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小教堂
    在河对岸的那座白色石砖房屋原来是个小教堂。

    郝仁拎着水壶来到这座白色建筑门口,在紧闭着的房门上看到了熟悉的莱塔符文和一个由圆形、三角、闪电组成的纹章,后者是这个世界辉耀教派的标志,他听薇薇安介绍辉耀教派情况的时候了解过这个标记,知道它每一部分的含义:圆形代表教会对这个世界的解释,即一切既属于圆满又归于混沌,在轮回中组成一个世界,三角则代表女神的权威,它位于圆形内部,三个顶点支撑、决定了这个圆形的形态,意味着女神力量决定世界规则,位于图案中央的闪电则是教会,它的顶端是三角的顶点之一,意味着教会的权威来自神的三分之一力量赐福。这是个很有趣的教派,他们精确划定了自己的职权范围,即“神权的三分之一”,郝仁还是第一次听说有哪个教派的神职人员会特意注明自己只能代表三分之一个神的,因此对这点记得特别清楚。

    如果不是在门口看到了这个标记,郝仁还真没办法把这个小房子跟教堂联系在一起:它规模太小了,而且不是那种特色的尖顶建筑,外面也看不到华丽的彩色玻璃窗和宗教装饰,看来乡下小村的教堂果然没办法和城镇里的相比,这应该属于经济适用教堂。

    刚才那道射向河面的光芒已经消失,小教堂里黑乎乎一片,不过郝仁记着那道光是从教堂正门上方的那个圆洞里放出来的,他让数据终端飘上去看了看,确认这个小圆洞是墙上的装饰孔。可以直接通往教堂内部,里面并没有安装灯具。

    在那道光出现时教堂里似乎光华大作了一小会。只是因为它大门紧闭,主要的窗户又在侧面。郝仁从小河的方向才没有第一时间现教堂里的异状。

    郝仁把手放在教堂大门上,轻轻一推现果然岿然不动,他皱了皱眉:“门锁着。”

    “想进去看看?”数据终端在郝仁旁边飘着,似乎也很感兴趣。因为现在要办正事,它暂时没有陪小人鱼玩耍,豆豆这时候正老老实实地在壶底蜷成一团休息中:刚才的河里惊魂一幕让小不点有点受惊,短时间内她应该会相当安静了。

    话说想起来这小家伙使出吃奶的劲在激流里原地扑腾的一幕,郝仁果然还是想笑啊!

    “你进去定个标,然后把我传送过去。”郝仁琢磨出一个好主意来:高科技的玩意儿果然应该灵活运用。数据终端的定标传送功能用好了真是潜行神迹啊,不管防守再严密的地方,但凡有个比老鼠洞大的缝隙郝仁都可以“潜入”进去!

    数据终端也不废话,从小教堂正门上方那个圆洞飘了进去,片刻之后就把郝仁送入教堂里面,丝毫没有弄出声响也没有破坏大门。

    教堂里空无一人,长方形的空旷房间中铺着庄重的暗红色地毯,除此之外看不到座椅之类的东西:辉耀教派的教堂并不像地球上的教会一样设置有供信徒休憩和听讲的长椅,因为这个教派宣扬的是“人类赎罪论”。所以哪怕教皇也不能在教堂里享受坐席。

    前方不远处那个高高的布道台就是房间里唯一的陈设。

    郝仁来到布道台前,抬腿一步步迈过四级台阶,他已经注意到“四”这个数字在这个世界好像有特殊的意义,霍尔莱塔王国有四圣所四遗迹。圣堂宝珠要在血湖上停留四天,而现在教堂布道台前的台阶也正好是四级,这意味着什么呢?他目前还没听说过与之相关的宗教解释。

    布道台上放着一本看上去颇为沉重的黑色大书。封皮那深沉的黑色中似乎还混杂着一点点极其难以觉察的暗红,郝仁将大书翻开。现只是一本很普通的“圣经”。

    他翻开的正好是讲述女神功绩的篇章,上面用语法晦涩的方式陈述着在他看来空洞无趣的故事:“……天地初开。祂沉睡在天地间,有灵亦无灵,至高存在,凡人无法解读……祂是最初之水,最初之海,最初之源,最初之风暴雷霆,生命诞生与应允之地……因为其为各种生命之母,便视作女神……祂化身千万,存在于群星间,祂雕塑世界,播种如尘埃蝼蚁般的亿万凡人,这是祂的权柄与慈悲……”

    “半懂不懂的。”郝仁看了半天感觉不得要领,于是哗啦啦地翻到圣经后面,这次又是女神灭世的篇章:“……凡人追寻真理而入歧途,直面神之警告而无悔改,又有上古狼人、血族、精灵、人类四族愚王狂妄荒诞,欲攫取起源之海做自己的后花园,于是神震怒,说:‘令你们有灵识乃是大错,须得纠正’,便烧尽了旧世界。但又有各族的贤人跪拜……于是万物得以残喘。”

