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二八五章 大胜之势(下)
    范百金不在乎这些,东南钱库一直以为这钱肯定是拿不回来了,合约谈成什么样子无所谓,他想要的是救回自己大哥。

    于是最后范百金要求面见宋征大人,被柳成菲一阵怒斥赶走了。自始至终柳矿监都寒这一张俏脸,正眼也不瞧一下范清儿。

    范百金惶惶不安的离开了,决定另想办法,花钱请托旁人引见宋大人。

    柳成菲谈完了回营,忽然明白了宋征让自己去处理这件事情,不正是为了让自己帮他当掉范清儿吗?于是心眼儿里冒出一股蜜意,也就不那么恼火了,脸上藏着笑意回到了营中。

    石中荷路上遇见了有些奇怪,口无遮拦问道:“大人宠幸你了?你怎么跟开了花儿似地。”

    柳成菲羞得满脸通红,上去动手:“撕烂了你这妮子的臭嘴。”

    宋征没有在福州境内停留,第二天继续行军,范百金带着人跟在后面,苦苦地寻觅机会。宋征听说后面还有个尾巴,又把柳成菲喊过来:“你们柳家欠宝源票号多少钱?”

    柳成菲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宋征也不管那么多了:“你去告诉范百金,把柳家的所有债务都免了,然后他们把借款二十二亿送过来,我就放了范百利。”

    柳成菲怔了一下,眼眸中荡漾出一股水柔,细声细气的答应了一声,很淑女的转身,小步如云的走了。

    宋征一阵奇怪:怎么了这是?

    柳成菲心里有一股幸福感在爆炸:他居然关心我了!给柳家这么大的好处,肯定也是因为我呀。

    甜蜜蜜。

    她自己躲到了墙角,沉浸在这种幸福中很久很久,导致可怜的范百金多煎熬了两个时辰,等他听到柳成菲的说法,立刻保证:“柳大人放心,柳氏的七千万账款一笔勾销。二十二亿我们会在七天内送到湖州城。”

    宋征返回湖州城的第四天,如范百金所说,二十二亿元玉全部送来,一个时辰之后,范百利走出了龙仪卫冥狱的大门。

    一个总旗送他出来,拍拍他的肩膀将他推了出去,皮笑肉不笑的道:“范东家福大命大啊,进了我们冥狱还能走出去的,从我在这儿当差开始,一个巴掌都能数的过来。”

    范百利重新站在阳光下,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弟弟和女儿迎上来,三人抱头痛哭,一时间只剩下了悔不当初。

    ……

    宋征这二十二亿元玉到手,心理面也有些复杂。原本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却绕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子,闹出了偌大动静。

    虽然说他是最大的获利者,但想到东南钱库的那些人,还是忍不住骂了一句:“贱人们就是矫情!”

    乖乖的享受不是挺好,本大人还付给你们利息,一定要撅起屁股来让本大人揍一顿才老实。

    他命人去把毛人传请来,将元玉交给他:“炼仙宗准备的如何了?元玉已经到位,多久能够将本大人要的东西全部炼造出来?”

    毛人传早已经计算过了:“大人放心,最多半年。”

    宋征知道这已经是炼仙宗满门上下全力开动的结果了,毕竟是炼宝不是打柴。

    “好,一切就拜托宗主了。”

    毛人传却不肯告退,扭扭捏捏的好像还有话说,宋征奇怪:“宗主还有事?”

    “这个……”毛人传硬着头皮道:“大人,总价是二十五亿,还差三亿……”宋征一拍脑袋笑道:“瞧我这记性。

    还有三亿正在从禺州那边押解过来,算算时间应该也快到了,我回头让柳矿监给你们送过去。”

    “让大人操心了。”毛人传松了口气。

    宋征以为这件事情尘埃落定了,可是到了晚上,柳成菲有些慌张地来找他,他觉得最不可能出事的环节出事了。

    “押送那三亿元玉的队伍失踪了!”

