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二八零章 有反贼(上)
    宋征一摆手,对身后的柳成菲道:“你不用陪在这里了,去处理一下你自己的家务事吧。”

    柳成菲愤然而去,宋征在她的住处刚说要来见范百利,宝源票号这边就收到了消息,范百利立刻出城避而不见。

    消息从何而来?

    宋征身边都是龙仪卫,而且是他的亲兵,绝不可能泄露这种消息,只能是柳成菲家里的人。

    柳成菲跟着宋征来到湖州城,随行带来了八名家仆,但以柳大小姐的生活习惯,这些人肯定是不够用的,于是在湖州城内买了宅子,又就地雇佣了几十个人。这几十个人进来的时候,当然经过了调查,身家清白并无问题。只能说明,是宝源票号后来收买了她们中的一个、或是几个。

    一个商人,敢在自己身边埋眼线,他范百利好大的狗胆!

    不论是谁,都不能容忍身边有个奸细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柳氏和宝源票号合作多年,柳成菲之前也见过范百利几次,一直当他是长辈,现在不仅是愤怒,更是失望。

    要查清楚其实很简单,只要让下人们互相之间指认,在宋征到访柳家这段时间内,谁出过门就够了。

    这些小事情,宋征不打算过问。他在宝源票号中,看着跪在地上的老掌柜,声音中带着丝丝寒意:“范东家的家里出了什么事情?”

    “东家的女儿身染重病,我们东家有四个儿子,却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一向是最疼爱小姐的,所以一听说小姐病了,立刻着急赶回去。”

    宋征点了点头:“范东家对我龙仪卫多有捐赠,乃是地方上颇有贤名的士绅,既然他女儿生病了,于情于理本官都应该去探望一下。”

    “啊?”老掌柜目瞪口呆,宋征哼了一声:“怎么,范家不欢迎本官?”

    “不敢。”老掌柜连忙道:“可是范氏老宅远在绵州,并非大人治下,不知大人过去是否方便?若是因此违反了朝廷的法度,让大人被朝廷责备,我们宝源上下于心难安。

    大人这份心意,小老儿会转告我家东家,就不劳大人奔波了……”

    宋征皮笑肉不笑道:“如果本官一定要去呢?”

    老掌柜的身躯已经抖个不停了,声音也有些结巴了:“大、大人何必苦、苦苦相逼?”

    “哈哈哈!”宋征一声大笑,挥袖而去:“放灵符,叫人,龙仪卫一千五百斗兽修骑,随本官去绵州走一趟!”

    “是!”背后亲兵凶狠恶煞。

    老掌柜一下子瘫在了地上,他太清楚宋征这样从湖州杀去绵州意味着什么了。这种级别的高官,长途跋涉数千里,跨越自己的辖区,冒着被朝廷申敕的风险——你范家何德何能,受得起如此抬举?

    这真的是不死不修了啊!

    老掌柜跪在地上欲哭无泪,不愿意给你钱就得罪你了?他觉得宝源票号冤枉啊。

    宋征也是憋了一股火从湖州城中杀出来的——范百利竟然敢收买奸细暗中盯着柳成菲!他今天胆大包天敢盯着自己的矿监加厨子,明天就可能想要去买通龙仪卫暗中盯着自己。

    “不知死活!”他暗骂了一声,出了城之后冷静了一些,杜千户跟在他后面,观察着大人的神情,看他是否要收回成命,但宋大人似乎是想了一下之后,仍旧维持了原本的决定。

    ——宋征认真考虑过了,这件事情若是办成了,好处实在太过巨大,他决定冒险一试!

    出城十里,斗兽修骑已经从缇营中杀了出来,护卫着宋大人,浩浩荡荡的往绵州去了。

    范百利的确没有走多远,小半个时辰前,他收到了消息飞快逃离湖州城,心中也有些惴惴不安。

    他知道宋征来了找不到自己,马上就会明白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他决定这么做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

    他从商数百年,经验丰富,之所以最终决定冒险这么做,完全是认定了宋征拿了那二十二亿一定不会还的。

    在他看来,这位宋大人吃相难看,是要硬生生从东南钱库身上切下来一大块血肉。

    甚至,他还跟另外八位东家以灵符商议了一下,有人提出:宋征为什要这么多钱?他已经据有江南,风头一时无两,想要钱的话二十多亿慢慢来并不是赚不到。

    他这么着急,只能说明一点,他另有图谋!

    九位东家一致认定,宋征很可能已有反意。他要的这笔钱是军费。

    东南钱库是一帮做大生意的商人,他们判断出了这一点后,第一反应不是惊慌失措,而是暗暗兴奋,这是一个大号的投资机会!

