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二三八章 一信折服(上)求月票!
    “嗯——”

    宋征喉中一声深邃沉吟,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在此时,手中忽然一轻,打开的书盒自动盖回去,他也开始凝神回想刚才的那种感觉,似乎从其中发现了什么奥秘,,努力的想要寻找、进而把握,可是却总觉得差了一点东西,如同雾里看花隔纱望月,使人觉得不真切。

    他百思不得其解,睁开眼来一个苦笑,于空荡荡的静室中自言自语,又是反思自我:“挣脱天火,重塑自身,有雷霆、庚金和妖气淬体,说起来我的资质已经是十分不俗。

    然而修士之中,最不缺的就是天才了。洛青维恐怕就丝毫不逊色于我,他用了三次才能领悟《北极真灵解》,我恐怕至少也需要三次。”

    成就老祖,半天异象之后,他难免会有些膨胀,这一次也想要尝试一次成功,但恰好在此时一盆冷水,让他沉淀下来。

    百利而无一害。

    他深吸一口气,升起了阴神,再次打开了书盒。

    哗——

    星光投照,若是有旁人在此,就会看到宋征置身于一片灿烂的星河之中,如沐星光。

    在周天当中北极星的位置上,有所谓的“真灵之意”明亮闪烁,冠绝诸星。

    过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唰一声书盒合上,宋征皱了皱眉,闭上了双眼催动阴神。他感觉自己“看”明白了一些东西,想要尝试一下。

    虽然并没有多大的把握,但有种见猎心喜的冲动。

    静室中安静下来,宛如万年星海一般。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宋征身外忽然出现了四枚宝蓝分神!而后他第一次分离出来的最初的宝蓝分神漂浮出来,比较之下新生的四枚要小了不少,只有龙眼大小,而第一枚已经有鸡蛋大小了。

    他不由得睁开眼来,显得意外而惊讶。因为他感觉到自己已经掌握了《北极真灵解》中,最重要的“神化万千”的法门。

    当然只是初步掌握,距离大成还有很远的距离。这四枚宝蓝分神,就是他结合了《北极真灵解》和《冥墟培灵法》分离出来的。

    他一阵默然:刚才还自我剖析、自我提醒,要沉淀下来不要飘,认为自己并不比洛青维强多少……但第二次感悟就成功了,胜过洛青维的速度至少三成——有点自己打自己脸啊。

    他苦笑一下,固然有些欣喜。但因为有了刚才的沉淀,此时也并不会变得自大了。

    他看了看书盒,反正是换来了三次感悟,不用白不用。他第三次打开了书盒,但是这一次,仿佛从书盒中飞出来一片浓重的黑雾,将他彻底包围,在静室中哪怕是灵阵的光芒,也被彻底吞噬。

    宋征呆呆的坐在黑暗中,因为在无边的黑暗将他包围那一瞬间,他就感觉到这种黑暗并不“单纯”,其中暗藏变化,似乎“生机勃勃”。

    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唰一声书盒自动合上,宋征若有所思,久久不语。

    原来,三次感悟只能让人成功领悟《北极真灵解》,而感悟的次数越多,收获也会越多,才会进一步发现,什么才是真正的《北极真灵解》!

    刚才的黑暗隐藏至理,已经不仅仅是“神化万千”这么简单了。他要来《北极真灵解》本就是为了冲击阳神境界,若只是得到“神化万千”的法门,实际上对他帮助不大。

    但那一片至黯当中隐藏的至理,却让他看到了一丝希望之光。

    “如果……将剩余的三次全部用去,说不定我就能够找到一条通往阳神的路。”但这宝物毕竟是洛氏的,大家已经达成了协议,他不经允许用掉剩下三次,不好跟洛知荣交代。

    于是他略作沉吟,起身来打开灵阵,吩咐外面:“请洛先生过来一下。”

    洛知荣听说宋大人“出关”了,立刻带着笑容赶来,却不料宋征第一句话就让他倍感为难。

    “大人……还想要剩余的三次感悟机会?”洛知荣想要告饶,宋征手指敲了敲桌子,道:“洛氏需要什么条件?”

