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百九十五章 教区长
    现在太阳已经快要完全落下山去,再加上雷顿镇地势低洼周围群山环绕,这里天黑的很快,众人进入小镇的时候这里已经是华灯初上,天空那道恢弘的淡紫色光幕在这样渐渐沉下来的夜幕中则显得更加壮观。然而这般壮观的夜景中却没有多少人来到街头驻足观看,郝仁跟在那名穿着黑袍的严肃男人身后一路走进城镇,看到的处处都是大门紧闭,本应热闹繁华的夜市上连个摊位都看不到,路上最常看见的只有全副武装的城镇守卫,一部分是穿着制式盔甲或者法袍、胸前缀着蓝色王国徽记的国立骑士团,一部分则是在衣服外面套着黑色或白色罩衫的辉耀教派骑士团,而在这两种职业军人之外,还能看到一些装备杂乱的佣兵在街头活动,尽管后者不如职业军人那么武装整齐,但气质上能看出都是久经杀场的老战士,应该是在袭击生之后被骑士团征召起来补充防御的。

    整个镇子到处都萦绕着这样压抑肃然的氛围,看样子下午到傍晚之间的那场袭击让这里的所有人都处于紧绷绷的状态,而且郝仁还在一些年轻士兵脸上看到了茫然神色,看来这些专业战士也被突如其来的诡异怪物给打懵了。

    那名负责引路的高瘦男子一路上几乎没有说话,只是沉默地带着众人穿行在这样令人压抑的街道中,郝仁也借此机会观察了一下对方的形象,以和自己这两天刚了解到的某些知识作比对。

    穿着黑袍的男人在背部有着圆形、三角和闪电的纹饰,因此这应该是一名教会法师。这个世界的辉耀教派神职人员很特殊。他们在担任神职的同时也遵循着世间的职业分类,分为法师、战士、炼金师、猎手等很多职业。而且各个种族都有,可以说相当兼容并包。神职只是他们在各自职业之外的另外一个身份。辉耀教士同时使用“神术”和自己的职业力量来战斗,一个教会战士除了本身的格斗能力之外也必然懂得教士的祈福术,同样一个教会法师也要在魔法之余修习祈祷的力量,虽然没人知道他们究竟如何获得了这份额外的“神赐力量”,但每一个辉耀教士确实都比普通的职业者更加强大。

    他们将这份特殊力量解释为“女神赐福的明证”,这个世界大多数人对此都深信不疑。

    郝仁对此当然是存疑的,他知道真正的神明是什么样,那是一群已经出理解的生物,而且见识广大。渡鸦12345那么不靠谱的家伙都时刻将注意力放在整个宇宙的平衡上,因此他不认为梦位面这个憋了半天大招才好不容易烧个星球最后还没烧干净的“女神”会是什么真神,他相信这个世界曾经存在过一个强大的生物,但那个强大生物多半和辉耀教派所描绘的不太一样。

    总之辉耀教派的神职人员就是这样一群掌握着特殊力量的人,而他们的所有神职人员都分为两种:白袍者和黑袍者。

    黑袍者是职业的战斗人员,他们怀着对女神的坚定信仰战斗,并且也只专注于自己的信仰,属于“力”,而白袍者则负责冲锋陷阵之外的一切事情。比如传教、医疗、研究、行政等等方面,属于“智”。同时教皇本人也必须是一名白袍者,这是辉耀教派的神圣文字规定的:力量必须处于理智的统御下才可确保平衡,因此教会的精神领袖和指挥阶层只能是白袍者。

    当然。并不是说所有的白袍者就都是文职人员,也不是说他们就没有战斗力,恰恰相反。白袍者不但经常出现在战场上,而且除了彻底的文案工作者之外。绝大部分白袍教士都有着极其强大的力量——只不过他们的本职更专注于谋略和辅助,而不像黑袍教士那样专精战斗罢了。街道上也可以看见穿着白袍罩衫的骑士和法师。他们就属于防御部队中的小区指挥官或者参谋人员。

    对女神的坚定信仰、对圣典的狂热推崇、对灭世传说的深深恐惧,再加上历代教皇的高明统治,共同确保了这一体系至今未曾有人逾越。

    除了这些粗浅的划分之外,辉耀教派内部还有很多精妙的分工,他们以一个复杂而高效的多种族、多职业合作体影响着整个世界,但这些并不是如今的郝仁能了解透彻的。

    或许黑袍教士们就是不太容易相处,负责引路的男人始终板着一张脸,而且一句话都不说,南宫五月感觉这样赶路很无聊,便忍不住提起些话题:“话说……下午那场袭击严重不?”

