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百五十九章 长老来访
    听到南宫五月提及的情况,郝仁顿时感兴趣起来。。。  看最新最全小说

    “深海有禁制?”他看着南宫五月,“我也听薇薇安说过,当年那些最厉害的家伙也没能找到海妖的海底城市在哪,是不是就这个禁制的原因?”

    “大概吧,”南宫五月也是这么想的,“或许需要特殊的方法才能进去,深海是个神秘的地方,人类至今还没能探索到那地方的九牛一毛,兴许正常的海妖该知道怎么潜入深海——只可惜母亲最后也没告诉我有关故乡的知识,她好像很不希望我去那里,也不知道为什么。”

    “其实我觉得我妈在深海的可能性不大,”南宫三八摇着头,“要是她就在那的话为什么不出来找我们?当年她就上过一次岸,没道理不能再出来一次。”

    “反正我还会继续找下去,哪怕最终找不到也没关系,”南宫五月低声说道,“这么多年过去,这几乎都成我生活的一部分了。”

    “情况我们大概都了解了,早把事情说明白不就得了么,”郝仁呼了口气,感觉这兄妹俩的经历还真够拍一部电视剧的,扔地方台起码四十集起步,“三八兄,今后有啥打算?”

    “你还是叫我南宫吧,”南宫三八那张脸顿时苦下来,“我来这儿主要是想看看我妹,现在看来她找到一帮挺厉害的朋友,我也就放心了。不过我挺好奇的……你们这一家子到底是怎么个意思?”

    南宫三八一边说着一边将视线扫过整个客厅,他一眼就能认出来薇薇安和莉莉的种族,这吸血鬼和狼人和谐相处的事实让他目瞪口呆。另外还有个两米一五的彪形巨汉坐在正对面,咧嘴一笑就能吓趴一片。这用膝盖想想都知道不是凡人,郝仁屋里这稀奇组合让他彻底懵了。

    “这……”郝仁想起自己还签过一个保密协议。所以在南宫变成“自己人”之前他还不能多说,于是干脆敷衍过去,“我们这儿算是个庇护所吧,绝对中立安全区,不管是谁,只要愿意跟其他人和平共处就能在这儿住下。你看这俩(指薇薇安和莉莉)不就挺和平的么。对了,你要愿意住下也行,交房租就可以,另外我得跟我上级申请一下……”

    “不。我住这儿肯定给你们添麻烦,”南宫三八很干脆地拒绝了,反而省掉郝仁很多手续,“而且我也有自己的事业,作为一个猎魔人,我是不能在一个地方享受安逸的。”

    南宫五月抬腿轻轻踢了他一脚:“哥,别拽了,说正经的。”

    “哦,我接了个活。去俄罗斯帮一个富商驱邪,钱挺多不舍得拒绝,过两天就走……”

    南宫三八说是猎魔人,实际上这个半吊子基本上就处于猎魔人和游方术士之间。平常满世界东奔西跑地帮那些有钱人驱邪祈福就是他的收入来源。当然除此之外他也会主动去清除一些邪灵来收集材料,就像上次在英国碰面的那次,那就是他主动找的活。总体而言他很少会去找那些强大异类的麻烦。比如吸血鬼、狼人这样的高阶智慧种族,随便哪个都够要他半条命的。南宫三八平日里揽活的上限就是亡灵这类在异类中战斗力偏低的种族,或者干脆就是解决一些诸如诅咒、巫毒的问题。反正怎么安全怎么来。

    不过人有失足马有失蹄,他上次在英国就差点玩脱——谁能想到区区一个地方贵族的城堡下面竟然会有一个专门封印恶魔的地宫,而且还有一帮已经失控的骑士英魂?那次要不是遇上郝仁,他兴许就只能以黑白照片的形式跟南宫五月再见面了。

    这时候南宫三八自己也想起这茬,后知后觉地一拍脑袋:“对了,上次在英国地宫的时候……这么说当时是你们出手啊?我就说呢,当时疑点太多了……你们是我恩人啊?”

