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一九六章 冥墟培灵法(上)
    宋征指着这一具问道:“这便是传说中的老神仙吧?”

    那中年人闭口不答,但眼神中的肯定已经算是回答了。

    宋征又看了看其他的东西,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价值,于是有走了上来。

    齐丙臣将缴获的芥指献上,宋征一看芥指上还有阴神封印,不由得哂笑,用手一捏,不讲道理的天道真雷发动,瞬间将阴神封印轰碎。

    那中年人脸色一变。

    宋征打开了芥指,不由得一声感叹。

    财宝堆积如山!

    在这些宝物当中,他发现了两件特别耀眼的重宝,其中一件如有生命,漂浮在半空中,散发着黄金一般的耀眼光泽,却没有固定的形态,不停地变幻着。

    虚念真金!

    但宋征扫了一眼便看出了问题,这一团虚念真金应该不止三斤。

    另外一件,则是一枚阴蓝色的宝石,形如枣核,同样悬浮在半空中,寂静缓慢的转动着。随着转动,宝石当中自动投射出一片片特殊的文字,深奥晦涩,直透阴魂!

    “这是……”他用手指轻轻将这枚宝石摘了出来,捏在手中暗自一探,有无数特殊的文字瞬间冲入他的脑海,内容庞大无比。

    好在他的阴神已经极为强大,承受能力很强,片刻之后他大致弄明白了这些内容,一声赞叹道:“《冥墟培灵法》,这是谁的传承?”

    中年人仍旧闭口不答。

    正是这一套《冥墟培灵法》,培养出了那一团团暗红色的光芒。这些光芒可以看做是特殊的阴神“分神”,好像寄生虫一样,可以寄生在别人的魂魄当中,几乎不会被发现。

    同时,也可以自主成为一团魂魄,控制一具躯壳。

    这里的“躯壳”,并不单指人类的身体,只不过若是异类,会有些困难罢了。这里的密室中,就有一具天生灵妖的躯体。

    到了此时,宋征已经彻底将王吉安的案子弄明白了,刚才以天道真雷追踪暗红分神的时候,有几道“线索”最终的指向深邃而凝重,宋征略一思索就明白:幽冥。

    那几个分神曾经寄生的宿主已经死了。

    这其中之一,就是王吉安。

    他最初判断,王吉安是被人以特殊的神通直接震散了所有魂魄而死,现在看来,是从身躯内彻底抽走了暗红分神。

    宋征拈着那一枚阴蓝宝石,在中年人身边站定,扬眉问道:“怎么称呼?”中年人有些犹豫的时候,他又道:“本官问的是真实的名字,不是你那些分身。”

    中年人终于开口,声音平缓中不免带着最后的一丝遗憾:“呼延真我。”

    宋征不由一笑:“这名字是后来改的?”

    呼延真我点了点头:“修成《冥墟培灵法》之后自己改的。”提醒自己不得迷失,忘了真我。

    宋征拉过来一张椅子坐下来,道:“阁下好算计,这一切都是阁下自己安排布置的一场戏剧。不过,阁下想必很辛苦吧,在这么多的身份之间不断切换。”

    呼延真我犹豫了一下,淡淡道:“习惯了。”

    “王吉安当年遇到的老神仙就是你?”

    “是我。”呼延真我道:“当年云游至此,发现此地矿脉众多,便舍不得走了。恰好,在这里遇到了一头天生矿脉成妖,就索性留下来。”

    宋征点头:“天生矿脉成精,是下面那一具躯体?”

    “是的。”呼延真我承认:“有了这一具躯体,整个禺州,任何一条矿脉都逃不过我的眼睛。”

    “所以你需要成为矿监,才能够将这些财富真正掌握在手中。”

    “对,所以我找上了一个本地人,王吉安只是倒霉罢了,他无牵无挂,我就选择了他。”

    之后,王吉安飞黄腾达。

    但他刚刚成为柳县矿监的时候,县里有些“力量”暗中怀疑,原本平平无奇的王吉安是怎么坐上这么一个重要位置的。

    他为王吉安暗中解决了几次这种麻烦,但为了彻底杜绝这种事情,他决定给大家一个可以接受的理由,于是他以老神仙的姿态出现,让王吉安成了柳县的一个“传奇”。

    而他有特殊的阴神神通,见过他的人却都对他印象模糊,会下意识的忽略了他。便是真有人针对老神仙,最多也不过是舍了一具躯壳而已。

    等到柳县人逐渐习惯了王吉安的存在,他出现的次数也随之减少。

    “可是这一次发现了虚念真金,意义重大,你想要独吞,所以布下了这么一个大局。”宋征道:“你直接带着虚念真金消失肯定不行,虚念真金出世,矿坑里那么多人,总会有人察觉到异常,一旦有风声泄露出去,定会引来镇国强者的追踪,凭你的本事,逃不过镇国的追踪。”

    呼延真我道:“不仅仅是因为担心矿坑人多眼杂迟早泄密,更因为那小贱人时刻盯着我!”

