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二六零章 太后(下)
    白雷英当时接引了天外道石,负山而战后力量猛增,震天雷拳的水准更上一层楼,可见此物也是至宝,怎么会道纹如此粗浅?

    他思忖一番,以阴神和灵觉查探,但天外道石坚硬无比,任何手段都无法渗透其中。

    宋征福至心灵,以震天雷拳粗浅的功力注入其中,果然雷光一闪,整个天外道石大不一样了。

    一片绚烂宛若星河的道纹飞舞而起,宋征只是一看就无比兴奋:果然近乎天条!

    “好宝物!”他赞了一声,用心研习。这等级别的道纹,他现在也不能完全领悟。事实上不成镇国,对于天条这个层面的规则,最多也只能“借用”,无法进行更改。

    也就意味着,并不能真正领悟这些天条。

    这一块巨大的天外道石,蕴含着上百道道纹,宋征粗粗一看,包罗万象,绝不只是雷霆之力这一部分。

    他心中不免对白家先祖有些不屑:如此巨大的宝藏,却只挖出一部震天雷拳?

    但接下来他深入参悟,忽然也明白了。这种近乎天条的道纹,每一部分都深奥无比,值得耗尽一生的精力去研究。白家先祖很有自知之明,所以明智的选择了自己最擅长的雷霆之力,才最终创出了惊世骇俗的《震天雷拳》,保证了白家数万年的繁华。

    若是分心多用,只怕最终反而是一事无成。

    宋征有了前辈的经验,也不贪多,他同样擅长雷霆,也就暂时还是全力钻研《震天雷拳》。

    这一尊天外道石,被白家先祖以镇国手段封镇,除非有白家震天雷拳的修为,否则无法打开其中奥秘。

    宋征暗暗点头,白家先祖当是一位奇人,未雨绸缪。

    白家这些年来没落,怕是有不少人暗中觊觎这块天外道石。他们暗中查看之后,也会发现这道石“平平无奇”,就算自己最初的看法一样。

    先祖的这个做法,帮助白家一直保住了天外道石。

    他苦参之下,对于《震天雷拳》的领悟也是越来越深,水准直逼白雷英。

    到了这个程度,他想要更进一步就格外困难了,短时间的参悟已经没有太大意义,他需要以年为单位的闭关潜修。

    但当前诸事繁多,他只好暂时放下,打开门走出来,看到曾千户垂手等在门外:“有事?”

    曾千户躬身低声道:“属下有密报。”

    宋征颔首,落下奇阵隔绝内外。曾千户立刻道:“大人,华胥方面传来了好消息。”宋征并不意外:“好,这很关键。”

    ……

    华胥权臣姚辰方得到了一套由林震古大师亲手炼制的四阶灵宝“凝虚定”,欣喜若狂,终于答应暗中出力,促成和谈。

    凝虚定是一整套灵宝,所有的修士都知道成套的灵宝,比单件的更加珍贵,这一套可以锁定一切虚空异变的“凝虚定”,价值堪比普通的五阶灵宝。

    姚辰方有的是钱,虽然爱财,但对于钱财已经不是那么渴求了。而灵宝珍贵无比,各家各户都小心翼翼的收藏着,别说送人了,都不愿意让别人知道。

    姚辰方大人感受到了来自洪武的“诚意”,所以才肯答应。不过对于宋大人来说,很清楚这一套“凝虚定”实际上有着极大地局限性,因为这宝物本来只是针对狂魔炼制,用过了也就没什么价值了。

    剿灭了狂魔之后,他就暗中命人送往华胥——废物利用一下,效果出奇的好。

    他当即联系了肖震:“大人,情报我给您了,别的事情您自己决断吧。”

    京师龙仪卫总署衙门中,肖震听完宋征所说,看着面前的玉符光芒逐渐熄灭,笑着骂了一句:“这只妖猴子,反了天了,还敢考验上峰!”

    虽然骂着,但他还是很满意。自己当初没有看错人,一套珍贵的四阶灵宝换回来的重要情报,就这么给了自己,随便自己处置。

    前线一直是肖震暗中负责,虽然不是大统帅,起到的作用却胜过了主将。

    不过有人正要立威夺权,那就不一样了。肖震只考虑了一会儿,便对外面吩咐道:“来人,备车,去天牢。”

    ……

    自从有了龙仪卫的冥狱,天牢就显得不是那么“可怕”了。但实际上,天牢中关押的都是钦犯,一旦进去了几乎没有能活着走出来的。

    而且冥狱自从肖震上台之后,已经很少有株连的事情了,但一旦进了天牢,满门抄斩保底,株连九族上限。

    严怀义几百人被关在天牢中,一向冷清的天牢忽然“热闹”了起来。

    肖震之前命人来天牢探望严怀义,都被守在门口的两名老太监挡了驾:没有太后懿旨,任何人不得进入天牢。

    肖震之前一直没有露面,是想留有余地。

    但是今天,车轮嘎嘎吱吱的响着,指挥使大人的马车慢慢停在了天牢的大门外。天牢自有禁军守卫,但是禁军除了斗兽修骑,其余都已糜烂不堪。太后不放心,特意派了自己身边的两名老太监过来。

