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二七二章 鸠占鹊巢(下)
    武朝义面首出身,何时经历过这些?

    这是真的杀人啊!什么明见大修、什么命通天尊、什么玄通老祖,统统一剑灭之。此时回想起来,在公主府上,为了争宠各“男妃”之间的宫斗真的是可笑的,那算的了什么?

    宋征望着他,微微一笑道:“武大人不必惊慌,本官若要杀你,你早就死了。”

    武朝义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连忙很上道的说道:“大人放心,您需要小人做什么,小人一定照办。为您做公主府的卧底如何?您放心,东阳公主十分信任小人,小人还是有些手段的……”

    宋征一阵恶心:“我不想知道你在女人身上究竟有些什么手段。”

    武朝义讪讪笑了笑,不敢再说了。

    “但是……”宋征似笑非笑的望着他:“本官怎么能够确定你的忠诚?”

    武朝义连忙要开口,宋征一摆手,放出一团宝蓝色的光芒:“此乃世所罕见的一种魂毒,没有本官的解药必死无疑。你服用下去,本官就可以饶你一命。”

    “好。”武朝义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只要能活着,干什么都行。

    甚至他已经伺候过女人了,也不介意用这这具身体再伺候一下男人,只可惜宋大人不愿意。

    宋征将宝蓝分神送了进去,武朝义张口吞了下去,片刻之后他忽然全身一震僵硬在那里,两眼瞪得巨大。

    周围几人一阵奇怪,宋征却轻轻摆手。

    等了约么小半个时辰,武朝义忽然长出了一口气,整个人放松下来。而宋征一招手,黄泉剑河三千飞剑迅速收回,剑笼解散。

    曾千户有些担心:“大人小心……”

    宋征微笑道:“没事。”

    武朝义走到了众人面前,道:“今后和诸位就是同僚了,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几位老祖疑惑不已,淡淡道:“好说。”曾千户左右看看,的确是武朝义没错,他抬头一看,那一枚州牧官印降落下来,飞入了“武朝义”的手中,被他收了起来。和之前相比,武朝义毫无变化,似乎连魂魄也没什么改变,至少得到了朝廷大印的认可。

    只有宋征明白,他以宝蓝分神“寄生”在了武朝义的魂魄当中——这就像是魂魄层面的“夺舍”。这一道魂魄从外面看还是武朝义的魂魄,但实际上已经是宋征的分神之一。

    宋征也在暗中赞叹,这法门当真神奇,武朝义的记忆和各种生活习惯完全保留,就算是现在让武朝义再去和东阳公主一晌贪欢,她也不会发现自己的枕边人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一位。

    “这些随从和护卫都好办,但有三个人比较难办。”宋征说道:“一是所有人都知道武朝义从京师带来了一位巅峰老祖,二是他有两名佐官,也是朝廷册封的,有大印傍身。”

    宋征不愿意再浪费两团宝蓝分神在两个无足轻重的佐官身上。

    “两名佐官还好说,可以解释为旅途劳顿染了重病,暂时躲起来不见人,等过上一段时间就报个病逝,换上咱们的人。”

    吕万民说道:“老夫暂时伪装成这位巅峰老祖,去绵州应付一段时间,等局面稳定,老夫再请辞离开。”

    宋征想了想:“也只好如此了,辛苦前辈。”

    吕万民摆摆手:“小事。”

    商议已定,曾千户放出讯号,三十里外待命的龙仪卫中人立刻赶来,换上了随从和侍卫的衣服,仍旧是这些马车,仍旧是这些旌旗,武朝义还是坐在第六辆马车中,浩浩荡荡的往绵州去了。

    绵州方面,上上下下都已经得到了消息:新的面首……不对,是新的州牧已经到了,州内主要的官员都在州界上迎接着。

    宋征隐身暗处,将主意识切换到武朝义身上,一直小心应对。

    虽然中间出了几次小意外,但无人敢质疑什么,安安全全的回到了绵州州府。抵达州府当天晚上,宋征请百花卫千户乔本山赴宴。

    想到这个百花卫这个名字宋大人就一阵恶心。

    乔本山当然也是东阳公主的人,他以为武朝义大人从京师带来了东阳公主的嘱咐,不疑有他前来赴宴,后面的事情就简单了,宋征以第二团宝蓝分神控制了乔本山。

    后面的事情,就可以慢慢处置,将州府衙门和百花卫上下,逐渐替换成自己的人。

    吕万民留在绵州坐镇,宋征担心他一个人力有不逮,请钟伯柯留下来暗中协助,钟伯柯欣然领命。

    没有了百花卫掣肘,曾千户带路,宋征出现在了绵州大荒山深处。

    这是一道峡谷,山高谷深,深处涧水潺潺,有苍鹰从高空中飞过,树林中时不时的传来鹿鸣和兽吼声。

    宋征往一颗大树上看了一眼,一条蠢蠢欲动的毒蟒一个哆嗦,悄悄缩了回去。

    他问道:“就是这里?”

