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一八八章 案情复杂(上)求月票!
    宋征一看头大无比,他以前遇到的女子,赵姐两世传奇,性情坚强,冷艳如剑。潘妃仪世家明珠,外柔内刚,知书达理。苗韵儿小家碧玉,来历惊奇,活泼娇憨。

    三女无论是容貌身材,还是性情资质,都是一时之选,乃是上苍遗落于人世间的三颗宝珠。

    但三女很少在宋征面前流泪,就算是哭泣也不是因为他。他完全不知道怎么应对这种局面,而且心里憋着一股火,不觉得怜惜,反而无比烦乱。

    他用力一甩袖子走出监牢,把这个麻烦丢给了石中荷:“让她不要哭了,然后来来审问。”

    “是。”石中荷声音有点含混,生怕大人听出来。在大人发火之前,她偷偷往嘴里塞了一块牛肉干,还没咽下去呢。

    结果大人还是听出来了,回头瞪了她一眼,石中荷一阵心虚。但宋征转过脸去,心情却好了不少:总觉得石中荷这丫头,要是跟韵儿凑在一起,一定会成为好姐妹的。

    再想一想,似乎……也有很大可能,因为零食分配不均打闹起来。

    想到苗韵儿,他心情好了不少。这段时间,不知道天火有没有发布圣旨,有没有再发密旨,派人来杀自己?

    石中荷性子大大咧咧,将牛肉干取出来递给柳成菲,没心没肺道:“哭啥,来分你点好吃的。”

    宋征等了一炷香的时间,柳成菲才眼睛红红的,跟在石中荷后面走进来。

    “大人,不哭了。”石中荷得意洋洋,果然没什么事情是一兜牛肉干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是两兜。

    宋征点了点头,端坐不动问道:“本官是为了王吉安的案子来的,你身上虽然没什么大罪,但是冒犯上官,已经足够将你革职查办。”

    柳成菲一撇嘴又想使小性子:查办就查办呗。可想起来这人的可恶,把自己下狱真的是一点也不手软,真要这么说了,多半又得回牢房里,哥哥他们也难以救出来了。

    她觉得挺委屈的,从小到大,因为她的家世,因为她出色的相貌,几乎人人都会或多或少的迁就她一些,她已经习惯了被优待。

    哪怕是在她因为怜悯那些可怜的百姓,而成为柳县县令,调停各家之间的矛盾,那些家主们往往也会如此。

    可是面对宋征,这些优待全部没有。

    她小心翼翼,像一只害怕掉进猎人陷阱的小白狐:“大人……想知道什么?”

    “王吉安的案子,有什么是卷宗上没有体现出来的?”

    说起这个案子,柳成菲似乎找回了一些自信,她冷冷一笑,道:“太多了。”

    宋征眉毛一扬:“说。”

    “大人觉得这个案子最大的疑点是什么?在本姑娘……在下官看来,最大的疑点不是王吉安之死,而是王吉安遇到的那位老神仙。几乎整个王家都知道老神仙的存在,可是几乎没有人见过他。

    即便是有人回忆,曾经见过这位老神仙,可是却想不起来他是什么样子,只有一个印象,就是这位老神仙仙风道骨,无所不能。”

    宋征点了点头,他也看出这个问题,王吉安的案子水很深,恐怕内幕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柳成菲又说道:“下官派人搜寻了十多天,这个老神仙,没有留下半点蛛丝马迹。另外,王吉安是怎么发现水井村的矿坑的?据王吉安自己说,是他手下的几名探矿校尉,可是下官却案中得知,他手下的探矿校尉一向只是用来掩人耳目的。

    从王吉安当上这个柳县矿监,十年来柳县境内新发现各种金精矿十六处,下官在他死后专门调查过,全都是王吉安指定手下的探矿校尉们去‘发现’的。”

    宋征皱眉:“此事当真?”

    柳成菲道:“经办此事的人乃是县衙捕头卢义庆,大人若是不信,叫来一问便知。另外下官已经严令所有的探矿校尉,在此案了结之前,不得离开县城范围,否则便算是畏罪潜逃。大人也可以将他们传来讯问。”

    宋征不由得看了她一眼,从能力上来说,此女倒真是出人意料。

    但胸还是太平,比赵姐她们差远了。

    “还有什么?”