    洛知荣摇摇头:“并不是我洛氏要从中作梗,而是因为这剩余的三次机会,已经许诺给了苏长河大师,等他正式晋升为灵宝一阶水准,这只书盒就会作为贺礼送过去。”

    宋征想了想,道:“那就请前辈帮本官联络苏长河前辈。”

    “这……”洛知荣稍作犹豫,就答应下来。

    他与宋征相识的这段时间,能够看得出来,宋征起于微末,内心保留着一种和善,他很少这样强势。这能说明,剩余的三次机会,对宋征很重要。前面三次,他应该是未能感应出《北极真灵解》,这倒也不意外,三次感悟乃是真正的天才才有收获,至少也是洛青维那个级别,宋大人差一些可以理解,毕竟这世上能够和自家洛青维相提并论的天才十分罕见。

    当日晚间,洛知荣回来了,对宋征说道:“大人,苏长河大师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他想请您去见他一面,当面商谈这件事情。”

    宋征眉头皱了一下,他不愿意离开,首先是因为书盒就在他手中,他想要尽快的继续参悟下去,其次他千里迢迢赶往洛氏拜见苏长河有失身份。

    他本人内心深处并不在意什么身份不身份,但处在这个位子上,还有一大帮跟着自己吃饭的属下,有些事情就必须注意免得给政敌留下把柄。

    但从洛知荣的角度来看,宋征这反应,怕是怪罪苏长河“倨傲”了,堂堂江南六州第一官千里迢迢去拜见你?哪怕你真的是灵宝一阶水准,也有些不知轻重了。

    但苏长河现在是整个玉虚宗的宝贝,他做出了决定,大家不敢多说什么。

    洛知荣又说道:“这件事情大人可以慢慢考虑,另外青维应该对大人提过,我洛氏有意邀请大人进入天方阁参悟,不知大人意下如何?”

    洛氏这是给宋征一个台阶。对外而言,就不是宋大人去拜见苏长河,而是天方阁参悟。

    宋征想了想,忽然露出了一丝笑容,道:“这些事情不必着急,你帮我给苏长河大师送一封信。”

    洛知荣以为他想要以书信说服苏长河,苦笑劝说道:“大人,苏大师一向说一不二……”宋征点头道:“本官知晓。”

    洛知荣见劝他不得,叹息道:“好吧。”看来大人也是十分自信之人,不让他试一试他也不会死心。

    宋征却一脸淡然,回书房写了一张纸,短短几句话,折好了塞进信封交给洛知荣。后者道:“我马上送回去。”

    宋征忽然露出一个促狭的笑容,弄得洛知荣一阵莫名其妙。

    ……

    玉虚宗之中,这一封信第一时间被送到了苏长河大师手中。

    玉虚宗身为世外天门,但在炼造一道上一直无甚作为,所以灵宝上总是受制于人,苏长河的出现,可能会彻底改变维持了数万年的这种不利局面,因而宗门上下欢喜鼓舞充满了期待,所以他还没有真正成为灵宝一阶水准,在玉虚宗之中,已经有了不亚于掌教三姓家主的地位。

    他这段时间始终被人捧着,心态不可避免的有了些微的变化,尽管多年的苦修,让他意识到了这一点,暗中不断地提醒自己要秉承本心,但潜移默化之中,还是影响了他的处事和行为。

    他让宋征来和自己谈,是感觉宋征霸道,在“抢”自己的东西,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本大师不给你面子。

    江南第一官又能如何,世外天门一向可以不买朝廷的账,惹怒了世外天门,暗中推波助澜,覆灭王朝的事情他们也不是没有做过。

    信是洛青维给送来的,苏长河捏在手中,信封里薄薄的,怕是只有一张纸,他对洛青维冷笑道:“哪怕是想要缓和一下关系,这一封信未免太敷衍了吧?”

    洛青维尴尬,也不知应该说些什么话,才能帮宋征挽回。

    苏长河暗自一哂,年少而身居高位,难免轻狂啊。他在看这封信之前已经有了决定,对洛青维说道:“这次好生打磨一下他的心性,老夫这也是为他好,免得他这性子将来惹上了杀身大祸。”

    洛青维更是暗中冷汗,只能低着头不知该如何接他的话。

    苏长河打开信封抽出那一张纸,上面寥寥几句话,一眼看尽。可他的脸色却变了一下,原本一只手抖开信纸,现在却双手展开信纸双目凝重认认真真再看一遍。

    洛青维一阵奇怪:几句话而已,就算宋大人在信中威胁你什么的,也不至于如此大的反应吧?

    他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就发现苏长河的身躯微微抖动起来。他大吃一惊,嘴巴微微张开:这是怎么了?

    苏长河的眼睛已经瞪得很大,似乎想要从这一张简单的信纸中找到什么至理或者是真相,他整个人都沉浸在其中,表现出来就是脸不断地朝着信纸靠近,就仿佛那张信纸是一座灵境的入口,他恨不得一头扎进去。

    洛青维吓了一跳,担心出什么事情——苏长河这状态,很像是要走火入魔的样子——他连忙上前急唤道:“大师,苏公,醒一醒!”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