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墙要塌了
    看着渡鸦12345一脸郁闷的表情,郝仁觉得他比这位神经病女神还要郁闷:因为他险些被对方喷了一脸面汤,而且对方还明确表示哪怕锅里还有半锅面条都不给他吃……

    当然这些都是小问题,他挪着身子找了个安全位置之后好奇地看向渡鸦12345:“希尔妲这情况很严重?”

    郝仁现在还对梦位面的异变没有一个比较明确的认知,尽管他知道这是个很麻烦的危机,但作为见识有限的菜鸟,他不知道这个“很麻烦”到底有多麻烦,而现在看到作为女神的渡鸦12345都如此反应,他意识到情况恐怕比自己预料的还要糟糕了。

    “严重?不确定,但如果有更多证据的话那咱们就有很多工作要做了,”渡鸦12345指着希尔妲,“你知道在没有专业设备辅助的情况下从一个世界安全链接到另一个世界的几率有多低么?那相当于你在一万个韩国明星脸里玩连连看,而这还是一般情况,指的是你从一个世界的主物质位面进入另一个世界的主物质位面的概率。梦位面是这个宇宙的附属部分,它就像一个影子,在信息优先级上低于表世界,也就是说正常情况下它应该是隐藏在表世界之下、很难被外界接触和识别到的,本宇宙的生物都要在极罕见的情况下才能感知到梦位面,更何况是一个来自异世界的、与本世界联系微弱的穿越者。”

    “也就是说希尔妲哪怕穿越也应该穿越到表世界,而不是梦位面?”

    “差不多一个意思,”渡鸦12345点点头,“现在把你在那边看到的情况全部告诉我,我要酌情做出下一步安排了。”

    郝仁当下把自己在梦位面多日的经历告诉了渡鸦12345,他提起了两个月前失踪的圣堂宝珠,血湖附近的各种异变,那些从山崖上分裂下来的岩石巨人,和希尔妲的会面经过。以及最重要的——那艘出现在血湖湖底的外星人飞船。

    他不知道哪些细节更有用,所以干脆把所有东西都一股脑告诉了渡鸦。

    当然最后还有一件大事:阴差阳错被传送到地球来的贝琪。

    渡鸦12345听完之后陷入长久的沉默,嘴角挂着面条进入了长达半分钟的沉思者模式,最后在郝仁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她才突然还魂。把面条使劲吸溜进去:“嘶——你说有一艘船落在梦位面?”

    “是,这是从船上拿到的船员随身设备,里面记录着飞船失事时候的情况,”郝仁从随身空间中取出那个椭圆形的托贝鲁数据终端,“从那名虫族技术顾问手里拿到的。”

    渡鸦只是摸了一下那个椭圆型设备便把它递还给郝仁:“嗯,已经扫描完了,不过数据终端上提到的飞船业主我也不认识,应该是个普通的民间公司。根据事故描述来看,飞船失事前一刻还运转正常,周边环境也很普通。所以这应该是一次源自梦位面的畸变……”

    郝仁提醒对方:“另外还有个贝琪呢,她……”

    “这只是附属事件,附属事件,”渡鸦12345用力一挥手,“情况确实开始恶化了。不论是贝琪还是希尔妲还是那艘飞船,都是情况恶化的产物,如果我没猜错,今后这类事件恐怕会越来越多。”

    渡鸦12345的眉头皱起来,表情很是严肃,虽然她嘴角仍然有半根面条但郝仁已经习惯她这种严肃和逗比共存的行为模式。沉默了几秒之后,郝仁忍不住问了一句:“你早就知道梦位面会恶化?”

    种种迹象表明,眼前这位女神对梦位面的情况并不是一无所知。至少在某些事情生之前她真的有所预料,但不知什么原因她并未采取行动。郝仁对这个问题相当好奇。

    “怎么讲呢,梦位面的恶化是个注定的走向,它迟早会恶化,只是我没法确定这个时间,而在它的情况变化之前。我也不好制定什么应对措施——这个问题太复杂了。一直以来我对梦位面保持着最低限度的关注,甚至刻意降低审查官和其他部门对梦位面的观测频率,就是为了尽可能延缓情况变糟的时间,希望能在那之前找到更稳妥的解决办法,直到前不久我才现它的躁动已经开始。降低观测频率已经于事无补……”

    “这个‘恶化’到底指什么,是梦位面和表世界的平衡被破坏?是某种屏障变得脆弱?”郝仁好奇地问着,“为什么平衡会被削弱?”

