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二零二章 诸般重宝(上)
    齐丙臣则是遗憾:“可惜啊,如何控制一座灵境,到现在修真界也没有找到答案。就算是这世间最顶尖的那些资深镇国,对此也是一筹莫展。”

    走过那一片生满了奇花异草的湖岸,靠近一片山峰,老祖们脸色再变:“那一片低矮的树丛难道是……六阶灵木‘青月木’?”

    很快他们就确认了:“没错,的确是青月木!”

    若是能够长年在青月木之中修行,对于魂魄提升大有帮助,修成阴神的可能性增高至少三成。所以这种灵木非常抢手。但对于宋征来说没什么用处,他阴神强大,现在需要做的是想办法冲击阳神。

    越往前走,他们越是吃惊,这岛上遍地是宝,七阶、八阶甚至是九阶的灵木、灵草几乎随处可见。

    但是渐渐地,大家都不在说话,神情凝重起来,因为已经靠近了那一处地方,那种可怕的气息,正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就在前面。”齐丙臣轻声说道,他们穿过最后的一片树林,拨开了挡在眼前的一片古藤,顿时被震惊的嗔目结舌,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

    终于,宋征用力咽了一口吐沫,喃喃道:“难怪小爬不敢过来。”

    在这一片广阔无比的山谷当中,怪石嶙峋好像森林。正中央是一块数百丈巨大的巨岩,在巨岩上,昂然站立了一具强大的尸身。

    那是一头金翅大鹏鸟。

    站立在那里,收拢了双翼,也高达千丈,巨大尖长的鸟喙好像插天的利剑一样,边缘闪烁着金属的光泽。每一根羽毛,都好像神兵利器,带着摄人的锋芒。

    那一双鹰爪,牢牢地扣在巨岩当中,才保证了哪怕是已经亡故万年,庞大的尸身仍旧屹立不倒,威风凛凛,气势甚至能够震慑的真龙也不敢靠近。

    和它庞大的身躯相比,身下那原本数百丈的巨岩,竟然给人一种“小石子”的感觉。

    传说中,金翅大鹏鸟以蛟龙为食,这恐怕也是小爬不敢靠近此地的原因。甚至它的祖辈可能有不少丧命在那利爪和剑喙之下,所以它的记忆中,遗传了对此地的恐惧。

    但毫无疑问,这一头曾经无比强大的存在,圣位中的至高存在之一,早已经死去了无数年。

    但,这里是它的领地,它在这里睥睨众生。哪怕是已经亡故,气势仍旧统治着自己的天下。

    “好强大!”两位巅峰老祖赞叹不已,他们是有机会触摸到这世间最顶层境界的人,对于这种真正顶尖的力量,更加神往而羡慕。

    四人怀着敬畏,从树林中走出来,一步步朝前走去,靠近那头金翅大鹏鸟的遗蜕,到了三里范围,石中荷已经坚持不住了,圆圆的脸蛋上香汗淋淋,在那强大的气势下无法再向前一步。

    “大人,属下不成了。”

    宋征点头道:“你留在此地不要走动。”

    他和两位老祖继续向前,至于小爬和小虫,在湖岸边就将它们收回了小洞天世界,有金翅大鹏鸟的气息,它们浑身稀软,根本无法前进。

    三人一直走到了那遗蜕下一里,也已经有些难以靠近了。

    宋征忽然看到在另外一侧有什么东西在闪烁着,细碎好似星光。

    他心中一动:“过去看看。”

    他们绕了一圈,在遗蜕的另外一侧,看到了让他们更加吃惊的一幕:金翅大鹏鸟的脖子上,插着一根长枪!

    致命一击。

    那长枪和金翅大鹏鸟庞大的身躯相比起来,好像牙签一样,但那一击强大的冲击力,将金翅大鹏鸟这一侧的脖子撞得深陷下去一个大坑。伤口周围,更是有暗黑色的经络一样的东西向外蔓延,可以看到这种“经络”一直延伸到金翅大鹏鸟这一侧的眼睛、大脑中。

    什么样的存在,竟然能够一击杀死这种圣位强种?!

    宋征看到的那些细碎的星光,正好位于这一柄长枪之下。一个石窝当中,星光孕育,有一簇好像晶石一般的宝物生长着。

    “元仪星髓!”

    从位置上来看,似乎是金翅大鹏鸟临死之前回到此地,鲜血顺着长枪滴落在地面上,在石头上砸出一个石窝,而后经过了漫长的岁月,在神秘无比的月河灵境之中,孕育出了这一丛至宝元仪星髓。

    三人一同上前,将要将元仪星髓采回来。

    宋征一俯身,不经意之间看到金翅大鹏鸟遗蜕下面,掩盖着什么东西。

    “卵壳。”他看清了。那是一个几十丈大小的鸟卵,已经破碎,里面空空如也。

    宋征心头猛的一跳,惊出了一身冷汗:有一只金翅大鹏鸟幼鸟?不知是什么时候孵化出来,此时是否已经成年?