    “是的。”曾千户回答:“属下在绵州查过了,乾和太子被流放岭南之后,先后在禺州和越州待过,最后落脚在绵州。

    这里就是他们的落脚处。不过我们前次刚刚进入大荒山,就遭遇了百花卫的追杀,只好暂时退避。”

    曾千户也很疑惑,因为这山谷看上去普普通通,不像是一位曾经的太子的住处。

    宋征走上前去,忽然一皱眉头,这一步又退了回来,他淡淡道:“秘境!”

    而且看起来规模还在桃源秘境之上。宋征闭上眼睛,再次睁开来,双眼蒙上了一层阴神特有的虚蓝色雷光,再次看去已经能够一窥真相。

    “极好的秘境,恐怕已经不逊色于灵境太多。乾和太子有此处作为老巢,难怪手下人才济济。”

    他暗中一声赞叹,却没有继续深入的打算了。

    乾和太子虽然走了,但这样的秘境当中,必定留有强大的力量守卫。况且秘境十分特殊,强闯的话,不是镇国根本进不去。若是里面有人伏击,就算是镇国强者也要吃亏。

    他找到了此地已经足够,把手朝后一挥道:“退。”

    ……

    湖州城,龙仪卫衙门中,霍亦东正在当值——他这几天留心观察了,虽然对外遮掩的很到位,但瞒不过龙仪卫的自己人,宋大人和两位巅峰老祖都不在衙门里。

    他们已经出去三四天了,霍亦东第一天就已经确认了。但他有些犹豫,不知道宋征出去做什么,无法确定现在是不是动手的最好机会。

    但时间一天天过去,密旨留给他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不能再等了。

    下衙的时候,他从门缝后面看到李三眼兴致勃勃的出去了。她暗暗冷笑:这等货色在天火下怕是连半天也活不过。

    在这些承平的龙仪卫之中,他有一种油然而生的高贵,和多次经历生死的自己相比,这些表面上凶神恶煞的龙仪卫算的了什么?

    他知道李三眼去干什么,于是假装正常的下了差,一个人把佩刀抓在手里,不紧不慢的“回家”去了,进了院子,他忽然一变,魅影一般的消失。

    在李三眼踏入倚红楼的同时,他出现在了街角。

    这是一家李三眼最喜欢的青楼,档次在整个湖州城中属于中等偏上。最顶级的那些,人家不把一个龙仪卫百户当回事,李三眼在倚红楼却是最顶尖的贵客,受到的招待可想而知。

    他一进去,就想起了一阵莺声燕语,李三眼哈哈大笑,在这个屁股上摸一把,在那个胸前抓一下,摇摇摆摆的上了三楼,他的老相好早就在上面等着他。

    李三眼岂是浪的虚名?他在这方面眼神毒辣,这个老相好刚来倚红楼的时候,还只是个青涩的少女,就被他看中了一试之下果然还是个雏儿,于是就一直将她包下来。

    欢好之时,李三眼并不知道,有个实际修为远远超过自己的人,正趴在窗户下观察着。

    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

    六七八九十……结束了。

    女子裹了衣衫起身去外面吩咐丫鬟准备热水,李三眼美滋滋的躺在床上,回味着自己刚才的英武。忽然眼前一花,他一个激灵:“霍亦东?你怎么在这里?”

    霍亦东诡异的一笑,把手中一枚特殊的晶骨用力塞进了他的嘴里。境界上的压制,让李三眼动弹不得,瞪大了眼睛,差点被憋得背过气去。

    而后霍亦东身形一闪,从窗口处消失,黑夜袅袅。

    李三眼抓着自己的脖子想要把那块古怪的骨头吐出来,但他惊恐的发现,那块骨头在他的喉咙里活了,搅动起来,而后逐渐融入他的全身!

    李三眼想要大喊,却怎么也发不出声来,他看到自己的相好回来了,用力挥手让她快走,女子反而奇怪的上前来。

    李三眼急了,用力朝她瞪眼挥手,女子茫然,李三眼终于坚持不住了,脑中轰隆一声,一瞬间有无数个声音在他脑海中一通炸响,不停地大吼着:死亡、毁灭、杀戮、疯狂……

    他彻底陷入了疯狂,两眼一片血红。

    女子吓得一声惊呼,什么也顾不上了转身就逃。

    嘭——

    李三眼的身躯膨胀到了三十丈,将整个木楼顶碎压塌,他显出了狂魔的姿态,头生双角,后背的黑皮裂开,用力生长出八根蛛足。尾椎骨向后延伸,蔓延出一条巨大的钩尾。

    “吼!吼!吼!”他仰天咆哮,意识全失,只剩下单纯的毁灭之意。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