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二三三章 梅园秋会(下)
    林震古眼神冷淡了些,拍了拍洛知荣的肩膀道:“你我知交好友,我不会让你难做。他虽然不会做事,但我可以给他一个机会,明日的拍卖可以让他参加,不过你也明白,我的规矩就是这样,除此之外,我不会再给他任何优待。”

    洛知荣只得点了点头,回来跟宋征说了。

    宋征也没有多说。他想要请林震古出手——这种级别的大师,不是你出得起价钱,对方就会给你炼制。你得先搞好关系,对了脾气,对方才会考虑一下要不要帮你这个忙。

    当然了,该给的钱一点不能少。

    “明日拍卖会再说。”

    宋征这段时间倒是不缺钱,可是他刚才也看了,来参加梅园秋会的这些人,都是古老的世家,或者是洪武天朝的知名大宗门,同样不缺钱。

    晚宴的确不错,食材很新鲜,烹炼还算到位,配的灵酒足有三十年窖藏,也算是很难得了。

    但是对于宋征来说,就显得有些普通了。他的嘴巴已经被苗韵儿惯坏了,至于灵酒,他之前喝过很多种格外珍贵的,最近是百花珍酿。

    但是对于旁人来说,这是真正的美酒佳肴,在京师中也吃不到的美味。

    他们的吹捧都是真心实意,晚宴气氛热烈,大家开怀畅饮,林震古到了兴头上,甚至拔出佩剑,弹剑而歌。

    宾客们也很高兴,都知道林震古藏着很多“好东西”,只要他高兴了才会拿出来——看来明日的拍卖会会有意外的惊喜。

    但宋征和整个热闹的气氛有些格格不入。他提不起兴头来,再加上这一次来多半会空手而归,当然脸上也没有几分笑容。

    林震古在上面看着,不经意的眼神扫过宋征,心头便会飘过一丝不喜,觉得这家伙不但不识趣,而且很扫兴。

    满堂宾客欢声笑语,唯独你冷着脸坐在那里,怎地,觉得老夫怠慢了你不成?当年老夫连先皇的账都不买,你算什么东西?不看在洛知荣的面子上,你连门都进不来。

    但心中不满只是在心中,毕竟要给洛知荣面子,他没有当场发作。

    宾客中多得是眉眼通挑的人,自然已经注意到林大师不满宋征。他们也有些暗怪这位宋大人,你可别坏事。大家使劲了浑身解数才把林大师拍的舒服了,眼看着就到了收获的时节,你要是坏事了,大家的努力可都付诸东流。

    可是没人敢出面去说宋征,宋大人毕竟是宋大人,林震古可以不买账,他们没那个资格。也有不少人还在心中盘算着,等梅园秋会结束之后,归途的路上跟宋大人攀谈一下,若是能够结下交情,这一趟就算是别有收获。

    但是现在不行,谁都看出来林大师不太喜欢宋征,现在过去会被林大师迁怒。

    宋征的身后坐着两位老祖,再往后就是石中荷、柳成菲、李三眼他们。柳成菲也觉得没什么好吃的,三两口就放下了筷子,轻轻说道:“暴殄天物。”

    “不好吃吗,我觉得很好吃呀。”石中荷塞了满嘴,声音含混不清。

    柳成菲笑了笑,道:“找个机会,我做给你吃。”

    “好呀。”对这样的邀请,石中荷从来不会拒绝。

    终于欢宴散去,林震古酒意上头,告罪离去。他的亲传弟子们代替师尊送客,一个个跟大家笑呵呵的交代着:“周前辈,明早辰时三刻,您别忘了。”

    “包师兄,明天我帮你们占个好位置。”

    轮到了宋征一行人,还是领他们进来的那名亲传弟子,他很殷勤的道:“宋大人,我送您回去。”

    他当先带路,手中拎着一只元玉点燃的灯笼,口中说着道:“师尊的脾气就那样,当年先皇在世的时候,想要请师尊为他炼制了一件一阶灵宝,送给他当时最心爱的妃子,作为二十三岁寿诞礼物。

    可是皇帝没有亲自来,只派了一名太监带着圣旨赶来,师尊连神造宫的大门都没开。太监也急了,回去跟先皇添油加醋的说了,先皇愤怒,却又碍于名声,没有马上降罪。

    却没想到后来那妃子牵扯到了一桩谋反大案,满门被杀,她一夜之间被打入冷宫。先皇因此倍受打击,不多久就驾崩了。

    其实如果没有这些变故,恐怕师尊最后也要获罪,逃离洪武天朝。”

