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二七零章 弹指黄泉(下)
    商议结束,黄远河不顾东阳公主热情的挽留,执意离去了。他走之后,有人出现在东阳公主身边,公主娇笑一声,踢掉了鞋子,用粉嫩的脚趾拈住了来人的衣角,吩咐一声:“上来。”

    那人很听话,一边动着一边问道:“殿下真的很希望首辅大人成为我们的盟友啊,不惜牺牲色相。”

    “咯咯咯,你这小狗儿,居然吃醋了?”东阳公主舒爽着,心情大好,多解释了几句:“黄老狗说的那些话,本公主一句也不信。等那一位进入京师,我方两位镇国,他立刻就会和宫里那个老妖婆联手,因为他知道,本宫打败了那老妖婆,下一个死的就是他。”

    “那公主今日会他,到底是为什么?”

    “很简单,把水搅浑。那老东西一向谨慎,本宫今日这一番话,一定让他心中疑神疑鬼,回去就想着要做好万全的布置。

    本宫要的就是这个时间,等他回过神来,那一位已经进宫了。”

    她身上的那人还是不明白,但动的很卖力。东阳公主有些厌烦这一类人的愚蠢,但他们很好用,也就无所谓了。

    再解释他们也不明白,乾和太子只要进入京师,走入皇城,局面就不一样了。他是皇室正统,无论什么人都会努力的把他挡在京师之外。

    在外面随便使用什么手段对付他,但进入京师、进入皇城,就必须用正常的手段了。而想要用正常的手段对付一位皇室正统、哪怕他是被废掉的太子,也是非常困难的。

    这里是修真者的世界,洪武天朝气数未尽,一位正统的皇子,在皇宫内能够得到的加持难以想象。

    他们还不知道,乾和太子已成镇国,否则必定拼死阻止他进入皇城,重获王朝气运加成。

    ……

    肖震正在思考的,正是东阳公主想到的这些事情。

    乾和太子当年谦卑恭和,但是这么多年的流放生涯之后,他会变成什么样的性格肖震实在无从得知。

    若是他仍旧和当年一样,有着“明君之相”,他并不介意支持乾和太子。

    但从这位前前太子和东阳公主勾结在一起,似乎就能推断出来,前景并不乐观。他叹了一口气:“还是要作些准备的。”

    他从大鼎中站起身来,药液落下去,一丝也不沾身。他穿好衣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然后打开内室的一扇暗门,里面有秘阵,将他直送摘星楼深处。

    摘星楼在外界一直是个极为神秘的存在,这里的老怪物们让龙仪卫上下都谈之色变。

    倒不是他们真的有多么强大的实力,而是因为这些老家伙都是格外执着的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他们能够为了一份无比昂贵的实验材料挺尸堵在肖震门口一连七天,不准他进出。

    他们也会为了实验新的神通法门,直接去龙仪卫中抓来校尉,逼着他们修炼尝试。

    他们钻研出了无数古怪的刑具,他们开发出了好几种秘密却威力巨大的战具,他们是肖震口中的“瑰宝”,整个龙仪卫谁也不敢得罪他们,因为说不定什么时候,你就要求到摘星楼门下。

    肖震在这里轻车熟路,拐进了一条幽深的小径,来到了一扇竹门前,敲门后道:“星老,是我。”

    里面没有回应,肖震也只能在外面等着:“您想忙着,我在外面等着。”

    这一等就是两个时辰,院子里终于传来了一阵咳嗽声,竹门打开,有一股邪异的腐朽味道飘散出来,一名身体极度虚弱的老者拄着拐杖走了出来,肖震吓了一跳:“星老,您要保重身体啊!”

    星老咳嗽着:“三两年死不了,你这么忙的大官儿,能在我门外等两个时辰,想必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

    肖震把来意说了,星老深深地皱起了眉头,良久之后才说道:“不是没有办法,但……此事极为严重,恐怕会被天条反噬。无论是谁经手,一旦成功必死无疑。便是你我、也逃不过株连!”

    肖震微微迟疑,但还是用力一点头道:“事关重大,不可不为。肖某无所谓,只是连累了星老,委实心中难安。”

    星老摆摆手:“我老头子信你,你说必须要做那就是有必须要做的理由,补天丹还剩几颗,应当能应付过去。”

    他转身朝里走去:“你跟我来,我给你个方子。”

    ……

    曾千户从绵州回来了,但是神情并不轻松。他进了衙门之后就像宋征禀报,绵州龙仪卫名存实亡,他去了之后阻力重重,幸好武朝义还没有到任,否则他可能就回不来了。

    “绵州龙仪卫原本名为‘万山卫’,但是绵州成了东阳公主的势力范围后,被东阳公主几个手段折腾残了,卫所中全都是她的人,名字也被她换成了‘百花卫’。”曾千户愤愤不平:“大人您听听,龙仪卫有叫这个名字的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青楼呢!”