    可哪怕是幼鸟,恐怕也不是自己三人能够对付的,甚至想要逃走都不可能,金翅大鹏鸟有本命神通,张开翅膀就是千里之外!

    他定住不动,两位老祖问道:“大人怎么了?”

    宋征指了指卵壳,两老瞬间也明白了,站起来警惕的环视周围,四周却寂静无声。

    吕万民摇头:“金翅大鹏鸟并不诡诈,而且看这痕迹,已经孵化出来很久了,恐怕早已经离开了。”

    宋征心中疑惑:离开?去了哪里?在月河灵境中,还是已经离开了?

    他不敢再耽搁,抓紧时间将元仪星髓摘取下来,小心翼翼的装进了准备好的玉盒中。然后顾不得贪恋别的宝物,说道:“先出去,将这宝物送出去。”

    两位老祖立刻点头,原路返回,带上了石中荷。

    两个时辰之后,他们回到了月河灵境的入口处。

    外面一片平静,龙仪卫用来遮掩气息的奇阵完好无损,两位老祖松了口气,宋征也飞快朝外行去,可是他心中却忽然冒出来一个古怪的念头:这一路,有惊无险,其实十分安全。

    他站在月牙大湖上,看到那一团浓郁的白雾的时候,曾经有天机感应,心中惊悸,总觉得那白雾之中有着可怕的凶险。

    但为何这样安安稳稳的出来了?

    他猛然想明白了,大喝一声:“不好……”想要朝后掠去,尽快退入月河灵境,却被一股霸道无比的力量硬生生的拦住了。

    月河灵境和这世间联通的这一片虚空,就好像突然变成了一张巨大的蜘蛛网,宋征四个,就是被那蜘蛛网黏住的可怜飞虫。

    齐丙臣和吕万民在这网上面如死灰,因为他们和宋征一样动弹不得——镇国之下,皆是蝼蚁。

    蝼蚁是否强壮,其实并无区别。

    肥胖的贵妇不知从何处走了出来,臃肿、油腻、艳俗,让人心中生厌。可她是资深镇国,强大和品位并无直接的关联。

    她笑着,如同一只蛛后,来到了自己的大网下,伸手撩了一下自己的发梢,抬头看向自己的猎物。

    宋征的危险感觉,并非来自于白雾本身,而是来自于白雾内的元仪星髓。只要他摘取了元仪星髓,致命的危险也就随之而来。

    平天王饶有兴致的看着宋征,还是摇了摇头道:“你生的实在不好看,配不上本王,否则年纪轻轻就能表现的如此出色,本王还真有将你收入后宫的想法。”

    “本王也很好奇,你究竟是如何从天火下逃出来的。”

    她伸出手指轻轻一勾,宋征怀中装着元仪星髓的玉盒飘然飞出,毫无意外的落入了她的手中。

    她打开来看了一眼,裂开血盆大口笑了。

    “本王若不让你们觉得已经甩掉了本王,你们怎么敢专心寻找灵境?可惜呀,你虽然不错,却始终想不明白:

    镇国终究是镇国,不可抵挡!”

    她又看了看两位巅峰老祖,同样摇摇头,年老色衰,没什么胃口。

    宋征的心沉到了水底,他之前的各种布置,以为可以借用虚空异动,遮掩平天王各种神术,却没想到终究还是小看了镇国强者。

    或者说,不到镇国,无法想象他们究竟能够强悍到什么地步!

    平天王冷哼了一声,朝着太极湖的方向说道:“糟老头子,别再惦记了,本王保证,你这辈子再也不会有机会成为资深镇国了。”

    平湖楼中,一直在等待宋征将元仪星髓送过来的钟云岱,耳中轰鸣作响,平天王的话如同在他耳边炸响的惊雷,他嗔目结舌,道心摇动,好半天未能平静下来。

    “唉——”他只能悠长一叹。

    宋征在湖州城的时候,命炼仙宗毛人传炼制了一对特殊灵符,彼此可以顺畅的隔空传递宝物。

    宋征来找他,说出计划:钟云岱成就镇国时间很长了,最近因为“元虚雷书”更进一步,补全了根基上的缺失,已经有了问鼎资深镇国的本钱,他缺的是一个契机。

    宋征和他商定,只要提前拿到了元仪星髓,立刻就给他隔空送来,钟云岱借助元仪星髓冲击资深镇国的境界,只要成功,就由他出面赶走平天王。

    平天王乃是最弱的资深镇国,只要钟云岱晋升成功,赶走平天王不成问题。

    宋征在月河灵境中尝试过,可能是因为空间天条的原因,无法直接从月河灵境传给钟云岱,但是现在看来,平天王对他们原本的计划了如指掌,哪怕是在月河灵境中可以传送,平天王也不会给他机会。

    平天王到现在才出现,完全是一种戏耍猎物的心态。

    他和钟云岱商议这个计划的时候,不可避免的提到了平天王的名字。那个时候,平天王应该就已经“听”到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