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二四三章 背地为师(下)
    (初稿,随后修改)

    宋大人恍然大悟,于是一招手将四王唤来,四王的器灵却躲在本体深处不肯出现,宋征知道它们厌恶什么,引来一道天外清泉,将它们的本体洗刷干净,才有强大的灵性,从本体深处再次爆发出来。

    小虫百无聊赖的昂起了头,看看老爷似乎没有投食的意思,于是失望的又躺了回去。

    宋征带着四王出来,水榭小楼当中,一片桌凳声,有的踢翻了椅子,有的撞开了桌子,一股脑的冲上前来,仔仔细细的观看着。

    “《薪火法典》无误!”

    “《灭世剑经》无误!”

    “《时光叶经》无误!”

    “《白骨天书》无误!”

    “四王齐聚!”

    洛氏诸人已经震惊的无以复加,而就算是洛云海,此时也不觉得洛氏“赚了”。宋征一口气收走了天方阁中最为珍贵的四部道典,这让他感觉今后不管什么人,再进入天方阁都会变得“索然无味”,因为永远也得不到最好的了。

    包括他们洛氏子弟。

    “可是四王为何没精打采?灵性虽然爆发,可似乎并不愉悦?”洛氏众人一阵纳闷,宋征心虚,担心露馅,连忙将四王收了回去:“诸位已经确认了?”

    洛云海一声悠长感叹:“宋大人……”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了,最终说了一句:“得天独厚啊。”

    宋征总觉得这个“夸奖”有些别扭。

    洛云海毕竟是掌教三姓的掌舵人,道心宛如磐石,用最快的速度调整好了心态,转而与宋征商议:“宋大人,不知我洛氏子弟,可否借阅您的道典,我洛氏愿意为此付出对等的代价。”

    宋征收了四王,完全是因为重宝就在眼前,不拿觉得对不起自己。

    他仍旧坚定地以《道雷鼎书》为主修功法,四王最多只是一个参考。所以也没有打算敝帚自珍。

    四王虽然强大,但《道雷鼎书》也并不逊色,甚至因为那种大鼎的缘故,他隐隐感觉《道雷鼎书》可能还会更胜一筹。

    于是他貌似斟酌着,沉吟片刻才对洛云海道:“这件事情,咱们以后再商议吧。”

    他没有拒绝,给了洛云海一丝希望,但也没有答应,让洛云海心中有数价格不便宜。洛云海当然也有准备,借阅“四王”这种级别的道典,当然代价巨大。

    只要宋征不拒绝,那么对于洛家来说,这一次就是好事情。

    甚至洛氏可以以这种方式“独霸”四王,别家看也别想看。

    他心情好了很多,笑呵呵道:“好,回头老夫会命知荣与大人详细商议。”

    玉虚宗之行,宋征大有收获。此间事了,他不想久留,江南那边他不放心,而且新得了四王,总要参悟一番。

    他最近提升飞快,关于天条方面的累积,已经隐隐有不足的迹象。参悟四部顶级道典,正好可以修补这个隐患。

    洛氏将他送出来,正要踏上凌云渡,忽然有一人自远处飞渡而至,到了近前殷切说道:“宋大人这就走了,苏某还未尽地主之谊呢。”

    苏长河得了宋征那枚玉简,将里面的内容好生参悟,虽然还没有全看懂,但有些问题已经找到了答案,晋升灵宝一阶的水准不成问题。

    于是他心中热切了起来:宋征能够拿出这样一枚玉简,就应该能拿出更多!

    他当然也怀疑过,宋征明明不是炼师,怎么会对于炼造一道如此精通?他暗中找了宗门在外行走的弟子们询问,才知道宋征曾经抄灭欧冶氏,想必是得了欧冶公的手书一类东西。

    听说宋征要走,他急忙赶来,宋征淡淡道:“不必了,有缘再聚。”

    苏长河对洛云海歉意道:“云海兄,可否让我和宋大人单独聊几句?”

    洛云海很大方:“好。”他带着人到了凌云渡外面等候。

    宋征好奇的看着他:“苏大师有什么事?”

    苏云海犹豫着不知道应该怎么试探宋征,是不是真的有欧冶公的手稿,还是只有玉简里的内容。

    “……大人,”他犹豫再三,决定索性直说了:“敢问您可是在欧冶氏得到了那枚玉简?”

    宋征明白了,摆手道:“这件事情苏先生不必想那么多,你靠着自身的本事能够攀升至灵宝一阶,说明你在炼造一道是有天赋的。

    先生专心提升自身就好,若是以后遇到瓶颈,到时不妨来找我。”

    当然因为他和苏长河没什么交情,还有龃龉,到时候以周天秘灵点拨他提升并无不可,但没有交情便只有交易,宋大人收费不低的。

    苏长河听他这么一说,却是暗暗激动起来,毫无疑问是手稿一类的重宝!

