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二五一章 害群之马(下)第三更!
    叶楠小心翼翼的进去,宋征开门见山道:“王志海想要隐瞒什么,一五一十的告诉本官,恕你无罪。”

    到了这个时候,叶楠哪里还敢不说?

    “是京师永丰堂。”叶楠说道:“朝廷每年从白河镇收取的税金不过两千万,但实际上每年白河镇的过路费高达数亿元玉。

    这些钱都落入了永丰堂的手中。”

    宋征皱眉,却没有插话,让叶楠说完。

    “商贾们可以不从白河镇经过,但那样路途会远很多,路上的成本上升,而且永丰堂暗中买通了几只盗匪,绕道而行的,都会被他们劫掠。”

    “永丰堂来自京师,听说背后有皇家的人,但具体是哪一位下官也不清楚。永丰堂的掌柜白永丰,出身中古世家神猴关白家。”

    “白永丰和王志海其实早已经察觉到了雷阿八他们的异常,下官也上报了很多次,但都被他们压了下来。下官猜测,白永丰应该是有意纵容雷阿八,让他们不断地发展,然后将所有的本地人都牵连进去,才好一网打尽。”

    宋征恍然了:“本地人和外地人不和,很多事情本地人从中作梗,引得白永丰不满。现在有了这个机会,将本地人彻底铲除,最重要的是能平白得了他们所占据的那些土地,一本万利啊。”

    “正是如此。”叶楠说道:“本地人有土地,白河镇这几年地价飞涨,那七八万本地人所占据的土地,少说也值十亿元玉,而且可以一劳永逸的解决后患,白永丰才会铤而走险。”

    宋征想了想又问道:“宏大师是白永丰请来的?”

    “宏大师并不是他直接请来的,不过听闻宏大师好美酒,最近几天,白永丰出资,在镇子中举办了一次‘烈酒会’,请各酒家酿造出最烈的酒,宏大师自然就闻讯而来。”

    宋征冷笑。

    白永丰以为有宏大师在,可保安全无虞,却没想到这一次正好碰上了一头可怕的邪魔,差点自己也栽了进去。

    他刚刚和叶楠谈罢,石中荷就在外面禀报:“大人,永丰堂的白掌柜求见,他说是您之前答应了,处理完了公务就见他。”

    宋征此时也明白了白永丰为什么追着自己买东西,这是要用钱封自己的口。

    他摆了摆手:“让他等着。”

    “是。”

    他让叶楠先出去,拿了玉符联系上肖震,问道:“有一种拳法,可以打碎虚空,发出雷霆之音,是什么神通?”

    肖震答道:“破碎神拳、震天雷拳、星邃九式都可以达到你说的这个效果。

    破碎神拳是荆州九空派的秘技,震天雷拳出自中古世家神猴关白家,星邃九式是边脉龙山落星峰的传承。”

    宋征冷笑,将事情说了。

    肖震道:“永丰堂背后不是皇家,只是陛下的一个妃子的弟弟开办的,那名妃子不受宠,随便处置吧。”

    “好。”宋征答应了一声,心中有数。

    他起身出来,已经做好了准备,要让藐视朝廷公器的人付出代价。

    ……

    宋征从簋县带走了范守义,盐州州府衙门另派了一名知县迅速上任——宋征本有意彻查盐州府衙,只不过他想等涅槃神教的事情结束,让寒九江来动手。

    新任的知县姓侯,名叫侯成,和盐州州牧的小妾同姓。他担心自己新官上任,无法压服县上的老吏,请姐夫赐下了一队亲卫,带着一并赶往簋县。

    簋县的涅槃神教并没有被彻底清除,在私下里仍旧流传,规模甚至超出了范守义的想象。

    侯成刚刚上任,就有信徒开始暗中串联聚会,半日时间,已经在五牛乡四方坪聚集了数千人,随后他们搭建祭台,开始献祭邪魔,为首的香主吞吃信徒,成长为狂魔。

    这个时候,县衙当然得到了报告,如果侯成立刻上报,事情还不会发展到不可收拾。但侯成只是个靠着裙带关系上位的小人,他首先考虑的是自己的得失:刚刚上任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这个知县也不用做了。

    于是他决定暂时隐瞒,“另想办法”。这个办法就是派人去向姐夫求援,暗中派修士来击杀狂魔。

    他又怕姐夫骂自己,在求援的书信中,刻意贬低了狂魔的威力。

    盐州州牧黄大祖得到了消息后,觉得既然不严重,就派了自己门下四位明见境大修赶往簋县,并且叮嘱他们:尽快处理完毕回来。

    四位大修赶到簋县的时候,已经酿成了大祸,狂魔连吃八个乡近十万人口,变得强大无比,正在猛攻县城。

    四位明见境大修联手也不是这头狂魔的对手,反而成了它口中的美食,让它的力量进一步暴增!吃了四位大修之后,狂魔打破护城大阵,簋县县城内整整三十万人,七成落入狂魔口中,凄惨死去。

    这都是小人侯成的罪孽!

