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一九零章 第二块虚念真金(上)求月票!
    一直下到了矿坑最深处,这里越来越贫瘠,忽然有潺潺水声传出,大家低头一看,水中泛着淡金色。在矿坑的尽头,出现了一个竖井。

    “就在下面。”赵宝财老实说道。

    宋征一点头,齐丙臣率先下去,片刻之后道:“安全。”宋征带着大家下去,竖井深达百丈,下面被挖出来一个巨大的坑洞,约莫三十丈方圆。在一处洞壁上,有一个明显的凹槽。赵宝财指着那一块凹槽说道:“就是从那里挖出来的。”

    宋征走过去以手轻触,细细感知,片刻之后问道:“你们可曾勘探过,还有没有未曾挖掘出来的虚念真金?”

    “没有了。”赵宝财道:“这里是王大人亲自动手挖掘的,对于矿藏,他从来不会看错,他说没有了,那肯定就是没有了。”

    宋征想到了柳成菲所说的,这些年柳县的新矿坑,几乎都是王吉安发现的。他环视周围,的确留下了浓郁的魂魄痕迹,都是王吉安的。

    在这样近乎封闭的环境中,魂魄痕迹消散的也更慢一些。

    “走吧。”他仔仔细细查看之后,并没有什么线索。等上到了地面上,他沉吟一下,将石中荷喊来问道:“你可知道,有什么样的生灵,对于矿脉格外敏感,搜寻无比准确?”

    石中荷想了想,避开众人道:“虽然没有见过这种生灵,但是我想应当是矿脉成精。”宋征点了点头,和他自己猜测的差不多。

    石中荷乃是地脉成精,在大地之下拥有着匪夷所思的神通。若是一道矿脉成精,毫无疑问在搜寻矿藏上,应当有着强大的先天优势。

    但王吉安是个人类,这一点毫无疑问,不过宋征想到那个“老神仙”。

    宋征一路上想着整个案子,回到县衙中就看到寒九江一脸忧色:“大人,王鹏举来禺州了,已经到了丽水城,他发了公文过来,让您马上回去见他。”

    宋征一阵烦躁,暗骂了一声,然后表面上仍旧淡然道:“先不用理会他。”

    他在路上已经有了一些思路,对柳成菲道:“将柳县所有的矿坑分布图找来。”柳成菲去了一小会儿,就带着一枚玉印回来。玉印放在桌子上轻轻一点,有一张虚幻的立体的山河图展开来,是整个柳县,上面有各种颜色的光点标注出了一个个不同种类的矿坑。

    宋征扫了一眼,整个柳县有大大小小矿坑三十九处!

    他暗笑一声,难怪富得流油。

    柳县的面积并不大,却有这样丰富的资源,的确让他惊讶,而这十年来,王吉安新发现的就有十几处。

    他望着地图,摸着下巴沉吟着:“发文书告诉王鹏举,本官在柳县有要事,让他在丽水城等我几天。”

    齐丙臣跟随他时间最长,也最了解他:“大人看出来了什么?”

    宋征笑而不语。

    不是他不想说,而是心中殊无把握。

    灵境就是洞天,等级犹在福地之上。但实际上它们的价值,远远超过了福地。这种天然而成的洞天世界,在天条中位置十分特殊,可以说是真正的“得天独厚”。

    洞天世界出世,必定会引发虚空异动,但这种异动往往是在出世之前才会明显。

    而另外还有一个征兆,十分隐晦,那就是洞天世界会间接影响出世地点的“福缘”。这一点类似于“近朱者赤”,洞天在靠近的过程中,从虚空的另外一个层面上,对于出世地产生了好的影响,所以出世地会在短期内,有一次资源爆发。

    只不过这种征兆很难被人提前意识到。因为修真界神奇,会造成这种类似情况的原因很多。

    比如灵河地下支脉改道,比如山川龙脉成型,比如地牛翻身。

    但宋征正好撞在了柳县,这十年来柳县的矿产大爆发,最近又发现了虚念真金——看上去很像是这种征兆。

    这真的只是一个猜测,更大的可能是柳县原本就矿藏丰富,只是因为王吉安的出现,提前将这些矿藏都开采了出来。

    甚至宋征自己都觉得,猜测正确的可能性很低。只不过现在他对于月河灵境毫无头绪,这个猜测也算是没有线索的线索,相比于别处,柳县目前来看更有可能。

    他索性就带呆柳县不回去了。

    至于王鹏举是否会因此暴跳如雷——最好如此,他正需要王鹏举进入暴怒的状态。

    而眼前王吉安的案子,另外一个人身上的疑点越来越大:西门弘。

    他差点就被蒙蔽过去了,以为西门弘真的只是一个被靠山放弃的州牧而已,此时回头再去看,首辅大人并不是他的靠山。

    哪有因为一次错误,就直接放弃手下的靠山?

