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二七九章 东南钱库(下)
    “一种是奔雷神戈,正好适合天蚕雷虎以雷霆之力激发。这是一种一阶灵宝,威力惊人,若是在老祖手中,一击之下可碎灭大山,切断江河。”

    他大约能猜到宋大人的用意,所以说完之后又补充道:“这奔雷神戈的器方,出现在六百年前,这么多年来,我们宗门内有好几位大师反反复复的尝试了多次,依次将这个一阶灵宝的方子降低了几个等级,现在宗门内,分别有奔雷神戈九阶、八阶、七阶法器的减弱版器方。”

    宋征点了点头:“别的呢?”

    毛人传又继续介绍。

    “还有一种名叫座山尊,这个除了造价实在有点高之外,全是优点。这宝物是一千三百年前,宗门中一位出身行伍的鬼才,专门为了骑兵冲阵设计的宝物。

    装备了这种宝物的骑兵,冲锋的时候,会将气势整个连成一片,如同一座高速冲锋的大山,不管什么样的敌人,也能一撞而碎,用于战场,可谓所向披靡。”

    宋征问道:“有多贵?”

    “座山尊是六阶法器,单个造价九十万元玉,军中每一位骑士需要装备一尊。”

    宋征算了一下,十几亿元玉就这么没了,就算他现在阔了,这样花钱也实在有些肉痛。

    “第三种是八阵图。这是三阶灵宝,我们……恐怕无力炼制,若是大人需要,我们可以献出器方,请林大师出手。

    八阵图中先天而成八种特殊的军阵,可以根据不同的局面选择应对的军阵,不需要专门的操演,只要骑士们将力量注入军阵当中即可。”

    宋征点了点头,这三种的确都很适合,他沉吟片刻问道:“奔雷神戈降为七阶法器,一千五百只,座山尊一千五百具,还有这八阵图的器方,宗主请算一下,共计需要多少钱?”

    “是。”毛人传立刻在心里计算起来,最后说道:“只怕需要二十五亿元玉。”

    奔雷神戈降为了七阶,可实际上造价却比六阶座山尊还便宜。所以毛人传说座山尊“太贵”不是没道理的。

    宋征点了点头,他手头没有这么多钱。禺州那边这个月的收入是三亿,这已经比西雍王时期要好了很多。

    他可以让炼仙宗先“垫付”,但想来炼仙宗怕是也没有这么雄厚的家底,他真要这么做了,怕是要把炼仙宗逼得砸锅卖铁。

    “钱啊……”刚才的雄心壮志,瞬间又被现实赤裸裸的打碎了。

    “宗主请先回去做好准备,本官弄到钱,立刻就给你送过去。”

    毛人传暗自松了口气,他也怕宋大人大口一张,就让炼仙宗先垫上了。炼仙宗小日过的是不错,但二十多个亿他们扛不住。

    “谢大人,老夫这就回去准备。”毛人传飞快走了,生怕宋大人反悔。

    宋征自己思索了一会儿,把李三眼喊了锅来:“本大人需要一大笔钱,你有什么办法没有?”

    李三眼一听,眼睛放光道:“这还不简单,江南六州繁华似锦,有的是大户……”宋征连忙打住他:“停,你能不能想点靠谱的办法?”

    “这个……”李三眼犹豫着:“要是不打大户的主意,那么咱们让兄弟们在各地设卡,经过都收一次税……”

    宋征用力挥手:“出去吧。”

    李三眼委委屈屈的走了,觉得自己的办法,都是龙仪卫的“常规”做法,有什么不对吗?

    宋征想了想,杜千户、曾千户只怕也都是这个套路,他只好道:“请柳矿监来一趟。”

    柳成菲刚回去,就被宋征又喊了过来,心中有些奇怪:“大人找我?”

    宋征请她坐下,然后道:“本官需要二十五个亿,除了禺州即将押解过来的三个亿,还有二十二亿的缺口,柳矿监能不能帮我想想办法?”

    柳成菲也是一个哆嗦脸色刷一下子白了,她以为宋大人在打柳氏的主意:“大人,这……我们柳氏……”

    “本官说的是合法的方法。”

    他解释了好一会儿,柳成菲才算是将信将疑:“大人真的是找下官来帮忙想办法的?”

    宋征倍感无奈:“我手下那些家伙你也知道,想不出什么不伤天害理的法子,只好请教柳小姐了。”

    柳成菲眼珠一转,道:“大人可知道江南和岭南有票号商盟?”

