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二三九章 一信折服(下)
    (初稿,没时间修改,先发上来随后修改。)

    苏长河猛的从走火入魔边缘的状态中挣脱出来,一阵后怕,却又忍不住再看了那张信纸一眼。

    洛青维费解:“苏公,到底怎么了?”

    苏长河心有余悸:“这位宋大人,深不可测啊……”

    洛青维心里舒服点,他是被宋征像煎咸鱼一样翻来覆去料理过的人,现在发现连苏大师在宋大人手下也吃了瘪,竟有一种同病相怜的快感。

    苏长河想了想道:“青维,你祖父在吗?”

    “祖父老人家正在家中。”

    苏长河点点头:“你前面带路,为老夫通禀一声,我要拜见他。”

    “好。”洛青维连连点头,现在掌教三姓都在争取苏长河的支持,他在这个时候主动拜见祖父,绝对是一件好事情。

    但是洛青维心中还是费解:宋大人的那封信上到底写了什么,怎么就能让正是最为倨傲自大状态的苏长河,如此的伏低做小?

    苏长河到访,洛青维的祖父、洛氏的掌舵人洛云海也十分意外,但招待礼数不缺,和苏长河密谈了片刻之后,他出来宣布:“打开凌云渡,架起星海桥,将苏大师送往湖州城。”

    这一道命令下达,洛氏上下一阵意外:苏大师这是怎么了?他之前让宋征过来见自己,为什么忽然之间,这么急不可耐的要亲自去湖州城求见宋征?

    凌云渡乃是一处虚空渡口,借助这一座虚空渡口架设的特殊灵宝星海桥,可以将生灵投送到灵河东岸任何一处地方,当然某些特殊之地除外。

    凌云渡和星海桥都是玉虚宗的宝物,但一直掌握在洛氏手中。

    苏长河站在凌云渡口上,回身对洛云海拱手道:“洛氏的人情,苏某人记下了,先行谢过。”

    洛云海微微一笑:“大师客气了。”

    一道虹光从凌云渡深处的幽暗之中升起,托着苏长河瞬间融入了虚空中,化作了一道星辰流光,倏忽一下消失无踪。

    片刻之后,这一道流光横跨了无尽的虚空,从湖州境内的某一处天空中冲了出来,然后一头扎向了湖州城中。

    洛云海关闭了凌云渡,回头来也是疑惑不解的问孙子:这是怎么回事?”

    孙子也一脸茫然。

    ……

    洛知荣看到同音骨符在闪亮,确认是苏长河的时候他内心是很纠结的。他觉得这是苏大师来兴师问罪了。

    可是有不能不接,硬着头皮点了一下同音骨符,已经做好了被苏长河的咆哮怒吼狂轰滥炸的准备。

    可是苏长河的声音低沉而谦逊:“知荣,老夫正站在龙仪卫衙门外,可否请你帮忙引见一下宋大人?”

    洛知荣手一抖,同音骨符差点飞出去。他用力掏了掏自己的耳朵,感觉了一下觉得周围声音十分清晰,这才说道:“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我好像听错了。”

    苏长河道:“你没有听错,老夫亲自赶来,想要求见宋大人。”

    “可是……”洛知荣明白了,一定是那封信的原因,可是宋大人到底在心里写了什么?他这边思索着忘了说话,外面苏长河问道:“知荣?你还在吗?”

    洛知荣连忙道:“没问题,我这就去见大人为你说项。”

    宋征听说苏长河来了,微微一笑道:“速度这么快,他还有救。”他挥了挥手:“让他进来吧。”

    石中荷出去传令,洛知荣忍不住好奇心:“大人,您那封信里,到底写了什么,让苏长河这么骄傲的人,马不停蹄的赶来了。”

    宋征神秘一笑,却没有回答。其实内容很简单,只是几个问题——正是延陵叔公不明白的那些问题,而宋征又加入了两个,关于一阶灵宝的关键难点。

    这些问题就算是林震古也未必每一个都能回答出来,对于正卡在法器九阶和灵宝一阶之间的苏长河来说,这些问题都是致命的。

    他一个也回答不上来,那这辈子就别想突破到灵宝一阶了。

    这些疑问,会成为他的枷锁,将他牢牢地锁在了现在的境界,因而他马上放下了一切倨傲,巴巴赶来江南。

    石中荷出去时间不长,将一名老者引领进来,洛知荣连忙迎上去:“苏大师。”苏长河汗颜无比:“在宋大人面前,千万莫要在喊什么大师,惭愧、惭愧呀。”

    宋征淡然:“前辈远来辛苦。”

    “不辛苦,老夫请洛云海动用了凌云渡星海桥,从玉虚宗直入湖州。”他解释了一番,宋征意外,竟然还有这等宝物,暗暗记在了心中。

    苏长河心中纠结,忍耐不得,抱拳说道:“宋大人需要那只书盒尽管拿去,另外我已经跟洛云海谈过了,进入天方阁参悟的机会仍旧会给大人,还请大人赐教!”

