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一九五章 柳暗花明(下)求月票!
    曾千户顾不上别的,迅速的爬起来朝外面冲去:“跟我走!”

    他一路上招来了数百龙仪卫,直奔西门弘的家中,刚出了龙仪卫的衙门,就看到那个方向上,有几道碧绿色的火焰腾空而起,窜上数十丈,然后爆炸的声音才传来。地面轻微的摇晃了一下。

    曾千户暗骂了一声,带人急忙杀奔过去,西门弘的府上,仆人们四散奔逃,惊慌不已。宅院内火焰熊熊……

    他呆呆站了一会儿,顿足遗憾道:这让我和大人如何交代?

    ……

    宋征很快的到了禀告,他有些吃惊于西门弘的决然。而且真正和西门弘关系密切的家人全都死了。活下来的什么都不知道。

    他联络了肖震,指挥使大人听了他的描述,立刻便说道:“典型的殷商天国的风格,他们以铜鼎法器炼药,所有的秘谍都会服用这种秘药,真的到了关键时刻,只需要心念一动,就会焚尽自身,和一切的情报。

    这么多年,没有人抓到过殷商天国的奸细,但谁都知道,他们是整个灵河东岸人族七雄之中,往其他国家派出奸细最多的。

    谁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想干什么。”

    宋征意外:“殷商天国?”

    人族七雄当中,殷商天国算是最神秘的一个,甚至各国的商人在和殷商天国的人交易的时候,都会觉得这个国家的人神神叨叨的。

    “殷商天国的奸细怎么会出现在禺州?而且还是堂堂州牧,这位州牧还在努力接近首辅大人!”

    肖震道:“你暗中调查下去,不过不要打草惊蛇——这条线索若是能够抓住,咱们说不定可以扳倒首辅大人。”

    他暗中有些激动,又问道:“平天王和月河灵境的事情进展如何?”

    宋征苦恼:“全无头绪。原本以为西门弘会是一条线索,结果现在也断了。”

    他对着灵符摆摆手,道:“罢了,大人休息吧,我再去想一想案情。”

    自从上一次王鹏举告诉他,平天王有虚听神术,他就明白平天王一直没有露面,但必定暗中监视着一切,甚至可能就坐在自己不远处的某一做酒楼中大吃大喝。

    若是不能抢得先机,提前进入月河灵境,一旦被平天王得到了元仪星髓,那么事情就会变得不可收拾。

    且不说紧随而至的,必定是蛮妖部的大举入侵,洪武两线作战必败无疑。

    单是七杀部妖皇那里,就无法交待。妖皇不是善男信女,牠帮了宋征是要求回报的。而宋征搞砸了,一位资深镇国的报复,除非资深镇国,否则无人能够承受。

    结束了和肖震的通话后,他再一次将王吉安的案子,和月河灵境的事情放在一起考虑起来。

    最近挫败不断,先是北山村矿坑的布置,引来了三位老祖,但真正的目标并没有出现。

    是暗中的凶手已经得到了王吉安虚念真金,远走高飞了,还是有别的原因?

    西门弘和王吉安暗中勾结,可是西门弘在被发现秘密的那一刻,决然的自焚而死。连带着配合他的那些殷商天国的秘谍也一并自尽。

    而这件事情本身透着诡异,宋征思前想后,觉得这似乎是一个“巧合”。西门弘以为曾百户发现了他是殷商天国的秘谍,而曾百户奉命去抓他,想要调查的却是他和王吉安的关系。

    他想到了什么,起身来叫了两位老祖道:“秘密去一趟王府。”

    ……

    原本对于西门弘和王吉安的勾结,宋征有诸多疑问。比如为何西门弘堂堂州牧,却要屈尊来柳县见一位矿监?比如王吉安明明是司邦阙的人,为何要“改换门庭”和西门弘暗通款曲?

    但是西门弘是殷商天国的奸细,那么一切就很容易想明白了:奸细要做的是什么?刺探各国情况。对于禺州来说,最重要的当然是金精矿藏,而作为这三年来,整个禺州最“出彩”的矿监,西门弘应该是主动去接近王吉安的。

    而堂堂州牧表达的善意,王吉安怎能拒绝?

    司邦阙将自己的远房侄女安排到了王吉安身边,恐怕更让王吉安觉得面临危机,想要多留一条后路,于是暗中和西门弘的关系更加密切。

    宋征来到了王府后面的那条小巷子里,赵立强就是在这里看到西门弘出来。

    他刚才想到了一个特别细微的疑点:西门弘“杀了”王吉安之后,为什么不直接从府中地遁而走,要出了王府,被赵立强看见了,才施展遁术离去?

    此时实地查看,发现王府中也有奇阵,地面下无法进出。

    但宋征又想了想,用同音骨符通知寒九江:“你亲自带寒哮过来,不准告诉任何人!”

