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二百零八章 深水之旅
    其实贝因茨血湖里真的存在着让人不安的能量,当地人对这片湖水又敬又怕并不完全是出于迷信思想——这湖泊切实地影响着周围的环境,塑造了扭曲林地和剧毒平原这样危险的地段,因此对一般人而言,潜入血湖深处真的与找死无异。

    郝仁也想到了这点,所以其实他在潜入水下之前专门让南宫五月试了试,结论是海妖姑娘对水的掌控力在这里同样有效,南宫五月可以屏蔽血湖的负面效果,再加上一群人的身体素质也一个个跟金刚不坏似的,众人才敢下水一探。要是贝琪那样的普通人在场,哪怕有南宫五月帮忙恐怕都扛不住湖底的怪异能量场。

    南宫五月飞快地在湖水里游了一圈,确认自己的控水天赋在这里的作用范围仍然够用,这才招呼着众人下水,伊扎克斯艺高人胆大走在最前面,郝仁紧跟其后,接着是稍微有点犹豫的薇薇安。南宫五月的神奇力量掌控着相当大的一片水域,众人不用担心衣服泡湿也不用担心无法呼吸,这种感觉真是不管来几次都挺有趣的。最后薇薇安在水里伸着脖子跟莉莉招呼:“你到底下不下来?折腾什么呢?”

    莉莉还在湖岸边蹲着,耳朵和尾巴上的绒毛紧张地根根直竖,就跟怕水的小狗一样小心翼翼地伸出爪子在水面上一下一下沾着,声音都带哭腔了:“我不喜欢潜水……以前跟潜艇打架差点没淹死。”

    敢情这还是个有心理阴影的。

    薇薇安大惑不解:“你吃饱撑的跟潜艇打架干嘛?”

    莉莉一边哭丧着脸继续用爪子小心翼翼地沾水一边解释:“我第一次去海边的时候听说水里有好吃的,下去抓鱼的时候不小心游的远了点,结果在外海把美国人的潜艇和鲨鱼搞混了。上去咬了一口让螺旋桨给打了一头包,牙还掉了好几个——那是我第一次看见潜艇来着。”

    “……别废话了。赶紧下来,要不你就在岸上等着。”薇薇安一叉腰,“我都不怕水了你还怕什么?”

    郝仁翻个白眼:薇薇安还好意思说,她身为一个吸血鬼吃大蒜喝圣水戴十字架还在教堂打工,大白天敢飞两百多里去山里面挖野菜,强悍如斯的家伙怎么可能跟其他吸血鬼一样怕水?

    莉莉扁着嘴犹豫了半天,终于眼一闭腿一蹬,扑通一声跳下了湖。

    郝仁看着莉莉头朝下栽在湖边的浅滩里,一边替她疼得慌一边后知后觉地提醒:“……忘告诉你了,岸边水浅。别直接蹦……”

    莉莉把脑袋从浅滩里拔出来,一边狗刨着朝众人游来一边哭丧着脸嚷嚷:“所以我跟水有仇啦!有仇啦!有仇啦!”

    郝仁:“……”

    感谢莉莉如此精神的举止,众人带着愉快的心情(?)转身向湖中心潜去。

    湖水一片赤红,现在又是深夜,下潜了没多久周围便只有无尽的黑暗拥抱着这支小小的探索队。伊扎克斯召唤了一团不熄之焰飘在众人前方,这种哪怕冰封在万年寒冰中都不会熄灭的邪能火焰散出明亮的光芒,让周围的视野稍微良好了一些。不过即便有这团火焰在头前引路,当前郝仁视野中也只有血红色一片。

    南宫五月的控水力量让他感觉不到水流贴身的压力,但视野中的无尽红色还是让人本能地感觉压抑和烦闷。据说大片的红色很容易引心理上的躁动,不知道队伍里的其他几人如何,反正郝仁是觉得这个说法挺有道理的。

    万幸,他应该不用在这种环境下呆太久:南宫五月以水流推着众人前进。他们的度飞快,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能抵达湖底了。

    “到处都是红彤彤的,感觉不爽。”南宫五月在前面摆动着长长的鱼尾游着,她的声音直接传进每个人耳中。原来对这红色视野感觉不安的不止郝仁一个,“水里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被什么东西窥伺着一样。”

    “我没觉得,”郝仁转着头,随时观察是否有什么东西出现在视野中,“不过这地方肯定很邪门。我听宿营地的一个传教士讲故事来着,他说每一任教皇都要在湖中心的小教堂里死去,但是从来没人真正看见他们的遗体,那些教皇在教堂里一个人呆一个月,然后就跟人间蒸一样不见了,教会说他们化作圣骸守护这片圣地——寻思一下这意思不就是他们在湖水里化尸了么?”

