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二五八章 金銮卫(下)
    龙仪卫在白家老宅中四处扫荡,找到了几处秘库,有灵阵保护,或是深埋在地下,或是远离本宅,里面的各种珍宝保存完好。每找到一个,那些校尉们都会发出一阵欢呼。

    宋征在一旁看得眼热,臊眉耷眼的跟肖震说道:“大人,这一战属下可是出了大力的……”

    肖震太熟悉他了,立刻打断道:“不用想了,这一仗龙仪卫实际上是为你出气,你还想拿好处?本官压押上了整个龙仪卫,若是这一次斗不过黄老贼,总要给大家留些元玉今后过日子。”

    宋征嘀咕着,明明是你打着我的旗号,趁机跟首辅大人决战,怎么成了帮我出气?

    但这话不敢说出口。首辅大人本命黄远河,肖震一向以“黄老贼”称呼。

    说到这里,肖震脸上多了几分忧色:“黄老贼果然狡猾,严怀义这枚棋子,本官藏得极深,却逃不过他的毒眼。”

    宋征沉吟着,严怀义从一开始就是肖震安排出去的,为人极为忠义,这一次也是得了肖震的命令,才配合在金銮卫门前演了一出戏。

    这样的好汉,宋征自然不愿他遭了黄远河的毒手。

    ……

    天子在虎豹房中晕倒,朝中一片震惊。太后、皇后最先赶来,进入皇帝寝宫的时候,几个御医都已经为天子诊治过了,此时跪在一旁低着头,努力缩着身子,希望把自己的目标变小,不要被太后注意到。

    但此时此刻,身为御医他们怎能逃得掉?

    太后先去看了皇帝,不过三十多岁的天子,身形瘦削面如金纸,已经服用了御医当场炼制的一枚灵丹,沉沉的睡去了。

    太后也有修为在身,神识一扫,知道皇帝性命无忧,但根基已毁,怒容涌上面颊,转身来狠狠瞪了几个御医一眼,低声道:“跟哀家出来!”

    几个御医赶紧跟出来,到了外面不虞打扰皇帝,太后端坐正位,面沉如水:“说罢,到底是怎么回事。”

    几个御医彼此看了一眼,唯唯诺诺。

    虎豹房中有十几名妖族美女,以特殊器物封镇了一身修为和妖力。其中一名,乃是天叱部一位赫赫有名的战将,玄通境后期的修为,年轻貌美,身姿矫健。

    天子最喜欢临幸的便是这一位。

    今日早间,他正制着这女妖耍的尽兴,女妖竭力反抗,在天子看来更增兴致。每一次这小妖女都不肯就范,然后都在朕的龙棍之下嗷嗷直叫。

    可是今日,他刚进去那女妖忽然一拧腰肢,天子只觉得下身一阵可怕的疼痛,当场被拧断了。妖女回头朝他喷了一口黑烟,天子一头栽倒下去。

    还是因为外面的侍卫听到里面很久没有声音,不放心询问了一下,然后冲了进去,妖女身上的禁制器物摔碎在一边,已经不见踪影,天子倒在床下,下半身血流如注,满脸黑气。

    侍卫们顿时炸了锅。

    太后用力一拍椅子,没有经过奇阵加持的木椅瞬间粉碎。太后恨恨起身:“严怀义该死!”

    “传旨!禁军斗兽修骑第四营,捉拿严怀义!”

    “是!”

    禁军大都驻扎在皇城内外,斗兽修骑因为要训练骑兽,所以只有他们的营地在京师外。接到太后懿旨后,斗兽修骑第四营的刀螂地龙从京师北门进入,从北大街到金銮卫衙门全线戒严,斗兽修骑很快包围了金銮卫衙门。

    金銮卫中,严怀义坐在长案后,几个心腹千户一身仙甲,闪烁着灵光,各种法器装备齐全。

    “大人,战具都已经准备好了,我们护着您杀出去!”

    “大人,快走吧,宫里那老妖婆要拿您顶罪。”

    严怀义狠狠一咬牙,点头起身。他也是玄通境后期的修为,把手在胸口一按,藏在官袍中的一面虎头镜迅速化作一身厚重强悍的白虎仙甲,他知道肖大人的抱负,他是肖大人的亲信,才不会当今皇家有什么愚忠。

    “走,出去见识一下名扬天下的禁军斗兽修骑!”

    金銮卫衙门剑拔弩张,整个京师都紧张起来。

    靠近金銮卫衙门的住户们纷纷逃离,有些大户宅院广大,很多财物带不走,估计回来之后恐怕一切都毁了,自然心中愤恨,把朝廷上下一顿咒骂。

    黄府上,首辅大人稳坐钓鱼台,京师中各种消息送来,他一一过目,大都不需要再做什么安排,因为今日的局面,本就是他一手造就的,只要顺着形势发展下去就好。

    他此次发动,虽然是因为一时愤怒,但以他的老谋深算,一旦动手就力求不败,布局严密,如同蛛王结网。

    直到目前,朝堂中几乎没有什么人看出来,此次大变,是首辅大人的手笔。

    “严怀义跟肖震演了一场大戏,就以为能瞒过老夫?”