    狂魔暴增百丈,身躯已经高达三百丈,周身冒着混乱和毁灭的黑气,毛孔里流淌着脓血,一步步的朝着郡城走去。

    每一步落下,地面上都会留下一个深深地脚印,脚印中一片毁灭,大地毫无生机。

    ……

    荒山下,顽石遥望东南。

    在特殊的虚空层面上,毁灭和混乱的气息十分明显。那一道最为强大的气息原本已经熄灭,顽石不免遗憾。

    可是紧跟着又有一道本来十分弱小的,忽然越升越高,竟然逐渐的达成了祂的目标,黑烟直上苍穹。

    祂满意的笑了:不枉本座以特殊手段点化它一下。

    冥魔王、毁灭邪魔,计划正在一步一步扎实的进行着。

    ……

    宋征气的差点骂娘!

    各地送来报告,除了白河镇其他各处并没有造成大灾祸,他也就没有多想,不料竟然藏着一个作死的知县。

    “去盐州辉山郡!”

    那头高达三百丈的狂魔正在猛攻辉山郡郡城,郡守赵永成升起了护城大阵,正在苦苦抵抗。城中有老祖三人,都是玄通境初期和中期,无力对抗狂魔,正在拼命求援。

    宋征和两位巅峰老祖当先而行,以最快的遁速赶去支援。他们刚刚出现在郡城外,就看到远处那头可怕的狂魔已经生出了八条蛛臂,后背张开了两只巨大的骨翼,骨翼上勾连着一层恶心的肉膜,它猛攻郡城的时候,嘭的一声骨翼张开,肉膜上有诡异的花纹,就好像是六只鬼眼!

    嗡——

    特殊的波动从鬼眼中发出,带动护城大阵一起飞快震动,大阵的光芒摇晃不已,随时可能塌掉。

    忽然,狂魔注意到了他们,竟然颇具智慧的朝他们看了一眼,而后流着口水放弃了郡城,往另外一个方向一蹿,骨翼拍打腾空而起。

    齐丙臣一声大喝:“孽畜,哪里走!”

    他刚要追过去,那狂魔再次往高空中一蹿,嘭的一声闷响,庞大的身躯骤然化作了无数恶心的灰蛾,拍打下了漫天的粉尘,一只只的迅速消散,而后无影无踪。

    三人大感意外,宋征睁开双眼,阴神照遍虚空内外——烈日当空,他也不敢长时间动用——并没有找到什么线索,不由得奇怪:“这是什么遁术?”

    两位巅峰老祖之前也没有遇到过,想来是那毁灭世界邪魔的独有法门。

    辉山郡的危机虽然解除了,但那狂魔还在逃遁中,若不找到必定流毒无穷。

    宋征来不及入城,和两位老祖开始追踪起来。那遁术神奇,但他们也有别的方法。宋征凌空一望,阴神已经达到了“未卜先知”的水准,心中因而浮现出一个名字:锡州!

    “去锡州。”

    他们一路飞遁,刚进锡州界内,就见到灵符破空而来,直奔湖州城而去。

    宋征取了大印出来,一声叱喝发出,灵符在空中兜了一个圈子,掉头落入他的手中。宋征一看,果然是锡州向湖州求援,在知盂县发现了那狂魔的踪迹。

    他们马不停蹄的又赶去了知盂县,可是等他们到了之后,狂魔已经退走,它肆虐了四个乡村,吃掉了七八万人口,往西南方向去了。

    宋征和两位巅峰老祖继续追踪,一百多里之后,狂魔的踪迹凭空消失,应该是再次动用了那种遁术,破空而去。

    齐丙臣恼怒不已,震天一吼,身上灵元崩炸,战意熊熊。

    宋征却抬起手来:“不大对劲……”

    狂魔这样拖着大家玩,始终立于不败之地,但这和那个毁灭世界中邪魔给他的感觉彻底不同,混乱、毁灭、死亡的邪魔,怎么会变得如此狡诈?

    “要小心了。”宋征提醒一句:“这头邪魔与众不同,只怕别有目的。”

    他继续追踪,同时心中飞快推演起来:邪魔的最终目的,往往都是入侵世间,就如同上一次的冥魔王一样。

    但它们不能直接从本身的世界侵入世间,那样会受到天条的惩罚,它们需要世间的存在进行“接应”。比如之前的灰雾,比如……这一头狂魔。

    宋征能够猜到目的,却猜不到狂魔的行为。

    它似乎是在积蓄力量,但那种特殊的遁术消耗必定十分巨大,它恐怕要吃更多的人才能获得足够接引邪魔的力量。

    它会在哪里停下来,举行仪式破开虚空接应自己的主人?

    宋征果断道:“回去。”

    这样追下去毫无意义。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