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一九四章 柳暗花明(上)求月票!
    这一夜,宋征一共发现了三道阴神,等到了天亮之后,他先去请了王鹏举,一同赶到了北山村矿区。

    他找到了第一道阴神出线的位置,然后对三位巅峰老祖说道:“待会就劳烦三位前辈了。”

    王鹏举有心立威,淡淡道:“老夫一人足矣。”

    齐丙臣和吕万民只是淡笑,不以为然。

    宋征指尖有紫红色的阴神细电闪烁,他催动了“天道真雷”,两根手指轻轻一碰,滋啦——

    无数道细密的阴神雷电顺着昨晚阴神的痕迹追踪下去,瞬息万里,宋征眼中有无数画面闪过,那是昨夜阴神所途经的路线,而后固定在了一处地方。

    “就是此地!”宋征喝道。

    王鹏举一抖手,那只赤红麒麟旗凌空飞起,一瞬间穿过了数百里的虚空,唰一声落在了一片松林当中。

    松林内,一座茅屋,有人打开门走出来,那一面小旗呼的一声,化为一百零八面,层层叠叠,密密麻麻,灵光彼此勾连当头压下。

    开门来的修士一声冷笑,把脚一跺,大地下有雷声轰鸣,四尊巨大的尸兵从泥土中爬了出来,它们高达三十丈,身披精良铠甲,上面篆刻着九枚古老的冥文,手中或是巨剑、或是大斧、或是铁棒,嘶吼震天兵器如山。

    咚!

    四尊“尸王”级别的尸兵用力朝上一砸,那一百零八道赤红小旗结成的阵法,却只是微微摇晃,随后从其中探出一只巨大的麒麟头颅,往下猛的喷出一口烈焰。

    四头尸王被那火焰一烫,顿时惨声怪叫,连那看上去极为神武的铠甲,也抵挡不住火焰。

    那老祖面露惊容:“阳火!”

    这等神物,乃是尸兵的克星,便是成了尸王也抵挡不得。

    他一看不妙,便想往下逃遁,借着地遁神通逃脱。

    可是那一片旗阵,已经封了这里的天地,他双足落入大地中,便立刻感觉到一阵迟滞,越往下越坚硬。到了膝盖的深处,就感觉双足下都是生铁一般,竟是半点也遁入不得。

    他也是成就了阴神的老祖,连连施展各种手段,却都被旗阵压制下来,只抵挡了盏茶时间,便听见轰隆一声大地一震,那老祖连带四尊尸王,都被旗阵彻底的镇压下来。

    在北山村中,齐丙臣和吕万民也不由侧目。

    他们也都感应到,那名老祖未至巅峰,但也到了玄通境中期,隔空出手,顷刻之间将之镇压,便是他们两个也做不到这么得干净利落。

    大秦人骄傲,但也的确强大。

    王鹏举朝宋征比了个手势:“一起去看看?”

    “好。”宋征微笑。他把王鹏举忽悠过来,为的就是今天这局面,免费的巅峰战力,不用白不用啊。

    四人腾空而去,很快就在松林中降落下来。王鹏举当先,走入旗阵。齐丙臣和吕万民仍旧对大秦人不放心,左右护卫着宋征一起走进去,暗中提高了警惕。

    脚步落入,眼前的景物便随之一变。周围松林不再,而变成了一片白茫茫雾气弥漫的世界。走上几十丈,便能够看到一根万年古树一般粗细的银白色旗杆高耸插天。沿着旗杆向上看去,那赤红色的旗帜,已经化作了一片火云,在旗杆的顶端飘荡着。

    “在这里。”前面的王鹏举很快找到了镇压的老祖所在,三人立刻跟过去。

    这不知名的老祖此时凄惨无比,好像一只乌龟一样趴在地上,背后是一张阵法刻线勾勒而成的大网。

    他动弹不得,灵觉被封,看到有人来了急忙道:“不知是何方的道友?在下朱清江,乃是越州朱家的人,如是无意中冒犯了,还请高抬贵手,朱家必有厚报。”

    越州的玉矿脉天下闻名,控制着一道道玉矿脉的那些大世家,甚至比禺州的矿主们还要富有。朱家正是其中之一。

    宋征淡淡道:“本官宋征,你总该明白为何抓了你吧?”

    朱清江一愣:“原来是宋大人。老夫的确是贪心了,不该觊觎龙仪卫的东西,但老夫也只是过去看了一眼,发现你们龙仪卫戒备森严,就乖乖退出了,不曾多做什么,何至于大人如此大动干戈?”

    宋征一皱眉头,道:“本官说的不是昨夜,是更早之前,你拿了自己不该拿的东西!”

    朱清江的眼中闪过了一丝不易觉察的慌乱,道:“大人说什么,老夫实在不明白。”

    宋征一声冷笑,道:“拿了,投入冥狱!让弟兄们好生帮助一下这位老祖恢复他的记忆!”

