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二百七十七章 灭魔之战(下)
    林震古哼了一声,冷着脸懒得搭理他。他林大师是什么脾气?不看在宋大人的面子上,怎么可能管你小子这破事儿?

    宋征满意的笑了,背着手来到了虚空熔炉外,道:“你且忍一忍,这是没办法的事情。这具身躯本质上来说还是你的,除非你想夺舍重生,否则只有这一个办法。”

    李三眼虽然是风月场所著名的快板手,但对自己的尺寸却诡异的满意。一想到夺舍重生,得是用新的枪棒,他就一真不舒服,咬牙道:“我忍得住,大人尽请施为。”

    “你这具身躯,融入了太过毁灭的力量,必须要彻底炼去其中的魔性。不过你放心,林老先生不会害你,而且一旦成功,你必定因祸得福,境界大增。”

    “真的?”李三眼的期望原本已经降到了最低,忽然得知还有好处,立刻就开心起来。

    宋征含笑点头:“当然是真的。”

    他没有跟李三眼强调,自己说的是“一旦成功”,那如果不成功呢?

    烈焰灼灼,李三眼的惨叫声引得无良的老祖们眉开眼笑。

    当然了更让他们开心的,还是那一具毁灭邪魔的躯体。庞然大物,一身是宝!

    林震古也不管李三眼了,冲过来率先道:“大人,您刚才答应老夫的,让我挑些好东西。”一旁的毛人传也很眼红,炼仙宗也需要这些独一无二的宝材——这些宝材落到了炼仙宗的手里,那真是任何一部分,都可能炼制出一件独一无二的法器。

    可人家林震古现在是灵宝五阶的水准,毛人传不敢跟他争。

    宋征笑道:“这么多的材料,人人都能分到很多,林老前辈不必心急。”

    “不行不行,”林震古连连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喝汤,我先看看。”

    宋征被他这古里古怪的俏皮话弄得无可奈何,劝说道:“您老人家以后少跟李三眼这种人混在一起。”

    对于一尊邪魔来说,毫无疑问头颅是最有价值的,林震古虽然贪心,但该懂的事儿懂,避开了头颅,挑选了几个部分。

    这时,正在虚空熔炉中备受煎熬的李三眼发出了以及声嘶力竭的生命呐喊:“邪魔阳根留给我!”

    全场鸦雀无声。

    你一个小虾米,靠着大家救命的货色,居然敢抢先索要战利品?

    但是此时此刻,老祖们纷纷大度:“可以,留给你了。”

    “绝无问题,那玩意儿归你。”

    宋征老脸通红,喃喃自语道:“这一次事件过后,是不是要考虑一下,把这个败类逐出龙仪卫,本官丢不起这个人啊……”

    “嘿嘿嘿!”弄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李三眼在火焰中满意的笑了。

    林震古之后,其余人一起上前,谁想要什么部分,大家商量着来。虽然也有争抢,但总的来说十分友好,毕竟战利品丰厚,足够让参战的每一位都满意。

    最后给宋征留下来的,正是那一颗邪魔之首。魔角、魔眼、魔牙、魔脑都是最珍贵的材料,都归宋大人所有。

    除了身份的原因之外,宋征在这一战当中作用也是最大的。

    宋征也不矫情,将这一颗魔首暂时收入了小洞天世界,然后看看战场,叹了口气:“龙仪卫会派人来回复此地的生机,但想要变成以前的样子,恐怕还要数百年的时间。”

    这里乃是荒山野岭,便是一片死地,其实也没什么问题。

    大家再去看虚空熔炉中的李三眼,忽然意识到:这小子已经很久没有惨叫了。

    李三眼躺在火焰中已经没了声息!

    大家慌了:“不好,怕不是出了意外!”

    宋征第一个冲到了虚空熔炉前,大声朝里面喊道:“李三眼!李三眼!”其余人也都围了过来,林震古忍不住想要打开虚空熔炉,忽然一动不动的李三眼猛地蹦了起来,朝宋征做了一个鬼脸:“吓到你们了!”

    宋征气的想踹他,李三眼却美滋滋的:“大人您还是很关心我的。”

    “放屁!”宋征气的骂道:“你去死了才好!”

    “嘻嘻嘻,”李三眼仍旧笑嘻嘻的,好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大人您就是关心我,大人关心我,关心我……”

    宋征以手掩面,道:“诸位,我有些后悔救了这厮。”

    几位老祖都点头:“此等败类,合该毁灭。”

    “嘻嘻,大人关心我的。”李三眼还在傻乐中。

    ……

    车队辚辚,念过了官道上的轻尘,那一座恢弘的大城已经逐渐映入了眼帘。

    车队中一辆外表看上去很普通的马车,内里却是一应的皇家用度。乾和太子端坐在车内,虽然容颜已老,但腰身挺拔。

    在他的身边,陪坐着一名老太监。

    官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绝不会想到,这样一辆不起眼的马车中,竟然坐着两位镇国强者。

    老太监从小就跟着乾和太子,彼此十分了解。他看得出来,太子殿下平静之下掩藏着剧烈的情绪。

    “殿下,咱们回来了。”老太监轻声说道。

    乾和太子的手微不可查的抖动了一下,目光透过车厢,可以看到整个京师。他迟缓了一下,才点头说道:“是啊,多少年了?”

    老太监躬身答道:“五百三十一年,又四个月。”

    “呵呵呵……”乾和太子再难压抑自己的情绪,他长身而起,飘然上了车顶,遥望京师。就是这座城市、在这里,他经历了人生最得意的时光,也经历了人生最惨痛的失败。

    西大街的闹市,东关口的兽栏,北七街的宝器坊,南小巷的繁华烟柳……那个时候他是太子殿下,所到之处快马轻裘,意气风发。

    只是不知道,五百年后,当年的那些京华烟云可还在否?

    他又看向了一个方向,那里是他曾经的东宫。他之后,便是那个窃位之人的家了。他心中情绪翻滚,五百年后这种情绪已经经历了太长时间的酝酿,绝不简简单单是仇恨了。

    “唉——”他悠然一声长叹,却只说了一句话:“不知道,东宫寿山阁外望山槐上,那一窝小松鼠还在吗?”

    老太监弓着身,他的情绪其实和殿下一样汹涌而复杂,他又说了一遍:“殿下,咱们回来了。”

    乾和太子沉默回到了车厢中,轻轻点了一下头。

    车队不需要盘查,直接进入了京师。范佩龙片刻也不敢耽搁,带着车队直奔皇城而去。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