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二五二章 波澜几起(二合一)
    “回去?”

    宋征点头,回去的路上联络了洛云海,后者很爽快:“大人为国为民,借用星海桥当然毫无问题,大人直接来我玉虚宗即可。”

    但宋征在去玉虚宗的路上,转道去了一趟太衡山神造宫。

    三人的遁光落在神造宫前,里面的人早有感应,林震古笑着走出来道:“大人还真是机敏,老朽刚炼好了那宝物,正打算给您送过去。”

    宋征丢出一枚玉符:“先看看这个。”

    林震古眼睛一亮,拿过来把神识探进去,片刻之后赞道:“好神妙的宝物!老朽可以炼制,给我三天时间。”

    宋征一点头:“事件紧急话不多说,托付给大师了。”

    他接了林震古递过来的一枚芥指,又带着两位老祖飞快离去。他跟洛云海有说了一声,三天后赶往玉虚宗。

    这几天时间内,三人极为辛苦,只要接到了下面郡县的报告,立刻飞遁赶去,将正在肆虐为祸的狂魔赶走。

    他甚至没有时间去检查一下林震古为他炼制的大鼎。

    那荒山下,顽石疑惑不解。

    祂不擅长推演——但是这个不擅长要看跟谁相比。古老存在当中,最擅长推演的是炼化火焰。顽石的推衍之术放在如今这世间也必然惊世骇俗。

    可是从冥魔王到毁灭邪魔,祂却总是在布置落下的那一刹那,就发现眼前一片迷雾,因果改变,和祂之前推演不同。

    雷阿八原本是祂推演之中最可能成功的,但是因为宋征的介入失败了。祂本以为这次无功而返,可是狂魔忽然冒出来,祂又燃起了希望。

    这些天来,祂数次关注江南,仍旧看不清楚最后的结果,不知道自己此次布置能否成功。

    两次都是因为涉及到了那个小子。顽石撇撇嘴,心中有一种古怪的感觉。这种情绪,已经有数十万年,不曾出现在祂的身上了。

    未来仍就是一片迷雾,但宋征已经疲于奔命,顽石觉得自己保住了古老存在的尊严,那小子这次当是不成了。

    欣慰!

    今晚去东坡上多撞碎几块巨石庆祝一下。

    ……

    第三天清早,宋征的同音骨符亮起:“宋大人,东西好了。”林震古的声音充满了疲惫,他应当是拼尽全力,提前了一天时间完成。

    宋征二话不说赶去神造宫,接了那宝物一看,连连点头,称赞道:“林大师劳苦功高。我们去玉虚宗。”林震古抢着道:“老朽和你们一起去,多一个人多一分力。”

    赵千和等弟子诧异的看着师尊,他老人家什么时候这么“急公好义”了。

    一位四阶灵宝水准的炼造大师愿意加入进来,大家当然十分欢迎,四人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玉虚宗,洛云海带着另外两位家主在山门口等候着,将他迎了进去,晓得事关重大,也没什么虚伪的客套,引着他们直奔凌云渡去了:“大人,我们早已经准备好了,凌云渡星空桥已经填充了足以连续激发十次的元玉。”

    宋征拱手做礼:“玉虚宗上下的恩义,宋某人记下了。”

    洛云海身边另外两位家主看到了林震古,也是暗自惊讶,宋大人面子果然够大,连林震古这种性情怪异的家伙也愿意出山助他。

    再一看,还有点不对劲,林震古跟在宋征身后,落后了一个身位亦步亦趋,姿态十分低下,分明是个弟子或是门徒的做派!

