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二六一章 大噬灭天阴神王(上)
    金碧辉煌的永寿宫中,殿角有一尊一人高的望天吼香炉,袅袅的龙涎香飘散出来,于阴神大有助益。

    当年宫中布置,永寿宫中配的本是仙鹤香炉,但这种“与世无争”的风格太后不喜欢,着令全都换成了望天吼。

    她坐在凤案后,审阅着一道道奏章。

    这段时间太后的注意力其实不在严怀义,黄远河的目标是严怀义,但太后的目标是首辅大人。

    她这段时间的主要成果,是从首辅大人手中,夺来了奏章的审阅权力。

    放下一本奏章,她轻轻一捏眉心,镇国强者精力无限,这些公文对她而言轻松自如。她饮了一杯参芝茶,拿起原本属于皇帝的御笔正要继续,忽然有小太监急匆匆进来。

    片刻之后,两个老太监战战兢兢地跪在太后面前,已经将天牢的事情禀报了,太后刻薄寡恩,此次怕是难逃重罚。

    太后一身平静,惩罚罪人对她来说不是重要的事情,重要的事情是肖震这么做的目的。

    “他想干什么?”

    之前肖震一直留有余地,不曾亲至天牢。因为这么做将太后逼得没有退路,同时也是将自己逼的没有退路,只剩下正面直绝。

    忽然,她想到了一个重要的细节,朱唇微启问道:“依你们看,肖震是否已入镇国?”

    两名老太监知道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这件事情,不由更加震惊,意识到自己和镇国强者之间到底有多大的差距——肖震能让他们浑然未觉,以玄通老祖的身份忽略了这么重要的问题。

    “此时回想来……”答话的老太监冷汗淋淋:“怕是已入镇国。”

    眼前忽有雷霆闪过,两位老祖惊然后退一步,太后已经不见了踪影。

    ……

    天牢中,肖震已经交代完毕,对严怀义道:“你且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回头我来接你。”

    说完这句话,他转过身来,太后的凤履正好落入天牢之中。

    “微臣龙仪卫指挥使肖震,参见太后。”

    太后盯着他,天牢中有特殊的力量暗中涌动,好似无数冤魂厉鬼在围绕着肖震飞舞纠缠。

    “出来。”太后没有无谓的问罪,绝世强者言简意赅。

    肖震跟着他走出去,龙仪卫其他人等纹丝不敢动。

    有僻静处,天条更改隔绝内外。太后问道:“何意?”

    肖震答道:“我有一条消息,换严怀义一命。”

    “说。”

    商议之后,太后微微沉吟,颔首道:“可以。”

    肖震微笑,抱拳深深一拜:“谢太后开恩。”太后挥手,他退出此间。

    “想不到啊,”太后独自一人,暗噙冷笑:“肖震能一直忍到现在!”

    若不是黄大祖之死刺激,首辅大人也会一直忍着不显露自己镇国强者的实力。但他露出了獠牙的同时,也露出了小小的破绽,引来了一直野心勃勃的太后。

    太后惊天一击,逆转灵阵抓捕严怀义。

    肖震的本心,其实仍旧不想入局,但为了严怀义,云中探首,镇国而至!

    隐忍、坚毅、不屈、高义。

    ……

    和华胥古国的战争,仍旧是整个洪武天朝最大的事情,甚至要超过了天子的受伤。战场生变,洪武朝堂上下的主要精力,就会立即转移到了战场上。

    两国之战一直是肖震暗中统筹。他虽不是元帅,却比主将更加重要。

    但太后比肖震更加需要这一场大功,肖震说出了华胥的和谈底线,换了严怀义一条命。肖震没有马上把严怀义带出天牢,毕竟朝廷法度仍在,他可以闯入天牢,却不能不经审判直接把天牢的罪人提出来。

    ……

    宋征在江南很“悠闲”,他将和谈的消息给了肖震,其实是有十成把握肖震会去和太后谈,而不是自己主持和谈。

    这件事情从利益的角度来说非常不利,肖震也需要名望和威势,和谈结束,洪武大占便宜,对于他的名望提升极大,哪怕他受龙仪卫名声拖累,至少在朝堂上,众多中低层官员会认为肖震“能办事”“顾大局”,他日起事,十分有利。

    所以他实际上欣慰又遗憾。

    他去了平湖楼一趟,钟云岱仍旧在闭关,悄无声息,宋征想要向内查探,又怕影响到了钟老前辈,犹豫之中遗憾而去。

    回到城里衙门中,白天看看邸报,晚上以护城大阵接引月光淬炼阴神。作为江南最有权势的官员,宋征这么做雷敏之破也不敢放一个,甚至连开启护城大阵的元玉,雷敏之也要笑嘻嘻的自己掏了。

