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二四四章 天火手段(上)
    (初稿,随后修改)

    临到城门下,有修兵检查路引,周寇抬手扬起一枚腰牌,暗金铸就,照的两名修兵眼睛一晃,连忙躬身行礼:“大人请入城!”

    这是一枚“金銮卫”的腰牌,天火为他安排的职务,是金銮卫总旗。

    朝堂上一直在传言,天子有意以“金銮卫”取代“龙仪卫”,金銮卫指挥使严怀义备受天子信重。如今在京师的地界儿上,金銮卫的牌子比龙仪卫管用。

    周寇背着包袱,一言不发容貌冷峻,脸上的那一道伤疤愈发显得狰狞了。

    等他走过去,两个修兵忍不住哆嗦一下,确认他已经走远,听不到了才低声议论:“这位恐怕就是金銮卫中专门杀人的那个衙门出来的吧?”

    “这还用说?你瞧那一身煞气,不知道多少冤魂凝聚起来的,他过去的时候,老子脖子上汗毛都起来了。”

    周寇行走在人流不息的街道上,他背后的包袱中是一个箱子一类的东西,棱角分明顶着布片。他站在热闹之中,却仍旧感觉阴冷,孤僻伴随而来,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进的气息。

    他拉住一名路人询问:“金銮卫衙门在什么地方?”

    那人上下牙磕磕作响,哆哆嗦嗦的跟他说了位置,周寇去了金銮卫衙门,而后又过了三日,他由东阳公主的一名面首介绍,站在了东阳公主的宅院中,表现了一手特殊的神通之后,他成为东阳公主府上的一名客卿。

    平日里不做什么事情,只是吃喝玩乐修炼,拿着丰厚薪资,在需要的时候,他负责为东阳公主杀人。

    公主府上的其他一些客卿,见到隔壁院子住进了人,想着结交一下,日后彼此照应,可是周寇冷冷冰冰,三言两语打发了所有人,关上院门拎起酒葫芦,腾空就上了房顶,在屋脊上躺下来,一口一口的灌着酒。

    那就葫芦似乎是个无底洞,不管他喝了多少也喝不尽。日升日落,月起月沉,不管什么时候,他似乎总是这个样子。

    周寇算着时间:书生应该快来了吧?

    ……

    林超和戴着斗笠,堂堂玄通境中期的老祖,却要伪装成满身腥臭的渔夫。

    在他身后,他的两名师弟,玄通境初期的修为,一样一个挑着鱼篓,一个扛着麻袋,装作是他的两个兄弟。

    京师人口众多,每日往其中输入的食物数百大车。而周围村庄、镇子中的百姓也都依托这座大城过活,猎人、渔夫有了收获,自己进城贩卖实属正常,更何况他们手中,还有天火赐下的路引,毫无破绽。

    只不过修兵对待他们,却不似对待周寇那种金銮卫老爷那样客气,骂了几声后,一脚将他们踹了进去。

    林超和的师弟毛九耀腮帮子上的肌肉鼓了一下,堂堂老祖受此侮辱,带此间事了,这一笔因果却是要讨回来的。

    林超和看了看两名师弟,低声道:“那人不好对付,在皇台堡中已成传奇,连带着王九他们都备受照顾,大家都想交好他们,进而从他们口中打听出来,那人究竟是如何逃出去的。”

    他的两名师弟也是点头,却说道:“那是一帮蠢货,那人的办法若是可以重复,王九他们怎会还在皇台堡?”

    “不是他们想不明白,只是绝望之下,只要有一线希望,大家也想抓住罢了。”林超和黯然,摇了摇头又道:“密旨大家都清楚,见机行事。”

    “好。”

    ……

    湖州城外,官道两旁有浓荫。

    有人一身劲装怀中抱刀站在树下,此地距离城门口不远,道路上车来车往,人流如织。他却好像隐身一样无人关注。但若是有人无意看上一眼,顿时会感觉到,眼中仿佛有人持刀劈来,一个哆嗦赶紧转头,瞬间就会将这件小事情忘掉了。