    他拦住了想要走的宋征,躬身一拜,郑重道:“大人,可否容我执弟子之礼,侍奉大人?”

    宋征愣了一下,而后目光凝重看着他:“苏先生,此事不可戏言。”

    苏长河垂着头,低声道:“在下并无戏言,从我踏上炼师一途,便是独自探索,能于近日成就实属不易。

    如有名师指点,在下此时恐怕已经是灵宝三阶的水准。”

    宋征点了点头,心中思索着这件事情的好处和坏处。

    好处是他有一位马上是灵宝一阶水准的徒弟,这会让他名声大噪,进入京师也会增加积分筹码。

    而且,收了这个徒弟,他和玉虚宗关系紧密,交好世外天门。

    坏处是,他不是炼师,这件事情说闲话的人必定不少,会让他骂名更盛。而且和玉虚宗捆绑在一起,某些时候怕是会束手缚脚。

    他正权衡的时候,苏长河又道:“不过……在下年纪大了,还想请大人留几分颜面,若是在人前,希望大人能够与在下平辈论交,无人之时,在下再执弟子之礼……”

    宋征听的愣了一下,这是什么意思?当着别人的面嫌丢人?背地里偷偷摸摸拜师?

    “呵呵。”他笑了,也不必在纠结权衡,淡淡道:“我看还是不必了。”

    于是一句话也不愿再和苏长河多说,转身离去。

    达者为师,这世上多得是年长者拜师年幼者,不会被嘲笑,反而会传为一段佳话。苏长河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宋征有些不能想象:他脑子进水了?

    自古以来,天地君亲师,甚至有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说法。你拜我为师,却觉得丢人,只在背后执弟子之礼,这种奇葩的想法,竟然出现在了一位大炼师的身上……

    宋征站在渡口上,对外面的洛云海喊了一声:“前辈,有劳了。”

    洛云海立刻进来,准备升起“星空桥”,但是他看苏长河的面色不大好看,宋大人也是沉着一张脸。

    他们之间的事情,洛云海很明智的没有多问,互道珍重之后升起了虚空桥,将宋征送回了湖州城。

    宋征走后,苏长河闷闷不乐的回去了。他有些想当然了,打的算盘是宋征如果真的能够指点自己,那么今后在人前也认他为师并无不可,可是如果不行,自己至少还有退路。

    但这天下的便宜,岂能都让他占了?

    宋征回到了江南,累积的公务一下子涌上来,好在他阴神强大,迅速处理完毕,然后将心腹属下都叫了进来,道:“这段时间本官专心修炼,衙门里的事务你们多用些心。”

    “我等遵命,必为大人分忧。”

    大人即将调任京师,消息已经放出来了。但是作为大本营,江南六州必定是要交给自己人的,也就是他们这些人。这段时间的表现,直接关系着未来的前途,是以人人用心。

    宋征交代了这些事情之后,就安心闭关去了。他打开自己的小洞天世界走进去,抬手之间,将四王招来,在他面前一字排开,宋征升起虚空神镇,轰鸣的阴神雷霆之下,四王战战发抖,宋征一眼看去,各种神妙法门如同河水一般在他的眼中流淌而过。

    ……

    洪武天朝京师,城墙巍峨如山,内外三层,每一块墙砖都用炼宝的手法淬炼过,盖着特殊的金印。

    城墙上每隔一段,就有一座堡楼,里面安放着特殊的强大战具。每一座城门楼上,更是隐藏着诸多的神异的修真手段。

    从洪武天朝立国至今数万年,这座宏伟大城一直在不断地修缮和改造之中。到了北征大帝的时刻,城池连带着外城,以及附庸在外城外围的大片窝棚区,整个京师占地空前广阔,容纳人口七百万!

    而后洪武天朝国力衰退,最直接的表现就是京师的面积不断缩小,到了今时今日,在北征大帝的年代,京师城外绵延数十里的窝棚早已经不见,外城也逐渐凋零,只剩下内城中,仍旧是朝廷显贵、富商巨贾们的安乐地。

    皇城居于京师正中心,城墙的高大厚重,甚至超过了内城。

    整个京师的内城格局分布为“井”字形,纵横四条大街,将京师分为九个大坊,当中又有街道纵横,切割区域,或是商业繁华,或是豪宅林立,或是贫民聚集,或是花柳之地等等。

    周寇背着一只黑色的包袱,满面冷肃和风尘之色,从京师北偏西的“永松门”排队走进了这座古老的大城。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