    柳成菲却暗藏狡猾的一笑,舔了一下干涸的嘴唇:“口渴了。”

    宋征哼了一声,招了一下手。外面石中荷笑吟吟的拎着茶壶进来:“大人,贡品太极湖石茶。”

    柳成菲品了一口,眼睛微微眯起来,享受的弯成了两道好看的月牙。

    在牢里这大半天,真是受苦了。她从小养尊处优,哪里有过这种遭遇,差点以为自己这辈子都出不来了。她随父亲喜欢饮茶,可惜柳家虽然有钱,却买不到贡品,第一次喝着太极湖石茶,满口生香,甚是享受。

    她看了宋征一眼,忽的道:“这样冲泡石茶暴殄天物,下官擅长茶道,不知大人可否……”

    石中荷已经坐下来,朝外面挥挥手:“寒九江,把茶具都送上来。”

    宋征瞪了这丫头一眼,对柳成菲点了点头:“可以。”

    柳成菲熟练而秀美的烧水,醒茶、洗茶、冲茶,一应程序完备,将第一杯呈给了宋征,第二杯给了石中荷,最后才是自己的。

    宋征举着茶杯却不喝,盯着柳成菲。柳成菲气恼的自己先一口饮了,然后反看了宋征一眼。宋征低头,看着手中的茶杯淡淡品了一口。

    倒是石中荷,毫无戒心一口喝了,连连赞道:“的确比我自己泡的好喝多了。大人,咱们走的时候把柳县令带上吧,以后专门给咱们泡茶。”

    “你是不是也想被封口?”宋征恼道,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真要是这么做了,可不就是柳氏最害怕的吗:强抢民女啊。

    石中荷吐了吐舌头,缩着脖子坐在一边。

    宋征道:“接着说。”

    “是。”柳成菲有好茶润喉,嗓音

    清亮了许多,好似黄鹂一般:“下官暗中调查后还发现,王吉安虽然明面上是司邦阙的人,可他暗中和州牧西门弘关系也很好。”

    宋征淡淡问道:“你一个县令,是如何知道这等隐秘的?”

    柳成菲俏脸微红,有些扭捏的说道:“王吉安很喜欢去尘烟楼,下官调查尘烟楼的时候,发现绝大多数的时候,他去尘烟楼都是做客,有旁人会账。”

    这是自然,在柳县境内,只会是别人请他。

    “只有三次却是他做东,每一次宴请的都是同一个人,下官命人画像给尘烟楼的人辨认,确认是西门弘。”

    西门弘堂堂州牧,从丽水城跑来找王吉安就有三次,王吉安去见西门弘的次数必定更多。

    柳成菲道:“脚踏两只船可是官场大忌,王吉安之死会否和这件事情有关?”

    宋征对此不置可否,心中则是思路连绵:果然和西门弘有关!

    “还有别的情况吗?”

    柳成菲道:“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她停住看了看一边的石中荷和守在一旁的几个亲兵。宋征一挥手:“都出去吧。”

    石中荷又要了一杯茶喝了,就大大咧咧的出去了。那些亲兵也一声不响的撤走。宋征将奇阵落下:“现在可以说了?”

    柳成菲一阵不服气:就这么放心?本姑娘可是属青蛇的,口中有毒牙。真不怕我刺杀他?

    是的石中荷他们一点也不担心,他们都知道大人的实力,柳成菲那点本事,呵呵。

    “案发前一个月,王吉安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柳成菲神秘道:“他想要保密不告诉下官,嘿嘿,下官在柳县不说手眼通天,可他王吉安想要瞒过下官也是不可能的。

    下官看他形迹可疑,立刻命人调查,果然被下官发现了。”

    她有些小得意,却看到宋征皱起了眉头,一副苦恼模样,奇怪道:“大人,您……”

    宋征叹息摇头:“虚念真金。”

    柳成菲一呆:“您怎么知道?”

    宋征不回答,问道:“关于虚念真金的事情,你都跟什么人说了?”

    “谁都没说。”柳成菲道:“下官又不傻,这种宝物岂敢宣扬?连家里我都没说。”

    宋征又问:“你派谁去调查的?此事有几人经手?”

    柳成菲似乎也猜到了:“下官命县衙一等捕快高越负责此事,他……应该是动用了高家的力量,才查出来的……”

    “高家?”

    “柳县四大家,柳、裴、卢、高,高越就是高家的人,刚才下官所说的捕头卢义庆,就是卢家的人。”

    宋征暗自叹了口气。

    他初步判断王吉安的死,原因就在于虚念真金。原本知道虚念真金的人不多,从西雍王那边着手,应该就可以找到线索。可是现在,又多了一个高家,还不知道这高越调查的过程中,让多少人参与了,每多一个人,就多了一个泄密的可能,也就得多调查一条线索……

    宋征敲了敲桌子,奇阵光芒收起,李三眼在外面问道:“大人有何吩咐?”

    “派鸿天成,去将高越带回来。”

    “是。”

    宋征则是站起身来,对柳成菲道:“去看看王吉安的尸体,他停尸何处?”

    柳成菲回答:“在县衙后面库房的冰阵之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