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二百零六章 湖心教堂
    在贝因茨血湖的中心有一座小岛,同时它也是这座湖泊中唯一的岛屿,因为其特殊的地理位置,这座岛被视作圣地中的圣地,辉耀教派认为它是女神在这个世界歇脚的地方,于是他们在岛上建造了一座富丽堂皇的小教堂以作为女神的地上行宫。。。

    这样的圣地周边平常自然有重兵把守,湖心岛的外缘一圈都是辉耀教派最强大的骑士们驻守的地方,要想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大摇大摆地走进去是不太可能的,即便薇薇安的夜间隐匿能力恐怕也瞒不过这些教会高手的实力,不过郝仁有别的手段进去。

    在血湖岸边一处很能遮蔽视线的凹陷处,郝仁领着自己的一帮子房客潜行至此,他把数据终端掏出来:“你先飞到教堂里,确认那里面没人的话就把我们传送进去。小心点别让人现。”

    “如果本机被人打下来咋办?”

    郝仁好言宽慰:“你放心,我会找渡鸦12345申请个新的。”

    “你大爷的!”

    郝仁翻着白眼看了数据终端一眼:“因为我坚信你压根不可能被打下来,赶紧去别磨蹭了。”

    数据终端在空中挑衅地对郝仁晃了晃身子,这才不情不愿地关闭全身灯光,在夜幕掩映下飞划过天空,向着湖心小岛的方向飞去。

    根据众人之前打听到的情报,湖心小岛虽然被重兵包围,但惟独中央的教堂是无人的,那座教堂作为禁地几乎一直处于封锁状态。它一年只有两次开大门的时候,那就是每年宝珠巡回至此时开门迎接宝珠以及宝珠离开的时候开门送行。这座教堂自从数百年前教皇安东尼三世布了对圣典的新解读之后就禁止绝大部分人员进入。能进入教堂的只有以下几种情况:在宝珠巡回至此时,四名无名无姓的苦修士作为宝珠护卫一同进入教堂前厅。他们能在里面呆四天;辉耀教派的教皇能利用神术测定自己的死亡日期,他们在死亡前的一个月将教宗大任交付给继任者,随后在教堂内度过生命的最后一个月;一个永远身穿灰袍的特殊修士,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和姓名,这个修士在每个主月的月圆之夜从教堂后门进去,负责打理卫生和其他杂务。除此之外哪怕是霍尔莱塔的国王都不可拜访这座教堂。

    辉耀教派在这些宗教条例上的极端严格做法反而给郝仁他们留下了可趁之机。圣堂宝珠现在不在教堂里,现任教皇目测一时半会也死不了,而且今天也不是满月,湖心教堂是没人的。

    在等待数据终端传回消息的时候薇薇安实在忍不住扭头看着莉莉:“话说你真的有必要打扮成这样?”

    莉莉全身套着黑衣服。连脸上都戴着个只露出眼睛的黑色面罩,瞅着跟准备独闯紫禁城的女侠似的,她听到薇薇安的话立刻一甩头:“哼,你不懂,这叫专业精神,隐秘行动不穿夜行衣怎么行?”

    薇薇安指着莉莉那银光铮亮的尾巴和耳朵:“你先把这些玩意儿收起来。”

    莉莉继续一甩头:“不行,这是狼人的骄傲。”

    郝仁觉得今天晚上行动最大的变数应该就是这个脑筋时常不在轨道上的哈士奇,但也没关系,真遇上紧急情况可以把莉莉扔出去。这个动静巨大的犬科动物用来转移注意力简直是一把好手。

    “另外我们为什么还要把豆豆带上?”薇薇安又看了郝仁胳膊上挂着的小人鱼一眼,“你还把她的壶留在房间里了。”

    “不放心呗,”郝仁戳了戳跟个臂章一样绷着身子抱着自己胳膊不松手的小鱼宝宝,“没了走马灯。小家伙容易害怕,而且你又不是没看见她刚才在屋里偷偷啃人家桌子,我现在压根不敢让这小家伙离开自己视线。那个希尔妲一直跟失了魂似的,我不信她能帮着照顾豆豆。”

