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二四五章 天火手段(下)
    这一部道典涉及了“生死”的一应天条,与幽冥争夺,修到了极致,便是另一位冥凰!可以于虚空当中另立“阎庭”,插手六道轮回!

    宋征只看了一遍,就心中惴惴:这是在和阎君、阎罗们争利啊,若是真的修成了,只怕勾缚阎罗第一个跟自己没完。

    生死之间有大恐惧,但对是对于修士来说,生死之间也有大机缘。

    宋征想着勾缚阎罗暴跳如雷的样子,微微一笑,却是毫不犹豫的开始了参悟。依着他的计划,赵姐、周寇他们的魂魄,最终都会被勾缚阎罗收走。

    他在阳世间以修士手段保存他们的身躯,等他解决了天火,再将他们还阳。

    但这其中的关键是勾缚阎罗,虽然依着祂在天条之中的位置,食言背信的可能性不大,但若是祂真的有心勒索,恐怕也会想出办法来绕过天条的约束。

    宋征需要做好全面的准备,辅修《白骨天书》,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他就杀入幽冥,将赵姐她们抢回来。

    他之前已经接触过寂灭堂的功法和魔神血衣,多多少少和生死之道相关,入手《白骨天书》不算困难。

    只是真的要辅修,却不能简单轻慢。他深思熟虑之后,将自己第一团分离出来的宝蓝分神祭出来,以此分神修炼《白骨天书》。

    平日里收了这一枚宝蓝分神,无人能看出来他修有此等秘法。

    入门之时,宝蓝分神之上,便染上了黑白两色,代表着“生”和“死”,彼此缠绕旋转,好像一枚太极珠。

    宋征暗自点头,继续修炼同时将这一道分神命名为“生死分神”。

    修炼中不知岁月,恍惚之下他借着往日的积累,已经将生死分神的《白骨天书》修炼到了脉河十六道的层次。

    他于入定之中醒来,睁开双眼有一片黑白之色旋转隐去,双目恢复清明。而后他收了生死分神,恢复了正常状态。

    这一次闭关,参悟四王收获巨大。

    境界上短期内无法再提升了,但因为《薪火法典》他在天条方面的感悟再次领先境界一步,等到实力积累足够,就可以冲击玄通境后期了。

    他抖动身躯站起来,衣衫啪啪作响好似鞭炮。他微微一笑,挥手升起灵阵的光芒,从静室中走了出来。

    石中荷正在厅堂的桌子上打瞌睡,面前摆着一大只吃光了的点心盘子,宋征暗笑,这是饭后困啊。

    他走过去敲了敲桌子,石中荷猛的醒过来,兴奋道:“大人,您出关了。”

    宋征点点头,吩咐道:“去把柳成菲喊过来,本官要喝茶。另外让李三眼把最近的文书都拿来,本官要过目一下。

    本官闭关多久了?这段时间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宋征很顺口的说完这些,才忽然意识到由奢入俭难啊,现在喝茶都嫌弃石中荷的手艺了,一定要柳成菲过来伺候。

    石中荷没觉得有什么问题,横向对比起来宋征已经很节俭了,别的官员若是到了宋征这个层次,怕是已经出入随行,前呼后拥,各种仪仗不下三百人。

    “好咧,我这就让他们去喊柳姑娘。”石中荷忙碌着,像一只……胖胖的圆脸小蜜蜂。

    “大人您闭关整整七个月了……”

    宋征一愣:“这么久了?”

    “是啊,咱们江南六州没什么大事,杜千户和曾千户他们都处理了。另外延陵叔公来找您好几次了,老爷子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着急,几乎是三天一趟……”

    宋征算了一下,延陵叔公应该是把剩余的二阶灵宝炼制完毕了,和烈家的交易彻底达成。他是来要“报酬”的,宋大人心中暗笑。

    “不过北边有大事,听说咱们跟华胥的和谈要崩了,朝廷有下了公文,要咱们在江南想办法筹措军费,现在各州州牧谁能筹到钱,谁就是陛下眼前的红人。”

    石中荷飞快地说着,宋征心中渐渐有数了。

    他之前担心朝堂中那些奸佞之辈为了和平出卖洪武的利益,只求达成协议。所以他命人想办法接触华胥古国的权臣。

    这件事情暗中推进,在宋征闭关之前,已经联系上了华胥古国皇帝的宠臣姚辰方,不过钱财送的还不够多,对方没有见他的使者,宋征又拨了九千万元玉过去,闭关之前还没有收到后续的消息。

    但现在看来,似乎那些朝臣们还没有丧心病狂到出卖国家,和谈进行的并不顺利。

    宋征暗中嘀咕了一句:“该不会是华胥古国借机拖延,暗中积蓄实力吧?”

