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一八七章 特殊矿脉(下)
    柳成梁跟在队伍中,看到这群强悍的斗兽修骑磨刀霍霍却未能舔血,一路的欲求未满,心里阵阵后怕,幸亏四叔谈判成功,否则让这帮凶蛮冲进柳家庄,我柳氏数千年的基业必毁于一片血火。

    裴天雷眼珠子乱转,不知道心里打的什么主意。

    宋征还在路上,就命人去把柳四叔和裴氏的族老裴云重叫来。等他在县衙内坐定,两位老修也被人领了进来。

    宋征开门见山:“尔等两家,有重要罪证掌握在本官手中。本官问,你们答,只有一次机会,本官不满意,朝廷的清剿公文马上就会送来!”

    柳四叔和裴云重各自躬身:“大人请说。”

    “王吉安死之前,柳县发现了一座新的矿坑,是什么,在哪里?”

    “大人所说的,应当是水井村外的那一座矿坑,现在已经知道的是,那里出产四种珍贵的七阶宝材,分别是珍珠银,轻尘毫银,玄漠黄铁和血土核。”

    宋征问道:“现在已经知道?”

    “那座矿坑深埋于地下一千丈,里面庚金之气浓郁的可怕,明见境以下的修士,只要靠近就会被庚金之气所伤,经脉寸断。所以目前只是请了几位明见境大修以地遁之术潜下去,进行了简单的查看,只发现了这四种。

    不过根据那几位大修推测,这座矿坑出产必定十分丰富,甚至可能会出现八阶、九阶的宝材。”

    “只不过这座矿坑开采十分麻烦,前期只怕只能由明见境大修亲自动手,他们的价格十分昂贵。

    之后想要降低成本,就得请炼师制作一种特殊的铠甲,护住了全身,不被庚金之气侵袭。但这种铠甲恐怕也会非常昂贵。所以,水井村的矿是一块让人流口水的肥肉,但想要吃下去却不容易。”

    宋征点了点头,符合王吉安在和赵立强接触时候的态度。

    王吉安不肯多说,是因为说了怕赵立强知难而退,只要赵立强答应了,王吉安自有办法让他不敢反悔,只能硬着头皮上。

    宋征又问道:“王吉安之死,你们知道些什么?”

    柳四叔想了想,说道:“大人,实际上这件事情,您应该去问我家小姐。您对我们小姐……恐怕是有些误会。”

    宋征眼神微收,点了点头。

    ……

    宋征没有立刻去见柳成菲,而是吩咐了常顺一声:“将县城里的龙仪卫喊来。”

    龙仪卫在天下各处都有秘谍,柳县也不例外。在县城中发展秘谍,一般都是选择县衙的一些小吏,这些人对县衙中的一应掌故、明里暗里都十分熟悉,但前途渺茫急于寻找靠山,龙仪卫往往考察后接触一下,就能暗中多了一位秘谍。

    而柳县此时,除了这位秘谍之外,还有一队龙仪卫校尉,是之前宋征派往下面,监视那些矿监和矿主的。

    常顺将他们都叫来询问,意外的发现,柳成菲在柳县的口碑竟然很不错。

    那位小吏秘谍更加清楚:“……柳县这地方,县令更换的频率太快了,这里有钱的家族太多,小家族掌握一个矿坑,大家族往往掌握着三个以上。县令的一些作为稍不合他们的心意,就使了元玉往上头活动,把县令撤掉,换自己的人上去。

    而敌对的家族过上一段时间,又会用相同的方法把新的县令再换掉。

    时间长了县里混乱不堪,政令朝发夕改,百姓们苦不堪言。后来各家也看明白了,上官们就是要保持这种状态,好更多的从他们身上收取好处。

    而因为这种混乱,矿上也是械斗不断,三天两头死人。那些护矿的修兵往往没什么事情,死的都是战斗中被误伤的旷工。他们都是普通人,一个壮年旷工就是一个家庭的顶梁柱,那几年惨剧不断,整个县城白幡遍地哭声不绝。

    可是各家虽然明白这种状况,却谁也不肯退让,因为找不出来一个合适的人选,担任这个县令。”

    听到这里宋征就明白了,各方都不肯退让,也不能退让,因为退让可能就会损失数以亿计的元玉。虽然知道替换县令是饮鸩止渴,也只能硬着头皮这么做下去。

    他心头一动:“柳成菲的确是个合适的人选。”

