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二零八章 人心在贪(上)求月票!
    想一想别家的战兽何等威猛,自己家里这两个货,实力没的说,可是智商……老爷我英明神武智计无双,怎么养了这么一对二?

    宋大人不免暗中摇头。

    他从小洞天世界中出来的那一瞬间就有些后悔了,应该在小洞天世界中打开芥指,先找一身衣服换上再说。

    因为一出来,他就感应到,自己的房间里有个人。

    他一转身,迎上一双似笑非笑的盈盈秋水。

    他仰天一声长叹,强作镇定道:“你是不是应该转过去,等本官更衣?”

    柳成菲捂着嘴,得意洋洋的晃了一下脑袋,这才转身走了出去,还好,还算贴心的将门关上了。

    宋征恨得咬牙切齿:“石中荷!”

    他之前吩咐了石中荷,不准任何人进来。因为不是修炼,而是去小洞天世界,所以他没有落下奇阵封闭房间。外面有人守着,以他的身份,整个江南没有人敢闯进来。

    柳成菲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宋征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衫走出来,在门口喝问道:“石中荷!”

    没妖回应。

    “石中荷!”宋征真的怒了,呵斥声传遍整个柳县。

    “啊——”一声惊呼从县衙后面的小花园里飞出来,石中荷红着脸,捏着裙角飞快的赶了回来:“大、大人。”

    她结结巴巴,不敢抬头去看大人。

    宋征怒问:“干什么去了!”

    “嗯……呃……”她支支吾吾说不出来,宋征神念落下,虚空神镇一照,整个县衙“一目了然”。

    他“看到”那小花园中,有人正鬼鬼祟祟的往另外一侧溜走。不对,是有妖。

    宋征诧异,因为他认出来了,是寒九江!

    石中荷也没想到会被抓了现行,扭扭捏捏的道:“他、他说给我带了整个柳县最好吃柳叶鱼……”

    宋征刚刚在小洞天世界里和一对二斗智斗勇,出来又遇上第三个二……

    他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一声长叹:“本官的安全,堪忧啊。贴身侍卫一条鱼就能骗走了。”

    石中荷快要哭了:“大人,您别赶我走,我错了,我、我以后一定管住自己的嘴。”

    宋征恨铁不成钢:“吃吃吃!你看看你都胖了一圈了,脸都比以前更圆了!”

    石中荷疑惑的伸手摸着自己的脸蛋:“圆脸不是这世上最好看的脸型吗?”

    宋征咬牙问道:“谁给你的这种错觉?”

    “我、我一直这样认为的呀。而且九哥哥……寒九江也说圆脸最好看。”

    宋征抬头,斜望着天边的悠悠白云:春天不是过去了吗,怎么牲口们还在发情呢?

    石中荷委委屈屈的又低下了头,不知道自己又怎么惹着大人了。宋征恼恨的一挥手:“你先下去,回头再罚你们。”

    柳成菲一直背着手站在一边,面朝院子里的一片牵牛花,似乎看的很投入。但她的双肩时不时的抖动一下,显然忍得十分辛苦。

    他喊道:“柳县令有什么事情吗?”

    柳成菲转过身来,脸上还是红扑扑的,宋征知道那是笑的。

    “大人还记得水井村的矿坑吗?”

    宋征当然记得,就是当初赵立强想要接手的那座矿坑,出产四种珍贵的七阶宝材,珍珠银,轻尘毫银,玄漠黄铁和血土核。

    “那边有了新发现,”柳成菲说着,语气有些压抑不住的激动:“一道惊人的高阶矿脉,目前来看,会出产九阶以上的宝材,甚至是三阶、四阶的灵材。”

    灵材可以炼制灵宝,等级更在炼制法器的宝材之上。

    宋征怔了一下,才想明白了呼延真我只怕早就知道这座矿坑十分不凡,所以才将自己的“分身”赵立强找来,最后这座宝矿还是会落回他的手中。

    “真是只老狐狸。”他暗自嘀咕了一声,问柳成菲:“你们是怎么发现的?”

    柳成菲本对他有些小畏惧,可是刚才看到了一些不该看到的大东西,又觉得自己抓住了大人的把柄,嗯,把柄还不小,于是壮了一下小胆子道:“大人不怪罪的话,我就说实话。”

    宋征想翻白眼又忍住了,这种夸张的表情他现在只会跟皇台堡的小伙伴们在一起才会露出来。

    “说吧,本官不怪罪你。”

    “谢大人。”柳成菲嘻嘻一笑:“我父亲准备接手一些原本是王吉安暗中掌控的矿场,水井村的就是其中之一,他提前派人去各个矿场勘察,无意中发现了水井村矿坑的秘密。”

