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二三零章 真性情(上)
    宋征一阵意外,看了范佩龙一眼,问道:“你家殿下当真如此慷慨?”

    “绝无虚言!”范佩龙道:“不过……嘿嘿,我家殿下做出了这么巨大的让步,希望大人能够释然之前的误会。”

    宋征双眼微眯:“你是说东阳公主殿下以这一道矿脉作为代价,让本官将之前的恩怨一笔勾销?”

    范佩龙嘿嘿笑道:“并非是这个意思,是我家公主以这道矿脉作为赔礼,希望和大人平安共处。”

    宋征淡淡道:“东阳公主打的好算盘,之前对本官喊打喊杀,现在形势不同了,用本来就是我禺州的东西给本官赔礼,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

    宋征心里一阵无语:这老娘们以为别人都是傻子吗?来来回回的套路,几句虚言就想把生死大仇泯灭掉?

    范佩龙尴尬的笑了一下,强自道:“大人,话不是这么说的,之前只是个误会,大人也没吃亏不是,以下官来看,何必一定要和我家殿下为敌呢?”

    宋征看了他一眼,好像忽然想通了,展颜一笑道:“范大人说的也有道理,冤家宜解不宜结。”

    范佩龙小鸡啄米一般:“对的对的。”

    “不过范大人请转告东阳殿下,这件事情可以到此为止,但请她以后莫要再针对宋某,否则宋某和龙仪卫也不是好脾气的。”

    “这个自然,我家殿下之前真的是被西雍王那老匹夫蒙蔽了。”

    协商顺利,范佩龙完成了公主殿下的任务心情很好,又陪着宋征聊了一会,然后邀请宋征得闲去绵州游玩,这才“依依不舍”和宋征道别,带着自己的人返回绵州去了。

    对于宋征的反应,大家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他虽然赢了西雍王,但这种权争没有十拿九稳一说。再对上东阳公主,他远在岭南,东阳公主却是时刻刻陪在皇帝身边,其实对宋征十分不利。

    东阳公主虽然小气算计,且没什么诚意,但只要有这个表态就足够了。两人之后不会有什么交情,但也不必互相喊打喊杀。

    宋征可以专心发展江南六州,东阳公主可以继续在绵州赚元玉。

    但李三眼却觉得有些古怪的感觉:这不像是大人的性格啊……

    宋征送走了范佩龙,挥挥手道:“去矿里看看。”

    矿洞里有浓郁的庚金之气,但对于宋征来说,进入此处却是如鱼得水。两位老祖陪着,柳时远修为也足够了可以跟下来,柳成菲有些吃力,却不肯服输,非要一起来。

    在之前的矿洞底部,柳氏又朝着周围横向开掘了六条矿道,都只有一人来高,是勘探性的开采。而其中的一条矿洞,走不出二十丈,就看到洞壁上五彩斑斓,灵光闪烁,宛如置身于梦幻的世界。

    那是嵌在洞壁上的一块块高阶宝材。

    宋征一眼看去,对照着周天秘灵中的记载,已经全部辨认了出来。这让他心中一动:这些宝材,大部分都是那种大鼎的材料。

    他沉吟着,又往前走了几十丈,一直到了这条矿洞的尽头,确认了柳氏的判断,这里的确埋藏着一条布满了九阶宝材的矿脉,而且其中大部分宝材,对宋征而言意义重大。

    注意到了宋大人凝重的神情,柳时远一直陪着小心,从矿坑中出来,他试探着问道:“大人有什么想法?”

    宋征道:“此地给我留着,一切宝材不得有半点克扣!”

    柳时远一点头,半点也不犹豫:“大人放心,老夫亲自坐镇此地,一块矿石也不会漏掉。”

    宋征点了点头:“我相信老先生能够做好这件事情。”他看向柳成菲,道:“你处理一下手头的公务,本官明日返回丽水城,你跟我回去。”

    柳成菲一愣,心情一下子无比复杂。

    还是逃不脱被强抢民女的命运吗?

    宋征无视她,她觉得不服气,小仙女耶,小色狗官真的不动心?

    宋征要抢她,她又不太情愿,扭扭捏捏,半推半就。

    但宋征一瞧她这神情,气就不打一处来,再次强调了一下:“本官曾经说过,不如你去照照镜子?”

    一旁柳成菲的老爹脸色很不好看,哪个当爹的愿意被别人这样说自己女儿?更何况,柳时远是有野望的,女儿和宋大人真能成了好处极大。

    但现在看……宋大人似乎真的没什么意愿啊。

    他头疼,暗暗自责,都怪自己将女儿养的太刁蛮了。他绝不认为宋大人是真的觉得女儿容貌普通——柳成菲的确国色天香,还是那句话,得看跟谁比。

    柳成菲被宋征一句话说的薄面有些挂不住了,这么多人!