    两个去势的老头都是干干瘦瘦的样子,头发花白,一个三角眼,一个鹰钩鼻。

    禁军对这两尊瘟神也很头疼,平日里他们当差都是一片懒散,但这两尊玄通境初期的老瘟神往门前一摆,他们也要战的笔挺,还得排成两条直线。

    只站了小半个时辰,就快要支撑不住了。但谁敢稍微抖一下腿,就会有一道阴森可怕的目光射来,让他浑身发寒,赶忙坚持住。

    护卫马车而来的龙仪卫迅速在门前警戒,保护指挥使大人下车。

    两名老太监各自搬了一张椅子在门口坐着,懒洋洋的抬起了眼皮瞥了马车一眼,纹丝不动。

    车门打开,一身锦缎官袍的肖震气度不凡的走了出来。只是一个比较,两个气质阴森的老太监就落了下乘。

    两老一皱眉头,知道今日肖震怕是来找麻烦的。

    修行者之间的较量,尤其是到了玄通境这个层次以上,往往是多层面的对比。比如肖震以他的气度来碾压两名老太监,也是一种先声夺人。

    似乎是不知道天牢有守卫一般,他昂首阔步,踏过了天牢大门的门槛。

    为他的气势所夺,天牢守卫们竟然没有一个上前阻拦!甚至两名老太监在这一瞬间,也有一个错觉:他应该走进去。

    两个老太监两把椅子分列大门左右,就好像专门迎接指挥使大人一样。

    直到肖震跨过他们两人,才猛然醒悟过来,豁然而起,喝道:“站住!”

    肖震恍若未闻不曾停步,背影如山,喝声如九天神雷:“放肆!”

    玄通境初期的老祖如遭雷殛,身躯摇晃,阴神险些破碎,眼前一片白光。龙仪卫上下迅速而入,穿过大门闯入天牢。

    两个老太监视若罔闻,感觉到面前一道道身影飞快而过,却无法做出反应。

    久久之后,他们恍然定神,茫然四顾,发现那些天牢护卫古怪的看着他们,老太监喝道:“看什么看?”

    护卫首领跪下问道:“老祖宗不曾发话,我们不敢阻拦。”

    两名老太监不再喝骂彼此相视,明白肖震刚才那一喝,只是针对他们两人,旁人恍然不觉。若是一喝之下余者皆惊,那这位指挥使大人强的也有限。

    但是能够如此精确的控制力量,只伤老祖,不累无辜,这就已经强到了天际!

    “回宫!”两位老太监甚至没有勇气跟进去喝问肖震,如战败之犬,惶惶而逃向自己的主人。

    ……

    半空中有九圈灵阵之光,层层相套,光芒垂下,环阵中央露出木盆大小的一块天光;高达九十丈,幽深阴暗,宛若幽冥。

    天光之下,竖立着一座巨大的镇煞柱。柱身八面,每一面上都有一副镇兽像,以灵阵篆刻,向着四面八方散发着威煞,和牢房上的特殊结构彼此呼应,将修士的境界全部压制,不成镇国一入天牢便是凡人。

    最靠近镇煞柱的位置上,有八间牢笼外,牢笼三十六锁,每一环锁链都闪烁着暗红色的纹光。

    只有一件牢笼中关有犯人,严怀义身披镣铐,听到外面一阵密集的脚步声,他惨然对其他牢笼中的弟兄们说道:“大限将至,诸位二十年后再会,可愿与我仍为兄弟?”

    呛啷!呛啷!呛啷!部下以枷锁撞击牢笼,激昂喝道:“来生还要追随大人!”

    偏生有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诸位都是修士,寿元少说数百,要商量来生的事情,恐怕还要等很久。”

    严怀义听到这个声音一愣,转头看去。从阴森的通道中走来一个瞬熟悉的身影,当他步入天牢,阴暗似乎都被驱散,幽冥照进了日光。

    “大人!”严怀义激动,扑到了牢房边用力抓住铁柱。

    肖震负手缓步而来,站在牢笼外打量着严怀义上下,歉意一笑:“你受苦了。”

    严怀义一身囚衣,鞭痕累累。短短时间不知收了多少酷刑。

    严怀义用力咬着牙,把眼泪憋回去:“不辛苦,三十六年前,大人助我手刃祸害了我女儿的那个二品狗官,这条命都是大人的,这些刑罚又算的了什么。”

    肖震点了点头,心中估算着时间,道:“应该还有一会儿,有些话先交代你。”

    “大人吩咐。”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