    宋征有些奇怪,柳县境内各大世家因为矿场竞争激烈,柳时远怎么就有把握,把王吉安的矿场都接下来。

    他忽然明白了过来,若有所思的看了柳成菲一眼,冷淡道:“你们柳家,倒是会借势啊。”

    柳成菲懵然无知:“大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宋征的神情已经冷下来,坐下淡淡道:“让你父亲马上过来见我。”

    柳成菲还是有些怕他,宋征语气一旦冷硬下来,她便不敢违抗,有些委屈的答应了一声退出来,暗中嘀咕着:“臭家伙,摆官威,说话不算数,刚才还说不怪罪人家的……”

    柳时远很快就来了,宋征计算了一下时间不到一盏茶的功夫。

    柳时远看出他的疑惑,躬身笑道:“老朽其实一直在外面等着呢。”他先让女儿进来。

    宋征脸色更冷淡了一些,柳时远于人情世故和经商上的能力的确超群,但宋征很不喜欢这种被人刻意安排的感觉。

    于是他不再说话,房屋中温度骤降,似乎能够滴水成冰,任谁都能感觉到宋大人的不快。

    柳县中为了矿场竞争激烈,往往互不相让,可是这一次柳时远为何有如此把握让各家退让?毫无疑问是借助了宋大人的威势。

    宋征这样的庞然大物压在柳县,谁敢不从?

    甚至柳时远可能还会在暗中散布宋大人和自己女儿的一些小道消息,捕风捉影之下,柳县各大世家不敢和他相争。

    如果柳时远争得了宋征的同意这么做,宋征不会多说什么,可是未经同意就这样狐假虎威,任何一位上位者都不能容忍!

    而今天柳时远让女儿先进来,他自己等在外面,显然又是耍了一个小心机,这更让宋征不喜。

    柳时远当然看出来宋大人的不快,躬身道:“大人先听老朽把话说完。”

    宋征手指轻轻敲了一下桌子:“讲。”

    “老朽这样做虽然不好,但是对大人最有利。”柳时远想要先声夺人,但宋征阴神强大,能够看穿各种阴诡,立即叩桌打断他:“务实!”

    柳时远气息一滞,不由得看向宋征,眼神中有些抑制不住的震惊。

    老祖的情绪,已经足以影响周围的环境。而宋征虽然初入老祖,可是强大的阴神加持之下,他心生不满,打断了柳时远,后者便有一种硬骨堵住了喉咙的感觉,难受至极说不出话来。

    他走南闯北,也曾经面对过诸多强者,其中不乏巅峰老祖,却没有人像宋征一样拥有如此神通,宛如天赋!

    而他仅仅是玄通境初期。

    柳时远一瞬间心中冒出了多个念头,以他的成府,仍旧可以找出好几种说辞,让宋征觉得自己这么做情非得已,而且确实对宋征更有利。

    可是忽然之间,他变得毫无把握,觉得这么说,只怕等待他的,就不是刚才那种“如骨在喉”那么简单了。

    会是真正的降罪!

    柳氏富可敌国,可是面对宋征,却孱弱不堪。

    他思前想后,忽然意识到,因为自己的贪婪,他现在要面对的,是柳氏生死存亡的时刻,一时间汗透衣衫,从额头上滴滴砸落。

    可若是实话实说,就能保证宋大人不发雷霆之怒,毁了柳氏?

    他深深后悔起来,自己谨慎一世,怎么到了晚年忽然利欲熏心铤而走险了?

    其实也不能怪他,王吉安暗中控制的,都是柳县这十年来最好的矿脉,其价值不可估量,少说也能让柳氏的资产翻一番。

    柳成菲在一旁看着父亲惶恐的样子,急的眼泪快要掉出来了,紧咬着嘴唇就要跪下去为父亲求情,宋征阴神状态之下,周遭一切了然于胸,一声冷叱:“退下!”

    柳成菲跪不下去了,老祖之威发动,她整个人好像被一只大手从后背拉住,呼的一声倒飞出了房间。

    她毫无反抗的落在外面院子中,俏脸煞白,心惊不已。她担心父亲安慰,又不顾一切的冲进去,却忽然发现,自己被宋征以特殊手段“剥夺”了行动的能力!

    她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了宋征身为灵河东岸最年轻的人族老祖的强大。

    嘭!

    两扇门紧紧关闭,老祖之威强大如山岳,镇压在整个院子中。石中荷也感觉到大人真的生气了,小心翼翼的躲在院子里不敢大声喘气。

    房间内,柳时远跪在地上,重重叩首:“大人,老朽错了……”

    他知道自己不应该这么做,但利益实在太大了,他没有忍受住。王吉安手下掌握着十几座珍贵的矿坑!

    宋征并不言语,柳时远便不敢起身。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在宋征的压力之下,感觉体内似乎所有的水分都已经化成了汗液渗出体外,他摇摇欲坠支撑不住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