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一八九章 案情复杂(下)
    王吉安的案子隐情深重,柳成菲不敢怠慢,专门在库房中布置了一座奇阵,将尸体冰冻起来。宋征看了这安排,也是暗自点头,这世家小姐身上的确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大事上稳妥不毛躁,比她那个兄长要强得多。

    而另一方面,也说明柳县的确有钱,这奇阵价值三千元玉,每天维持阵法运转,消耗的元玉也有七百。

    别的地方,恐怕是有心无力的。

    冰阵当中,王吉安的尸体一片苍白,眉毛和头发上凝结着一些冰霜,指甲里一片灰白。

    柳成菲陪着他,宋征站在奇阵外,双目幽深,身形显得高大悠远,虚空神镇一照,尸体的一切都展现在他的“眼中”。

    柳成菲靠近冰阵的时候,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似有所感疑惑的看了宋征一眼。她仍旧觉得宋征是个“有靠山的狗官”,坏透了,抓了自己的好姐妹和兄长,但他还抓了裴天雷,这个不错的。

    但此时,她从宋征身上感觉到了一种叫做“敬畏”的东西,疑惑中皱着黑黑弯弯的绣眉,觉得不太可能吧,狗官不都是没什么真本事,靠着权势和家族赐下的宝物为非作歹吗?

    他能抓了颖颖,一定也是什么了不得的灵宝。

    宋征目光落在了王吉安脖子上的那一只匕首。至少从表面上看上去,这只贯穿了脖子的匕首,是王吉安的直接死因。

    但宋征去明白,虽然伤口上凝固着鲜血,但是王吉安在被刺穿了脖子之前就已经死了。

    时间过去半个多月了,匕首上的魂魄痕迹已经消失无踪——宋征不免遗憾,却也能够理解。柳成菲能够想到用冰阵保存尸体已经不错了,对于魂魄痕迹的保存,她没有经验想不到也是正常。

    他抬起手来,虚空一托,王吉安的尸体凌空升起翻转过来,露出了背后的阵铠图。宋征暗自点头,赵立强的消息准确。

    但是阵铠图没有激活的迹象。

    “走吧。”他说了一声,尸体平静的落下去,他转身出了仓库。

    柳成菲跟出来,小心眼里转动着心思,试探问道:“大人看出来什么?王吉安到底是怎么死的?下官也曾命人检查,甚至请了几位著名的仵作前来,但是他们都说致命伤就是那一枚匕首。”

    宋征淡淡瞥了她一眼,这女孩的小心思他如何看不出来?竟然想要考校上官?看来还真是个世家小姐,好了伤疤忘了疼,你的兄长他们还在冥狱里关着呢!

    “你怎么看?”他反问:“你觉得不是那只匕首?”

    “下官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柳成菲说起来自己的怀疑:“王吉安牵扯的机密极多,越是这样简单的死法越是可疑。”

    她有些小不服气:“是那些仵作们找不出真正的死因,否则我一定可以查出真相。”

    宋征:“哦?若是本官告诉你他的真正死因,你能查出真相?”

    “大人看出来了?”柳成菲有些不信。

    宋征淡淡道:“他的魂魄彻底消散,体内全无痕迹。有可能是被人以特殊神通瞬间震散了全部的魂魄,在匕首刺穿他的脖子之前,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所以身上一切护住宝物、阵图都毫无用途。”

    柳成菲一愣:“特殊神通?能够彻底震散魂魄?”

    她似乎想到了什么,悄悄低下头。但宋征此时虚空神镇尚未散去,明察秋毫,她最细微一丝的情绪波动也逃不过宋征的眼睛。

    “你想到了谁?”宋征开口询问,暗运了神通,宛若雷神审问,轰鸣作响震慑魂魄。

    柳成菲原本不想说,但被宋征这样一问,下意识的不能抗拒,开口道:“县中高家老祖高远,修有神术‘五方神雷’,专灭魂魄,威震禺州。但他已经在六十年前闭死关,冲击天通境,再也没有露面……”

    宋征心头一震:“是高越的高家?”

    “正是。”

    宋征恼怒跺脚,传令道:“全军开赴高家!”

    “是!”

    龙仪卫出城,上了骑兽轰轰隆隆的杀奔高家,两位老祖当先而行,接应鸿天成,以防出现意外。

    但是倒了半路,正遇上鸿天成带着高越返回,毫发无损。

    宋征随后赶来,以虚空神镇笼罩诸人,检查了一番确认没有问题,不是被夺舍占身,这才松了口气,问道:“一切顺利?”

