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一九二章 张网(上)求月票!
    何云泰看着戒备森严的北山村矿坑内外,脸上一片淡然,这些年经商历练,早已经喜怒不形于色。

    然而他心中却是一片哂然:修士又如何?只要抓住了他们人性上的弱点,一样能够玩弄于鼓掌之间。

    那位大人何等强大?地位尊崇,然而还是逃不过心中的贪念,中了他的圈套。

    只是他现在的处境也很尴尬:他伪造了这一切,当然是想要把这座已经无法继续开采下去的矿坑出手卖个好价钱。

    但现在,这里被龙仪卫占据了,他不敢怒更不敢言,无法出售矿坑——等到龙仪卫挖开铁矿脉,发现后面什么也没有……恐怕他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他忧心忡忡,怎么样才能坏了龙仪卫的事儿?当然不能自己出手,他也没那个能力,不过他坏主意多,心思转了几转,已经明白了:这世上有的是想要虚念真金的强者。

    他取出一枚同音骨符,悄悄说了一些话。

    ……

    宋征的确做到了严格保密,北山村矿坑被封锁,没有任何消息泄露出去,甚至柳氏那边,因为柳成菲办事得力,也没有消息泄露出去。

    事实上柳氏是他准备的后手,留给暗中打探的人用来“对照确认”的。

    真正的泄密来源,他早就想好了,必定是何云泰。

    只有何云泰才会着急,尽快把这个消息泄露出去——这将会印证他故意制造的假消息,北山村矿坑有虚念真金。

    听到这个消息的强者,会去想方设法的侧面打探,这个时候他们会从柳氏内部得到证实:龙仪卫的确找到了虚念真金。

    如果连这个消息都打探不出来,那也就没资格争夺什么虚念真金了。

    这个过程会漫长一些,宋征估计至少得三天时间,他安心在柳县县衙内打坐修行,闭门不出也不见客。

    若是有心人再知道这个消息,立刻就会猜测:只怕他人已经在北山村矿坑坐镇。

    只用了半天时间,洛青维就传回消息:“大人,一切准备好了。”

    一片特殊的画面通过玉符传递过来,普通人看到了,只怕会觉得一片渺茫,但阴神修为精深的修士,却可以看出来,这是一片阴神感应的画面。

    是在“阴神视野”下的北山村矿坑周围。

    “我将控制灵符给大人传回去。”洛青维装傻充愣的说着,很快一枚温润的灵符出现在宋征手上,灵文流畅,篆刻深邃。

    宋征摸索着手中的灵符一阵暗笑,洛青维还是不服气啊,故意不告诉自己灵符的奥妙,想要考校自己一下。

    他轻轻一点,灵元渗透,阴神扩张,顺着灵符联通了北山村外的一应布置,霎时间有一种“君临”的感觉。他的阴神,可以从极高处无声无息的注视着整个矿区。

    宋征心神拨动,虚空神镇照遍内外,天道真雷试探古今。

    整个布置当中,没有隐藏什么“不好”的东西,证明洛青维至少在这件事情上,只敢“考校”为难一下自己,不敢做出别的什么出格举动。

    宋征将阴神从灵符中退了出来,满意点头。只可惜自己没有洛青维那种“神化万千”的本领,否则只需要分出一道神念来进行监视。

    不过北山村的消息没有那么快传出去,他倒是不着急进行监视。收了阴神之后,就在衙门的静室中专心修炼。

    他公务繁忙,无法像普通的修士那样时常闭关。他全都是利用这种“散碎”的时间,见缝插针的进行着修行。

    和旁人不同的是,这种修行方式,需要能够迅速的将心神沉静下来,并且抓紧每一瞬间,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下一刻自己是否会有公务进来打扰,不得不中断修行。

    每一次这样的修行,宋征脑海中都会观想一种境界:滴水成海、聚沙成塔。

    他的修行境界,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累积起来的。

    但是真正到了突破的关头,自然还是需要腾出一段时间来专门进行冲击。

    这一次,果不其然只修行了一天时间,等到第二天半上午的时候,曾千户传来了消息:“大人,西门弘调查清楚了。”

    “说。”