    那小吏点了点头。

    柳成菲出身柳氏,柳氏乃是柳县最大的家族,甚至传说柳县的命名便来自于柳氏。这个出身足够分量。

    但让柳氏的人来做县令,别家又不放心。但柳成菲是女儿身,相比于柳成梁来说,她看上更“容易对付”而且早晚柳成菲是要嫁人的。

    女子性情柔韧,更适合在各家之间斡旋。

    柳成菲年轻貌美,在斡旋的时候,各家很难对她恶语相向,极大的避免了谈崩的可能。

    在没有更好的人选出现之前,柳成菲的确是所能有的最佳的选择。

    “而她做的其实很不错,虽然身上有着世家小姐娇生惯养的刁蛮习性,可是作为县令,她是称职的。至少她上任之后,县里每年的矿区械斗减少了八成,百姓总算能够温饱。”

    宋征想起了案件卷宗,暗自点了点头,这一次倒是自己先入为主了。

    不过如果不是柳成菲那一身刁蛮性情,他也不会做出误判。他命那小吏下去,又询问了那一队龙仪卫校尉,得到了差不多的回答。

    他想了想,挥手道:“去牢里看看。”

    ……

    宋征对柳成菲的看法改变的同时,牢中的柳成菲,却咬着细细的小银牙,把宋征恨之入骨。她舌底藏着一根银针,正是父亲费劲了心机为她求来的护身法器,只是现在身在牢中,身上挂着法器锁链所以无法施展。

    若是那狗官胆敢轻薄本姑娘,当场叫他魂出升天!好叫他知道,我柳家的姑娘,都是属青蛇的!

    她恨意深重原因无他,好姐妹裴天颖被那狗官抓进来了,然后兄长和裴天雷也被那狗官抓进来!四个人关在一起,牢房彼此相邻。

    “菲菲。”裴天雷涎着脸喊了一声,柳成菲没好气的别过脸去:“不用叫得这么亲热,咱们的关系还没到那一步。”

    柳成梁却觉得是自己连累了裴天雷,劝说妹妹道:“天雷对你痴心一片,为了你这次把裴家也搭了进去,妹妹你难道是铁石心肠?”

    柳成菲一阵气苦,整个柳氏上下,都当裴天雷是姑爷,可这是自己的终身大事,怎么就没人听自己说说?自己对这个小心眼的粗糙汉子毫无好感。

    裴天颖坐在一旁的牢房中,瓮声瓮气的说道:“菲菲跟我哥不合适。”

    柳成菲看着好姐妹,甜甜一笑。

    看守牢房的灵恒治笑了:“你们两家倒是有趣,两个哥哥一伙,两个妹妹一伙。”

    柳成菲咬着牙根道:“哥哥觉得合适,就自己嫁吧。”女英雄顿时笑了,连连点头道:“我跟菲菲过。”

    灵恒治一愣,脑海中不由得联想出了一幅幅画面,柳成梁生的俊秀,跟满脸横肉的裴天雷搭配,竟然显得十分“协调”。

    至于柳成菲和女英雄就更不用说了,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灵妖心中忽然冒出一个古怪的念头:感觉促成这两对璧人,乃是自己生来的责任!

    他一个哆嗦,赶紧把这个诡异的念头丢出脑海。正在这时,身后传来响声,他回头一看连忙躬身:“大人。”

    宋征走进牢房,这里远远比不上龙仪卫的冥狱。女英雄看到他进来,一声嘶吼咚一声撞在了牢笼上,额头顿时鼓起一个大包,她用力摇晃着牢笼吼叫着:“狗官,离菲菲远一些,有什么冲着我来!”

    宋征瞥了她一眼:想得美。

    柳成菲微微侧脸,下巴轻抬,清冷的看着宋征。宋征随意的一指柳成菲:“单独提审。”

    “狗官!”女英雄大叫,连连撞击着牢笼,好像里面关着的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一头暴躁的荒兽大猩猩。

    柳成梁和裴天雷也急了,两眼血红:“宋征,你只会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

    “你想要什么,多少钱我们都可以给你。”

    宋征回头看了一眼,烦了。

    虽然是误会,可你们这样一口一个狗官,真当本官是泥人没有脾气吗?

    “封口!”

    李三眼大声应和,好像牢房中炸响了一道惊雷。他带着手下的校尉冲了上去,有法器枷锁压制,女英雄和裴天雷也都只是挣扎了一下就被乖乖制服。李三眼啪一声将一张兽皮制成的灵符结结实实的拍在了他们脸上,顿时一片红肿,等于是被结结实实的用兽皮抽了一嘴巴。

    柳成菲咬着嘴唇,眼眶里又有眼泪在打转:“你、你别折磨他们,你到底要怎样,才能放过我们?”

    宋征看她似乎准备“牺牲自己”一副英勇就义,以身饲狼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发动了神通,一把将她拎过来,又挥手落下一道水镜:“你自己照照镜子,我是瞎了眼了,能看上你?”

    柳成菲:“……”

    女英雄三个也愣住了,什么意思?不是觊觎小妹/菲菲的美色吗?

    柳成菲面子上挂不住了,气苦不已,这次终于没忍住,眼泪扑簌扑簌的掉下来:“你这也太欺负人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