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差点走火
    敲门声响起,薇薇安奇怪地抬头看了一眼:“谁呀,这个时候来串门。”

    说实话现在郝仁最怕的就是有人来自己家串门,这一屋子奇葩生物正越来越习惯无人打扰的生活,在家里的时候跟群魔乱舞一样原形毕露,莉莉基本上只要在家就会把尾巴和耳朵变出来透透气,前些日子天热的时候薇薇安时不时就变回原形给屋里制制冷,而这几天天气转凉气候干燥则又换成了伊扎克斯用恶魔火焰给屋里制热、南宫五月用海妖力量给屋里加湿,反正不管怎样都是不能让外人看见的景象,这时候听到有人敲门他顿时感觉很麻烦,但还是不得不先让莉莉把耳朵尾巴收起来,然后把小人鱼放进锅里,交待南宫五月看着点别让小家伙突然蹦出来,这才跑去开门。

    结果开门一看他就知道自己有点神经过敏了:门外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南宫三八。

    这哥们还穿着他那身拉风又装逼的黑色长风衣(这衣服日常穿着倒也没什么),站在门口笑得人畜无害:“呵呵,我又来了——俄罗斯那边催的紧,今天下午我就得走,临走前来跟我妹道个别。”

    郝仁心说你倒是卡着饭点来的,但也没说出来,而是想也没想就把南宫三八招呼到屋里,一边嚷嚷着:“薇薇安,再给准备一副碗筷!三八兄来了!另外莉莉你可以继续摇尾巴了。”

    “你还是叫我南宫吧……”南宫三八跟在郝仁身后一边走一边尴尬地说着,他记着类似的对话昨天就进行过一次,而等走进屋之后他现餐桌旁比他想象的还热闹。并且多出两个陌生人来,于是很客气地点着头打招呼。“都吃着呢啊,嘿。我来的真不是时候……”

    “都卡着饭点来了你就别矫情了,”郝仁已经知道身旁这个猎魔人是个什么本性,一巴掌拍在南宫三八背上,“昨晚上没好好招待你,今天算给你补上一顿饯别宴吧,上你妹旁边坐着去。”

    但就在南宫三八即将迈步的时候,两位狼人长者终于反应过来了,布鲁弗莱拍案而起并骤然化为一道黑雾,刹那间出现在客厅另一角。横眉立目声若霹雳:“猎魔人?!”

    这一拍桌子把豆豆都吓的从锅里蹦了出来,小鱼宝宝啪叽一声窜进南宫五月怀里,出一种尖利而短促的叫声,听上去是哭了起来,南宫五月赶紧一边安抚小家伙一边使劲摆手:“误会,误会!”

    布鲁谢特在布鲁弗莱之后化为黑雾闪到了客厅另一侧,两个狼人长者几乎是瞬间完成兽化,对南宫三八摆出蓄势待的进攻姿势,而南宫三八也在愣了一下之后感觉到那铺天盖地的杀气。多年的猎魔人生涯让他习惯性地从怀里摸出了一把符卡和一把小手弩,薇薇安则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变身为吸血鬼形态挡在双方之间,豆豆还在哭闹,莉莉被一口菜汤呛的咳嗽起来。郝仁则使劲拽着南宫往身后拉,他终于想起来自己忘了件挺重要的事儿:家里还有俩不知详情的正版狼人在呢!

    一时间屋子里鸡飞狗跳,小孩哭大人闹。豆豆的哭叫声已经变成一种四四拍的咏叹调,小家伙出生不满一周就表现出了符合人鱼设定的音乐天赋——但这时候谁他娘的关心这事儿啊!郝仁一脑袋冷汗都快流到脚后跟了。他跟南宫以及跟两个狼人长者在一起的时候都气氛不错,结果愣是忘了这两方见面却是死掐的立场。这时候只能扯着嗓子使劲喊:“都冷静下都冷静下!这不是敌人!”

