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一八三章 欺负了一下女人(下)
    宋征进入禺州,抓了禺州州牧西门弘。

    宋征进入柳县,抓了柳县县令柳成菲。

    那几十名县兵也跟着倒霉,一同被龙仪卫收押。小小的县城中,一片风声鹤唳,都在传言宋大人对禺州本地人很不友好。

    宋征站在了县衙前,负手而立端详片刻,道:“封了。”

    他的大印凌空升起,将整个县衙压制住。李三眼带人冲了上去,交叉两道封印落下,轰隆一声整个县衙被奇阵笼罩住,出了龙仪卫,旁人不得进出。

    他转身来,看了一眼等候在一旁的赵立强,说道:“随本官去王家看看。”

    “是。”

    龙仪卫开路,街道上一片肃然。

    是因为传言、也因为柳成菲下狱,宋征给柳县人的第一感觉是恐惧。街道两旁的店铺连忙打烊,掌柜的带着小伙计躲在门板后面向外偷看。

    龙仪卫滚滚而过,威势无两。

    一路碾压着街面,来到了王家门外。

    王家在本地只是一个小家族,在王吉安成为本县矿监之前一直默默无闻,因为王吉安发达了,但没什么底蕴。

    他死后,王家也住不起这么大的宅子了,全家辞退了仆人护院,搬到了原本的老宅居住。这里等着结案就要卖掉。

    大门上还贴着封条,宋征绕着宅院转了一圈,到了一条小巷子的时候,赵立强上前来,低声说道:“大人,小的那一晚就是在这里看到西门弘的。”

    他悄悄指了一道墙头。

    宋征看了一下周围,这里十分冷清,在夜晚恐怕更没什么人来,西门弘若是真的杀了王吉安,从这里出来也合情合理。

    赵立强又道:“小的当晚在尘烟楼等候王大人,王大人久久不至,小的自己喝了多些酒,到了这里的时候,本想着找个地方小解,这才恰好看到了西门弘。”

    宋征正要上前查看,忽然心有所感,皱眉回头。

    “宋征!”一声炸喝好似惊雷,从长街尽头处传来,有一名身材魁梧的壮汉披散长发,顶着龙仪卫的气势大步走来。

    “只会欺负女人,算什么好汉!”

    他再次大喝,声如洪钟。

    龙仪卫一致向外,气势如山,逼迫之下壮汉的满头长发朝后飘飞,衣衫呼呼作响,宛如身在大风之中。

    他却丝毫不受影响,几步来到了近前,一把拔出手中的战刀,随手将刀鞘丢在了一旁。

    唰一声,手中刀隔空指向了宋征:“莫要躲在亲兵身后,是个男儿,出来和本姑娘堂堂正正一战!”

    气氛陡然诡异起来,前排的龙仪卫们也看清楚了,来人的确高大魁梧,眉眼粗豪,但胸前鼓囊囊的,的确是个女人!

    但怎么看,这也是个汉子啊,就差一脸的络腮胡子了。

    宋征淡淡问道:“柳成菲?”

    粗豪女英雄再上一步,就要和龙仪卫接锋了:“你欺负柳家妹妹,我不答应!”

    宋征问道:“那本官与你一战,岂不还是在欺负女人?”

    女英雄喝道:“我不一样。”

    宋征一点头:“好。”

    他只出一掌,凌空落下一拿。

    摄拿天地大神通发动,轰隆隆的巨响声中,女英雄只感觉这只手变化的无限巨大,而且还在持续的增大之中。

    她凌空一刀指向了天空,可是又不知面对这好像天地一般巨大的一掌,应该如何出刀,从哪里斩入。

    她凝聚了全身的力量,却始终无法出手!

    那一掌落下,将她拿捏住了凌空一甩,落入了一道龙仪卫的法器枷锁中。咔嚓!枷锁落下,将她囚禁住了。

    宋征轻松收手,淡淡道:“既然你这么维护柳成菲,去冥狱和她作伴吧。”

    女英雄还有些茫然:结束了?自己堂堂命通境初期,前途无量的年轻天尊,竟然连人家一招也接不下?!

    宋征莫名其妙的问了身边的黑豆一句:“这些人都不知道打听一下本官的实力吗?”

    区区命通境初期,也敢挑战?

    但他回头看了看女英雄,觉得这位应当不是什么智慧的物种,也就释然了。

    他飞身上了那一段院墙,双眼幽幽看去,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几天,但是他竟然真的在院墙和后面的院子中,看到了一些十分稀薄的魂魄痕迹,正是西门弘的。

    “真的是他?他为什么要杀王吉安?”