    “严怀义不能死在老夫的手中,若是老夫杀了他,皇帝醒来多半还会对老夫心生埋怨,所以让太后去处置吧。”

    “以严怀义的案子牵连肖震,之前虽然是演戏,但金銮卫中必定藏有大量龙仪卫和肖震的罪证。抄了金銮卫衙门,就能掌握这一批罪证。”

    “太后这些年一直隐忍,实则野心勃勃,给她这个机会,那老女人必定忍不住,要趁机将一些权力抓在手中。”

    “呵呵呵……”

    没有人知道首辅大人这一番谋划,真正的目的是什么。他城府极深,这些年他出手的每一件事情,不到最后关头,谁也看不清他的真正目标。

    ……

    刀螂地龙庞大的身躯不安分的在石板地面上扭动着,两只巨大的链刀前爪轻轻一划,厚重的青石板就像豆腐一样裂开了。

    耗费巨资铺就的街道,已经变得一片狼藉,一声声的吼叫不断传来,震慑着金銮卫衙门众人的心神。

    严怀义是不愿坐以待毙的,这也说明即便是面对强大的斗兽修骑第四营,金銮卫也并非没有一战之力。

    金銮卫虽然组建的时间不长,但有天子垂青,有龙仪卫暗中支持,总署衙门中,藏有为祸级战具三十六尊,肆虐级战具十二尊。三品供奉巅峰老祖三位,玄通境后期九人。

    这等实力想要战胜第四营不大容易,想要逃出京师问题不大。

    但只要出手,就是抗旨不尊成为叛臣,日后只能逃亡,就算将来肖大人大事成功,也只能是处境稍好,仍旧无法见光。

    他带人已经冲出了中门,忽然一旁衙门的围墙上冒出一个人头来,朝他喊叫着:“严怀义!”

    嗖——

    金銮卫精神绷紧,一道弩箭射了过去。

    好在因为太过紧张,这一箭擦着茅正道的脑门飞了过去。茅正道吓得呆住了,等他反应过来,恼怒无比骂道:“混账东西,你去死吧,大爷才不救你呢。”

    严怀义认识他,连忙喊住:“小茅,你怎么来了?”

    太后行动迅速,斗兽修骑杀过来,就医特殊奇阵笼罩了整个金銮卫衙门,切断了他们和外界的一切联系,同音骨符也无法使用。

    茅正道丢进来一个竹筒:“你自己看吧。”

    他气呼呼地缩回去,很快消失了。严怀义打开竹筒,取出一只玉签来看了,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心中斗争起来,要不要相信那小子?

    此计凶险,火中取栗。

    若是肖大人的命令,他当然毫不犹豫的执行。可那小子……他对宋征并无恶感,相反因为宋征在江南干得不错,大大响亮了龙仪卫的名头,他对宋征很是欣赏。但要将自己的身家性命交到他的手上,那是另外一回事了。

    “大人?”几个心腹千户上前询问:“咱们还杀出去吗?”

    严怀义左右为难。

    ……

    宋征也不知道黄远河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但他明白一点:认准自己的目标。只要实现了自己的目标,那就不算输。

    而他们现在的目标,是保住严怀义。

    天子遇刺的案子调查清楚有用吗?毫无用处。这件事情已经不仅仅局限于事件本身了,乃是各方角力的一个“战场”。

    宋征在神猴关和肖震道别返回了江南,而后立刻着手。他不知道严怀义是否能够信任自己,所以在着手进行着后续布置的同时,他也在等着肖震的消息。

    ……

    京师中,金銮卫衙门中,严怀义仍旧难以决断,一名千户上前,低声问道:“大人,可是担心我方实力不足?”

    严怀义没有回答,千户眼神闪烁道:“大人可还记得顺义楼?”

    严怀义眼中精光一闪:“赵雷,那事情你查清楚了?”

    千户赵雷点头:“昨日刚刚确认,本想着今天就动手,没想到……”

    严怀义点头:“好,带上咱们的心腹兄弟,随本官一起杀出去!”

    顺义楼距离金銮卫衙门只隔着一条大街,半个月前有人发现原本是一家高档酒楼的顺义楼,暗中做着特殊的生意:贩卖妖奴。

    尽管妖奴在任何一个人族国家都是不合法的,但是有很多达官贵人就是喜欢暗中豢养妖奴。

    顺义楼为此暗中设立了一座传送灵阵,只要冲到顺义楼,就可以轻松逃出京师。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