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二零六章 玄关(上)祝天下考生超水平发挥!
    《荒神法》提醒了他,自己最大的优势便是阴神,而现在阴神也修炼了《冥墟培灵法》,有了宝蓝分神。

    所谓旁观者清,他心念一动,将宝蓝分神放出来,主意识落在宝蓝分神上,从一旁“观察”“审视”自身。

    根基深厚、元能庞大、感悟颇多。

    甚至在空间天条的层面上,他还强过了一般的老祖。

    这种状态为何不能提升?他以宝蓝分神的视角开始分析,玄关和修士自身息息相关,乃是镇国之前最大的难关。

    一番沉思,他有了一种明悟:立足自身。

    玄关因人而异,所以任何人想要突破玄关,都要立足自身。

    他不再烦躁慌乱,静下心神,将宝蓝分神融入了阴神,主意识回归本体,盘膝而坐五心朝天,安静的开始回忆自己修行的这一路。

    幼时和父亲走遍大江南北,受尽挫折、尝遍冷暖。

    皇台堡中,以狼兵奋战,浴血杀敌,一世兄弟,托付后背。

    天火落下,危机降临,塞北边军第七镇烟消云散亡魂无数,五人彼此扶持,砥砺前行,于生死边缘一次次的夺命闯过。后来又加入了潘妃仪和苗韵儿。

    苦苦挣扎,难见希望。

    自己苦心布局,隐忍多时,终于在史乙之死的刺激下率先脱困而出,好似龙归大海虎入山林,却始终心有羁绊,惦记着皇台堡中的好兄弟们。

    除了他们,现在让宋征找到一个可以放心托付后背,愿意为之牺牲自己的人,遍观身侧,一个也无。

    他们都是好朋友、好前辈,但不是好兄弟!

    南下江南,数次大案,每每力挽狂澜,天下闻名、百官畏惧,前途一片大好,修为进步神速,手中力量逐渐强大,他如幼虎生出了獠牙,要向仇敌展开报复。

    一道天堑拦在了他的面前,玄关不知处,若是无法突破这道天堑,他的一切计划都没有办法实施,最终只能眼睁睁看着王九他们像史乙一样死去,痛彻心扉、恨不得以身相替!

    轰隆隆……

    雷鸣巨响,意识之海当中巨浪翻滚,乌云涌动,电闪雷鸣。

    他明白了自己的玄关是什么,那是一道天堑,拦在自己面前,必须闯过的天堑。

    滚滚浓云和剧烈的风暴当中,有一道特殊的金光天堑当空而出,玄之又玄,上通苍穹、下入厚土,贯穿古今,不见前后。于一切层面上阻拦宋征,避无可避、绕无可绕。唯有进而击之,迎面破之,方可达玄通之巅!

    金光天堑当中,有九龙冉冉升起,张牙舞爪凶神恶煞,想要闯过这道天堑,先要战胜这九头真龙!

    “我的玄关,便是这九龙守天堑!”

    轰隆隆……

    雷霆再起,伴随着他看到了自己的玄关,他的境界升腾而起,一步跨越,正式从天尊成为了老祖!

    他遥望九龙,感受着那种铺天盖地的气息,心中并无把握,于是暂时按捺下了挑战的心思,缓缓退出神识之海,于现实世界中睁开眼来。

    ……

    柳县县衙中,时近中午,忽有灿烂金光穿破了屋脊腾空冲起,照耀半边天空,横压三州之地!

    江南的修士们都看到了这一幕,连那些古老不愿出世的世家、宗门,都暗中议论纷纷。普通的修士们更是震惊无比,此乃异象!

    刚入老祖,便有此等惊人异象,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几乎可以肯定必入镇国。可以想象,只要洪武天朝能够再支撑几百年,就能再拥有一位镇国强者。

    柳县衙门中,整个龙仪卫上下一片沸腾,狂喜之意浮现在每一名龙仪卫校尉的脸上,李三眼、鸿千里这些人更是激动不已。他们追随着大人,大人越强大他们的未来越光明。

    他们都知道大人冠绝洪武,无论是在仕途还是在大道,前途皆不可限量。但这样真实而清晰的兑现了所谓的“前途”还是第一次。横压三州啊,若是将来能够问鼎镇国,天降异象是否会横压半国?

    可是对于真正的强者,比如齐丙臣和吕万民,却是暗暗皱眉。

    远在湖州的钟云岱和柳县境内的剑冢仙子,也都有些忧心的摇摇头:“锋芒太盛,恐怕会成为众矢之的呀。”

    剑冢仙子也有些意外:“不想区区一个玄通境初期,竟然有此等异象,倒是我无意中害了他,唉。”

    她身为敌国资深,于大道一途上眼中却并无成见。她看宋征,就只是一个颇有灵性的晚辈修士。

    宋征在洪武朝中敌人已经很多,如今年纪轻轻就晋升为老祖,再加上这半天异象,除了他的那些敌人,恐怕还会引来不少人暗中忌惮,对宋征非常不利。

    宋征也没想到“九龙守天堑”玄关会招来此等规模的异象,他从房中走出来愣了一下,李三眼已经带着全体龙仪卫在外面的院子呼啦一片跪倒,一起贺道:“恭迎大人出关,位列老祖!”