    正在这时。夜空中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风声,数据终端鬼魅一般在夜色下现出身形来:“小教堂里没人。周围也很清静,咱们走起。”

    郝仁他们的身影随之一阵扭曲,下一刻就被传送到湖心小岛的教堂里。

    神圣的湖心小岛仍然安静,驻守在岛屿周边的教会骑士们丝毫不知道自己的圣地已经被外人闯入。然而郝仁他们有一个情报没打探清楚,那就是虽然湖心教堂无人把手,但它自己也是具备防御能力的——教堂中到处布置着历代教皇留下的防御法阵和报警神术,除非受到许可的访客,或者有教会高阶成员从某个隐秘的途径关闭教堂防御,否则任何冒失的闯入者都会遭到无数神术法阵无情的攻击。

    这也是为什么辉耀教派会放心地让自己的最高禁地处于“无人看守”的状态。

    但在今夜,当郝仁他们闯入教堂的时候,这里所有的防御和报警系统都安静的仿佛陷入沉睡。

    皎洁的双月光辉透过教堂高而狭窄的彩色玻璃窗照入教堂前厅,让这里面的情况纤毫可见。郝仁一行从传送的短暂眩晕中迅摆脱出来,好奇地打量着这里的一切。

    就如其他地方的教堂一样,这处前厅陈设简单,没有可供人休息的长椅或者坐垫,尽管教堂外表富丽堂皇,但前厅布置的非常朴素。这里最华贵的部分在前厅尽头,那是象征着女神踏足之处的一个小祭坛,它用最昂贵的辉耀晶体打造,并被放置在一块巨大的黑曜石板上,小祭坛周围还陈设着各种象征女神权威的精致法器,让这处地方显得仿若王座。

    而在小祭坛前面不远处,郝仁看到那里的地面整个都凹陷下去一块。

    “这应该就是当初放置宝珠的地方,”薇薇安来到那片凹陷的地面旁,弯下腰摸着那光滑如同被利刃切削出来的断面,“据说这里原本是有个高台的,但看上去跟着宝珠一起被转移走了,顺便还有一部分地板也不见了。”

    莉莉机灵地转着脑袋到处打量,突然一抬头:“啊,顺便还有一部分天花板!”

    顺着莉莉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前厅的天花板也有一片圆形的区域被整齐挖掉,而且跟下方地板的凹陷正好对应。

    薇薇安点着头:“果然应该是空间传送,而且是很原始粗暴的传送方式,没有限定传送目标,而是直接将范围内一切东西给传送走了。”说着,她退到几米外,目测着地板和天花板的原型凹陷范围:“应该是一个半径五六米的扁球形空间泡,不是正球形。”

    “是人为的还是自然现象?”郝仁很关心这个。

    “不知道,两个月前的事儿了,即便有人为的魔力波动也应该消散干净了,”薇薇安摇着头,环视四周,“这里好像还保留着宝珠失踪当日的情况,应该是为了保存现场吧。”

    莉莉蹲下身子,习惯性地嗅着地面残留的气味,但她困惑地摇了摇头:“奇怪,只有一股布料的味道,好像没有……”

    南宫五月好心地在旁边提醒她:“你还戴着面罩呢……”

    莉莉:“……噢。”

    郝仁这时候来到了那处华贵祭坛前,他的注意力被祭坛后面的壁画所吸引。

    这也是他在山地人小教堂中看到的那种诡异壁画,黑色与红色的诡异色彩交织在一起,中间伴随着意义不明的光芒。

    看样子辉耀教派的所有教堂里都布置着这种东西,它到底是什么意思?

    郝仁盯着那壁画看了一会,总感觉那些黑红的色带在慢慢移动一般,但每当他凝神关注那些似乎在飘动的色彩,它们就一瞬间回到了原位——也有可能是真的压根没动过地方。他不明白为什么教堂里要放置这种意义不明的东西,按理说这种地方应该放女神的圣像或者其他什么宗教图腾才对。

    而且他还隐隐约约记着自己在山地人的教堂看到的壁画是什么样,眼前这幅似乎跟那个还不太一样。(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