    郝仁看了半天,觉得更看不懂了。

    不过在翻了几下之后他倒是总结出一点:这个辉耀教派尽管尊崇一个明确的神明,但他们的教义中似乎从来没提这个神明的形象如何。

    这本圣典中提到女神的段落全部用“起源之地”或者“最初之xx”之类含混的句子来描述那位神明,从未像别的信仰体系那样明确或模糊地指出神明有着怎样的容貌,到底是背生双翼还是身高八丈,到底是满身圣光还是仪态威严,以上这些要素在这本宗教读物中都完全没有涉及,那位女神似乎没有实体,就连模糊抽象的形象描述都没有,这给人的感觉好像辉耀教派是在崇拜一个象征性的东西。

    尽管祂被称作“女神”,可是郝仁从圣典中看到的似乎是一个自然现象。

    他们在崇拜的是某个“创造世间万物的现象”本身。

    “他们对神明的看法倒是挺有意思,”郝仁忍不住想到了渡鸦12345,随后使劲摇摇头,“完全没有可比性。”

    “刚才那阵光到底是从哪出来的?”放下圣典,郝仁好奇地环视着这个空空荡荡、到处都一目了然的小教堂,却没有找到任何可以被称作光源的东西。他回过身看着布道台后面的壁画,按理说教堂的这个位置应该会放置神像或者其他什么宗教象征,但辉耀教派在布道台后面放置的却是一副由扭曲的黑影、红雾、光芒所组成的怪异图画,也不知道其他教堂是不是都一样,反正郝仁感觉这个小教堂挺古怪的。

    到处寻找半天之后还是一无所获,想起其他人还在村长家等着自己,郝仁只能放弃在这里的探查,匆匆返回了山地人的村落。

    小教堂再度归于黑暗,只有朦胧的双月之光从彩色玻璃窗斜斜地照射进屋里,一道月光不偏不倚落在布道台后的诡异壁画上,月光照耀下,壁画上那扭曲怪诞的黑色与红色继续以几乎肉眼不可察的度慢慢翻涌起来。

    而在黑色与红色的条带之间,代表光芒的明亮色调则比之前暗淡了一点。

    郝仁刚一回屋薇薇安就迎了上来:“你去哪了这么长时间不回来……额,你裤子怎么回事?”

    他还没来得及解释,莉莉就哗地蹦了过来:“呀!房东你尿崩了?”

    郝仁满肚子话让这个哈士奇一下子戳的烟消云散,他头一次不可自抑地冲上去捏着莉莉的耳朵使劲往两边扯:“你说话就不能过过脑子!就不能过过脑子!!”

    莉莉疼的上蹿下跳,惨兮兮地嚷嚷起来:“诶呀诶呀疼疼疼……我错了我错了……我忘了人一整天应该也尿不了这么多……”

    郝仁:“……”

    他顺手把这个已经不可救药的哈士奇扔到一边:“刚才去河边洗手来着,不小心脚滑了一下。话说河对岸那是个小教堂?”

    他随口提起河对岸的教堂,不过并没有说教堂的异状以及自己进去打探的经过。

    “哦,那是伦贝尔的牧师先生帮忙修建的,”村长不疑有他,“呵呵,山地人信仰山林之灵,不过也不抵触辉耀教派。牧师先生每个次月满月都会来教堂布道,然后帮村里人看病,不过平常教堂是关着的。你是教徒?想进去祈祷的话我这儿有钥匙,不过得明天才行。”

    这片土地上空有两轮明月照耀,大一点的月亮名叫“主月”,也有俗称大月亮或者大月的,而小一点的月亮名叫“次月”,次月的圆缺周期是十七天,正好是主月圆缺周期的一半,辉耀教派的很多宗教活动都跟主月以及次月的圆缺周期挂钩,次月满月便是其中一个比较有意义的日子。

    “额,不是,我就顺口一问,没想到这里也会有教堂。”郝仁笑着摆了摆手,完全没流露出什么异常表情来。

    “哈啊——我困了,”贝琪这时候打了个夸张的哈欠,“村长安排咱们在旁边那两个屋子里休息,女孩子们就挤一下吧,你们两个大老爷们可沾人少的光喽。”

    郝仁想了想,觉得反正辉耀教派就在这个世界摆着也跑不了,想探究这个世界神话的奥秘有很多机会,所以也就暂时放下这件事,在贝琪的指点下找到属于自己的房间,养精蓄锐准备明天继续踏上旅途。(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