    “票号商盟?”宋征眼睛一亮明白了:“这件事情,还请柳矿监为本官联络。”他堂堂江南六州第一官,就算是借钱也不能亲自出面了。

    柳成菲躬身领命:“这是属下的荣幸。”

    ……

    原本江南五州、岭南五州民间富裕,各种票号应运而生,最多的时候,十州之地大概有几千家大大小小的钱庄、票号。

    后来慢慢的优胜劣汰,再加上大票号的收购兼并,在五百年前,十州内共有九家大票号,这其中江南五家,岭南四家。

    九家票号彼此竞争了一段时间之后,开始互相合作,逐渐形成了今日的票号商盟,对外的名号是“东南钱库”。

    九家票号的东家轮流做主,每家三年。

    柳氏跟东南钱库中的宝源票号是长期合作的关系,柳成菲把这个消息通过宝源票号的一个大掌柜传了过去,可是出人意料的很久没有回应。

    柳成菲心思一转也就明白了:宋大人凶名在外,东南钱库的人怕是不敢做他的生意。

    每一家票号背后都有自己的靠山,但是谁的靠山也比不上宋大人。他若是真的借了钱不还,东南钱库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如果宋征只是还要个几千万,东南钱库也就捏着鼻子忍了,就当是孝敬了。可宋大人要二十二亿……东南钱库也舍不得。

    柳成菲又去见宋征,得到了承诺:以禺州矿产的每年出产作为抵押,若是还不上钱,东南钱库可以直接接手禺州各大矿场。

    虽然有了这样的保证,东南钱库方面的回应仍旧冷淡。官字两张口,他虽然答应了,但日后反悔不给了,东南钱库一样拿他没办法。

    柳成菲不断地说合,极力促成,但收效甚微。

    宋征等了几日,柳成菲那边事情还没有办成,宋大人便有些恼火了。他将柳成菲喊来:“如今东南钱库是哪一家做主?”

    柳成菲感觉不妙,支支吾吾的不知道应不应该说。宋征恨恨瞪了她一眼,柳成菲还是很怕他的,樱口一张全都说了:“正好是宝源票号,他们大东家范百利这几日正好在湖州。”

    宋征一声冷哼:“带我去见他!”

    柳成菲不敢违抗,前面领路,宋征带着亲兵跟在后面,一身杀气腾腾。

    他想起自己刚刚进入湖州城的时候,调查白老七的案子,好言好语的没人搭理自己,结果摆出龙仪卫的凶煞来,所有人立刻乖乖配合。

    他暗骂了一声:“世上多贱人!”

    宝源票号富可敌国,在江南、岭南各州多有产业。范百利作为大东家,手里有宝源票号七成的股份,其余的部分都归了那些暗中的贵人们。

    他来湖州城已经好几天了,为的是就将在湖州城开业的宝源票号江南总店。

    他们以前的重点在岭南,现在看到江南在宋大人的治理下越发繁荣,也想着在江南把业务全面铺开。

    店面十分气派,在湖州城最繁华的街道上起了一座五层高楼,一切已经准备就绪,招牌上蒙着红布,只等开业的时候,请一位贵人揭开了讨个彩头。

    实际上范百利也听说了柳家小姐和宋大人之间的那些传闻,原本他计划是请柳成菲出面,请宋征来为总店揭幕。

    他为此给宋大人准备了三千万元玉的“红包”。

    结果柳成菲找上门来,范百利吓得一哆嗦:开口二十二亿?!

    宋大人的队伍到了门外,整个总店内外慌张一片,柳成菲暗叹一声,知道宝源票号自己想当然,已经得罪了宋大人。

    她上前来,清清冷冷的说道:“范东家何在?宋大人亲至,请他立刻出来迎接。”

    一名老掌柜上前来连连拱手:“柳大人,还请禀报宋大人,我们东家刚刚离去,湖州城内的事情,都交给小老儿打理了。

    宋大人屈尊光临,宝源上下蓬荜生辉,还请宋大人赏脸入内用茶……”

    “走了?”柳成菲一愣:“昨日我来和他商议的时候人还在呢。”

    老掌柜赔笑,点头哈腰:“家里有些急事,刚走小半个时辰。”

    柳成菲想到了什么,脸色不由得变了一下,她也有些愤怒了。宋征站在后面,轻轻拍了一下柳成菲的肩膀:“本官来问吧。”

    老掌柜的身子伏得更低了,倍显畏惧。

    柳成菲退到后面,咬着嘴唇,眼中越见冷意。

    宋征问道:“范东家是小半个时辰前走的?”老掌柜又重复了一遍:“是的,东家家里出了事情,着急赶回去了。”

    宋征点了点头:“可是在本官决定来见他之后,他才家里出了事,急急地走了?”

    老掌柜吓得一个哆嗦,连忙跪下去叩头道:“绝非如此,还请大人明鉴!”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