留下个名单还把赵玺和柳生这俩大人物给落下了……

    不管怎么看,那个叫三八的家伙都只适合辟邪,干不了正事啊。

    柳生深深地看了郝仁一眼,最后很谨慎地说道:“我仍然是个猎魔人,而且我和这家伙(指着赵玺)到现在还在琢磨着将来的路该怎么走,所以现在什么都不能承诺。不过……今后咱们不会再敌对就是了。当然,也希望你们不要把我们卷到你们和其他猎魔人的争斗中,我会很为难。”

    有这含混不清的表态其实就已经足够,郝仁知道这个柳生虽然不会主动帮忙,但今后如果自己有些无伤大雅的事情要打听他也不会太过拒绝,所以他满意地笑着点了点头,而就在这时,数据终端的声音却突然在郝仁脑海中响起:“管理局消息:希尔妲的故乡已经定位了。”(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