    说着,他深深一拜。

    无论是苏长河还是洛知荣,其实这个时候最担心的是宋征狮子大开口。但宋征很爽快的点头:“可以。”

    他说着取出早已经准备好的玉简交给苏长河,道:“此等你我互惠互利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苏长河呆了一下,接过玉简惭愧道:“苏某人受教了,宋大人说的是。”

    ……

    苏长河这一次来,做足了各种准备,来之前就和洛云海商议好了,以星海桥接引宋征去玉虚宗,尽量节省时间。

    宋征、苏长河和洛知荣并排而站,一道绚烂的星光从虚空之外投射下来,笼罩了三人之后往上一收,嗖一声穿过了无穷虚空,迅速的回到了凌云渡之中。

    万里之距,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

    宋征在整个过程中,都在观察着星海桥。毫无疑问这是一种借用空间天条的精妙灵宝,他对于空间天条理解深刻,只不过时间太短,所以也没有看出多少东西来。

    “若是有机会,要跟洛氏商议一下,买来凌云渡、星海桥的炼造图纸。”

    这的确是玉虚宗的最高机密之一,但宋征现在更加明白,越是这种强大的势力,越不会有那种敝帚自珍的思维,只要价钱合适,便是镇派宝典也是可以借阅的。

    反倒是那些小门小户的宗派,往往死死抱定自己的那一点机密,不管谁来,不管给出什么条件都不肯交换,这种故步自封的结果,就是他们终将没落,永远也不会成为真正的强大势力。

    “宋大人。”洛云海身边陪着洛青维,笑呵呵的拱手问候,宋征也是客气还礼:“洛前辈。”

    天方阁密地,宋征听洛青维说过。此处是玉虚宗专门收集各种道典的地方。

    玉虚宗传承数十万年,大约在二十万年前为避祸主动隐退,随后三万年,成为了世外天门。

    这期间,他们也历经数次劫难,起起伏伏,山门都曾经在几次隐秘的冲突中彻底被摧毁过,但唯独这天方阁,一直保存下来。

    历代祖师在其中存放了无数典籍,很多都是古老的文献,价值不可估量。

    而且六万年前,一场虚空浩劫当中,天方阁所在的空间被意外波及,导致里面只剩下核心部分的空间还算稳定,周围全都变幻不定。

    而几次浩劫、甚至是险些灭门之后,一些古老的记忆随着诸多强修的陨落而消散,玉虚宗前辈们究竟在天方阁中存放过什么典籍,他们自己也无法全部知晓了。

    而历史上也曾经有好几次玉虚宗的辉煌时刻,几乎是天下共主,无数强修、传奇一般的存在,因为后继无人,愿意将自己的道典送入天方阁,以求传承不绝。这也导致天方阁中不仅有玉虚宗的宝典,也有别派别家的道书。

    所以进入天方阁,一切全凭机缘,若是运气好,甚至可以从其中找到罕见的至高道典。

    但是宋征之所以收下这一份“礼物”,所图的却不是那些道书宝典,而是因为天方阁中虚空混乱,可以让他近距离感悟空间天条,这样的机会十分难得。

    掌教三姓在玉虚宗中泾渭分明,彼此互不干涉。宋征是洛氏引来的,尽管另外两姓中有不少人眼热,却也只是礼貌的前来问候一声,没有暗中挖角拉拢宋征的行为。

    准备了一天时间,休息一晚,第二日一早洛云海陪着宋征前往天方阁。

    “大人有七天时间,不管到时候您是否得到了珍贵的道典,您都会被天方阁自动送出来。这并非我们玉虚宗小气,而是因为天方阁本就是如此。”

    宋征自不会强求这些:“本官省得。”

    玉虚宗玉虚山,隐藏在茫茫白雾之中,位于一片大山之巅,乃是罕见的“山上之山”。山门内宛如一座小洞天世界,广阔无边。

    天方阁坐落在最高的三座山峰上,远远望去,那一座高达五层的石木结构的阁楼从内向外散发出色彩十分丰富的虚空光芒,一阵阵柔和的虚空元能扩散,落在人身上也只会感觉到舒适,好似抚摸,对于感悟空间天条大有好处。

    洛云海指着天方阁说道:“快到了,大人请。”

    宋征移步上山,不多时站在了天方阁下面。到了这里昂首望去,那些绚烂无比的虚空光芒,就好像特殊的虚空风暴,而天方阁就是虚空风暴的核心。

    宋征阴神升起,灵觉渗透进了周围的虚空,便有一种关于空间天条不可言说的感悟融入了自身。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