    鸿天成虽然不明白大人为何这么兴师动众赶来“接应”自己,但看到宋征的担忧和急切真实无伪,也是心头一暖,躬身道:“一切顺利,高家听说要配合调查,立刻命高越带着和那件事情有接触的人,和属下一并返回。”

    高越在一旁抱拳行礼:“见过大人。”

    他心头疑惑,问道:“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宋征淡淡道:“王吉安乃是被人以特殊神通,彻底震散了魂魄而死。”他刚一说完,高越的脸色就变了:“大人,我家老祖已经闭关六十年,此事与我高家绝无半点关系。”

    宋征不置可否,又问道:“将你暗中调查王吉安的经过说一说。”

    “是。”高越知道宋征不相信自己,却毫无办法,宋正询问,他老老实实的回答了。

    他倒是谨慎,整个调查过程严格保密,经手的人都被他带来了,宋征命人一一审问,等回到县城中,结果也出来了,高家这边的确有两个可能泄密的细节,李三眼也命人去追踪调查了,但宋征看了一眼,凭借自己的经验已经可以断定,高家这边应该没什么问题。

    这案子似乎又进了死胡同。

    他吩咐了一声:“去小漠河矿坑看看。”

    ……

    衮县虚空,高耸入云的王鹏举一身层叠厚重的仙甲,宛若一尊金甲神将,最后发力一拳将一头七百丈的混沌天魔的脑袋炸得粉碎,眼中红光彻底熄灭。

    啪——

    骨骼破碎,冰雹一样从天空中砸落下来,在地面上溅起了一片片尘灰。

    王鹏举深吸一口气,层叠厚重的仙甲先从身上脱离,啪啪啪的飞到了外面,庞大收缩化为一枚龙眼大小的铁丸,仙文流淌,他一口吞了下去,紧跟着、自己的身躯也迅速变回了正常的状态。

    身旁,一根巨大的肋骨砸落下来,轰隆一声插在他的身边,激起了漫天泥土。混沌天魔肋骨长达十三丈,他站在旁边显得十分渺小。

    他恼怒无比,身为大秦帝国的九阶天兵,当然看出来这是一个人为布置的陷阱!甚至他已经从其中找到了一些线索,暗自记下来,以大秦人的性子,日后必要报复。

    “大人。”属下们聚拢过来,天空中,虚空正在重新变得稳固。

    “宋征那边可有消息传来?”

    “还没有。”他们在洪武的确消息闭塞,宋征在禺州做了什么,他们全然不知。

    王鹏举面色阴沉,进入洪武时间不短了,可是有关月河灵境毫无头绪,蛮妖部平天王也杳然无踪。

    他有着大秦人的狂妄,但也有着身为九阶天兵近百年的任务经验。他也很清楚,面对一位资深镇国,自己全无反抗之力。

    他从大秦带来的那个手段,必须有洪武人配合,才能牵制平天王。

    他心思转了几转,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正如宋征所说,禺州现在也属于江南……”他吩咐一声:“去禺州。”

    几个手下意外:“大人……”

    去禺州找宋征,那岂不是向宋征低头了?

    王鹏举面色凝重:“大局为重。”

    况且去了禺州,想要将那个宋征捏扁搓圆,还不是自己一念之间的事情。

    ……

    小漠河矿坑已经停工了,矿主赵宝财欲哭无泪。

    他是王吉安发迹之前的邻居,在所有邻居之中,赵宝财的浑家是当年唯一一个暗中接济过穷困潦倒得王吉安的人。

    因此赵宝财后来得到了小漠河矿坑。当然了,民间各种不堪入耳的传言,他也就当完全不知道了。

    但王吉安一死,矿坑不但停工,而且将来就不属于他了。尽管他已经很有钱了,可钱这个东西,谁会满足呢?

    宋征一行赶到的时候,他暗道一声命苦,带着家人、手下乖乖跪在路边迎候。

    龙仪卫滚滚而过,赵宝财惊惧,晓得这样的人物,一句话就可以让自己的身家性命全部化为飞灰,是以小心翼翼的身旁出了半点差错。

    宋征环视一圈,道:“两位前辈随我来,柳成菲、赵宝财,跟上来。”

    “是。”赵宝财答应着,柳成菲嘴上也应着是,心里还是哼哼了一句:架子好大。

    走进矿坑中,光线变得幽暗起来,每隔三丈,才挂着一盏元玉灯,还是最便宜的那种,光芒微弱。

    等到周围只剩下他们的脚步声在回荡,宋征问道:“在哪里发现的虚念真金?”

    两位巅峰老祖心头一震:虚念真金?!

    赵宝财道:“小的带大人过去。”

    矿洞内弯弯曲曲,岔路很多,石壁上还可以看到尚未开采完全的各种金精矿石,这座矿坑储量丰富,品阶很高,而且易于开采,看来王吉安还是个“知恩图报”的人。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