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二三一章 真性情(下)
    胖子恢复之后,晃了晃身上的赘肉,带起一波激荡站起身来,史头儿陨落,书生挣脱,赵姐已死;在这之后,他们只能依靠自己,于是四个人迅速的成长起来,王九也已经今非昔比。

    他少了往日的大大咧咧,努力让自己心思缜密起来。他成了小团队之中,出谋划策的那一个。

    周寇仍旧凶狠,实力突飞猛进,如今已经是四人中的战斗主力。

    苗韵儿的丹食在野外作用极大,已经可以就地取材,烹制出相当于高阶奇药的美味了,对于大家来说意义重大。

    潘妃仪大局观极好,一到紧要关头,她的意见往往中肯而稳妥,暗中掌握着整个小团队前进的方向。

    只是时至今日,大家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浑然看不到希望,没有人有信心自己能够走到尽头。

    周寇三人也陆续聚拢过来,四个人并肩站在城墙上——曾经为洪武天朝抵御世间最大敌人的要塞,经历了一次次天火圣旨后,也已经破败不堪,似乎任凭雨打风吹数十万年。

    坚硬无比的玄武钢岩城墙,奇阵破碎,只有零星的残存处闪着暗红色的灵光,好似昨夜战斗留下的鲜血。

    墙垛没有一处完整,巨大的裂缝弯弯曲曲的从城头上贯穿整个墙体,一直蔓延到了墙根之下。

    尽管此时整个皇台堡仍旧牢固,但如果下一刻它就轰垮塌,整个皇台堡没有人会感觉到意外。

    四人看向了天火之上的那一片小须弥界。金光散而又聚,有一行行文字缓缓流淌,那是圣旨的赏赐。

    鼎盛时期,皇台堡中困着数千人,那是金光之中,文字流淌飞快而密集如同瀑布;此时皇台堡中不超过三百之数,金光缓慢,大家都能够看得清楚。

    忽然潘妃仪、苗韵儿和王九身躯齐震,转头看向了中间的周寇。土匪一身平静,神情似乎有些缅怀,不见悲伤、恐惧、愤怒、绝望、沮丧……等等情绪。

    他深吸了一口气,道:“也没什么。”

    圣旨当中,周寇有一道赏赐:……封“鼎足县伯”!

    一开始大家以为封爵者是被天火选中,前途无量,可是后来,这些封爵者一个个陨落,逐渐有消息传开,他们会接到更加危险的密旨!

    小团队中,宋征、史乙、赵绡,先后封爵,除了宋征,另外两位都已经不在人世。

    周寇难道是下一个?

    “走,饿了,韵儿给点吃的。”周寇大大咧咧。

    四人下了城墙,如同往常一般。只是大家心头更加沉重。半个月之后,天火颁下了新的圣旨,周寇被单独拉入黑暗的空间,一道密旨浮现出来,他看到密旨的那一瞬间,脸色变得一片煞白。

    ……

    宋征从柳县带回来柳氏大小姐,人间绝色,委以矿监重任。一时间丽水城中谣言四起,耿直的文修们大加斥责,甚至有人要联名上书朝廷,将宋征革职查办。

    那些想要投机钻营之辈,却看到了“机会”,觉得可以想办法结交一下这位“柳矿监”,想当然的以为只要搞定了柳矿监,就等于搞定了宋大人。

    更多的普通百姓却只是多了一个茶余饭后的谈资。

    这天下还能更烂一点吗?已经是这个样子了,更烂又能如何?之前就有传言,宋大人年少好色,但只要身体没毛病,谁年少的时候不好色?事实上男人一直很专一,从小到老,都专一的好美色。

    只不过有的男人老而松弛,有的老而弥坚罢了。

    另外有的男人永远挺直,有的男人先直后弯,而另外一部分男人就比较厉害了,可弯可直。

    宋大人至少对自己治下的百姓不错,他来江南之后,龙仪卫骚扰地方的事情减少了最少七成。

    至于宋大人把总矿监这么重要的位置给了自己的情人,有什么关系,反正跟我等屁民也没什么关系,谁当矿监,咱们也落不下一块矿石。

    龙仪卫衙门中,宋征对李三眼下了一道恶狠狠的命令:“你去给本官选美,找不到本官心仪的女子,你就不要回来了,滚滚滚!”

    李三眼夹着尾巴灰溜溜的走了。他当然知道大人为什么如此大发雷霆,这的确是自己德锅。

    年少好色的名声确实不怎么好听。

    吕万民进来,劝说道:“大人,此时此刻,自污并非坏事。”

    道理宋征当然明白,他身居高位,年纪轻轻已经是玄通境初期,太过耀眼夺目了,若再有个清廉的好名声,那就是圣人了!