    “这不可能吧……”两位家主知道苏长河的事情,晓得宋大人虽然不是炼师,但是在炼造一道上极有见地。可是折服一位四阶灵宝级别的炼造大师,这也太过匪夷所思了。

    他们连连摇头:这不可能、绝不可能。

    宋征心急如焚,没有注意这些细节。苏长河的身影出现在远处,他看到了宋征,也看到了林震古,身躯一震,懊悔无边。

    林震古是他的目标。他在炼造一道上几乎是自学成才,每当遭遇挫折,忍不住想要放弃的时候,就想到被世外天门和太古世家们捧上了天的林震古,于是重新焕发了动力,才能不断进步有了今日的成就。

    他没想到,林震古在宋征面前,竟然也这般姿态,跟弟子有什么区别?!

    连林震古都这么敬重宋征,自己把他得罪了,恐怕是错过了炼师生涯上最大的一场机缘……

    “唉——”他心中长叹。

    宋征带着人赶到了凌云渡,看到星空桥已经准备就绪,稍稍松了口气,静候消息。

    林震古见他心焦,出去从洛家人手中取了一壶“雪玉浆”呈上去:“大人,喝口水润润嗓子,这个时候着急也没什么用了。”

    宋征勉强一笑,很清楚多耽搁一刻,就可能是数千条性命。他结果雪玉浆喝了一口,尝不出什么味道来。

    但是这一系列的行为,落在掌教三姓的家主们眼中,却是暗中有惊雷。宋征只带了两位巅峰老祖,石中荷不曾随行,也就没人伺候他。林震古竟然亲自为他奉茶,这就是弟子所做的事情。

    以林震古的身份,完全可以喊来洛氏的人做这件事情,但他一定要亲自做。

    林震古不知道他们心中所想,便是知道了也不会在意。真的让他执弟子之礼他也是愿意的。付出巨大但是收获更加巨大。他很清楚宋征意味着什么:圣物!他这辈子能不能摸到圣物的边儿,一切希望都着落在宋大人身上。

    忽然宋征手中的灵符一闪,他立刻对洛云海道:“福州大趾县!”

    洛云海二话不说启动了星空桥,一道七彩星光裹挟了四人投射而去,转瞬之间穿过了虚空,落在了大趾县当中。

    宋征还在星空桥中,已经感受到了狂魔所在,出现的同时,已经把手中一并特殊的战锤抛了出去。

    战锤一头扁平,一头尖锐,嗖嗖嗖的旋转之后咚的一声钉在了虚空之上。

    刺啦——

    特殊的虚空雷电从战锤上迸射而出,粗大无比一共八道,好像八条锁链,将整个虚空锁住。

    这是宋征在追击狂魔的过程中,不断地观摩狂魔那特殊的遁术,然后以周天秘灵推演出来的,专门克制诡异遁术的宝物,四阶灵宝。

    狂魔脚下,是一片毁灭魔焰熊熊燃烧的大地,一座小村庄被毁了,房屋正在火焰中坍塌,尸体破碎。还有百十人正在惨叫着四处逃散。狂魔手中抓着几十个人,已经被他捏碎,口中嚼着尸体,回头看到宋征四人,立刻转身就逃。

    可是这一次,它拍打着恶心的骨翼猛的往高空一蹿,却嘭的一声撞在了什么东西上。

    原本即将化为漫天灰蛾的庞大身躯,已经开始了分裂却无法进行下一步,颤抖了几下混乱不堪,力量有些崩坏。

    它一声惨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砸出一个恐怖的巨坑,翻滚了七八次。

    “吼——”剧痛之下,狂魔大怒,张开了八只蛛臂和背后的巨大骨翼,愤怒的朝着宋征咆哮。

    宋征双目幽深,把手朝天空一抓,一枚酒杯凌空翻滚着落下来,其中飞出一条小龙,灵活游动,落入宋征的手中后,轰隆一声化作了一柄神剑!