    薇薇安呼地放出一阵极寒的冷空气,混着冰渣的气旋呼啸着吹过客厅,现场气温骤降到零下不知道多少度,这低温对现场众人没有什么杀伤力,但却成功让两位狼人长者稍稍冷静下来:薇薇安正是在用这种方法转移他们的注意力。伊扎克斯则顺手朝两个狼人长者以及南宫三八的方向快指了几下,三道模模糊糊的灰色光束击中了三人,立刻狼人身上的黑雾以及南宫三八手里符卡上的光芒都瞬间消散——这是恶魔的招牌力量,“衰弱一指”,在短时间内禁魔、除力、衰弱,并冲击受术者的精神导致其恍惚,虽然有效时间很短暂,但眼下这个情况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幸亏伊扎克斯是个从不掉链子的靠谱老大哥,他没不小心弄出死亡一指来……

    客厅里寒风仍然呼啸,差点就下意识开战的双方可算安静下来,伊扎克斯笑呵呵地看了看他们,语气温和:“都冷静了?那过来吃饭吧,房东你把情况介绍介绍。”

    这声音平静的跟啥事都没生一样,伊扎克斯绝对是现场最冷静的一个。

    “这就是猎魔人,”布鲁弗莱晃着脑袋说道,“他连符文和手弩都拿出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两位狼人长者还在努力摆脱高级恶魔的虚弱诅咒,狼人身体的强悍名不虚传,这才短短几秒钟他们就已经站起身来,只是身子还有些摇晃,而且目测一时半会也用不出暗影力量了。

    南宫三八还在地上坐着,他可没有俩老牌狼人的强悍体质,现在仍然软的跟豆腐一样,伊扎克斯见状只好主动解除了虚弱一指的效果,否则这个半吊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自己把诅咒抵抗掉。诅咒解除之后南宫三八使了半天劲才终于站起来,一边喘着气一边说:“我是猎魔人……但我是你们这边的啊……”

    俩狼人长者理所当然的懵了。

    “都坐下都坐下,薇薇安你把冷气关掉,再冻下去饭菜都凉了,两位前辈也把爪子收起来吧,这还有小孩子呢。”郝仁看到危机化解,一边松气一边招呼着众人重新落座,等布鲁弗莱和布鲁谢特带着惊疑不定的表情勉强坐下之后他才指着南宫三八介绍:“他叫南宫三八,是南宫五月的哥哥,虽然不在这里住,但也算我们这个庇护所的……呃,外围成员。”

    现在让两个老狼人打消顾虑才是最重要的,所以郝仁顺口就给南宫三八安了个外围成员的身份,他知道南宫三八肯定不介意——否则他那独行猎魔人的身份在这里至少够碎尸万段的。

    “外围成员……”布鲁弗莱眼睛瞪得滚圆,他不断打量着南宫三八身上的行头,又看了看南宫五月,“还是海妖的哥哥……海妖的哥哥……这……你们怎么办到的?”

    最后他只能憋出一句“你们怎么办到的”来表达自己的惊讶之情了。

    郝仁想了想,信口开河:“我们的同志遍布五湖四海,甚至打入了某些组织的内部。”

    他这句话说的真是表情严肃语气庄严,把脸挡上跟旧上海地下党似的,老狼人兄弟当然不敢信,但看着眼前的情况他们不能不信,于是一个接一个总共两个地露出惊叹的表情来:“简直是难以置信……从来没人想过打入猎魔人内部……这压根不可能!当年的梦魇族直到亡族灭种都没能入侵哪怕最弱的猎魔人的精神世界,他们的思维世界坚固的跟钢铁一样!”

    “所以这不是用思维控制争取来的,”郝仁拍了拍南宫三八的肩膀,“我们这位同志是从一百多年前就开始展,从一生下来就接受组织的先进思想教育,从小熟读世界人民大团结……”

    薇薇安在桌子下面踹了他一脚:“废话忒多,说重点。”

    “总之这是自己人,你别管我们怎么办到的,”郝仁一摊手,“我跟你讲,你别看我们这个庇护所很小,但我们敢在人堆里安营扎寨那也是有本事的……”

    两个老狼人使劲点头:这本事大了去了!

    (新的一个月到来了,大家使劲砸月票喽!)(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