    薇薇安迅游过来撞了他一下:“你恶心不恶心。”

    随后吸血鬼少女若有所思地想了想:“我感觉这湖水的颜色不赖,在里面有一种可以吃很饱的错觉,反正起码挺开胃的。”

    伊扎克斯也呵呵笑着:“其实我也感觉这地方挺亲切的,我老家那边有很多岩浆地,也是红彤彤一片。”

    莉莉从下水一刻起就没怎么吭声,她全身心沉浸在对抗当年跟潜艇打架留下的心理阴影中,刚开始甚至还下意识地憋了半天气没敢喘,这时候听众人聊的热闹,她才忍不住狗刨着靠到郝仁旁边:“诶,这水的颜色真那么严重么?我看着没感觉啊……”

    薇薇安跟莉莉保持着距离:“你那是色盲好么?你忘了你是哈士奇了?”

    “色盲怎么了!”莉莉大怒着冲向薇薇安,“而且我再色盲也能分出红色!我就是没感觉!”

    郝仁默默看了莉莉一眼,这姑娘张牙舞爪的模样还真有点雌犬の狂乱.avi的意思……

    这时他感觉到怀里有东西在一拱一拱地想要出来,低头一看原来是豆豆:小家伙下水的时候显得很兴奋,为了防止这小不点扭脸跑没影郝仁就一直抱着她,现在豆豆又开始抗议了。郝仁知道周围相当大一片水体都在南宫五月的控制下,犹豫了一下便把小人鱼放开:“别跑太远啊,游太远水有毒。”

    豆豆从郝仁怀里挣脱出来之后立刻兴奋地在水里打了几个旋,然后飞快地摆着尾巴就跟条小鱼苗似的在众人之间窜来窜去,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她对这里赤红的湖水好像也没什么感觉。莉莉兴致勃勃地追着豆豆想要抓鱼,但后者光溜溜的尾巴让犬娘只能瞎折腾。最后小家伙折腾累了也不回到郝仁身边,而是直接靠在南宫五月的侧后方,轻缓地摆动着尾巴随着南宫五月搅动起来的水流一同前进。

    南宫五月惊讶地看着跟在自己侧后方的小鱼宝宝:“她竟然知道在水里搭顺风车的方法?这是她那个种族的天赋?”

    郝仁颇有感叹:“我觉得你们每个人的天赋都挺有特色的——在认识莉莉之前我从没想过有人能用狗刨游这么快……”

    南宫五月带着豆豆游了一会,突然突奇想地切换了身体形态,顿时金红色的人鱼尾巴就变成了一条三米多长的妖艳蛇尾。

    这一瞬间,豆豆的整个人生观和世界观再次遭到巨大冲击。

    小人鱼就跟傻了一样僵在水里,直到啪嗒一下撞在郝仁胸口,醒过神来之后她开始使劲折腾起自己的尾巴来,南宫五月见状笑的几乎团成一团:“你再折腾你的尾巴也不可能变长——拽也没用!”

    郝仁叹着气,他真心不能理解身边这些奇葩生物的笑点,尤其是不能理解两条鱼比赛谁尾巴长到底有什么意思——而且还是一条一百多岁的成年鱼跟一个小鱼苗较这个真。

    魔物娘的世界真他喵的太深奥了。

    就这么一路折腾一路下潜,血湖之旅也不算无聊,终于,队伍靠近了此行的目的地,一片隐隐约约的黑影出现在众人的视野尽头。

    南宫五月的身子微微一顿:“水里……有强磁场?”(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