    宋征念了几句“武朝义”的名字,忽然脑中闪过了一丝灵光,很大胆,却很有前途。

    他敲了敲桌子,吩咐石中荷:“去把杜千户喊来。”

    等杜千户来了之后,他落下奇阵封闭内外,今日商议的事情,绝不能让旁人知道。他问杜千户:“武朝义走到哪儿了?”

    杜千户对江南地面上的风吹草动了如指掌:“已经进入江南地界,按照速度推算,应该正在福州境内。”

    曾千户在一旁立刻打开了一面灵光地图,上面山川河流城市集镇一应俱全。杜千户上前,圈出了一个范围:“就在这附近。”

    “巫水城。”他眉头一扬:“不太合适,不过接下来是虎跑山的范围,在那里动手正合适。”

    他又想了想,将自己的计划说了,曾千户和杜千户两人初时震惊,但曾千户率先反应过来,眼中冒出兴奋地红光,狠狠一拳道:“干他的!此事若成,好处巨大。”

    宋征点头:“若是在绵州获得成功,那么就可以推而广之,一步步蚕食整个岭南,将江南、岭南全都置于我们龙仪卫的掌控之下!”

    “大人威武!”曾千户兴奋无比,两名属下都很聪明的回避了一个敏感的话题,究竟是真的掌握在龙仪卫的手中,还是掌握在宋大人的手中。

    不该问的不问,不该想的不想,不该知道的不知道。

    也是“三不”。

    杜千户皱眉道:“可是大人……这个计划有个致命的问题,朝廷早就防着这种事情发生,故而朝廷颁发的大印,都是和魂魄互相关联的,若是取而代之,魂魄必然不同,无法得到大印的认可,也就无法上任行使权力呀。”

    宋征呵呵一笑:“本官自有妙计。”

    ……

    虎跑山位于福州的东南方向,距离岭南已经很近了。穿过虎跑山,再行八百里就进入了岭南绵州的地界。

    这山中有许许多多小的绝域。这些绝域出现的很随机,并且时有时无。这种小范围的绝域为什么会出现、为什么会消失,在修真界有很多说法,主流的观点认为,它们是虚空不稳定的结果,忽然有冥河的力量穿过虚空泄露到了此地,就会产生一片绝域。

    绝域范围内的野兽、昆虫受到了冥河力量的影响,逐渐的化为荒兽莽虫。这种荒兽莽虫的等级不高,但往往会出现独有的种类,因而价值很高。

    也正是这个原因,虎跑山中有很多荒兽猎人,或是独来独往,或是组成小队。没有操守的荒兽猎人很多,若是多日没什么收获,又恰好看到了实力弱小的商队,他们蒙上脸就是山贼。

    不过武朝义上任的队伍十分庞大,旌旗招展大修随行,那些荒兽猎人们远远看到就躲避开了——这种官差的队伍是他们最害怕的,万一被当成山匪顺手给剿了,那可真是无处哭诉。

    车队漫长,中间第六辆车子中,武朝义断然而坐,手中捧着一卷古老的竹简正在研读。

    他白面长髯,仪表堂堂,出任东阳公主府长使六年,因为“勤勤恳恳”“兢兢业业”,耕耘之下终有收获,得了这个绵州州牧的位子,终于就要主政一方,武朝义不免踌躇满志:此去绵州,定要刮地三尺、刮天三寸,把自己这六年来的青春贪回来。

    人面禽兽说的大约就是他这种人。

    手中的古老竹简,便是离京之时有人送的礼物,有着数万年的历史,十分贵重。据说乃是一部至高道典的残卷。他也是修士,当然希望自己的修为越高越好,触类旁通本就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最好办法。

    车外,有手下的修士禀报:“大人,我们已经到了虎跑山深处,再有一天时间应该就能走出去,后面的路程十分平坦,很快我们就能到绵州了。”

    武朝义点了点头:“甚好。”

    “等离开江南的地界儿,咱们就彻底安全了,这几天我们一定小心谨慎,护得大人周全。”

    在武朝义看来,这不过是手下的邀功之言。他一声冷哼:“宋征?哼哼,谅他也不敢降本官怎样!”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