    “是!”齐丙臣应声上前,以特殊的枷锁拘了朱清江。

    除了朱清江,另外还有两名阴神强者,齐丙臣和吕万民不能向王鹏举示弱,各自出手擒拿住了丢入冥狱。

    宋征却在暗中直皱眉头:都是阴神强者,都是老祖级别,柳县什么时候如此藏龙卧虎了?

    柳成菲听说一口气抓住了三个嫌疑犯,兴冲冲的跑来向宋征道贺:“这案子拖了这么久,总算是有了眉目了。”

    可她的欣喜刚起了个头,李三眼就满脸遗憾的走进来,和吕万民一起向宋征禀报:“大人,不是他们。”

    后来抓的那两位老祖很容易就排除了嫌疑,因为他们之前一个月都不在禺州,有可靠的证明。虽然修真界有身外化身的神通,但也同样有确验这种神通的方法,两位老祖都未修炼身外化身一类的法术。

    “那个朱清江,”吕万民道:“他之前一个多月,都在越州的见秀山,谋划着盗取见秀山秣陵玉矿脉的脉核。他所说的那种操作,老夫也听说过,至少需要片刻不停的准备三个月。

    可惜他一个半月就被秣陵玉矿脉的主家发现了,几名老祖一起驱赶,他才逃了出来,到了这里。”

    原来朱清江的慌乱是因为这个。

    可是虽然弄明白了真相,他们却又一次断了线索。

    门外一阵故意的脚步声传来,王鹏举不耐烦的声音响起来:“宋征,不要在这些事情上浪费时间了,月河灵境随时可能出现,再不专心,恐怕要酿成大祸!”

    宋征黯然一叹,他无法跟王鹏举解释,能不能对抗平天王,还要看这个案子的结果。

    “好吧,传令江南六州,密切监视各地虚空异动,这几天要格外谨慎,不管大小状况,必须上报!若有疏漏和隐瞒,日后查出来,本官严惩不贷!”

    “是!”李三眼得了命令,立刻出去下达。

    宋征这个态度,总算是让王鹏举满意了一些,点头道:“那老夫等你的消息。”

    “前辈请回。”

    屋子里只剩下宋征和柳成菲,宋征心中想着案情,仔细推敲,查找各个线索,手指下意识的敲着桌子,忽然意识到旁边还有个人,奇怪问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柳成菲刚才一直在暗中看着他,被他这一问,她迟疑了一下才道:“接下来你怎么办?离开柳县,返回湖州坐镇?”

    月河灵境和平天王的事情仍旧是机密,她并不知晓。但刚才宋征所下达的命令,乃是针对整个江南,随后返回湖州坐镇更加合适。

    宋征看了她一眼,淡淡一笑:“不,我不会走。”他用手往大地的方向指了一下:“这个案子还没有破,这是我的案子。”

    柳成菲黛眉蹙了一下:“可是线索都断了……”

    “断了就再找。”宋征百折不挠:“本官之前办的那些案子,比这个困难多了,但最后我都能解决,这个也不会例外。”

    他想了想,传音曾百户:“西门弘那边,可以收网了。”

    ……

    西门弘贵为州牧,宅院深重广大,他下狱之后,家仆散去七八,留下的都是忠心耿耿的,或者是无处可去的。

    老管家西门腾像平常一样,吩咐厨房做好了几样老爷爱吃的饭食,用食盒装好了亲自拎着来到了冥狱侧门。

    几个守卫跟他很熟悉了,老管家陪着笑,塞了几百枚元玉的玉票,守卫看看左右没人,开门让他进去了。

    几乎每一处卡哨都要使钱,但老管家仍旧陪着笑,没有心疼或不满的样子。

    终于,他见到了关押在最里面的西门弘,把食盒递进去:“老爷。”

    西门弘在牢中衣衫整齐不见狼狈,他接过了食盒去,用手轻轻一按,一枚薄如蝉翼的玉片从食盒夹层中掉入了他的手中。

    他手腕一缩,却忽然感应到自己的动作缓慢,牢笼周围的整个空间变得粘稠迟滞起来。

    曾千户带人浮现出来,冷笑道:“西门弘你藏的好深!”

    西门弘和老管家相视一眼,各自惨笑:“这一日,终究还是来了。”

    两人被奇阵所困,但是身体内却诡异的涌出来一团碧绿的火焰,迅速的将两人的身躯和魂魄燃烧干净,连带着那食盒、玉片,全都化为了灰烬。

    曾千户大吃一惊,感应到了什么连忙喝道:“快走!”

    轰——

    两团火焰瞬间爆炸,即便是有着奇阵的延缓,爆炸的威力也毁掉了小半个冥狱!当中还有几名罪犯被一同炸死。

    曾千户几个人躲闪的及时,但也被波及,一个百户,两个总旗满脸灰尘,身上伤口留着黑血。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