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本机给你上上课
    现场所有人都呆了半天,郝仁愣是没反应过来南宫五月这句话是啥意思。

    “豆豆认为她是这口锅生出来的,”南宫五月表情很严肃,“没错,这就是之前莉莉用来煮蛋的那口锅——我不知道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在小家伙确认你不是妈妈之后,她就认为这口锅是自己的妈妈了,现在她坚信你现了这口锅,然后你和这口锅一块明了她……”

    “这乱七八糟的究竟哪跟哪?!”郝仁一蹦两尺高,把小人鱼都吓的一哆嗦,他赶紧上前戳着豆豆的肚皮把小家伙安抚下来,然后一脸抓狂地看着南宫五月,“你到底跟她交流了点啥?”

    “我已经尽己所能,”海妖妹子脸上的怨念不必郝仁轻多少,“我跟你讲,这小家伙脑子里完全就是一团混乱,我跟她的交流基本上保持在逻辑的临界点上,你不能强求一个刚孵出来只有一天的小家伙搞明白太多东西,她能听懂什么是爸爸什么是妈妈就已经让我很惊讶了。”

    郝仁欲哭无泪:“但你也不能让她把一口锅当成自己亲妈啊……尤其还是在我当她爸的前提下。这孩子三观从小就这么歪,长大能矫正过来么?”

    南宫五月叹了口气,扭头看着莉莉:“睁大你的狗眼。”

    莉莉听话地张大眼睛:“是这样吗?”

    南宫五月转过头来一摊手:“你看,世界观这种东西是没法解释的……”

    郝仁:“……”

    莉莉在那反应了半天,最后还是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于是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出门了。

    郝仁则跟南宫五月再三努力了半天,最终还是放弃了矫正小人鱼的三观:豆豆仍然坚持认为自己是一口锅生出来的。并且对那口锅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亲昵——就跟郝仁一样亲。薇薇安就此意识到一件事:她今后做饭必须换一口锅,眼下这个已经被小不点给霸占了。

    南宫五月去给锅里盛满水。郝仁小心翼翼地把豆豆放了进去,小不点便惬意地在里面畅游起来,她呈现出一种相当明显的放松迹象,之前那种谨慎和不安已经烟消云散,似乎这口锅真的让她有一种熟悉的安心感。虽然这口锅不是她妈,但她至少真的是在锅里面孵出来的,这应该就是安心感的来源。

    小不点在水里游了一会就开始喊饿,她喊饿的方式很容易观察出来:出一连串乱七八糟的咕噜声,然后用尾巴激烈地拍打起水花。让身子在水中直立。郝仁默默记下鱼宝宝这种表达感情的模式,又记下现在的时间,然后去厨房拿了根筷子过来……

    没办法,现在确定小家伙可以吃的东西只有筷子,其他食谱还要慢慢验证才行。

    或许可以试试让她吃蔬菜?既然小家伙吃植物纤维,那或许纤维丰富的蔬菜她也可以吃。

    郝仁感觉这是个好主意,便跑到厨房拿了些芹菜、萝卜丁出来,把它们掐成小块扔进水里,他感觉自己这样做不是在带孩子。而是在喂鱼。小人鱼也很快用实际行动表示了她对这些杂物的不屑一顾:小家伙闻到水里的怪味之后就飞快地把这些蔬菜全都扔了出去,还顺便泼郝仁一脸水。

    看样子又是个不喜欢吃菜的小孩子。

    “这爷俩玩的还真带瘾,”数据终端飘在半空看了半天,这才下来戳戳郝仁的脑门子。“跟闺女玩够了就来办点正事,根据渡鸦长官给你制定的日程表,现在是学习基础导航学和星舰控制理论的时间。你要想早点体验亲手把握控制台的感觉,最好从现在开始用工。”

    郝仁正兴致勃勃地低头欣赏豆豆那憨态可掬的进食场景。这时候闻言一呆:“等等,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日程?”

