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一九七章 冥墟培灵法(下)
    “你当日以虚念真金为诱饵,将西门弘引来。西门弘来了却发现你已经失踪,只好悄悄溜走。你就在暗中看着,所以知道西门弘的进出路线。”

    “本官在北山村矿坑布置的陷阱,你根本不会上当,因为你对整个柳县矿藏了如指掌,知道那里没有虚念真金。”

    呼延真我不再多说,干脆道:“输了,认了。”

    宋征最后问道:“那么以你所见,接连找到新的矿脉,是因为天生矿脉成妖,还是因为柳县气运爆发呢?”

    呼延真我似乎不太想回答,但最后还是说道:“大人谬误了,天生矿脉成妖,本身就是柳县的气运大爆发。”

    宋征有些恍然,心中想着事情,挥一挥手:“带走吧。”

    ……

    王鹏举知道宋征破了王吉安的案子——他对此毫不关心,当然是因为他不知道虚念真金的内幕。他对宋征的“不务正业”很是不满,自感为了大局,已经忍耐到了极限,若是这小子还不识趣,说不得就要给洪武人一些厉害品尝。

    宋征回到衙门里,心中稍松了一口气,他确认柳县的确是气运爆发。守在柳县至少目前来看,是个明智的决定。

    北山村的人被他撤了回来,何云泰满怀期待,结果龙仪卫虚晃一枪。

    龙仪卫大张旗鼓的来了,然后“灰溜溜”的走了——谁都知道他们这次一无所获,那么显然什么北山村有虚念真金,都是假消息了。

    何云泰直到好几年以后,才想明白不是自己凭借人性的弱点控制了龙仪卫的那位大人,而是那位大人不动声色的达到了自己的目的,顺带着悄无声息的戳破了自己的谎言。

    只不过那个时候,曾经的江南六州巡察使,已经一飞冲天,于他而言宛如九霄之上的云中神龙,更加缥缈而不可企及。

    就在王鹏举忍耐即将达到极限的时候,宋征忽然来找他了。

    王鹏举忍不住怀疑,这臭小子是不是在暗中拿捏火候,故意等到自己爆发的边缘才过来?但宋征态度很“端正”,进门便挥手让闲杂人等全部退下,升起了奇阵,显然是开诚布公密谈的姿态。

    可是王鹏举刚刚在心中有了一丝认可,这小子便正色道:“整个江南六州,现在看来柳县的可能性最大。想来前辈也明白晚辈为何滞留柳县不去了。”

    这等于是逼着王鹏举承认,宋征留在柳县是正确的选择。

    王鹏举的确想明白宋征为什么一直待在柳县了,他也看出来柳县气运大爆发不同寻常。但之前王鹏举可是一直催宋征赶紧回湖州,若是承认宋征留在这里没错,等于是自己打自己脸。

    王鹏举自认没有如此大度,冷哼了一声两眼看天一派冷然,觉得自己是巅峰老祖,大秦强者,不能跟这小子一般见识。

    但也不回答他的话。

    宋征暗自一笑,也不在这些细节上纠缠,接着道:“此次任务极为艰难,我洪武方面,战力前辈都看到了,晚辈还有一头三阶灵兽,能操控肆虐级战具,可为奇兵,别的就要仰仗前辈了。”

    王鹏举沉吟一番,叹息道:“洪武人果然靠不住啊。”

    宋征当场想跳起来骂人,但看王鹏举说的真心实意,硬生生忍住了,明白这不是王鹏举有意侮辱,而是他真的就这么想的——这特么的才是最让人狂躁的地方。

    王鹏举道:“此行,天兵营请出了镇营之宝,八阶灵宝灵河舵,能够随意穿梭虚空,由老夫亲自操控,便是镇国强者也锁不住我,只要得到了元仪星髓,老夫便立刻带走返回大秦,平天王再强悍,也不敢进入大秦帝国抢夺元仪星髓!”

    宋征沉默,还是那个解不开的死结,就算是大秦人在面对资深镇国的时候,也只能保证逃走,无法对抗。

    如今的局面下,他倒真的已经不在乎元仪星髓了,只要能够破坏平天王的阴谋就行了。

    他点了点头:“好,希望你我两国可以精诚合作,一定要在平天王之前,拿到元仪星髓。”王鹏举点头:“自该如此。”

    数十里之外的山中,平天王正坐在一块石头上,带着轻笑,将宋征和王鹏举的谈话一字不漏的听在耳中。

    “灵河舵?八阶灵宝,不错不错,想不到这一次来洪武,居然还有意外收获。”她随手一抓,一旁的河水中,恰好游过的一条活鱼扑棱棱飞出了水面。

    可是看着这条“红磷鲟鱼”,原本在蛮妖部的时候,是她最喜欢的美味,现在却有些下不去口了,总觉得应该有一位身手敏捷的厨师,手持一柄二尺长的鱼片刀,熟练地处理了食材,然后飞快的将鱼肉片成纸一样的薄片。

    一旁当有一只火锅,煮的白汤沸腾,鱼片进去一过便熟了,或是直接入口,或是配以各种佐料。

    这才是美味。

    她不由得流着口水,隐隐觉得,这一次洪武之行可能来错了,回去之后还怎么吃饭?

