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二五四章 风暴前夜(下)
    远处的暗中那一双双眼睛,看到争执骤起,龙仪卫诸人恼怒拔刀:严怀义不在衙门里,你让我家指挥使大人在外面等了两个时辰?

    金銮卫如今在京师风头正盛,哪里会畏惧已经是明日黄花的龙仪卫?一阵宝刀出鞘的声音,双方就要拼杀起来,肖震的声音从马车中传出来:“住手!”

    这声音威严依旧如往日,却不复那种舍我其谁的气势,带着几分疲惫和无奈:“回去。”

    “大人!”龙仪卫激愤,肖震再次淡然却坚定道:“回去。”

    龙仪卫指挥使大人走了,在长街上远去,似乎预示着一个时代的终结。

    朝堂内外,很多人逐渐明白了过来,不由赞叹道:“首辅大人好手段!”

    此次看似是首辅大人忽然愤怒,要和龙仪卫死拼,十分的不理智,不符合首辅大人一贯的处世风格。

    但到了这时大家都看明白了,首辅大人其实是因势利导,看出了这个好时机,主动出击,果然对龙仪卫形成了“围攻”之势,肖震怕是在劫难逃了。

    据说肖震回到龙仪卫衙门后,就闭门不出,将自己关在了书房里。

    ……

    白永丰从白河镇一直跟到了湖州城,只求见宋征一面,商谈一笔“生意”。

    但是两天前,一直等在衙门口德永丰堂大掌柜忽然不辞而别,他走的突然而且坚决,临走之前回头望着湖州龙仪卫衙门一个冷笑,说道:“给脸不要脸。”

    门口守着的校尉们恼怒无比,追上去就要教训他们,白永丰在车上吩咐道:“给他们点教训!”

    白家保护他的强修一声冷笑,把手中马鞭一挥,啪啪啪几声,校尉们捂着眼睛惨叫倒地,那马鞭快如闪电,准确的打在了他的左眼上,眼珠当场爆裂,一道深深的鞭痕留在脸上!

    马车趁机飞快的出了城,逃得不见踪影。

    宋征恚怒,在龙仪卫的大门口打伤龙仪卫校尉,这是对整个龙仪卫的挑衅。

    “追查!不管天涯海角,一定要把姓白的给我抓回来!”

    白永丰是个奸诈之徒,一路上隐匿行迹,以最快的速度返回神猴关。只要出了江南的地界,他就不怕宋征了。

    湖州城中,吕万民和齐丙臣暗中商议起来:白永丰势利小人,反复无常。之前苦苦哀求,为何忽然舍去?

    “神猴关离京师很近,恐怕白家得到了什么消息。”吕万民忧心忡忡。

    齐丙臣爽利许多,笑道:“我们与大人都已经是老祖的修为,大不了弃官而去,这天下之大还能没了容身之地?”

    吕万民默然点头,没有再与他说什么。

    他有自己的消息渠道,到了晚间,他就收到了京师的消息,当场惊呆了一下,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一时间面色阴晴不定。

    三连日之间,情势就败坏到不可挽回。

    京师中,出身龙仪卫的严怀义对龙仪卫中的门门道道十分清楚,他很轻松的就拿出了几份足以扳倒肖震的罪证,这其中最早的一个案子,甚至发生在金銮卫设立之前,让人不得不怀疑,严怀义还在龙仪卫的时候,就心有反意,搜集证据。

    “肖震识人不明啊。”京师暗中有评价。

    首辅大人声震京师第三天晚上,肖震的书房门被敲响了,心腹千户在外禀告道:“大人,首辅大人府上派人来了。”

    房中一阵沉默,过了好一会肖震的声音才传出去:“让他进来。”

    首辅大人的使者是个中年文士,四十岁的样子彬彬有礼。进来之后先见了礼,送上首辅大人的问候,而后便道:“我家大人托我来问一声,您考虑的如何了?”

    肖震沉着脸,冷冷问道:“这是最后通牒?”

    文士并不正面回答,而是道:“事已至此肖大人为何还想不开呢?您已使了圣宠,而且您很明白,您这种臣子,若是没了陛下的宠信必死无疑,满门抄斩是最好的下场,一个不好就是株连九族。”

    肖震脸色更加阴沉,他知道文士说的不错。文士略微一顿,接着道:“我家大人可以保你性命无忧。”

    肖震挥手道:“本官知道了,你可以回去了。”

    文士却不肯走:“我家大人今晚就需要知道指挥使的回答。”

    肖震阴森的盯着他,文士却怡然不惧。心腹千户在后面勃然大怒,拔剑而出喝骂道:“放肆!”