    如果西门弘真的是他的人,首辅大人不可能这么轻易的放弃他,难道他不怕宋征从西门弘身上挖出什么线索,牵连到自己?

    任何一位朝中大佬,在这种局面的时候,第一反应是想办法先保住自己人。首辅大人其实表现的有些反常——这是先入为主的原因造成的,他也只是个凡人,不是神仙——西门弘在整个禺州刻意营造着,自己的靠山是首辅大人的假象。

    这个假象通过禺州龙仪卫之口,传入了宋征的耳朵。

    “他故意攀上首辅大人,到底是什么目的?而且他已经快要成功了,手段、心思十分可怕,他到底是什么人?”

    宋征想了想,传讯丽水城:“隔空审讯西门弘。”

    但是随后心念一转:“且慢。”

    西门弘此时在冥狱中,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赵立强暗中看见了他,柳成菲暗中调查王吉安,牵扯到了他。这些都是机密。

    他吩咐留守丽水城的曾千户:“暗中调查一下,西门弘在牢中都有什么举动。”

    “是。”

    ……

    柳成菲不自由,她被限定在只能在县衙里活动。柳成梁三个还在牢中关着,柳家庄还被龙仪卫看守着。

    傍晚的时候,在柳县根深蒂固的柳氏,还是找到了机会,将消息从家中送到了柳成菲的手中,四叔的意思,让她去和宋征谈一谈,怎么样才能为柳氏“赎罪”,将柳成梁三人救出来。

    柳成菲老大不乐意,但想想这一场灾祸毕竟是因自己而起,只好硬着头皮去见宋征。已经走出门了,忽然想起来什么,脸上一阵扭捏,回来走到镜子前面,细心地化起妆来。她将头发盘起,露出修长如玉的脖颈,又换上了一身翠绿色的长裙,春水一般的裙摆,将她高挑的身材彻底衬托出来。

    她对着镜子中的自己,满意的点点头,又想起宋征之前的话,不服气的哼了一声:还让我照照镜子,照了很多遍了,分明就是个小仙女。

    她脚步轻巧,裙摆飘荡,出现在了宋征门外。

    石中荷一如既往地守在院子里,面前的石桌上摆着一只食盒,里面是寒九江“孝敬”他的蜜汁鸡翅。

    黑豆隐藏在屋子后面的一株古树上,他以黑毛猴子的姿态示人,实际上是十万年古松树心成精,也有着诸般神通。

    “干什么。”石中荷随意问道,对这个女人她完全没有戒心:本事不行,相貌一般,身材马马虎虎——这可都是老爷说的。

    尖下巴瓜子脸,毫无威胁啊。

    “宋大人在吗?下官求见。”柳成菲说道。

    宋征在里面听到了,猜到她的来意,便道:“正好有点时间,进来吧。”

    石中荷挥挥最近明显胖了一些的小白手:“进去吧。”

    柳成菲进门,咬了咬嘴唇,拜见了问道:“大人可否明示,我柳氏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宋征放下手里的卷宗,看向她:“那要说说你们柳氏犯下的是什么罪。”

    柳成菲硬着头皮:“大人请开价。”

    宋征瞥了她一眼,从这态度上来看,这女孩还是心中不服气。对此他倒是不在意,毕竟宋大人最近很穷啊。

    “柳家很有钱?”他冷笑。

    柳成菲道:“若大人想要钱,必定会让大人满意。”

    “六十亿。”

    柳成菲不想跟他谈了,宋征撇了撇嘴:“也就是个稍微富裕点的人家罢了,还真以为你们富可敌国呢。”

    柳成菲不服气:“不是拿不出来,而是……”她说漏了嘴,迎上宋征似笑非笑的目光,不由得一阵羞恼:“大人好生恼人。”

    “六十亿元玉,柳氏的确能拿出来,但也必定砸锅卖铁,元气大伤了,大人总不想逼死我们柳氏吧?”

    “呵呵,”宋征一笑:“柳成梁以民意来逼迫本官的时候,可不曾想过手下留情。”

    柳成菲想了想,道:“二十亿。”

    宋征心脏狠狠的跳了一下,知道柳家有钱,可这也太有钱了吧!但他仍旧淡淡道:“那裴家呢?”柳成菲瞪大了杏眼:“裴家还要再花一笔钱?”

    宋征不置可否:“你刚才说的,可只是柳氏。”

    “这……”

    宋征倒也不着急,摆摆手道:“你回去商量一下。”

    不管怎么说,裴家都是因为她才被牵连到了这一场大祸中,更何况她和裴天颖乃是好姐妹。她想了又想,道:“二十亿,外加一条消息。”

    “什么消息这么值钱?”

    柳成菲道:“柳县还有一个地方可能埋藏着虚念真金!”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