    神剑指天,便有满天雷霆。

    宋征心意未笔,元虚雷书飞快而出。一枚枚巨大的雷文浮现在天空中,诸般神雷接引落入了神剑醉龙之上。

    庚金之气、雷霆之力,破邪灭魔的最强法门。

    “吼吼吼——”狂魔震撼着大地狂奔而来,速度快的不可思议。在它身外以血光凝聚了厚重的铠甲,已经四百丈的狂魔就像是一尊移动的战堡。

    宋征凌空而立,宛如归位苍穹的神明。他双眼中有天道真雷的光芒在闪动,于特殊的虚空层面上,寻找着狂魔真正的弱点。

    可是血甲厚重,狂魔体内的力量混乱,他始终难以看穿真相。眼看着狂魔越来越近,数百丈的距离对它而言一闪而至。

    林震古焦急起来:“两位老祖快去救援一下大人……”

    齐丙臣和吕万民却是含笑不动,道:“要对大人有点信心。”

    狂魔已经冲到了宋征的面前,巨大的骨翼张开好像是两张战舰的风帆,上面那恶心的肉膜生有怪异的花纹,笼罩苍天往下一照,散发出特殊的五无形波动,严重影响阴神。

    八只蛛臂已经演化为八种特殊的本命神通,滋滋滋的摩擦这虚空,似乎要将天地撕裂。

    那一张血盆大口,利齿森森。食用了数十万人之后,以冤魂和精血将口中八颗獠牙凝练为邪宝,一口咬下,几乎可以无视灵宝之下的一切法器防御。

    狂魔眼看着就要将宋征一口吞下,宋征却忽然一笑,收剑而回按在了腰间。

    拔剑击天!

    雷霆和庚金的力量一闪而过,宋征参悟了《灭世剑经》之后,对于这一式拔剑击天更增领悟,此番施展开来,自觉有那禁卫神军北大营门口大将五成神韵。

    唰——

    狂魔忽然感觉到眼前有明亮的剑光一闪而过,又好像从某个特殊层面上看到了一条九天神龙飞舞而去。

    它稍稍停顿了一下,然后晃了晃脑袋,有些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停顿呢?随后混乱和狂暴的性情涌了上来,不管不顾的再次咬向了宋征。

    它用力一伸脖子,将身体拉扯的分成了两半,从胸口位置上,斜斜一道伤口,伤口的方向直至苍穹。

    上半截身子被脑袋带着朝前飞了出去,越过了宋征的头顶,轰隆一声砸在了他的身后。

    粘稠腥臭的脓血洒满大地,宋征早有准备,以灵元笼罩身外,脓血哗啦啦的浇在上面,嗤嗤嗤的散发出恶臭的白烟。

    狂魔下半截尸体摇晃了一下,随后轰然倒地。

    宋征双目幽深,以特殊神通暗中收拢了被狂魔囚禁在体内的数十万冤魂!

    前次雷阿八被他诛灭,体内也有七八万冤魂,这些数量凑起来,已经满足了勾缚阎罗的要求——没想到最难达成的一个条件,竟然最先做到了。

    只是这数十万惨死的百姓,让他实在高兴不起来。

    这一次毁灭邪魔没有在这头狂魔体内留下什么特殊的布置,尸体就是尸体,无法化作那种脓血。

    不过尸体污染的区域,仍旧是生机断绝,一片毁灭之意。

    宋征喘了口气,转身来吩咐道:“放讯号,叫人过来善后。”

    龙仪卫上下早已经枕戈待旦,齐丙臣信号放出去,立刻就有数千校尉赶来,以龙仪卫的阵桩封锁四周,开始清理狂魔的尸体。

    带队来的是寒九江,他用心之后进步飞快,此时察言观色猜到了知道大人担心什么,上前低声禀报:“都是从湖州带来的老兄弟,十分可靠。”

    宋征赞许点头,转身而去:“千万小心,告诉大家有什么异常马上上报,否则遗祸无穷。”

    “是。”

    他已经用阴神扫过整具尸体,并无什么祸患残留——在狂魔被斩杀的那一瞬间,宋征其实将更多地力量暗藏,准备应对毁灭邪魔的愤怒,但对方之势迅速的切断了自身和狂魔的联系,似乎接受了失败——所以他才放心交给普通龙仪卫处理。

    那荒山东侧,紫金葫芦从虚空中一跃而出,莲花火焰静静燃烧。顽石从美梦中醒来,躺在一大片碎石中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忽然感应到了什么,嗔目结舌的望向了江南方向,世间最为古老的存在之一,差点忍不住骂了出来。

    为何事情又有变化?