    对方沉默了一下,脸上还是那副木雕石刻般的模样:“本地防务,无可奉告。”

    南宫五月讨了个没趣,贝琪有些不满起来:“我们可带着石巨人的重大情报,还亲眼看到了它们从山崖上分离的情况,这情报至少值二十个金盾,怎么打听一下些许小事都不行?”

    黑袍教士又沉默了一下:“本地防务,无可奉告。”

    合着这还是个复读机。

    薇薇安拦住了想要继续追问的贝琪,她觉得现在不是计较这种事情的时候,而众人此刻已经来到了镇子深处,一座规模不大,但造型华贵的尖顶教堂出现在道路尽头。

    小教堂前是一片铺着红色卵石的半圆形广场,广场周围漂浮着一圈魔法光球将这里照的亮如白昼,身穿黑色罩衫的教会骑士团将教堂门口守卫的滴水不漏,几名身穿白色罩衫的中年修士则在广场中央的一块紫红色水晶旁围成一圈默默祈祷着。

    尖顶教堂最中央的一根塔楼正散出神秘的辉光,层层叠叠的复杂符文从那古老华贵的雕花石砖上浮现出来,绕着方塔楼缓缓上升,循环往复,一道淡紫色的明亮光柱在这些符文涌动的尽头汇聚起来,冲上深不可测的夜空,随后分散在镇子周围降下,这就是雷顿镇的防御结界,是依托这座教堂、完全由“神术”支撑起来的奇迹力量。

    “能量样本采集完毕,”数据终端的声音几乎同时在郝仁脑海中响起,“初步分析……没有分析价值,是简单的斥力墙,可抵消一定度以上的外来物理冲击,能量流动方式很正常,未现与真神象征力量有关的高阶层神秘属性。”

    “辉耀教派所谓的神术,果然也是一种特殊的魔法么。”郝仁喃喃自语着,而引路的黑袍教士则跟广场上负责守备的人员交接了一下,随后领着郝仁他们向教堂走去,这次他的话终于稍微多点了:“教区长格尔顿阁下正在与贵客商讨要务,但他同意你们先行觐见。请注意礼节,格尔顿阁下是德高望重的长者。”

    教堂中灯火通明,但用于祈祷和做礼拜的长厅中没有任何普通信众,只有站岗执勤的黑袍教士,郝仁他们七转八转从长厅后面的一条小走廊抵达了教堂深处的某间特殊房间,负责引路的黑袍教士便在门口站住了:“请吧。”

    贝琪一脸紧张地推门进去,房间中的景象一览无余呈现在众人眼前。

    出人意料,这里显得相当朴素,整个贝因茨地区教区总长的办公处所只是一间没有装潢过的普通书房,房间很宽敞,但所有墙壁几乎都被堆满卷宗的厚重书架所占据,铺着素色石砖的地面连地毯都没有。房间中央是一张宽大的木头桌子,一个老人和一个看背影是年轻女性的人正在隔着桌子交谈。

    格尔顿教区长是一个看起来有六七十岁的老者,头稀疏,胡子很长,满脸皱纹而且身材矮小,他坐在书桌后面佝偻着身子,双手怕冷一般缩在袖子里。这位教区长常年带着手下的教士们前往贝因茨血湖附近巡视,吸收了过多的“不良空气”,让他显得健康状况堪忧,但知道的人都不会轻视这位看似迟缓的老者:他的身体可能已经开始腐朽,但他的精神仍然强大,只要那双睿智的眼睛还没有闭上,他就仍然是一个强大的施法者,神明的恩赐将随着他的意念而运转。

    而在格尔顿对面的则是一个身穿女式贴身甲胄的女性,由于背对众人,只能看出她留着一头栗色长卷,而脖颈和手腕处露出的白皙肤色则说明她应该还很年轻。

    贝琪推开门的时候格尔顿教区长正在和对面的女性军人说话:“奥芙拉阁下,事态还没有明朗,没有证据说明这一系列异变有关联,更没有证据说明女神的考验会以这种形式展开,我们还是应该先安抚民众,然后怀着虔诚的……哦,看来我们的客人到了。”

    老人站起身,对郝仁点头微笑着。(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