    宋征也是气恼,怎么这女的总觉得自己别有所图?我有这个心思,回小洞天世界看着赵姐好不好?

    切!

    他拂袖而去,柳时远上前来,跟女儿小声说道:“宋大人让你去做禺州总矿监。”

    柳成菲松了口气,心里又有点小失望,酸酸的。过了一会儿,她才想起了这件事情的重点,惊呼道:“禺州总矿监?您女儿我?”

    柳时远遗憾一叹,对比一下感觉似乎这个身份并不如大人的小妾啊。

    ……

    柳成菲在柳县其实没有多少公务交接,宋征第二天要走,她很快就把一切事务处理完毕,交给了新任的县令——她的哥哥柳成梁。

    宋征要用柳氏,当然大力支持他们在柳县一家独霸。其余的世家不满,对于宋征来说不值一提。

    当晚,洛青维求见宋征,与他道别。

    洛青维难掩遗憾:“虚念真金得而复失,是我洛家无缘啊。”

    宋征也有些歉意:“承诺没有做到,本官惭愧。”

    “不怪大人。”洛青维道:“面对资深镇国,谁也保不住的。”他顿了一下又道:“大人明日返回禺州,青维就不陪大人回去了,我直接动身,返回宗门。”

    宋征点头:“也好。”他又提醒道:“不过你莫要忘了,一亿元玉还未交上来。前次让你从家中支取了一套符印,扣除掉之后,应当还有九千多万,看在这段时间的情分上,本官给你一个整数,九千万。”

    洛青维苦笑:“大人还真是……亲兄弟明算账啊。”

    宋征也是无奈:“花钱的地方太多。不过……本官有个委托,若是你们玉虚宗可以做了,足以抵消这九千万。”

    洛青维眼睛一亮:“大人要做什么?”

    “本官要找一位四阶灵宝级别的炼师。”

    洛青维吃了一惊:“这么高的级别,大人想要炼制高阶灵宝?”

    宋征摇头:“不是灵宝,需要炼制……一些东西,玉虚宗中可有此等大师?”洛青维当即摇头:“我们玉虚宗不以炼器擅长,宗门内于此道最强的长辈,也只是快要达到灵宝一阶的水准。”

    宋征看了他一眼,这还是因为不以炼器擅长……

    不过洛青维随后皱了皱眉,想起来一件事情:“不过我倒是知道一位灵宝四阶的炼师,但这个人……脾气有些不讨人喜欢,大人若是想要试一试,我可以为你介绍。”

    宋征点头:“那就有劳了。”

    “小事一桩,不过得等我回去之后,请家中长辈出面,咳咳,我这小晚辈,没那么大面子,带您去了恐怕连门都进不去。”

    宋征觉得有非常本事之人,自然有非常的脾气,也不以为意:“好,如果能够成功,本官不介意三顾茅庐。”

    洛青维当天夜里就走了,趁着夜色放出玉虚宗的一件飞遁法器:云霄鹏车,速度比不上飞剑,但胜在安逸舒适。

    第二天大早,宋征启程离开,没有惊动任何人,免得麻烦。

    柳时远昨夜将柳成菲兄妹和家中族老召集起来,把宋大人的意思说了,族老们目光短浅只看到好处,一个个兴奋无比,不断地勉励柳成菲,就差明着告诉她:你要好生伺候宋大人,不可失宠了。

    柳时远看看四弟,两人暗中摇头,此等事情巨大的利益也伴随着巨大的风险。

    柳成梁年轻气盛,对于“送妹妹”这种事情很难接受,但是自幼对父亲很信服,不知道怎么开口反对,整个晚上都一言不发的坐在角落里。

    除了这三人,整个柳氏一片欢腾,比过年还热闹。

    ……

    皇台堡中,漫天金光流淌,将完成了圣旨的人治愈。

    王九的肚子上开了一个大窟窿,肠子断了几节,半个肝脏已经消失了。但他喘着气回来了。只要没有当场死亡,不管多重的伤势,回到皇台堡天火都可以轻松治愈。

    若是此时的宋征还在皇台堡,当能猜到这种漫天金光的治愈术,应该是以特殊的大神通,拨动“生命”有关的天条达成的。

    不过就算是猜测正确也没什么用处,除了再一次证明天火的强大和深不可测之外,对他们并没有任何帮助——天火之下,镇国也能灭杀,有些东西看到了不代表能够阻止。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