    宋征对这个亲传弟子倒是另眼相看了:有这样一位师尊,他却没有眼高于顶,反而处处维护师尊,为他消除不利影响,着实不容易。

    他专门送了这一程,就是想告诉宋征,林震古不是专门针对他,只是性格如此,当年对待皇帝都是这么“任性”。

    “大人,到了。我就送到这里,莫忘了明早辰时三刻。”他笑着告辞,宋征点了点头:“有劳。”

    洛知荣也有些不放心,也劝说一句:“林兄的确不是针对你,他就是那个脾气,大人是不知道,这个性格这些年为他招来了多少骂名。”

    宋征不以为意的摆摆手:“没事的。”

    他也有自己的气度和洒脱。毕竟是自己不够“诚意”,既然知道林震古是这个性子,他却压根没有打算“配合”,所以也不能怪人家不满意。

    但他更有自己的想法和坚持。他要另辟蹊径。

    和洛知荣分开,李三眼兴冲冲的进来,道:“大人,属下有办法了。”

    “什么办法?”

    “逼林震古就范的办法。”李三眼道:“属下昨天就命人去查了,衙门里并没有这神造宫和神造下院的地契备案。只要咱们愿意,一道文书就可以让州府衙门的人过来,将他这神造宫拆了!”

    宋征苦笑,摆手道:“莫要想这些歪门邪道,这般做了,本官怎么跟洛知荣交代?”

    李三眼挠挠头:“那大人有什么好办法?”

    “有,可我还没想出来。”宋征笃定。

    李三眼:“……”

    唯独石中荷在一旁没心没肺的询问柳成菲:“你说给我做好吃的,什么时候做,我有点饿了。”

    柳成菲诧异看了她一眼:“你刚才吃了那么多……”

    “不多不多。”石中荷摆摆手:“那帮人欺负咱们,给咱们上的丹食太少,我根本没吃饱。”宋征笑道:“好在冰魄秘境据说十分富有,否则寒九江一定被你吃穷了。”

    石中荷圆脸红红,也不敢回应大人的打趣,只是催着柳成菲:“要不现在做一点?我看大家好像都没有吃饱。”

    “你自己想吃,不要用我们做借口。”宋大人仍旧犀利的毫不留情。

    柳成菲两手一摊:“就算是我想做,可是没有食材,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石中荷大大咧咧的摆手:“简单。”她的身形沉入了地面下,片刻之后各种食材送了上来。柳成菲小口微张,看着那一块块巨大的荒兽莽虫肉:“你、你从哪里弄来的?”

    “神造宫的厨房,里面还有很多,我估计他们吃不完,咱们帮他们解决一点,免得坏掉了浪费。”

    众人一阵无语,荒兽莽虫格外强大,死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元能不散、尸身不腐,几个月也不会坏。

    李三眼嘿嘿奸笑:“吃!为什么不吃。”

    柳成菲点头:“稍等,很快就好。”

    她放出一只鼎炉,开始了烹炼。宋征倒是想起来了,柳时远跟自己吹过牛逼,说他女儿丹食冠绝禺州,也趁机会尝尝,若真是不错至少以后自己不会食不知味。

    但这样的话……柳成菲负责给自己做饭泡茶,堂堂禺州矿监,做的却是自己丫鬟的活儿。

    他暗自摇头自我批判了一下:太腐败了!然后心安理得的继续这么腐败下去。

    只用了小半个时辰,一桌丰盛的丹食送上来,宋征取出了百花珍酿打开,酒香肉香弥漫满院,宋征也是食指大动。

    “咕噜——”一声怪响传来,石中荷赶紧捂住自己的肚子连连摇头:“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她眼巴巴看着宋征,大人不开口她不敢吃。

    宋征微微一笑,拿起了筷子:“开始吧。”

    他夹了一筷子,还没送到嘴里,早已经按耐不住的石中荷嗷的一声冲了上去,宋征不禁莞尔,将那一块荒兽肉送入口中细细咀嚼,不由颔首赞许:“的确不错,你父亲倒是没有夸张,你这水准在整个禺州堪称第一。”

    柳成菲仍旧是清清爽爽世家大小姐的形象,但被宋征这么一夸,心里也是有些小骄傲的,甜甜的开心。

    这一顿加餐吃的偷偷摸摸,但宋征罕见的吃饱了。只是比起当初在皇台堡中,大家每一顿都要撑得肚皮溜圆还有不少差距。

    至于石中荷悄悄潜入神造宫的厨房……林震古是不是察觉到了,他已经不在乎了。明日的拍卖,他应该不会有任何收获。但他这一天多的时间,已经把林震古的脾气摸透了,决定进展下一步的计划。

    他此时正坐在房顶上,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高声说道:“简陋逼仄,不是人住的地方。”而后抬起手来悠悠一送,夜空中有一颗明星璀璨闪烁从天而降,到了地面上忽然之间变得无比巨大,光芒扩张,当中有一座奢华宫殿显化而出。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