    “昨晚上就跟你说了啊。”数据终端飘到郝仁面前,打开一组全息投影,上面是让人头皮麻的教材,“不过当时你正在跟你这个半尺长的闺女殊死搏斗,应该是没听进去。喏,看好了,这些是新增的学习资料,之前渡鸦长官已经给了你一些基础教材,再加上这些新增资料,只要你达到及格线就可以勉强控制巨龟岩台号,达到二级执照之后就可以独立出航了。你先从哪开始学?”

    郝仁眼晕地看着全息投影上那一行行的教材目录,无数个名词在他视线中乱晃,什么星舰控制理论、基础导航学、能源理论、星图基础、炮术概论琳琅满目,一半以上的东西他连猜都猜不到是干什么的,而这还只是目录!

    “我……得把这些全学会?”郝仁目瞪口呆,他之前虽然也听说了开飞船需要学习一阵子,却没想到教材竟然真的如此之多,涉及面广的让人咋舌,原来现实中要掌握开飞船的技术完全不像幻想小说里那么简单粗暴的,“这我能看懂?我大学挂过六科……”

    “你当然能看懂,你的大脑已经进行过一定程度的调整,你的记忆力处于高存取状态,你的潜意识里已经植入了可以处理这些数据的辅助运算能力,只要你不蠢到连文字逻辑都梳理不清楚,要学会这些教材是不难的,它们已经针对你的世界观和知识基础进行过调整,会从信息大一统理论开始给你补课,”数据终端的声音平淡死板,在说起正事的时候它才多少有了点高级电子助理的模样,“而且说实话,你不需要了解基础理论,你只需要知道在特定情况下该输入哪种指令,以及为什么输入这种指令就可以,介于会按按钮的原始人和精通原理的技师之间,这就是一个合格的星舰舰长——嗯,入门。”

    郝仁想了想,满怀希望地提出一个问题:“等等,你们不是有高科技嘛,不是有那种技术么,就直接把记忆和知识输入脑子里,省去学习步骤——就跟故事里说的一样,脑子里带着xx系统,这多方便!”

    数据终端不屑地晃着身子:“确实有这种学习装置,但不是这种场合下用的,这种灌入式学习装置仅限于纯逻辑的、资料化的、反射式的学习课程,在仆从军的新兵营里很常用,因为他们的一部分课程就这么输入便足矣,而且不会有任何危险后果,但星舰舰长的课程里不能用这个,它会降低你的学习能力和脑自主性,这不是后遗症,而是这种‘学习’方式的本质性目的:就是直接把你当成机器一样输入代码。效果卓越,但输入过多你也就废了。”

    郝仁似懂非懂地点着头,数据终端则慢悠悠地补充:“在一些管理不那么到位的自治宇宙,下位文明的黑市里经常可以见到这种植入式系统,某些别有用心的组织和个人用这种系统来培养廉价而好用的‘电子奴工’。他们的植入式系统甚至会拆除安全锁,用全面强化的系统插件来代替使用者的大部分思维过程,刚开始是代替你计算和记忆,然后慢慢代替你思考,最后……代替你自己。”

    薇薇安从刚才就好奇地旁听着,这时候好奇地问道:“它最终会让人变成白痴?”

    “不,恰恰相反,它就如自己声明的那样会让人变得异常聪明,一个植入式系统会让使用者智慧群,反应惊人,永不疲惫,有无与伦比的记忆力以及机器般精准的思维能力,它真的会塑造一个人——但那个人不是你。被严重同化的使用者甚至不会意识到自己已经被替换,他感觉自己的一切想法都是自自己内心,觉得自己没受到任何影响,这才是最完美的洗脑——让被洗脑者坚信自己很清醒。”

    郝仁听了一脖子冷汗!

    “直接给自己植入知识、技巧、逻辑甚至思维方式和记忆,最后依靠条件反射和脑插活着,没有人会察觉到你已经被一组数据从里到外替换过,这种事儿随时随地到处都有,有时候甚至会让审查官出面收拾残局,”数据终端碰了碰郝仁的脑门,“所以咱还是稳妥着来吧,不同的技能有不同的学习方法,不同的生命形式也只能接受不同的教育模式,来,咱们从最原始的曲率引擎概论开始学……”

    郝仁:“……”(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