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一八六章 特殊矿脉(上)求月票!
    轰隆隆……

    三四里的距离,对于天蚕雷虎来说瞬息而至。宋征端坐在骑兽上,身旁有两位巅峰老祖相随,靠着斗兽修骑的军阵,气势一时无两。

    柳氏的庄园已经紧闭四门,升起了奇阵,修兵登墙,诸般法器朝外,摆出了殊死一搏的架势。但庄子里人心惶惶,都知道真的打起来,他们必死无疑。

    宋征在庄外扫了一眼,道:“柳氏这些年,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竟能建造起这样一座防御森严的庄园。”

    他心中一方面着恼,本因着案卷的缘故,他对柳成菲的观感已经有些转变。反正也不是什么大罪名,回头跟柳氏和裴氏说一声,花点元玉就把人领回去了。但是柳氏却教唆数千民众围攻自己,要逼迫自己释放柳成菲,他就偏不肯放人了。

    而另一方,他却暗自开心。

    他进入柳县,感觉王吉安一案迷雾重重,恐怕柳县中,有不少人牵扯其中,会拼尽全力掩盖真相。柳氏这么一闹,恰好给了他彻底打破柳县原本势力结构的机会。

    很多人会看到柳氏留下的巨大的权力空白,他们蠢蠢欲动,想要乘风而起,就得牢牢抱住自己这条大腿。那么自己就可以从他们口中,交换得到一些真相。

    只不过这机会来的有些仓促,他还没有理清柳县内的局势,也没有去小漠河矿坑看过。若是让他提前布置好,可能白天灭了柳氏,晚上就能弄清楚案件的真相。

    “可惜了呀。”他暗中遗憾一声。

    庄子里,柳成梁刚要怒声而骂,就被四叔捂住嘴拉到了一边去。四叔替了上去,站在墙上道:“宋大人兴兵前来,不知我柳氏究竟那里冒犯了大人?”

    宋征一声冷笑,道:“装聋作哑?煽动民众,围攻朝廷重臣,算不算重罪?”

    四叔笑了笑道:“大人这可是冤枉我们柳家了……”

    宋征一挥手打断他:“不做这无谓的口舌之争,本官有证人有证物,柳氏抵赖不得。现在,是战是降,全在柳氏一念之间。

    战的话,儿郎们的战刀已经饥渴难耐,杀入庄中株连九族。

    降的话,本官只问主犯,不罪他人。”

    他微微一顿,道:“一炷香的时间,本官需要一个答复。”

    四叔但是为难起来,战的话毫无胜算,降的话却要将柳成梁和裴天雷交出去……无论哪一种,都是他无法承受的损失。

    李三眼在一旁看着,不耐道:“大人心善,还让他们做什么选择,要我说的,杀将进去再说。”

    宋征没说话,齐丙臣狠狠瞪了他一眼:“大人已经下令,乖乖执行,休得聒噪!”

    “是。”李三眼顿时蔫了。

    石中荷点起了一炷香,插在了两军阵前。

    四叔身边几个柳氏的老人彼此商量着,柳成梁深吸一口气道:“将我交去吧……”

    “闭嘴!”四叔喝道:“你是柳氏下一任家主,将你交出去,与我柳氏灭亡有何区别?”

    柳成梁一时间也没了主意,裴天雷在一边说道:“不如先派个人去跟宋征商谈一下,看看宋征是什么要求。只要他肯跟咱们谈,就说明事情还有转机。”

    四叔不由得看了他一眼,从小到大,所有人都觉得满脸横肉的裴天雷是个莽汉子,没想到原来心中颇有谋断。

    只是这样的反差感让人不舒服,总觉得是他故意隐藏,示人以愚。

    “我看可以。”有老者赞同,其余人也是各自点头。四叔想了想,问道:“派谁去?”众人又陷入了沉默。

    庄外的那一位,现在看起来怎么也不像是个好说话的人,这去谈判,可能就真的一去不回了。

    出主意的那个裴天雷,这个时候也紧闭着嘴唇,巨大的眼睛垂下去盯着自己的脚面,好像上面雕着一本绝世秘籍。

    四叔心中一叹,传承久远的世家,一直没能晋升成为千古世家,恐怕都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家中挤着一堆蠹虫,平日里附着在家族本体上吸血为生,事到临头却全都畏惧无担当,没有人站出来为家族而战。

    他走下了围墙:“还是我去吧。”

    宋征看到围墙上有人高喊:“宋大人切莫动了刀兵,我们有人去和您商议。”

    四叔骑着马,飞快而至,马蹄沉重,踏在大地上,响在四叔心中,沉闷的好似六月的旱雷。

    宋征纹丝不动,四叔越是靠近,越能感觉到那强大的军阵,和头顶山江南巡察使大印带来的恐怖压力。他也是老祖的修为,虽然小地方的老祖比不得京师那些强修,但境界毕竟摆在这里。

    可是在这样恐怖的压力下,竟然感觉呼吸有些困难。

    他越发觉得自己任务艰巨,真的打起来,柳家毫无胜算。他其实并不责怪柳成梁,谁的亲妹妹落到这种危险境地,都会孤注一掷。

    他怪的,是家中那些毫无担当的蠹虫们。

    “宋大人。”四叔在阵前下马,双手抱拳礼敬。

    宋征淡淡道:“此来何事?”

