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二八一章 有反贼(下)
    宋征满意:“很好。”他去了小洞天世界,想要使唤小虫去给自己猎取荒兽,进来一瞧却吓了一跳:“小虫你怎么了?”

    以前的小虫,胖乎乎的挺可爱,现在的小虫,一身狰狞的暗黑色鳞甲,散发着淡淡的金属光泽,背后一道暗金色的纹线,从脑后一直延伸到尾巴,似乎在孕育着什么可怕的神通。

    如果以前的小虫是一头胖熟妇,现在的小虫是一位毒寡妇!

    你看小爬以前见了小虫就躲,现在却臊眉耷眼的不停地用身子去蹭它,可想而知前后差距之大。

    但是老爷喊了这一声,小虫嗯啊的抬起巨大的头颅,眼睛里透着痴痴傻傻的迷茫,宋征立刻放下心来,还是我家的小虫。

    他猛然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一阵心疼一巴掌抽在这大脑袋上:“你是不是又把老爷放进来的宝贝给吃了!”

    小虫嗯嗯啊啊的发出声音,意思是您没说不能吃啊。

    宋征仰天长叹,总算是想起来自己上次到底忽略了什么——把毁灭狂魔的脑袋丢进来的时候,忘了告诉这家伙不能吃!

    他上下看看小虫,似乎得到了不少好处,可还是三阶灵兽啊,不见增长。

    “唉……”他一声长叹,把小虫从小洞天世界中扔了出去:“老爷我也饿了,给我猎一些好吃的荒兽。”

    小虫掉入了绝域中,哼哼唧唧的几声,觉得这有何难?它一声咆哮,整个绝域中,所有的荒兽胆裂而亡。

    小虫在绝域中游动了一圈,将猎物都丢到了自己后背上,不紧不慢的游动出来,一抖身子,哗哗啦啦的荒兽掉下来。

    它得意洋洋的把巨大的脑袋凑到了老爷面前求夸奖求抚摸。

    宋征给了它一记脑袋蹦:“滚回去!”这点东西,哪比得上那一颗珍贵的毁灭邪魔头颅?小虫委委屈屈的回去了,周围众人忍俊不禁。

    柳成菲小姐的灵食当然只有宋大人可以享用,除了宋大人,柳成菲也不屑于为其他人动手。现在连柳大小姐自己也说不清楚了,为什么死乞白赖的要跟在宋征身边?

    他统帅大军出征,自己一个矿监为什么要跟来?还不是因为心里担心他这一路上吃不好睡不好?

    怎么会这样?本小姐也是天之骄女诶,从小蜜罐里泡大的,为什么当个厨娘还这么开心?

    一口大鼎,咕噜咕噜冒着香气,柳成菲选择了所有荒兽中最好的食材。一旁的那些军汉们就要简单多了,寒九江他们几个一起,用神火烧烤起来。

    很快,便有欢畅的笑声传来,骑士们吃着荒兽肉唱着歌,军中的曲子粗糙,却有一股豪迈。宋大人今天更是大度,一挥手:“今日准许饮酒。”

    你就不管了,顿时乌烟瘴气一片。

    要不是还在江南境内,宋征也不敢这么做。

    柳成菲将丹食呈了上来,宋征指了一下一旁的位子:“你也一起吃点吧,辛苦你了。”

    柳成菲坐下来,默默吃着不说话,她在自己跟自己生气,气自己没用,人家分明看不上自己,自己为什么还要傻傻的跟来?

    宋征全然无觉身边女孩的复杂心思,除了苗韵儿,柳成菲手艺是他吃过最好的,所以这一餐吃的狼吞虎咽,他这幅样子看在了柳成菲眼中,女孩倔强的眼神逐渐软化,变得笑眯眯的,觉得自己这次跟来的值了。

    等她从宋征那里出来,顿时哭丧了脸:完了完了,真的是彻底沦陷了。

    一帮军汉从中午一直喝到了晚上,所以这一天计划中的七百里只走了三百里。睡醒了之后人人精神百倍,荒兽肉大补元能。

    于是军队继续启程,用了几天时间,不紧不慢的赶到了边界上,过了界碑就是绵州了。宋大人的手下当中,参与绵州机密的人只有那么几个,大部分人到了这里还是有些担心:“大人,真要过去吗?”

    宋征微微一笑,两指如剑朝前一指:“出发!”

