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二零九章 人心在贪(下)
    一声冷哼传来,宋征淡淡道:“本官在柳县境内,恐怕已经被风传成了一个见色忘义的狗官了,你告诉本官,现在要怎么挽回?”

    柳时远又哆嗦了一下,这都是他的错。

    “老朽……退出那些矿坑,并且在公开场合承认,我柳氏假借大人的威名为非作歹,一定为大人正名。”

    一旦这么做了,柳氏名声扫地,日后在柳县再难执世家之牛耳,可总胜过满族覆灭。

    宋征冷笑:“岂不是便宜了你们柳家?”

    之前损害怎么弥补?

    柳时远已经深深后悔,怪自己不该利欲熏心。他又想了想,叩首道:“老朽的人头可为大人祭旗,以鲜血洗刷大人的耻辱。”

    “柳氏满门上下,不论人命、财宝,大人看上什么,就请拿去吧。”

    但宋征另有目的,他是愤怒,任何一名上位者都不能容忍柳时远的所作所为。但愤怒于他的整个大计划毫无帮助。

    他敲打够了,心思一转开始了下一步的推进:“你这颗脑袋,原本是摘定了。”

    柳时远听这意思还有商量,顿时松了一口气,为了拯救整个柳氏他愿意“慷慨就义”,可能不死的话当然最好。

    宋征接着道:“你的所作所为,不过是为了攀附上本官,本官可以给你们这个机会,让天下人都以为,你柳氏是本官的人,如何?”

    柳时远隐隐感觉这事情不简单,却还是忍不住这巨大的诱惑,抬头问道:“大人需要我们柳氏做什么?”

    宋征一笑,道:“很简单,做你们做擅长的事情,赚钱。”

    赵立强死了,他需要另外一个代理人。

    柳时远疑惑:“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宋征道:“本官志向远大,要振兴我洪武,重回北征大帝时代七雄霸主的地位,需要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的钱!”

    他着重的强调了四次“很多”,让柳时远心里有个准备。至于别的部分,却不需要告诉柳时远。

    柳时远犹豫着,宋征又道:“当然本官会给你们赚钱的机会,柳氏若是愿意,明日柳成菲便是禺州总矿监,我将整个禺州的矿藏全都交给你们,并且……还会有王吉安那种神通,可以找到各种宝矿。”

    柳时远心中老鹿乱撞,不争气的狂跳起来。他甚至比宋征更明白,这其中到底有多大的利益。因为他真正经手过那些珍贵的宝矿,为了王吉安手下十几个矿坑,他都铤而走险,擅自打着宋征的名号逼退其他竞争者,想要独自霸占——宋征给出的,可是整个禺州。

    宋征暗中以虚空神镇笼罩,细细观察柳时远的魂魄变化。

    他其实还有后续的计划没有告诉柳时远,怕吓到他。宋大人的目的又岂止是一个禺州?岭南五州富裕无边,他不会放过。

    终于,柳时远一咬牙:“承蒙大人看得起,我柳氏又岂能不识抬举!”他再次重重一拜:“大人,从今日起,我柳氏满门上下三百六十多口的性命,就交到大人手上了!”

    他很清楚,宋征将整个禺州的矿场都交给他们,这么重大的利益纠葛,只要宋征倒台,他柳氏也必定跟着满门抄斩,没有任何别的可能。

    宋征满意点头:“好,后续的事情咱们慢慢商议。”

    柳时远长松了一口气,想起刚才大人的威势,犹自暗暗后怕。年轻的六州第一官,平日看似随和,却不能捋其虎须、触其逆鳞,否则怒龙张目,天发杀机。

    他吃了这一堑,得了深刻的教训,明白日后只要用心办事,大人不会为难他。但若是有别的心思,恐怕就会引来雷霆手段,柳氏生死存灭,不过是对方一念之间。

    宋征整了一下衣衫,道:“正巧,去水井村矿坑看看。”

    咣啷——

    房门打开,柳成菲一下子扑了上来,杏眼通红,泪水涟涟。看到父亲无恙,而且气色不错,她松了口气:“大人?”

    宋征昂然而出不作回答,柳时远对女儿道:“去水井村。”

    石中荷飞快而至,一道道命令传递下去,灵河东岸人妖两族最年轻的老祖、洪武天朝江南六州第一官出行,五百天蚕雷虎斗兽修骑随行,两位巅峰老祖护卫,浩浩荡荡好不威风!