    四叔实话实说:“大人抓了柳成菲,我柳家上下揪心,所以一时冲动,做了些出格的事情,但是大人毫发无损,是我柳家大败,我们认输,还请大人高抬贵手,您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来,我柳家倾尽家财,也一定满足大人的要求。”

    宋征皱了皱眉,注意到了四叔的说辞:“只是为了一个柳成菲?她并未犯什么大错,过的几日也就放出去了,你们何至于此?”

    四叔不好分说,只能苦笑,几日?足够你做很多事情了。

    宋征看了四叔的神情,大致也就猜到了原因。他从来没有期望过自己的名声会有多好,毕竟他是龙仪卫。

    龙仪卫在整个洪武天朝臭名昭著。他可能只是比一般的龙仪卫名声略好一点而已。口口相传之下,往往是好的越好,差的越差。

    只是“好色”这个名声实在让他很厌烦了。

    他挥手道:“不必谈什么,先将柳成梁、裴天雷叫出来,柳氏全庄闭门思过,没有本官的命令,不得出庄。等本官查明真相,再行定罪。”

    “这……”他最不愿意接受的条件,就是交出柳成梁。宋征道:“此等局面,交不交人有何区别?”

    你不交,我杀进去自己抓。

    四叔苦恼无比,抱拳道:“容老夫回去商量一下。”

    宋征一抬手,示意请便。

    四叔回去,路途中内心纠结,等到了门口,忽然福至心灵,回头看了一眼宋征的大军:宋征其实并没有咄咄逼人。

    他的条件很合理,只是准确的要了两个主犯。这么说来,这位宋大人并非真的是那种蛮横霸道,不讲道理的人。他兴兵而来,只是因为被冒犯了,他乃是堂堂江南六州第一官!

    四叔有了决定,回去之后道:“将柳成梁和裴天雷送出去交给宋大人,派人去裴家通知一声,接下来,我们两家要全力和宋征展开商谈,营救两位少爷。”

    柳成梁呆了一下,却是很有担当的自己走了出去——自己惹出来的事情自己承担,不能连累家族。

    但裴天雷眼睛乱扫,似乎是在找空隙,想要“突围”出去。四叔看出他的心思,劝道:“天雷,四叔看着你长大,不会坑你,你就算是逃出了柳家庄,外面宋大人那阵仗,你过得去吗?”

    裴天雷有地遁之术,不动声色的尝试着想要沉入地下,可是大地对他毫无回应,他心中一沉,知道宋征怕是早已经想到了这一点,以奇阵封锁了大地。

    他无奈的一叹:“我跟成梁一起出去。”

    石中荷站在宋征身后,双脚沉入大地。在她的掌控下,除非达到了老祖级别,否则别想施展任何地遁神通。

    洛青维隐身在宋征身后的亲兵之中,手中握着一张奇异的大弓,若有人想要飞遁而走,就叫他尝尝曾经射杀混沌天魔的利箭。

    封天闭地!

    柳成梁和裴天雷主动走出来,宋征冷着脸一挥手:“绑了!”

    李三眼带着手下,凶神恶煞的冲上去,以法器枷锁和锁链,层层捆住,沉重的两人差点直不起腰来。

    宋征一声唿哨,手指如剑,朝前一刺。

    五百天蚕雷虎斗兽修骑一声呼啸往柳家庄冲刺而去,轰隆隆的滚雷声中,大地剧烈颤抖,围墙摇摇晃晃,天空中风云变色,电闪雷鸣。

    柳家庄众人大惊失色,却看到强大的斗兽修骑到了庄子外,忽然分为两道,从两侧奔行划过,充满了野性的嘶吼声,震得他们两耳生疼,强大的气势压的每一名修兵都手脚发软,几乎拿不住兵器。

    两道洪流在庄园后面飞快的交错而过,彼此毫不干扰,各自绕着庄园一周,在正门前再次会合。

    军容齐整。

    宋征的命令传来:柳氏、裴氏,闭门思过,不得命令,不准出门!

    十名斗兽修骑留下来监视整个柳氏,另有十名离队而去,直奔城南方向的裴氏庄园。

    宋征带着大队人马返回了县城。

    这一仗又没打起来,斗兽修骑们连连抱怨,鸿天成和修子成都是好战之妖,一路上抱怨不停。唯独寒九江:“不战而屈人之兵,此王道也。真的打起来了,咱们弟兄也难免有些损伤。”

    鸿天成和修子成瞪了他一眼,鸿天成哼哼道:“软蛋,难怪大人不喜欢你。”

    寒九江顿时感觉被命中了要害,好一会儿没说出反驳的话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