    堂堂龙仪卫指挥使,威震天下凶名赫赫,今日沦落到连一个幕僚也敢违抗的境地。

    但是对于千户的恐吓,文士却怡然不惧,因为他很笃定,肖震会拦住自己的手下。肖震已经走投无路,首辅大人是他唯一的希望。

    “住手。”

    果然,肖震的声音传来,文士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哪怕他汉阳功夫极好,能够拿捏堂堂龙仪卫之主,那种得意无法压制。

    肖震点了点头,对文士说道:“请你回去转告首辅大人,肖某人……一定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文士笑了,颔首而去。

    亲信千户忍着怒火将他送出去之后,迅速回转,却见自家指挥使孤独的站在窗前,月光冰凉,背影有一种特殊的萧索。

    “大人?”亲信千户问了一声,肖震道:“让弟兄们都回去吧。”

    千户急了:“大人,弟兄们不会走,这么多年了,是生是死我们都跟着您!”

    “回去吧。”肖震一声叹息:“事已至此,何苦来哉?”

    他背身一挥手,房门自动关上,将千户和其他的龙仪卫都隔绝在了外面。书房内,肖震缓缓地摊开一张信纸,开始给宋征写信。

    ……

    同一个夜晚,湖州城中有人趁着夜色拜访了吕万民。

    三品供奉吕万民是京师人,他在湖州城没什么亲人,但因为常年跟随宋征,老妻不放心,打发了一个女儿,带着四名老仆在湖州城照顾他。

    今日他等宋征开始修行才从衙门离开,从早上开始,阴神强大的巅峰老祖就感觉到,今夜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他不动声色的进了门,早已经感应到家中有一位“客人”。

    “父亲,有人等了您很久了,是咱们在京师的故交。”女儿接过他脱下的外衫,轻声在他身后说道。

    吕万民点头:“为父去见一下。”

    来人名叫白万寿,乃是神猴关白家的旁支,在首辅大人门下奔走,在京师的时候,和吕万民有过几面之缘。

    白万寿一见吕万民犹豫的神色,就知道今日事成了。他端坐身子前倾,带着一种压迫和恳切:“吕兄堂堂巅峰老祖,安何要做覆巢之卵?”

    吕万民没有说话,白万寿又道:“金銮卫有个二品供奉的位子,给吕兄留着。”

    吕万民一声长叹,没有说什么,对白万寿点了一下头起身而去。

    ……

    白万寿走后,有个消息开始在江南龙仪卫中开始流传:肖大人自身难保,已经放弃宋大人,以换取自身的安全。

    ……

    肖震的书信,通过几次奇阵传送,只用了一个时辰就送到了宋征手上。他认真看完之后,心情无比复杂。呆了半晌,他将这封信折好重新装回了信封中。

    满室的光芒随之熄灭,似乎一同被装进了信封里。

    宋征独自坐在黑暗中,久久不语。

    笃笃笃!

    忽然有敲门声响起,吕万民在外面道:“大人,老夫想跟您谈一谈。”

    宋征心中一动,京师内的元玉灯冒出了一点光亮,而后逐渐大放光明。

    “前辈请进。”

    吕万民进来,面色凝重对宋征道:“大人,您这次真的是做错了,您的敌人很强大。”

    ……

    首辅大人这几日都没有见客,外人都以为他一击必胜的打倒了肖震,这几日必定是在府中运筹帷幄,等待最后的胜利。

    但首辅大人此时两眼血红,形容憔悴。

    知道他和黄大祖关系的人并不多,知道他们真正关系的人,除了首辅大人本人之外,其余的全都死了。

    名义上,黄大祖是他同父异母的幼弟,乃是他后母所生。实际上黄大祖出生的时候,首辅大人的父亲已经去世两年了。

    黄大祖是他和后母私通所生。

    纸里包不住火,首辅大人被家族逼得远走他乡,黄大祖也很小就被送入军营。他的后母失踪,结果可想而知。

    一直到三十年前,首辅大人高中状元,才有能力照顾这个亲儿子。

    他后来虽然娶亲,却一直没有子嗣,只有他知道当年被逼离开家族的时候,有人暗中下手怀了他的命根,再也无法生育,等他成了镇国,却又没有这个心思了。

    黄大祖是他目前唯一的儿子。对于后母,他更是念念不忘。

    宋征杀了黄大祖,触动了他的逆鳞,他当场失控,气势惊天压制整个京师。

    这几天,他在等肖震的回话,心焦无比,虽然做好了决死一战的准备,但这样和肖震火拼,他也必定根基动摇,怕是有人会趁虚而入。

    文士归来,言说肖震已经答应放弃宋征,他也松了一口气,而后又是狞笑,道:“让湖州的人动手吧!”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