    因为柳氏之前的“动作”,水井村俨然已经成了柳氏的“私产”,他们给了银钱,将原本的村民全部迁走,村子周围有柳氏的护矿队看守,矿坑附近更是严加戒备,有一位巅峰天尊坐镇。

    宋征看到这阵仗,淡淡瞥了柳时远一眼,后者一阵惭愧,低头咳嗽两声掩饰过去。

    柳成菲不明白大人和父亲到底谈了什么,路上她询问父亲,后者却并没有告诉她,只说局面大好,回去之后再跟大家说。

    此时,再看到他们之间这神情,心中更加不安起来。

    “大人,家主,小姐,您们来了。”镇守此地的巅峰天尊看到宋征这阵仗急忙前来迎接,问好之后急切道:“你们可是接到了我的预警,特意赶来支援的?”

    “预警?”柳时远意外:“老夫今日出门的早,不曾收到消息。”

    宋征淡淡道:“怎么回事?”

    巅峰天尊刚要说话,却见场中三位达到了玄通境的强者不约而同的转头,看向了山的那一边。

    随后,那边飘来一片祥云,约么数十丈大小,以洪武天朝现在稀薄的气运来判断,来的是一位州牧级别的朝廷大员。

    巅峰天尊苦笑道:“便是这个麻烦。”

    那祥云逐渐接近,很快就有一支队伍出现在山坡上,那边瞧见宋征的斗兽修骑,也是大感意外,不过很快有人越众而出,高声道:“我家大人乃是绵州州牧范佩龙,请转告宋征大人,来此地一会。”

    宋征皱眉,低声询问那颠峰天尊:“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刚不久之前,有绵州官吏赶来,说是这道矿脉已经穿过了两州边界,他们绵州那边也有份,要和我们合作开采,并且说他们州牧很快就会赶来,和大人商议此事。”

    宋征面色古怪起来,李三眼在一旁不屑的笑了:“这个范佩龙脑子被野猪顶了吧,上一次敢这么跟我们家大人争抢的,是西门弘。”

    西门弘下场如何,大家都知道的,于是其他人的面色也古怪起来,忍俊不禁。

    宋征淡淡道:“绵州,是东阳公主的地盘吧。”

    ……

    绵州盛产奇花异草。

    宋征从月河灵境中移栽到自己的小洞天世界中那些灵植级别很高,但是偌大的绵州,山高林密,人迹罕至之地,多有小规模的特殊“灵境”形成,不大的范围内,天地元能浓度不亚于月河灵境。

    这些地方经常会生长出那个级别的奇花异草,绵州每年都会出产十株左右,其余低级别的更是数不胜数。

    东阳公主这些年在绵州大力推广所谓的“荒种”,招揽有经验的采药人,将奇花异草的种子洒在山林间,定期照看,采摘之后当成纯正的野生之宝贩卖进京师,获得高昂利润,她的家资虽比不上西雍王,却也差之不多,因为她的奇花异草本身成本极低。

    西雍王倒台,东阳公主多少受到了一些影响,最近京师中暗传,天子垂涎岭南五州的收益,有意在龙仪卫、金銮卫中二选一,负责督查岭南。

    若真是如此,他们的麻烦就大了。

    岭南的出产之丰盛,恐怕只有天子还蒙在鼓里。宋征扳倒了西雍王,一堆账册几乎算是把岭南的盖子给掀开了,天子心中怎能不怀疑?

    洪武皇室这几代出蠢货,东阳公主有的是一种心眼多的小聪明,她一面在京师大力讨好皇帝,一面暗令绵州范佩龙,如此这般、这般如此行事。

    范佩龙当年是她的面首,当上了绵州州牧当然也是一切都听公主的吩咐。

    水井村的确在两州边界上,范佩龙一直派人暗中盯着,禺州的人过了州界,他立刻就赶了过来。

    宋征望着范佩龙方向,一声冷笑吩咐道:“李三眼,去把他带过来。”

    “尊令!”

    李三眼大步而去,片刻之后一身官服的范佩龙跟在李三眼身后走了过来。

    柳时远的眼皮子也不由得跳了几下,果然是宋大人,堂堂州牧,一句话就喊了过来。

    范佩龙不敢不来,他面首出身,本就没什么底气,面对的又是正面斗到过西雍王的宋大人,李三眼过去一喊,他就不敢再说什么“来此一会”了,灰溜溜的赶了过来。

    “下官绵州范佩龙,参见宋大人。”他礼数周到,宋征脸上则是一片淡然:“怎么,东阳公主的元玉不够花了,惦记上我禺州的矿产了?”

    范佩龙听他语气不善,心里突突了一下,陪着笑说道:“不敢、不敢。大人可能是有些误会,之前的事情我家殿下也是被西雍王那老匹夫蒙蔽了,殿下了解了真相之后,也是暗暗后悔,只可惜她远在京师,没办法来岭南和大人解释。

    不过殿下已经传书给下官,命我一定要和大人精诚合作。这一道矿脉,大人请看,的确已经由地下深入我绵州的境内。不过我们殿下说了,送给大人了,我们绵州分文不取!”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