    自己昨夜已经庆祝过了,现在却是这等局面。

    莲花火焰淡淡说道:“数十万年了,你也改不了这个性子。”

    这东坡的石头很合顽石的胃口,撞起来嘎嘣脆,祂昨夜一口气撞碎了九块,平日里是舍不得这样奢侈的,石头一共就这么多,全撞碎了就要换个地方。

    但对于祂们来说,世间足以隐藏的地方并不多。

    没想到今早在碎石中醒来,却是这样尴尬的局面。

    紫金葫芦郑重道:“你的道、不可行!”

    莲花火焰凝重道:“苍穹未上,世间先灭!”

    顽石哪里肯听?桀骜不驯,露出峥嵘的石角。

    枯荣树叶姗姗来迟,于众生苦海上一个飘荡,把淡金色的水波撒遍荒山。祂开口道:“何不接触一下那孩子。”

    顽石昂头:“绝无可能!”

    古老存在颜面何存?

    紫金葫芦和莲花火焰也是迟疑,没有表态。

    枯荣树叶暗暗一叹昔年一败,永无翻身;已经沦落到了这等地步,还有什么骄傲可言?却定要守着自己所谓的尊严,只怕大事难成。

    祂于众生苦海上飘荡了一下,逐渐远去。

    顽石忽然再次抬头望向了江南,轻轻惊讶一声:未来在祂眼中再次变化,有特殊的力量介入其中。

    “是谁?!”

    ……

    校尉中有一人,归属李三眼麾下,名叫霍亦东。之前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发生了些事情,受了刺激,回来后变得有些沉默寡言。

    他独自一人清理着一块尸体,足有三四个人大小,是狂魔上半身摔下来的时候,从脑袋上掉落下来的。

    他用手中的长枪翻检着,忽然看到尸块中有一节特殊的骨头。漆黑如墨,散发着金属光泽,当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流淌。他就好像没看见一样,用长枪插起了尸块,运到了一旁堆起来,暗中却将这一枚骨骼藏入了自己的芥指里。

    ……

    宋征杀回了盐州,他身后两位老祖相随,头顶上高悬着江南六州巡察使的大印,落在府城外,背着手大步闯了进去。

    护城大阵感应到了这枚统领江南的大印,白日里忽然升腾而起,将整个盐州府城封闭起来,力量源源不断地涌入宋征体内,为朝廷大员提供助力。

    黄大祖得到了消息,州府衙门中已经乱成了一片。州牧小妾的弟弟隐瞒不报,酿成大祸,这事情在整个盐州都已经传开了,人人都知道以宋大人的手段肯定不会放过黄大祖。

    可让人意外的是,黄大祖居然一直没有逃走,老神在在的等在府衙中。此时宋征闯入城来,他的手下一片慌乱,身型肥胖的黄大祖却穿了一声酱色长袍,端坐在了正堂中,冷眼看着那些暗中逃走的诸人,对几个紧跟在身边的忐忑不安的心腹说道:“宋征不敢动我。”

    他的笃定让几个心腹满心狐疑,宋大人在江南还有不敢动的人?

    黄大祖却只是冷笑,两根胡萝卜粗细的手指捻起茶杯慢慢喝了一口,而后抬起眼皮来,看到有人从府衙正门闯了进来。

    嘭!