    ……

    这是柳家第一次向宋大人交割禺州的矿产收入,柳时远十分重视。

    三个亿的钱款,他原本是想用灵阵传送大额玉票,直接交给女儿,由女儿转交给宋征。但是江南岭南范围的大额玉票,都是东南钱库发行的,那时候宋大人和东南钱库正闹僵呢。

    另外柳时远听说女儿在湖州城的住处,有下人被范百利收买,暗中监视女儿,心中很不放心,选了一些得力的家臣和奴仆,将三亿元玉装在芥指里,交给自己的四弟让他带着赶来湖州城。一方面交割元玉,一方面带人来保护柳成菲。

    按照他们的行程,两天前就应该赶到湖州城,但直到今天还没有来,柳成菲觉得不大对劲,以同音骨符联络,四叔那边却没有回应。

    柳成菲、柳成梁兄妹跟四叔感情很好,她担心四叔出事了,也没想那么多,第一个念头就是来找宋征求救。

    宋征当然还记得柳四叔,老人家稳重厚道,不可能做出卷款潜逃的事情。而且柳氏富可敌国,区区三亿元玉,也不值得柳四叔这么做。

    柳成菲心中大乱,说话带着哭腔。

    宋征安慰了她一番,让石中荷陪着她,然后传令,让杜千户和曾千户来见自己。从禺州到湖州,一路上都是宋大人的地盘,现在一整队人忽然失踪了,宋征心中大为不满。

    命令传达下去,各地龙仪卫立刻行动起来。只用了半日的时间,就在禺州到湖州的这一条线路上,找到了七处可疑的地点,看上去都像是发生过大规模修士战斗。

    宋征又询问了柳成菲,她上一次和四叔联络的时候,对方已经抵达了湖州边界,但因为宋征和柳成菲还在绵州,他们就地停下来,等宋征返回江南,他们才再次启程。

    队伍中有一些丫鬟仆妇,所以行动不快,从州界到湖州城,需要七八天的时间。

    宋征把湖州外的地点去掉,湖州境内还有两处。

    “查!”他一声令下。杜千户和曾千户亲自带人去了。

    两支队伍悄无声息的从湖州城出去,两位千户亲自带队,参与行动的都是湖州龙仪卫的老人,大家都能看出来这一次事情的严重程度,但两位千户并没有大张旗鼓,只是心里憋着一股劲儿。

    除了湖州这边,沿途另外发现的那些可疑地点,宋征也传了命令过去,每一处都必须有个结果。

    他坐在屋子中思索着,石中荷在外面安慰着柳成菲。

    柳四叔有巅峰老祖随行保护,无声无息的让他们失踪,对手得有多强大?这显然不会是一般的山贼所为,到底是什么人做的?是不是针对自己来的?宋征隐隐有些担忧。

    他正想着,寒九江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大人,属下能进来吗?”

    宋征喊了一声:“进来。”

    寒九江道:“大人,有个事情属下觉得应该禀报一下。您之前下令各地查疑,但小漠河哨所始终没有回应。”

    宋征心中忽然一紧,道:“地图!”

    寒九江把手张开,一片灵光地图浮现在两人面前,这是龙仪卫专用的地图,不但更加准确,而且上面标注了所有龙仪卫卫所、官署、哨所等等。

    小漠河哨所在湖州城片东北方向上的济县境内,因为靠着一条关键的水道小漠河,所以才专门设立了这么一个哨所,里面有一个小旗,带着五名校尉常年驻守。

    但实际上小漠河是一条并不著名的水道,江南多河道,因而航运发达,甚至经福州转入岭南的崖州,最终出海。

    小漠河上没有行船,顶多也就是几只附近乡民渡河打鱼的乌篷船。

    只有龙仪卫才知道小漠河的价值,这是一条特殊的水道,专门为洪武天朝的水军流出来的,太极湖的舰队,经由小漠河再加上几次中专,就可以进入福州。

    对于天朝来说,这是一条战略水道——小漠河哨所因此而存在。

    宋征一声令下,别说龙仪卫了,就算是县城小镇子上的捕快们都恨不得把自己的发现上报给宋大人,只要宋大人看上一眼,心中对自己有个印象,那么飞黄腾达也就不远了。

    而在这种情况下,身为龙仪卫体制中的小漠河哨所却毫无反应,这的确是一个很可疑的地方。

    宋征看着地图,小漠河哨所距离那两个可疑地点中的一个并不远,宋征顺着方向用手比划着,忽然眼神一动,指向了一个位置:“难道真正的目标是这里?”

    寒九江现在的身份也知道一些秘密,神色大变:“什么人这么大胆?要造反吗?”

    宋征冷笑,吩咐道:“去请班公燮和杨六目前辈过来一下。”

    班公燮和杨六目很快赶来,宋征请了齐丙臣,加上他自己四位老祖,无声无息的离开湖州城。

    老祖们遁速飞快,不到半个时辰,就赶到了小漠河附近。那一座哨所就在前方的一座山顶,他们已经可以看到哨所的石头堡垒了。

    齐丙臣望了一眼,沉声道:“没有生机!”

    宋征顶着烈日升起了虚空神镇,凌空往下一照,四下里一片静悄悄的,他收了神通挥手道:“过去看看。”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