    他望了望湖州城,眉头皱起。一张粗豪的脸上胡子拉碴,发髻随意的挽着,用一根殷红如血的飘带扎住。

    刀鞘和他的鞋子恰好也都是殷红殷红的,看上去让人毛骨悚然。

    他静静的等候着,一直到远处有一只龙仪卫的队伍乘马而来,他才忽然飘身而起,贴上了队伍最后的那一名骑士。

    而后身形猛地一落,闯入了那人的身体内。那名龙仪卫的校尉全身一震,眼睛中浑浊的白色泛起,紧跟着身躯抽搐两下,而后一切恢复了正常。

    骑士队伍驰入城中,直奔龙仪卫衙门而去。

    而在管道旁,那人的身形竟然还在,刚刚飞起的,只是一道魂魄。他面冷如冰,朝后退了一步,整个身躯好像液体一般融入了一株大树之中不见。

    ……

    《薪火法典》乃是文明起始之时,最为古老的传承之一。

    这世间技艺在发展,好比炼丹、炼宝、布阵这一类,往往是越往后发展越高明,比如现在已经诞生了战具,灵河对岸甚至还有神具。

    但是修炼的功法却未必如此。因为生灵在最古老的年代,往往能够直接接触到天条级别的规则,看到一些后来再也见不到的神迹、道痕、法遗。

    这一部《薪火法典》,对宋征来说意义重大,当中记述了一部分古老年代的古老存在的神迹。这些存在现在是否还在苍穹之上并不可知,但宋征毫不怀疑祂们还活着。

    而其中对于天条的记录,和后来的道典也有所不同,描述上更加的朴拙,对于低阶修士来说,直接入手修炼《薪火法典》可能会觉得晦涩难懂,一个不好理解错误就会走火入魔。

    但对于宋征这种老祖级别的修士,再看《薪火法典》,真真是最好的借鉴。他可以直接从这块石板的本身去领悟其中的真意。

    不同的表述,对于同一个天条而言,是从不同角度的阐述,可以让他更加深入的领悟和理解。

    宋征参悟完了《薪火法典》,已经感觉受益匪浅,这是一部可以时常拿出来参悟的顶级道典。

    《灭世剑经》的那一柄断剑上刻满了灵文。

    乍一看这是一篇深奥的剑诀,再一看每一枚灵文都是一柄剑,而这一柄剑奥妙无穷,似乎胜过宋征之前所见识过的任何剑法。

    第三遍去看的时候,又觉得这一柄柄剑连接在一起,应该是一套至高剑法。

    第四遍再看,似乎不同的灵文组合是不同的剑法。

    一遍遍的看去,几乎每一次都有新的收获,宋征从其中见到了自己之前曾经修习过得《弹指惊剑诀》和《杯弓龙影剑法》,甚至还找到了“拔剑击天”的一些线索!

    他一旦沉醉其中,便不可自拔,不停地变化出一个又一个新想法。时间漫漫而过,他也不知道一直参悟了多久,猛然回过神来,是因为他从其中参悟出了成套的《弹指惊剑诀》,甚至比天火赐下的那一部,还高深了一层。

    不过他对比之下,果然发现了天火赐下的剑诀之中,隐藏着一丝特殊的不同。

    虽然他仍旧无法看穿,这一丝不同究竟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但毫无疑问当初逃出来之后,彻底弃用天火的一切赏赐是正确的决定。

    “那么《元虚雷书》为何不同?”宋征并不怀疑元虚雷书,因为钟云岱已经查验过了,《元虚雷书》中没有天火留下的手脚。

    他老祖级别都能看穿过《弹指惊剑诀》中的猫腻,钟云岱堂堂镇国,自然不会在《元虚雷书》上犯错。

    现在想来有两种可能,第一天火并不是每一件事物都会暗下机关,第二,就是元虚雷书等级太高,天火不是做不了,而是嫌麻烦。

    宋征猛然醒悟之后,知道不能继续下去了,一旦沉迷,便在剑道的浩瀚星海之中不能自拔。

    即便是到此为止,他也领悟极大,原本的《弹指惊剑诀》可以重新修炼了。而高品质飞剑现在对于宋征来说已经不是问题。

    《杯弓龙影》更上一层楼,剑中藏有龙气,招中隐有龙威!

    最最重要的,是他把握到了一丝“拔剑击天”的真正精髓。要知道在禁卫神军北大营门口那神将,拔剑击天几乎是无视对手,九阶、超九阶都是一剑斩杀,此一剑的精髓奥妙惊人。

    他沉吟着,应当找个机会重入神烬山,再去禁卫神军北大营看一看。

    只要不靠近皇台堡,天火奈何他不得。

    他又取出那一枚叶经,细细观悟起来。

    然而《时光叶经》的参悟并不让人愉快,这部道典,全篇只阐述了一道时间天条,却晦涩难懂,或者说时间天条本身就是最难以理解和掌握的一种天条。

    从存在等级上来评断,时间天条甚至还在空间天条之上。

    宋征擅长空间天条,但是对于时间天条却是第一次接触。可若是能够从其中领悟一二,好处也是巨大的。

    他拼尽全力,却无奈发现,以老祖级别的实力,恐怕是很难在时间天条上有所建树。他抓耳挠腮,就像是胖子看到了美女,却只能看不能摸,就像是土匪看到了财宝,却只能看不能抢,就像是石中荷看到了美食,却只能看不能吃……

    最终,他一咬牙,将《时光叶经》丢进了周天秘灵,希望能够借用周天秘灵,将之简化进而变得自己可以理解。

    然后,他开始参悟四王中最后一部:白骨天书。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