    她看着那只红磷鲟鱼,满眼忧伤的又给放了回去。

    ……

    宋征手中捏着那一枚枣核形状的阴蓝宝石,一道道电流从指尖诞生,钻入了宝石当中,又迅速地流淌出来,顺着他的手指向上流淌到了双眼中。

    他的瞳孔里一枚枚特殊的灵文飞快闪烁着。

    呼延真我有关的所有人证物证,都被他关押在了自己的小洞天世界中,这是为了保住虚念真金的秘密。

    之前被他收进去的那数千民众和修士,已经放出去了。尽管只是在小洞天世界中呆了几天,但他们又饿又怕,出来的时候,一个个身躯摇摆着,有种弱不禁风的感觉。

    柳氏派人来将他们接回去,日后慢慢安抚,恐怕又是一个很长远的麻烦。

    宋征等候月河灵境的出现,但他的预感很不好,总觉得平天王就在周围,似乎自己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资深镇国的眼睛。

    这是“天机感应”带来的明悟,这让他更加悲观了,心中也有些恼恨的暗骂七杀妖皇,竟让自己一个小小的天尊去阻拦资深镇国,这不是以卵击石是什么?

    因为这种悲观和不安,他心绪难平,索性找出《冥墟培灵法》来参悟。

    这法门的根本在于“分神”,和洛青维的“神化万千”有些类似。但洛青维的《北极真灵解》煌煌大气,而《冥墟培灵法》却显得有些“鬼气森森”。

    呼延真我关于《冥墟培灵法》的修炼水准,跨过了“堪堪入门”和“小有所成”,大约位于“登堂入室”的层次,他前后一共分离出了五十团暗红分神。

    数百年的时间,先后“死去”了三十团左右,现在还能控制的有二十团。

    相对于《北极真灵解》,这法门的优点是“寄生”和“控制”,但数量要少的很多。洛青维修炼到了极高的层次,分神是会成倍增加的,真正大成的话,真的会一瞬间达到“神化万千”的水准。

    而《冥墟培灵法》就算是到了大成,也一样要一团一团的分离暗红分神,只是比以前快速很多。

    对于这法门中透出来的阴诡气息,宋征倒是并不在意,因为天火下的经历,他一向认为只要能够为我所用,就是好功法。

    他原本有些觊觎《北极真灵解》,计划着这一次的任务完成,和洛青维商量一下,付出一定的代价换来这部道典。

    不过现在有《冥墟培灵法》在手,对于《北极真灵解》的需求也就不那么迫切了。他彻底领悟了这部法门之后,自己在心中细细梳理一遍,又觉得不放心,将阴蓝宝石送入了周天秘灵中。

    周天秘灵光芒闪烁,宋征耐心的等候着。

    最后结果出来了,《冥墟培灵法》的确是有隐患的,不过周天秘灵已经推演出了安全的修行方法,宋征看了一下,按照这种新的方法,暗红分神的那种阴森诡异的感觉就会消失,不会显得“堂堂正正”,但至少算是“正常”了。

    而这样的代价是,分离暗红分神的代价更大,时间更长了。

    宋征觉得可以接受,于是他开始尝试修炼这法门。他拥有已经是“天机感应”层次的强大阴神,入门比呼延真我当年轻松太多,几个时辰之后,他已经分离出第一团暗红分神。

    但是因为周天秘灵的改进,分神并没有原本的那种诡异暗红色,变成了一种醉人心神的宝蓝色,可能是因为《荒神法》的缘故,这一团分神当中,时不时的会闪过一道细细的阴神雷电。

    宋征可以很顺畅的将自己的主要注意力,在阴神和分神之间切换,甚至可以同时兼顾。

    他满意点头,感觉自己的宝蓝分神,比之前的暗红分神要强大许多。他看着那些阴神雷电,暗忖若是分神也兼具《荒神法》的威能,是否可以通过分神施展太古灭雷、虚空神镇和天道真雷?

    他按捺不住,当即便尝试起来。

    轰……

    太古灭雷发动,一层层波动荡开,在奇阵当中回荡。宋征暗自点头,这个想法的确可行,但是威力相比于阴神施展差了两个层次。

    而后,他又分别尝试了虚空神镇和天道真雷,威力都有着较大幅度的削弱。

    只是若想要以分神施展荒神法的秘术,就需要将自己的主要注意力集中在分神上,也就是说,他无法分裂出几十个宝蓝分神包围在周围,然后一起施展太古灭雷,以形成更大的声势。

    但这个“小技巧”已经十分惊喜了,使用得当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