    叫旁人一看:你这是想干什么?沽名钓誉、积蓄实力,造反吗?除了造反,你没什么可干了啊。

    但宋征想的更长远,将来若是把大家都从天火下救出来,这名声怎么跟赵姐她们解释?书生可不想沦落到胖子那个档次。

    嗯,韵儿丫头应该是不会太在意的,她最好哄了。

    宋征满心郁闷,跟吕万民心不在焉的聊了两句,外面石中荷禀报道:“大人,有人求见,自称是洛青维的叔叔。”

    石中荷在洛青维面前丢过面子,对这个英俊风流的世家公子没什么好感,连带着对他的家人也反应冷淡。

    宋征心里惦记着那件事情,立刻起身道:“快快有请。”他则迎出门来,在院子中门等候。

    过不多时,就有一位样貌和洛青维有着两三分相似的中年文士,在寒九江的引领下走了进来。

    宋征拱手相迎:“洛前辈。”他有求于人,不能倨傲,此乃礼数。

    洛知荣同样抱拳还礼,笑道:“青维告诉我,宋大人人间俊杰,千年一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宋征有求于洛家,玉虚宗虽然是世外天门,却也需要在世俗间维持自己的影响力。西雍王倒台,宋征可以很好地弥补他们在政坛上的“损失”,双方可谓一拍即合,互相吹捧起来自然是不遗余力。

    石中荷站在宋征身后,寒九江暗中跟她对着口型,意思是:有好吃的。

    石中荷顿时笑眯眯的。

    宋征注意到了这一对狗男女恋奸情热眉来眼去,疯狂嫉妒差点当场骂人,好在还有客人要招待,他压着妒火,淡笑吩咐道:“石中荷你进来伺候着,寒九江你去把柳姑娘请来,有贵客临门,本官要借用她的茶道造诣。”

    “是。”狗男女被拆散了,各自闷闷不乐的领命。

    宋征神清气爽,对洛知荣哈哈一笑,朝里面比了一下:“请。”

    洛知荣很健谈,但并不啰嗦。跟宋征先聊了两句之后晓得对方真正关心什么,立刻便进入了主题,道:“大人想要找一位灵宝四阶的炼师,整个洪武天朝都没有几位。

    我们玉虚宗有一位故交,倒是达到了灵宝四阶的水准,甚至……这几年他一直低调,频繁闭关,极有可能已经是灵宝五阶的水准了。”

    宋征点头:“如此甚好。”

    “只是这个人有些……”洛知荣叹了口气:“背后指摘友人,知荣惭愧。”他告个罪才说道:“只是这位林震古兄为人有些虚荣,喜欢别人奉承,而且是不落俗套的奉承。”

    宋征错愕,好吧这方面他的确不擅长,一般情况下当然是别人奉承他。

    洛知荣看到他的神情,连忙进一步解释:“并非言语奉承那么粗俗,毕竟也是大师。他喜欢……怎么说呢,比如他每三年举办一场‘梅园秋会’,每两年举办一次‘后进宴’。

    梅园秋会是面向整个灵河东岸,哪怕妖族敢来他也欢迎。整个梅园秋会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文修们一起在他所拥有的万年老梅园中,品评他的炼宝新作品。

    咳咳,说的直白一点,就是让大家写写诗、写写文章,比较文雅的夸赞一下他的宝物和技术。

    第二部分就是这些作品的拍卖,但是林震古兄提前说好了,没有写出诗篇和文章的,没资格买他的东西。所以很多有意的买家,都会专门聘请一位文采斐然的才子文修一同赴会。这个好处很大,因为诗词如果让林震古很满意,拍卖成功的话,他会有很多礼物赠送,也都是他的炼宝之作。”

    “而后进宴,是他专门用来提携炼师中后起之秀的聚会。能够得到邀请的,都是洪武年青一代炼师之中的佼佼者。

    他们带着自己的炼宝之作赴宴,请林震古点评,林震古还会指点他们的修炼。不过每一位受邀者,都需要带上两件作品,一件是自己的得意之作,等着林震古点评,一件是对林震古的炼宝之作‘致敬’的作品。

    也就是说,仿造一件林震古的得意之作,在林震古点评他们的作品之前,他们要先献上这件致敬之作,并且说出原作有什么精妙之处,自己的致敬之作和原作相比,差距在哪里。

    说的好了,搔到了他的痒处,后面的点评和指点,林震古才会尽心尽力,否则就会十分敷衍。”

    宋征嗔目结舌,惊讶之余又觉得这位林震古阁下倒是直白,非常坦诚的告诉天下人:老夫喜欢人们翻着花样的拍我马屁!

    “这位……林震古大师,倒是真性情。”他翻着花样夸赞了一句,算是预先演练。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