    宋征摆摆手,骂道:“滚起来,这等马屁之举咱们江南龙仪卫不流行,本官不喜欢。都在这里做什么,没有差事吗,李三眼你是不是想去云中墟守着?”

    众人嬉嬉笑笑的各自去了,李三眼苦着脸:“大人手下留情。”

    宋征摆摆手:“滚吧。”

    李三眼当然不想去三天两头出事的云中墟守着,那绝对是苦差事,一个不好就是个“渎职”之罪。

    听到大人发话,他连忙答应一声,夹着尾巴灰溜溜的走了。

    石中荷迎上来,递过湿毛巾:“大人擦把脸。”宋征接过来净了面问道:“本官闭关了多久?”

    “七天。”石中荷说道:“大人,那位仙子姐姐在县城的客栈里住着,说等你出关了立刻去见她。”

    “剑冢仙子还在等着我出关?”宋征有些诧异,他以为慕青华是受了七杀妖皇的托付来帮助自己,事了拂衣去,还了七杀妖皇的人情,却没想到资深镇国竟然整整等了自己七天。

    他立刻道:“前面带路。”

    ……

    慕青华对于起居之地颇其实有些要求,虽然修道人洒脱,但毕竟是一名风华绝代的女子。

    整个柳县没有一处地方能够满足她的要求,不过慕青华也没有那么矫情,在荣升客栈要了一座安静的跨院就住了下来。

    这七天内,客栈的老板很惊讶的发现,自己店铺内外树木繁茂、百花盛开,甚至连那跨院中,原本已经干涸的一处泉眼,也汩汩的涌出了灵泉!

    宋征到来的时候,能够感受到资深镇国不经意的影响,这荣升客栈中的天地元能,比整个县城其他地方高出了不止一倍。

    他在院门外刚刚站定想要通禀,慕青华的声音便传入耳中:“无须多礼,进来便是。”

    他道:“尊仙子法旨。”而后规矩谨慎的走进院子,慕青华在一片蜿蜒的葡萄藤下看书,一串串玛瑙宝石一般的紫葡萄挂在枝头,显得硕果累累,让人见之则心生欢喜之意。

    宋征不断地在暗中留意,资深镇国的一举一动,都暗合大道,值得悉心揣摩,必有收获。

    慕青华看出来了,点头赞许道:“你在如此年纪,能有这等成就果然并非侥幸。”

    “还要谢仙子成全。”

    慕青华摆摆手:“那一剑还的是妖皇的人情,你我之间并无因果,不必放在心上。”

    宋征点了点头,试探问道:“仙子等小子出关,可是有事情要吩咐?”

    慕青华迟缓一下,才问道:“北方之战,你怎么看?”

    宋征感觉到对方的气质有所改变,不是高高在上如神龙一般行于云端的剑冢仙子了,谪落凡尘,多了一丝烟火之气,她现在是华胥古国的资深镇国。

    宋征也将心神沉入朝堂之事,思索之后才说道:“仙子可否明示,华胥是否有求和之意?”

    慕青华摇头:“并无求和之意,但我国朝中也有人不忍生灵涂炭,试图找出一个和平解决的方案。”

    宋征明白了,华胥的确有和平之意,但毕竟他们占着洪武的土地,想要结束战争,洪武必须付出一定的代价,否则华胥方面面子上也过不去。

    他问道:“那些人可有和平的方案托仙子带来?”

    慕青华道:“有。”

    她从衣袖中取出一卷文书交给宋征,宋征正要接过来,慕青华却把手一缩,道:“若是最后未能达成协议,我华胥方面,绝不会承认这个方案的存在。”

    宋征点头表示明白,文书落入手中打开来观看。

    慕青华仍旧清冷,回归了九天之上,缥缈高远,凛然如剑不可侵犯。

    让她来做这件事情其实并不合适,但她和云赤惊不同在于,她从一开始就不赞同发动这一场战争。

    并非她心地善良,她乃是资深镇国,当然明白所谓天道,便是以万物为刍狗。

    她只是比云赤惊在政治上看得更深入,云赤惊只管军事,她却知道华胥比起洪武也只是略胜一筹,国力已经无法支撑一场灭国之战。

    打下去洪武必亡,但华胥恐怕来不及消化吞并洪武的好处,就要步上洪武的后尘。

    她是华胥的资深镇国,身受国运加成的好处,当然那不希望华胥就此没落。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