    大门炸碎,木屑、铜钉好像飞剑一样炸向四周。少年高官气势惊天而入。

    黄大祖武修出身,三十年前不知拜了谁的衙门,由武职转为文职,十年前成为盐州州牧。他虽然身体走形严重,但是这些年修为从不曾落下,此时也是玄通境中期的修为,乃是宋征手下众多州牧之中,修为最高的一个。

    面对宋大人滔天的气势逼压,黄大祖岿然不动稳如泰山。

    宋征身后,齐丙臣以金刚怒目的形状大声喝问道:“黄大祖,你可知罪!”

    黄大祖嘿的一笑,充满了不屑:“宋大人何必惺惺作态?这官场上的事情你我谁不明白?你若真有什么良知,能去当龙仪卫?”

    宋征双目幽深,审视着他却没有开口回应。

    齐丙臣大怒:“放肆!死不悔改的洪武败类!”

    黄大祖又道:“我知道你看上了黄某人屁股下面这个盐州州牧的位子,在你离开江南之前,你想要把所有的关要位置都换上自己的人——这才是你动黄某人的真正目的吧。”

    君子不可与小人语,便是这个道理,宋征摇头,眼中尽是鄙夷。

    齐丙臣已经有些忍不住了,待要迈步上前,却被宋征轻轻一抬手拦住了。他对黄大祖道:“你接着说。”

    黄大祖满意:“还是大人上道。既然如此黄某倒是可以帮你一把。”

    “帮我?”宋征冷笑。

    黄大祖大言不惭道:“大人可知黄某人背后是谁?大人可知道有多少人不愿意你进入京师?已经有人开始暗中串联,想要将你羁绊在江南,不得入京师辅佐肖震。”

    “这一次出面的是神猴关白家,可你知道白家背后还有多少人?”

    “黄某可以提前告诉大人一个重要的消息,这一次牵头的大人,乃是金銮卫指挥使严怀义!”

    “严怀义本是肖震的门下,因媚上得宠,独立组建金銮卫。现如今金銮卫的牌子,在京师中已经比龙仪卫更管用了。严怀义马上就要扳倒肖震,怎会让你进京坏他好事?”

    “我与大人做个交易,你放过我,我帮你联络京师那些人,在肖震倒台之后,你还有可能继续荣华富贵!”

    “这其实是我帮了大人一个忙。”

    宋征凝眉:严怀义?

    黄大祖以为他在考虑自己的提议,进一步说道:“狂魔之事又算什么?侯成已经死了,罪魁祸首伏诛。那些死去的百姓和富户,留下了大量的产业,光是土地一项,怕是就有几十亿元玉,这些资产在我盐州境内,自然由黄某人来统计,最后重新分配,我可以给大人三成!”

    宋征不由得笑了,转身对两位巅峰老祖说道:“两位前辈,此等孽畜死不足惜,不杀不足以平息我心头怒火!”

    吕万民道:“然也。”

    齐丙臣道:“杀之!”

    宋征转过身来,黄大祖还没反应过来,仍旧笃定宋征也是官场之人,绝不敢动自己,就看到宋大人把手一拿,整个天地忽然由大而小,全部朝他挤压过来,瞬间将他锁住动弹不得。

    宋征毫不客气的以“摄拿天地”大神通将他捉了,另外一手已经从龙影杯之中抓了宝剑出来。

    黄大祖嘶声吼叫道:“宋征!你不能杀我,老子背后是首辅大人!你敢动我,皇族、阁臣都是你的死敌,你一入京师必死无疑!”

    宋征嘿嘿冷笑,只把手中的宝剑往下一落,好似杀猪一般将他的人头斩了下来。

    噗——

    一腔污血喷出去一丈多远,肥大的脑袋骨碌碌的滚出去,宋征嫌弃的躲开了一边,免得被污血脏了自身。

    黄大祖的脑袋落在地上,瞪大了眼睛,还有些不敢相信宋征竟然真的动手,就这样斩了自己。

    自己靠山很大,修为也是老祖啊……

    这是他最后一个念头。

    宋征忍不住摇头叹息:“有些畜生,就是死不悔改。”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