    宋征疑惑,朝后一挥手,龙仪卫打开了一旁的小门冲了进来。宋征直接从围墙上落下去,顺着魂魄痕迹往院子内追踪。

    因为时间太长,痕迹已经非常轻微,中间断了几次,宋征只能以虚空神镇凌空一照,才在一处僻静的院落中,又找到了西门弘的魂魄痕迹。

    他看了看这院落,问道:“王家的人呢?”

    很快王家的一个管家被带了过来,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的回话:“……此地,是、是老神仙潜修的地方。”

    “老神仙?”

    “老神仙是我家老爷的贵人。”管家道:“这件事情家中下人知道的不多,小的也只是听说,老神仙和当年老爷发迹有直接关系。所以老爷专门在家中留了一座院子给他,平日里不准我们靠近,有什么需要,也是老爷亲自送过来。”

    “老神仙现在何处?”

    “老爷被杀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老神仙了。”他顿了顿,又道:“其实平日了也没有几个人见过他。我们有时候甚至怀疑,老神仙到底住不住在这里。”

    宋征环视一圈,院子中冷冷清清,有几道很稀薄的西门弘的魂魄痕迹,只怕过了今天就会彻底消散。

    另外还有几道魂魄痕迹——却不是老神仙的,而是王吉安的,他的魂魄痕迹遍布整个王府,宋征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

    除此之外,再也没有第三道。

    难道说是因为时间长了,已经彻底消散了?若是如此的话,证明王吉安被杀那几天,这位“老神仙”并不在府中。

    可宋征仍旧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他道:“派个人去,把县衙内和此案有关的卷宗全部调过来。”

    李三眼领命,亲自带人去了。时间不长李三眼带着一芥指的案卷回来了,宋征伸手一拂,所有的案卷当空展开,他展开神通一眼看去,案件的前因后果一应细节了然于心。

    从王吉安家人的供词可以看出来,他早年只是一个柳县的普通人,家中父母双亡,他认得几个字,靠给人抄书、写信为生。

    不算是文修,只是个文人。

    而在洪武天朝,不成文修是没有任何前途的。那个时候的王吉安穷困潦倒,温饱尚成问题,更别说终身大事了。

    像他这样的文人,在整个洪武天朝多如牛毛。若是能够放下读书人的身段,做些他们原本鄙视的事情,那还能生活得好一些,否则就只能一直清贫下去。

    宋征的父亲当年一定要让他成为修士,也正是这个原因。

    大概在十年前,王吉安忽然发迹。所有的家人证词,在谈及王吉安的发迹时都不详细,因为那是在他们之前。

    穷在闹市无人问,王吉安发迹之后,他们才先后出现在王吉安的身边。

    据推测,王吉安应该就是那个时候遇到了那位“老神仙”,他因此成为了修士,变得处事圆滑,精通人情世故,善于钻营。

    于是进入了县衙,从一个小小的文吏做起,只用了三年的时间,就坐上了人人眼红的柳县矿监的位置。

    宋征记得莆召说过,他准备用四百万元玉买下柳县矿监的位置,可是王吉安当年并没有花什么钱。

    而对于那位“恩重如山”的老神仙,王吉安也十分尊敬,专门留着院子侍奉。然而对于王吉安周围的人来说,这位老神仙几乎是隐身的,没有人见过他,也没有人对他有什么印象。

    甚至在审讯的时候,若不是主审官提醒,他们甚至会完全想不起来还有这么一个人。

    宋征了解到这些的时候,已经微微皱眉,“老神仙”这个称谓,若是凡俗之人面对强大修士,倒也并不显得突兀。

    可是王吉安已经是修士了,他应该很清楚修士和仙人之间的区别,为何还会违反常理的如此称呼对方?

    而这位“老神仙”能够存在却隐身,让除了王吉安之外的所有人,都忽视了自己,这应当是一种罕见的大神通。

    他对这位“老神仙”越发好奇起来。

    而案件的其他细节,也颇多耐人寻味的地方。首先,明面上的嫌疑人有两个,他的小妾,他的护院。

    这个小妾,是司邦阙的远房侄女,在整个柳县几乎没有人知道。

    而他的护院,准确来说应该是他的贴身护卫。他有一名长随,两名贴身护卫,这是其中之一。

    从他亲人的证词中可以看出来,王吉安从案发一个月前开始,频繁往来于县城和小漠河矿坑之间。

    而他的亲人们可能对王吉安的过往并不了解,却非常了解县里各个矿坑的情况——这也事关他们能够捞到的好处。

    小漠河矿坑贫瘠,只能出产四阶的“秘纹银”,三阶的“白铜”和四阶的“彩釉铁”。

    这种地方不值得身份尊贵的矿监大人一天跑两趟。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