    又想了想,这个可能性不大。

    李三眼飞快而来,带着一芥指的公文,全都摆在了宋征面前:“大人请过目。”

    宋征看着公文的时候,柳成菲也来了,她这几个月在湖州城,名不正言不顺,故而十分低调,此时进来也是尽量安静不敢打扰宋征,坐在一旁准备好了器具,开始煮水泡茶。

    宋征面前围绕着几百道文书,他以强大的阴神一眼看去一目了然,而后落下这些公文,升起另外几百道再看。

    主要是因为房子只有这么大,再多就周围放不下了。

    七个月的公文,宋征一一看去,大约一顿饭的功夫就看完了。而后他闭上眼睛,公文中的各种事件在他的脑海中流过,彼此联系、对照、评价,顺手拿起柳成菲送上来的贡茶喝了一口。

    很快他已经结束了公务,对这七个月来手下各人的表现也有了一个大致的认识。

    他喝着茶,取出一枚玉简捏在手中,以神念刻印,完毕之后交给石中荷:“你让黑豆跑一趟,把这个交给延陵叔公,告诉他这是本官许诺过的东西。”

    石中荷接了过去,杜千户、曾千户、鸿天成、修子成等属下,都在院子中等候着,黑豆站在这些人的最后一排。

    石中荷去说了一声,黑豆点头,拿了玉简往福州去了。

    而后,宋征吩咐道:“让曾千户进来。”

    曾千户跟着石中荷走进来,宋征询问:“华胥那边,和姚辰方接触的如何了?”

    “咱们的人用了六千万元玉换了一次面见姚辰方的机会,但姚辰方对于和咱们联手并没有什么兴趣。咱们的人在大人您闭关的这几个月中,将剩余的三千万元玉分批送去,姚辰方虽然都收下了,但并没有再见咱们的人。”

    宋征沉吟一番,想要收买敌国的朝廷重臣的确不容易,对方也不傻,叛国乃是抄家灭族的大罪,姚辰方爱钱,但不想因此把脑袋丢了。

    宋征道:“你让咱们的人再去问一次,我们只要知道华胥在和谈中的真正底线,本官给他一个亿!”

    “遵命。”

    曾千户领命去办事,宋征对外面的众人道:“寒九江留下,其余的人散了吧。”

    “属下遵命。”外面众人拜退,寒九江站在院子中,等人都走了,他才进了屋子。宋征最后喝了一杯茶,起身来道:“带上寒哮,根本官走一趟。”

    ……

    宋征便服而行,不带校尉。齐丙臣和吕万民两位巅峰老祖贴身保护。

    “先去盐州勉县。”他说了一声,两位老祖带着大家凌空而起,遁光飞快,小半个时辰,就赶到了地处偏远的盐州勉县。

    宋征没有通知当地官员,依着记忆寻找到了县城中西南角上的一座破落院子。院子的门上贴着封条,周围的邻居经过门前,都露出畏惧的神情,多避开一段距离。

    “大人?”寒九江不解,宋征没有说话,走上前去以自己的官印压制了县衙的封条,大家一同越墙而过进了院子。

    “此地四天前发生了一起命案。”他一边说一边穿过正屋,走到了后面的院子里。众人一看吃了一惊,后院很破旧,但正中央用粗糙的石头堆成了一个好像祭台一样的东西。

    祭台周围散乱的摆着一圈已经散发出腐臭气味的兽头。

    他们认得出来,大部分都是野狗的头,也有野猫、家猪甚至是老鼠的头。大部分都在祭台周围,但也有一些被之前办案的衙役们踢到了远处。

    宋征示意下,寒九江把这些兽头都找了回来,一共有十三个。

    宋征数了一下,这其中有三颗是黑狗头。

    他闭关七个月后,北方已经度过了秋冬,现在正是初春。而江南此时已经很热了,这些被活生生砍下来的兽头已经腐烂,恶臭无比。但宋征不嫌肮脏,蹲下来翻开那三颗黑狗头的眼皮看着。

    三颗黑狗头的眼睛都是血红的。

    他站起身来自虚空引来清水洗干净了手,心情有些凝重,灵河东岸一直有个传说,只有吃了死人肉的黑野狗,眼睛才会是红色的。

    而且吃的越多,眼睛越红!

    这三颗狗头中,有两颗眼睛只是淡粉色,但有一颗红的好像能滴出血来。

    他询问寒九江:“这个案子你有印象吗?”

    宋征闭关之前,有意考察几名属下,让他们各自分管一方。

    宋征虽然不大喜欢寒九江,但看在石中荷的小圆脸上,让寒九江负责盐州。听到宋征问话,寒九江暗暗有些紧张,他连忙抱拳回答:“属下记得。”

    他也明白,在宋征闭关这段时间的表现,将会决定他能否成为未来的盐州龙仪卫千户。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