    “哦,看样子你也进行了一番思考——不过恶化的具体含义要复杂很多,屏障变得脆弱只是最开始的一环,”渡鸦12345端正坐姿,“梦位面是这个世界的影子,是一个附属单位,它与表世界相隔着一道坚固的‘墙’,这道墙是个阻碍,但同时也保护着梦位面和表世界的一切,好让这两个世界能有所区分,让它们不至于因碰撞而湮灭——但现在我要告诉你,这道墙有可能正在消融。梦位面是一个沉于深海的阴影,而现在它开始上浮了,并且迟早会与表世界碰撞,生一次大的湮灭。因此屏障变得脆弱只是第一步,先梦位面和表世界的东西会频繁地互相渗透,这只是大坝出现裂缝时的一点点涓涓细流,而大坝整个崩溃之后就不只是两个世界畅通往来那么简单,梦位面会整个砸进表世界——或者反过来说,表世界会整个砸进梦位面,大部分东西都变成零和一了。”

    郝仁听了一身鸡皮疙瘩,他迅理解了渡鸦12345提及的“两个世界相溶”与数据终端猜测的“梦位面开放传送”有多么巨大的区别。在这之前他和数据终端对情况的推测显然过于保守,郝仁只是单纯地把梦位面和表世界看做两个固定不动的容器,而这两个容器之间有一道名为“现实”的阀门,他以为平衡被打破最糟糕的结果也不过是阀门敞开,表世界和梦位面的产物大规模互相流通,比如铺天盖地的魔兽踏上华盛顿街头,一群地球人现霍尔莱塔有石油——这在他看来已经是巨大灾难了。

    但显然真正情况比那要严重的多,一道墙壁分隔着梦位面和表世界,而这两个世界一直如同磁铁般在互相吸引对方,墙壁消失之后这两个世界并不是互通有无,而是直接合二为一。

    不论融合之后的世界是什么样,反正那时候都没现在这一季文明什么事了。

    “梦位面和表世界在大致规则上一致,但在细微之处有着区别,”渡鸦12345解释着大融合生之后的情况,“梦位面的光略高于表世界,仅这一条就会招致灾难,要么表世界的光壁垒被动摇,位于临界点上的天体会爆,要么梦位面的光被重设,原本正常运行的宇宙边缘因为遭遇突如其来的光壁垒而生难以预料的崩解,要么就是两种情况同时生。除此之外还有许多问题,都会严重动摇世界的根基。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空间和物质会被消弭,剩下的会被禁锢在混沌的障壁中,所有基于宇宙规律的科技和魔法都会失效,而这个宇宙目前还没有任何一个凡人文明能脱这一层次。在这种情况下哪怕还有文明幸存下来,也很难活着抢救出来了。”

    郝仁:“……”

    渡鸦12345起身去给郝仁盛了碗面汤:“我觉得你应该很有压力,所以给你一些特殊优待,喝了这碗汤,去拯救世界吧……”

    郝仁低头愣愣地看着那碗已经快凉掉的面汤:“你告诉我梦位面和表世界很快就要因互相融合而双双湮灭,然后给了我一碗面汤,让我在面汤的鼓励下去拯救世界?”

    渡鸦12345双手交叉放在下巴位置:“这是我亲手做的。”

    “搞毛啊!”郝仁蹦起来半米高,“这一点都不好笑!我现在辞职来得及不?”

    “别闹,我这么不讲理的人怎么会让你辞职呢,”渡鸦12345笑眯眯地摆着手让郝仁坐下,“乐观点,我只是把整个情况告诉你好让你清楚局势,又没说所有事情让你一个人解决——这是宇宙层面的大事,所以大局上由我负责,我会给你安排你力所能及的事情。现在你只需要知道这一切任务都是为了什么就可以,这就是我告诉你上述真相的理由。当然还有个理由就是一下子没忍住说太多了……”

    郝仁:“……”

    不管怎么说他总算是重新坐下来,愁眉苦脸地看着渡鸦12345:“为什么梦位面和现实世界之间的‘墙’会突然削弱?”

    “因为这是它们本来的倾向,”渡鸦摊开手,“你就把这当成是宇宙规律吧,具体的原因涉及到一个历史问题,没个几天几夜我都说不完,到时候有空再说。”

    郝仁埋头苦思着这一切到底是为了啥,以及意味着啥,然后终于想起一个险些被他遗忘的小细节:“地球上不少异类正在疯传的回归之日会不会就是这件事?!”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