    朝廷最近多事,邸报发行的远比以前频繁。

    太后主持和谈,我朝寸土不让,寸银必争。华胥古国后继无力,连连败退。

    斗兽修骑第四营主将在围捕金銮卫时,被千户赵雷重伤,终究不治身亡。

    有御使弹劾首辅大人,同州边口县县令刘肃以克扣本县出产的冥墟土、灵兽骨行贿黄远河,以求郡守之位,首辅大人斥其为无稽之谈。

    绵州州牧范佩龙被调回京师,迁为户部侍郎。太后任命武朝义为信任绵州州牧,即日上任。

    大理寺卿身患重病,严怀义渎职一案暂停审理,但大理寺上下对此案仍在全力调查取证。

    ……

    如果是黄远河、肖震这种官场老手,能够从邸报的消息和每一条消息的措辞上,分析出很多东西,提前看到朝廷的一些风向。

    但宋征只能看出一些表面,最多能看明白严怀义的案子,从“谋害圣上”变成了“渎职”,这是太后释放出的信号。

    衙门里跟宋征久了的杜千户等人,则看出来大人这几天似乎是在等什么东西的到来。

    李三眼这一天兴致勃勃的抓着一份邸报来找宋征:“大人,好机会啊!”

    宋征不明所以,他将邸报摊开在宋征面前,指着上面一条说道:“武朝义这狗东西我知道,也是伺候东阳公主的屌货,他去绵州上任,必定从咱们江南路过,属下愿意带着一票兄弟,伪装成山匪,在半路上劫杀了他!”

    宋征目瞪口呆,李三眼还以为自己计策极妙,更受鼓舞进一步道:“还有那个范佩龙,他回京师也要从咱们江南经过,让各地的弟兄们盯着点,发现了他,也可以做了他!”

    “哈哈哈!”李三眼得意大笑,宋征一脚把他踹了出去:“滚!净出馊主意。”

    寒九江在外面守着——他每天都来,美其名曰“看看大人有什么吩咐”,但连衙门大门外的那几条单身狗都知道他真正的目的是圆脸荷。

    好在这家伙每次来,只要见一面聊一会儿就满足了,乖乖回去做事,处理州中事务,宋征虽然总翻白眼,也没有故意捉弄他俩。

    他拍了拍李三眼的肩膀,真心实意的劝说道:“李百户,你真不适合动心眼。”

    李三眼灰溜溜的走了,还不明白出在哪里,到了门外还跟曾百户嘀咕:“大人怕什么?我老李肯定做的手脚干净,让朝廷挑不出毛病来。”

    曾百户看看他,点头鼓励道:“你的办法不错,我觉得你应该继续沿着这个方向努力,下一次大人一定会感受到你的诚意。”

    “我就说是绝世妙计嘛!”李三眼一拍大腿,转头想了想,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再看曾千户,后者背着手,优哉游哉的转个弯不见了。

    李三眼的办法虽然不成,但提醒了宋征,东阳公主为什么忽然在这个当口上把范佩龙调回去?她是想让范佩龙回去,还是想让武朝义过来?

    正疑惑着,忽然间阴神有所感应,望向了城门,所谓“未卜先知、天机感应”,悠然道:“来了一个。”

    ……

    薛衣甲从皇宫里走出来的时候对外面的世界很陌生,他是一个特殊的人,他只有最近六十年的记忆。

    他记得自己是从明见境初期开始修行,在皇宫中一个非常偏僻的院落,除了师父、同门和太后,他几乎没有见过别的人。

    从命通境开始,他就接受一种诡异的秘术。

    每三年用荒兽之魂或是莽虫之魄为主药,融合三十六道不同的冤魂厉鬼,炼制为一道特殊秘药,以灵阵、密文辅助,将秘药注入阴神之中。

    二十七年后,他的阴神承受了九剂秘药,终于助他修成了“大噬灭天阴神”!

    这门秘术施展开,阴神如魔怪,生有八头八臂,血盆大口,长尾如勾,专吃阴神。

    他也是玄通境巅峰的修为,在太后以大神通演化出来的幻境之中,他独自一人可以诛杀三位同境界的老祖,遇到阴神强者更是如鱼得水。

    而且每一次吞噬阴神,都可以壮大自身,甚至有机会掠夺对方的阴神神通。

    太后去北方战场之前将他放出来,告诉他:“杀了宋征。”

    他只会执行命令,不会思考别的事情。不是不愿,而是真的不能。他从来没有学过那些。

    太后此时,忌惮肖震。

    先要斩去肖震的外部强援。

    他走到了湖州城门口,知道自己的目标就在成内。来之前师尊告诉他,目标的阴神十分强大,吃了他就有可能将“大噬灭天阴神”提升为“大噬灭天阴神王”。

    想到了此处,他的口水流了下来,阴神越强大也就越好吃,他从不畏惧那些所谓的阴神强者,对于他来说,阴神强大与否,只关乎口感,不关乎难度。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