    风险巨大回报也是巨大的。

    可是他们需要判断,这一次投资能否成功,仔细分析之后,人人都不看好。

    首先宋征虽然据有江南,但是时间太短根基尚浅,真的反了,恐怕江南六州跟随者也不多。

    其次,宋征实力不足,身边没有一位镇国强者,唯一跟他关系不错的钟云岱闭关了,能否活着出来尚不可知。

    最后,宋征威望不足,太年轻,并且受龙仪卫恶名拖累,在整个洪武天朝范围内没有什么人望。

    这样一算,宋征要造反必败无疑,他们这二十多亿砸进去打了水漂,大家当然不愿意了,并且一起叮嘱范百利:务必和宋征保持距离。

    他真的从东南钱库手里拿了钱去,造反失败了东南钱库必定受到牵连。

    这才是范百利胆大包天,敢收买人监视柳成菲真正的原因。

    他小半个时辰在老祖的裹挟下逃出去两百里,刚刚在路边停下来喘口气,就收到了老掌柜的传音,一听之下范百利脸色就变了:宋征竟然真的锲而不舍,要杀去绵州找自己?

    他捏着玉符来回踱步,沉思了好一会儿权衡着厉害,终于还是一咬牙:“加快速度返回绵州!”

    宝源票号的根基在岭南,江南这边虽然生意不少,但丢了也不是不能承受。可如果真的跟着宋征造反,将来可就是株连九族的大祸。

    绵州是东阳公主的地盘,范家在绵州根深蒂固,多年经营之下,在官场上多有朋友,再加上东阳公主顶在前面,想来能够威慑住宋征,让他在绵州不敢胡来。

    他身边一名心腹老祖劝说道:“东家,是不是应该和宋大人接触一下再做决定?他有……反意,只是大家的推测,若是错了,那可就把宋征往死里得罪了。”

    范百利点头:“先生说的有些道理,容我想一想。”

    但沉思之后,他还是轻轻摇了摇头:“风险太大,若是被他纠缠上了,只怕摆脱不掉,还要被他威逼。”他看看周围,现在身边只有一位巅峰老祖保护,这实力实在没有把握从宋征手下逃脱。

    “而且……”他低声说道:“龙仪卫的好日子快到头了,我们已经从朝中打听到了确切消息,太后和首辅大人,都要对肖震动手。便是得罪了宋征,只要肖震一倒,他也跟着完蛋,所以咱们忍耐几年,也就过去了。”

    心腹老祖松了口气,既然东家有全盘考虑,他也就放心了。

    范百利又想了想道:“不过,还是按照先生的意思,留下一位大掌柜跟他交涉一下。”

    他叫来一个手下,这名大掌柜暗暗叫苦,龙仪卫凶名在外,那宋征显然已经暴怒,这个时候让自己留下来跟他交涉,跟送死没什么区别。

    可是东家已经吩咐了,他不能不听,只好唉声叹气的留了下来,而后看着巅峰老祖裹挟了东家等人腾空而去,化作了一片遁光,瞬间已经在数十里之外。

    宋征并没有追赶范百利,他只是按照自己的步调赶往绵州,路上的时候看到了前面范百利留下的大掌柜跟两个伙计,大掌柜还没开口说话,宋征已经挥军滚滚而过,糊了他们一嘴征尘。

    大掌柜倒也不意外,死里逃生一场,他一阵侥幸。

    宋征是什么身份,哪怕是范百利亲自出面接待尚嫌不够隆重,只派出一个大掌柜,宋大人绝不可能停下来跟他多说一句话。

    范百利在路上的时候知道了这个情况,他摇了摇头,看着前方已经快要出了江南的地界,暗中松了一口气。

    宋征因为带着大军,速度比他慢了很多,路上他又将这件事情反反复复的想了几次,确定虽然很冒险但成功的可能性极大,于是吩咐了一句:“弟兄们都很累了,不必急着赶路,明日行军速度放慢一百里。”

    “是,大人。”

    命令传递下去,大家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立刻执行。

    作为斗兽修骑,一天狂奔上千里十分轻松,他们这一次出来本身进军的速度就不快,今天才跑了八百里,明日再减一百,那就只需要跑七百里。

    而且跟着大人出来,伙食、津贴十分到位,大家都是很开心的。

    第二天,连七百里都没有跑到。中午的时候,正好路过一片荒山,山中有突然出现的绝域,荒兽在绝域中嘶吼,宋大人忽然食指大动:“柳矿监跟来了吗?”

    柳成菲委委屈屈的从后面上来,冷着脸,嘟着嘴:“属下在。”

    你只有吃的时候才能想起人家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