    “哈哈,小事一桩小事一桩。”郝仁摆着手,示意不必在意,同时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哈欠。

    南宫三八见状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衣服:“今天太晚就到这吧,我不打扰你们了,这次行事冒昧多有冒犯,今后要是有我能帮上忙的地方你们只管提就好——我本事稀松,但毕竟全世界跑了这么多年,一些情报渠道还是有的。”

    “这么晚了你还回去?”郝仁站起身,“不如干脆在这里住一晚吧。”

    伊扎克斯也跟着站起来,露出一个止小儿夜啼的微笑,声音跟闷雷一般:“就是,既然是五月姑娘的家人那就不要跟我们客气,我那屋里空着张床呢。”

    伊扎克斯这体型实在不好给他安排床铺,再加上大恶魔自己也不愿意让旁人为自己多做折腾,所以他长期在自己房间里打地铺,那张床反而成了摆设。

    不过南宫三八憷地看了看伊扎克斯那两米多高的体型,后者脸上的笑怎么看怎么不安全,他下意识地后退半步:“别麻烦别麻烦,我就在这附近临时租着个住处呢。今天太晚了,明天我会再来叨扰一趟,问问我妹的近况,到时候你们不介意就好。”

    南宫三八一边说着一边朝门口走去,郝仁本来还想看在南宫五月的面子上把这个有趣的家伙留下来过夜,不过看到薇薇安脸上的表情有些微妙,他才意识到这种情况下将一个猎魔人留下过夜是个挺尴尬的事,薇薇安多少还是有些介意的,于是只能起身送客。南宫五月跟他一起站了起来,把南宫三八送到门口的时候还没好气地数落着:“净给人惹麻烦,你就不能有点长进……”

    在南宫五月的数落声中,南宫三八又是点头又是道歉地出了大门,随后很快消失在外面的茫茫夜幕中——那身黑风衣太保护色了。

    “其实该让你哥留下过夜的。”郝仁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南宫五月一眼,他觉得这三更半夜的让人家亲哥一个人回去有失东道主风范,但南宫五月对此浑不在意,她只是摆摆手:“没关系,我哥脾气倔着呢,你还真不一定能把他劝下来。他这么大人了也不至于连个夜路都走不了。”

    送走南宫三八之后,屋里几个人沉默了一会,最后还是薇薇安先打破沉默:“还真是人间无处不巧合哈,当初听到南宫五月的名字就该有所怀疑……但没想到真的会这么巧。”

    “都睡觉吧都睡觉吧,”郝仁这时候困意再次袭来,他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现时间赫然已经到晚上两点半,“有什么明天再说,我实在困了。”

    于是众人纷纷起身回屋,没过一会客厅里就安静下来,但正在郝仁也准备离开的时候他才现一件事:莉莉竟然还窝在沙上,这姑娘今天晚上拼命对抗了自己的生物钟,但现在已经抵达极限,不知何时呼呼入睡了。

    郝仁上前拽了拽莉莉的尾巴,要是平常她肯定就蹦起来了,不过这次回应郝仁的只有一串乱七八糟的梦呓,郝仁见状只能叹口气,这时候再去找薇薇安或者南宫五月来帮忙好像都不太合适,但要抱着人家姑娘家回房……他倒是有这个心,可就怕莉莉睡迷糊了扭头咬自己一口,毕竟类似的事情以前生过,所以最后他只能从屋里翻出条毯子给莉莉披在身上,随后哈欠连天地回了屋。

    后半夜再无他事,郝仁这一觉直接睡到第二天上午将近十点才起。

    他是被豆豆用尾巴噼里啪啦拍脸给硬生生拍醒的。

    一睁眼就看到一条小人鱼在自己胸口乱蹦,这对郝仁而言可是个不大不小的刺激,尤其是他正睡的迷迷糊糊,差点就把小人鱼当成滚给顺手扔出去。他抱着小家伙从床上坐起来,现地上从写字台到床铺之间有一条湿漉漉的水痕,明显是豆豆一路蹦过来留下的痕迹。

    看样子小不点果然还是听不懂人话——昨天明明交待她不要随便蹦到地上来着。

    郝仁把豆豆放回锅里,端着自己闺女来到客厅,现薇薇安正在扫地,而莉莉则眼神愣地坐在沙上,脖子以一个可笑的角度朝旁边歪着,看到郝仁出来,莉莉还招招手歪着脑袋打招呼:“房东早上好哈……”

    “你这是怎么了?”

    “落枕了,”莉莉以横向四十五度角看着郝仁,“脖子好疼……”

    郝仁:“……”

    他觉得昨天晚上果然应该冒着被咬的危险把莉莉抱回屋才对。

    “你饿不饿?”薇薇安拎着扫帚从郝仁旁边经过的时候问了一句,“厨房有包子,你要饿了就先吃点垫垫肚子,今天醒的都挺迟,早饭就不做了,等会直接吃中午饭。”

    郝仁“哦”了一声,刚想迈步走向厨房,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传来。

    他把豆豆的脑袋按回锅里,让南宫五月把小家伙送到水房锁起来(防止万一来的是收水电费的或者居委会大妈),随后跑去开了门,却现门口站着两个身材高大的外国人。

    他们见面第一句话就是:“女伯爵是住这里么?”(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