    一千五百斗兽修骑震撼着大地,开拔进了绵州地界。

    ……

    范家在绵州岷山郡乃是望族,在郡城中有一座五进的大宅子,在城外还有三个占地百亩以上的庄园。

    但范家真正的根基在岷山郡牛驼镇上的范家老宅。范家发迹于此,商人更相信气运,他们觉得老宅占了好风水,有气运,所以范家重要的人物都住在老宅,比如范百利,比如范百利的四个儿子和一个女儿。

    宋征行军不紧不慢,范百利本以为宋大人发兵只是一时气愤,等他慢慢冷静下来就会明白,这个时候带兵进入绵州,就等于是造反了,可宋大人肯定还没有准备好——至少那二十多亿的军费他还没有筹措到。

    他暗中松了口气,以为这件事情最后必定不了了之,宋大人缓缓而行,而后悄无声息的撤回去,这件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

    当然自家在江南的生意是保不住了。他回来的路上,已经急令江南各地的掌柜,迅速出手一切产业,全部撤回岭南,把损失降到最低。

    结果今天早上起来,下人慌张而来,范百利吓了一跳:“宋征帅军杀入绵州?绵州州府没有什么反应吗?百花卫呢?州军呢?”

    他问一声,下人摇一下头,范百利很快就明白,宋征大摇大摆带着一千五百斗兽修骑进入绵州,可是整个绵州上下竟然毫无反应!

    他呆了半晌,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他脑海中一片空白,好一阵子才终于慢慢想明白了:一千五百斗兽修骑啊,这才是宋征纵横江南的最大资本!这样一直雄兵,绵州上下谁敢去触霉头?谁去谁死!

    此时想来绵州上下所有人都是一个想法:反正将来朝廷会收拾他,本官何必把自己搭上?

    他虽然没有猜中真相,但无关紧要,目前就是这样的局面。

    宋征也想过,要不要让绵州上下来一场“阻拦”自己进军的双簧,但转念一想:何必自己人打自己人?于是他暗令绵州方面按兵不动,自己仍旧不紧不慢的往岷山郡去了。

    范百利忽然回过神来,大呼小叫的冲了出去:“小姐呢,快让小姐生病!”

    “啊?”下人们傻眼,老爷不是一向最疼爱小姐吗。

    ……

    宋征于三日后率大军抵达岷山郡,此时距离他从湖州城发兵已经过去了整整十三天。按照正常速度,天蚕雷虎斗兽修骑其实只需要五天就能杀到岷山郡。

    便是到了这里,宋征也不着急,他在郡城外安营扎寨,吩咐道:“天色已晚,大家先休息吧,明日再去范家老宅。”

    下面的统帅暗暗点头,大人这是故意以军威威逼范家,大难临头之前的恐惧才是最折磨人的,宋大人缓缓而行,并不急于杀入范家,就好像是死刑犯看到头顶上的铡刀,知道一定会落下来,却又迟迟不落下来——最为煎熬。

    宋征今天又有些馋了,让人把柳成菲喊来。柳大小姐今天有些怪怪的,一边烹炼着丹食,一边貌似不经心的说道:“大人还真是有心啊,为了探望范家生病的女儿,不远千里迢迢赶来绵州。”

    宋征等着吃的时候正看着一道公文,是肖震从北方传来的,他忍不住笑道:“你别瞎说,你出身柳氏,做过县令,你真看不出本官为何来此?”

    柳成菲轻轻哼了一声,小鼻子翘翘的:“现在是这么说的,等到明日见了那范家的小姐,恐怕魂儿都被勾走了。我可是听说了,这范家小姐乃是绵州绝色,号称钟绵州灵秀于一身的妙人儿,琴棋书画无一不精。

    听说几年前皇帝听说了她的艳名,想要纳她入宫,范家上下花了不少元玉打点,才算把这件事情敷衍过去。”

    宋征一下子笑出来:“琴棋书画无一不精,我怎么感觉你说的不是个世家小姐,而是青楼的花魁。”

    这下子坏了,被柳成菲捉住了把柄,柳眉倒竖的兴师问罪起来:“大人对花魁们很熟悉啊,是不是经常跟花魁姐姐们促膝长谈,把酒言欢啊?”

    宋征摸了摸鼻子,老老实实的低头看书,他总觉得这女人这两天怪怪的,心中促狭想到:莫不是那几天到了?

    柳成菲气哼哼,将丹食烹炼好了,用力搁在他面前:“好了!”然后转身就走。

    宋征尝了一口,一声惨叫:“好烫!”

    “噗嗤——”柳成菲在门外一笑,甩了一下头发小开心的走了。

    宋征使了个法术,将丹食冰凉了,一边吃一边看着公文,心中想着事情。

    等到吃完,他也考虑周全了,喝了一声:“传令下去,明日开拔牛驼镇!”

    “尊令!”

    ……

    范百利惶恐无比,心中对宋征、对朝廷的恨意也滚滚而来。

    强权面前,他倍感无力。

    他的女儿范清儿二八年华,生的淡眉清目,皮肤白皙,柔柔弱弱,天生一种让人想要呵护的柔弱。

    她自由体弱,修行有成之后才没有那么多的病症。

    不过现在,为了配合老爹,她躺在床上,整个屋子里都是一股丹药的味道。虽然知道这么做可能没多大用处,但范百利还是做足了准备,用了一枚特殊的奇药,让女儿看上去像是真的生病一样。

    就算是修士以灵元查探,也能蒙混过去。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