    西门弘被抓之后一直关在冥狱中,他的家人数次求见宋征都被挡了驾。龙仪卫上下都知道,他们是想将西门弘捞出来。

    宋征昨天命曾千户暗中调查西门弘,曾千户表面上不动声色,因为禺州龙仪卫上下,之前漏洞百出,现在还没有完成“筛选”,他不想走漏了消息,因此调查起来多花了些时间。

    西门弘的家人果然暗中找了好几位禺州龙仪卫的百户,先是想让他们引荐宋征,没人敢接下这个事儿,然后他们退而求此次,多花元玉,只求西门弘在牢中能够受到照顾。

    这事情简单,宋征抓了西门弘之后,就没怎么审讯过他,想来也不是什么“重犯”,只是得罪了大人而已。

    “但是西门弘的家人恳求引荐,被拒绝之后几乎是立刻就转移了目标,变成了请求照顾。属下感觉他们一开始的目标,就不是想要见到大人。”

    宋征暗自点头。

    “而且得到了便利之后,他们探监的次数远远超过了正常,甚至除了探监,还经常托人给西门弘捎一些酒菜。”

    宋征问道:“你有没有算过,这种频率下,西门弘多久能够和外界联络一次?”

    曾千户经验丰富,早已经做好了统计:“几乎是半天一次!”

    宋征不由得冷笑:“他这是将冥狱当成了他的禺州府衙了啊,半天向外传递一道命令,呵呵!他家里还有什么人?”

    “一妻四妾,但一直没有孩子。另外有忠心家臣三人,其中老管家专门负责上下活动,送钱送东西的都是这个老管家。”

    宋征问道:“你盯着老管家了?”

    “不只是老管家,重要的几个人,属下都命人暗中盯着了。大人放心,这几个都是我从湖州带来的老手,不会被发现的。”

    宋征颔首:“一旦有所发现,立刻向本官报告。”

    “是。”

    曾千户“退下”,他又抓紧时间修炼了四个时辰,到了快吃晚饭的时候,柳成菲来了,苦恼说道:“我爹回来了,他想见你。”

    宋征被她这话搞的一阵古怪的感觉:“为什么要见我?”

    柳成菲可怜兮兮的,两只杏眼水汪汪的看着宋大人,说:“我又闯祸了,还连累了我哥,我爹肯定气坏了,你就发发善心,见他一下,也别吓唬老爷子,他年纪大了,受不了的。”

    宋征想着反正好处已经谈妥了,柳氏最近也很配合,这丫头虽然姿色一般,但跟在身边还算是有能力,这两天没功劳也有苦劳。

    “好吧,”他勉强答应:“让他进来吧。”

    柳成菲如释重负的微笑,带着三分感激,腔调有些甜腻:“谢谢。”

    她转身出去了,心中总算是找回了一些自信,看来以前这些“招数”还是管用的,只要把眼睛瞪得大大的装可怜,总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她要是知道刚才宋征在心中评价她“姿色一般”,恐怕忍不住当场和大人动手。

    柳成菲很漂亮,也是人间绝色的级别。可宋征之前接触的女孩们都太出色了。

    柳成菲的父亲柳时远看上去四十多岁,刚刚从绵州回来就听说儿子女儿全被宋大人给抓了,差点当场走火入魔。

    他临走之前还专门叮嘱过,那宋征不好惹,让家里都小心谨慎,切莫惹祸上身,柳氏富可敌国,在却朝中没有靠山,本身就是一种极为危险的状态。

    他片刻也不敢耽搁,赶紧来求见宋征。

    宋征吃着晚饭,没什么胃口。比起韵儿做的差远了,他随口抱怨道:“整个柳县就没有个好厨子吗?”

    柳时远正好到了门口,灵机一动接口道:“我家菲儿丹食一绝,只可惜不大愿意动手,就算是我这个做父亲的,一年也尝不到几次她的手艺。”

    宋征看了他一眼,柳时远连忙进来拜见:“柳氏家主柳时远,拜见大人。”

    宋征摆摆手:“请起。”

    他知道柳时远为何而来,很坦白的说道:“柳氏花钱赎罪即可,柳先生不用担心子女的安危。”

    柳时远又是一拱手,语带歉意说道:“是在下管教无方,犬子冒犯了大人,还好大人宽宏大量,给了他改过自新的机会。”

    宋征点头感叹:“难怪柳氏在朝中毫无根基,却能够成为柳县第一大家,若当日你在家中,本官怕是也赚不到这二十五亿元玉。”

    柳时远看上去像是一点也不心疼钱:“他们俩从小教育到了,可缺少历练。这一次的事情,正好让他们晓得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宋征点点头:“柳氏交了钱,本官自会放了他们。”

    柳时远知道自己该退下了,但他没有走,而是试探问道:“大人何不让小女试一试?并非柳某人自夸,小女在丹食上的天赋,冠绝禺州。”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