    宋征想了一下,才明白他说的这个“我”,指的是王吉安,“小贱人”当然就是他的小妾,司邦阙的远房侄女。

    “司邦阙自己恐怕都没有想到,为了讨好他这个位高权重的远房叔叔,那贱人有多么卖力。有她在,虚念真金的秘密迟早要泄露出去。与其如此,不如我主动坦白,告诉他们虚念真金的事情。”

    “然后我挖出了虚念真金,把那小贱人杀了,找了个替死鬼。可是这样躲不过西雍王和他背后那些人的追踪,更躲不过随之而来的镇国强者。但是我想起来了西门弘,这个奸细竟然混到了州牧的位置上,洪武天朝必亡啊!”

    “我也是知道一些殷商天国的事情的,他们的奸细派出来之前,都会服用那铜鼎秘药,从来不会被抓到,所以我得想办法,将线索引向西门弘,只要他一暴露,必定当场自杀。

    所有人就会以为,虚念真金早被他偷运回国,哪怕是镇国强者,也不会为了宝物去挑战一个古老的王国,这件事情就会戛然而止,我就可以带着虚念真金离开。”

    宋征点头:“但你需要将线索引向西门弘,所以你以赵立强的身份出现在了丽水城。”

    呼延真我道:“你的出现是个意外,让我改动了一些计划。去丽水城,是因为凭借区区的柳成菲,没能力去动堂堂州牧。我的目标是严阁老,所以我才会在万豪赌坊和你相遇。

    结果等我赶到丽水城,却发现西门弘莫名其妙的被你抓了,而你入主禺州,手中权力巨大,我想你应该比严阁老更适合来查西门弘,而且接触你比通过包不正去接触严阁老简单得多。

    等到再后来,你斗倒了西雍王,将司邦阙下狱,我就更加确定自己需要更改之前的计划,转而和你接触了。”

    他这个“我”,指的就是赵立强了。

    “而且你手中掌握着一具天生矿脉成妖的躯壳,能够看清一切矿脉,你也不甘心就此放弃这么一大块的利益。你兜了一大个圈,实际上最后会再次回归,只不过原本的柳县矿监,会成为新的幕后禺州总矿监。”

    呼延真我赞许的点点头:“正是如此,这一点在我原本的计划中并无把握,因为严阁老一旦入主,恐怕不会轻易将这些利益交给我。但是换成了你,我就有了更大的把握。”

    他看着宋征,有些好奇的反问道:“我自认计划丝丝相扣,不说天衣无缝,却推进合理,毫无破绽,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宋征笑了笑,道:“你忘了撒泡尿。”

    呼延真我一愣,宋征道:“西门弘忽然自尽而死,本官就怀疑事情只怕有诈。

    本官今日前时怀疑西门弘为什么要杀了王吉安后,一直等到出了院子才地遁而走,所以返回王府查看了一番,却并没有因此发现什么线索。但是本官想起来,你告诉本官,你在小巷里撒尿,所以无意中看到了西门弘。

    于是本官决定将一切细节核实,命让寒九江找了他手下的寒哮过来。你不知道吧,寒哮修有特殊神通,他的鼻子比狗灵多了。

    魂魄因为特殊,留下的痕迹远比气味消散的快得多。所以十几天之后,按说你的气味在小巷里仍旧会有残留,可是寒哮只闻到了你前天陪本官一起去的时候留下的气味。

    我猜你是撒谎了,西门弘逃走的时候,你应该不在那条小巷里,但你怎么会知道的呢?”

    呼延真我愣了一下,心中升起一股莫名荒唐的感觉,却又遗憾道:“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再回想一下,水井村矿坑在整个柳县都还是秘密,你当时远在崖州,又怎么会得到了这个消息专门赶来?本官心中更加怀疑。

    这两个疑点都十分微小,甚至一些意外都可能造成这种情况的发生,但是两点凑在一起,就值得深入调查一番了。”

    “本官当即返回,想要以阴神神通细细拷问赵立强。却不想揪出来一条大鱼。你这暗红分神的确神妙,但隐藏的本事却是一般了。”

    那是因为宋征动用了太古灭雷震慑,又有虚空神镇和天道真雷配合,三大隐身神通之下,什么也藏不住。

    暗红分神的隐藏水准已经非常高超了,否则呼延真我早就被人发现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