    很快寒九江带着一名妖兵过来,宋征一点头吩咐了一下,寒哮立刻开始干活。

    ……

    宋征回到了县衙里,对两位巅峰老祖说道:“有劳两位前辈。”

    齐丙臣和吕万民道:“义不容辞。”

    两老朝后一退,身形隐匿,融入了周围的虚空之中,以特殊神通笼罩整个房间,不是镇国,根本毫无所觉。

    他朝外面吩咐一声:“请赵立强过来一趟。”

    “是。”石中荷答应着,到了院子外将寒九江喊出来,使唤他道:“去叫赵立强过来。”寒九江老老实实的去了。

    赵立强跟着宋征来了柳县,除了第一天之外,其余时间都在自己的房间内等候吩咐。现在宋征召见,他连忙赶来。

    一进门,宋征指了一下椅子:“坐。”石中荷在后面关上门,奇阵的光芒落下,大人要和赵立强密谈。

    “谢大人赐座。”赵立强坐下来,却看见宋征端坐在正中央的官帽椅上,目光幽深好似两潭能够沉没心神的湖水一般的看着他。

    “大人?”他忽然一阵不自在。宋征的身形忽然变得高大深远起来,仿佛不是坐在他的面前,而是位于浩瀚的星海当中,正从遥远的古老岁月中走出来。

    轰……

    震动连绵不断,可是周围一切平静。这震撼从魂魄层面上发动,赵立强感觉眼前一花,魂魄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散逸出来,他连忙收束住了,强行在这种震动当中稳住心神,再朝宋征看去。

    可是不等他开口,就看到宋征两根手指指尖上,有暗红色的细碎雷点不断闪烁跳跃,两根手指轻轻碰撞,滋——

    细碎的雷电沿着他的魂魄中散逸出来的痕迹,顺势突入了他的魂魄当中!

    他一声大吼顾不得那许多,诡异的膨胀了起来,身形瞬间增大到了一丈三。但是魂魄被人牵扯住,天道真雷的力量已经将什么东西从他的魂魄中剥离了出来。

    咚!

    高大的身躯重重的栽倒在地上,两眼上翻口吐白沫,不断地抽搐着。

    而天道真雷细碎的雷电光芒,好像锁链一样套住了什么东西,从那具身躯——或者更准确地说,从赵立强的魂魄中拉扯出来。

    宋征细细观察,那东西是一团龙眼大小的暗红色光团,光芒好像呼吸一样一起一伏,朝外散逸出诡异的魂魄之力。

    “前所未见!”宋征见猎心喜,不免激动。

    那暗红色的光团却做出了艰难的决定,迅速的熄灭下去。但是宋征岂能让他如愿?两根手指再次轻轻碰撞。

    滋啦——

    天道真雷第二次发动,钻入了暗红色的光团,然后循着一道道冥冥当中的联系,迅速朝外扩散。

    在同一时间,崖州、锡州、京师、丽水城各有一名颇具身份的修士毫无征兆的倒在了地上,和赵立强一样,浑身抽搐口吐白沫。

    柳县县衙中,赵立强的一个“兄弟”,也同时倒地。

    宋征却没有欣喜,而是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道:“藏得很深啊。”

    他摩挲着自己的指尖,两手抱拳重重一碰。

    轰——

    天道真雷全力发动,庞大的紫红色雷电四下乱射,而后汇聚成了无比巨大的一道,却诡异的一股脑钻进了那一团小小的暗红色光芒当中。

    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宋征闭上双眼,以阴神细细感应。

    他的灵觉跟随着那一道天道真雷,穿过了无穷的虚空,越过了冥冥中的各种遮掩伪装,忽然眼前豁然开朗,轰的一声惊雷落在了一座草庐中,一名相貌普通的中年人身上,炸得他全身抖动不止。

    宋征霍然睁开眼来,一把收了暗红色的光团,同时喝道:“两位前辈请出手!”

    齐丙臣和吕万民已经得到了他的指引,凌空而起出现在了县城外的一条小河边。河水清澈,流动缓慢。河岸边,有翠竹成林,山坡上松柏如涛。

    山脚下河水边,有人结庐而居。但此时,这雅致的主人却跌倒在地上,身子一抽一抽,但双眼中,好似钢铁,坚定无比。

    两位巅峰老祖落下,将之擒拿,毫无反抗。

    片刻之后,宋征只带了石中荷和黑豆走了进来。他以灵觉扫视周围,来到了茅屋的一侧,轻轻一跺脚,触动了暗中的机关,嘎嘎嘎的声音当中,书案移开,地面上露出一个深坑。下面的密室中,隐藏着一个小须弥界洞天,其中以特殊的水晶棺材配合奇阵,保存着几具身体,其中一具道貌岸然,须发皆白。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