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一八二章 欺负了一下女人(上)
    此时,县城城门外,五十名县兵两侧排开,修为参差不齐惨不忍睹,最高的一个才是脉河一道,最差的一个刚刚燃穴。

    但这已经是县衙能够摆出来的最大场面了。

    县城内,真正的精锐武装都掌握在四大世家和各大矿主手中。

    站在队伍最前面,等着迎接宋征大人的,是一位洪武天朝少见的女官。

    修真界没有重男轻女的观念,大家看中的只有资质和修为。甚至一些门派,因为功法特殊,更适合女子修炼,因而几乎不招收男弟子。

    所以女修为官在这世间并不少见,只是洪武天朝内并不多罢了。

    女县令骑在一头六阶荒兽“火尾灵狐”背上,官服穿戴整齐,将一头如云的秀发束成了发髻藏在了官帽当中。

    她容貌精致,五官搭配十分协调,肌肤温润细腻,宛若婴儿。

    在她身边,陪着一名老妪和四名女兵。从装束和法器上,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些人是女官的私兵。

    岭南的气候相比于江南更加潮热,已经日上正午,燥热难耐。女官修为不俗,已经是明见境初期,气温对她毫无影响,只是平白等了一上午,她情绪上很不满。

    老妪在一旁不断地劝说道:“小姐,一会儿宋大人到了,千万别使小性子,那可是宋征,白阁老、欧冶氏、西雍王都不是对手,他要是有什么举动,咱不跟他一般见识,千万忍一忍……”

    女官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奶娘你跟我说实话,为什么从昨天晚上得知宋征要来,你就一直劝我能忍则忍?到底我要忍什么?”

    “这个……”老妪犹豫再三,还是咬牙道:“宋征的名声你也是知道的,一向霸道。另外……听说他年少好色。”

    宋征要是听到自己这个名声,当场就会把李三眼叫过来暴揍一顿。这绝对是他的锅。

    女官听闻,杏眼一瞪:“难不成他动手动脚,本小姐还要忍着他不成?”

    她用力张开素手,白白净净,细细长长,看上去就像是一只猫爪子,用力一扣一挠:“他要是规规矩矩还则罢了,若是敢动手动脚,言语轻薄,哼哼,本小姐一定让他尝一尝明见境水准的阴虚十三爪的威力!哼。”

    她座下的那一只火尾灵狐也跟着,抬起了巨大的前爪,和自家主人行动一致,往虚处,假想着敌人一扣一挠。

    老妪连连叫苦:“小姐,您可千万别呀,老爷出门前可是千叮咛万嘱咐,得罪了宋征,那可是灭族的大祸啊……”

    女官咬牙:“让本官对登徒子容忍,绝无可能!”她斜着看向了天空,似乎那里有什么让她极为神往的东西存在:“毕竟,本小姐的目标,是要成为古苍龙女和千古第一圣女那样的女子!”

    老妪嘀咕了一句:那两位可是终身未嫁,你要真成了那个样子,老爷非得气的吐血不可。

    “奶娘,你说什么呢?”

    “没、没什么。”老妪连忙道:“总之,小姐你能忍就忍好不好?我回头跟老爷说,给你买你一直想要的六阶荒兽‘灵耳玉雕’。”

    想到那模样可爱的灵耳玉雕,女官眼睛一亮,砸了咂嘴:“好吧,只要他别太过分。”

    忽然有差官飞快跑来,到了近前躬身禀报道:“禀县令,宋大人到了。”

    其实不用他报告,女官也已经看到了,在王朝境内,宋征这般以“六州巡察使”身份出巡,头顶上的天空中,自然凝聚了灵云相随。

    灵云规模庞大,几十里之外都能看到。

    老妪连忙道:“小姐,再往前迎一迎吧。”

    女官却是一撇嘴:“不去,我师父说了,女孩子要矜持一些。”

    老妪有些看不见的冷汗:“小姐,您现在是迎接上官,不是去见那些世家公子哥儿。”

    女官仍旧任性:“那也不去,在这里等了半天,已经够给他面子了。”

    老妪对从小娇生惯养的小姐无可奈何了,不过这也只是小事,她就没有再劝。

    宋征的队伍缓缓而来,五百亲兵护卫四周,鸿天成、修子成、寒九江作为三道箭头在前开路;石中荷、黑豆随行左右伺候;两位巅峰老祖在后方压阵保护。

    女官看到这阵仗,又撇了撇嘴,暗自嘀咕:好大的排场。

    宋征看到女官的时候愣了一下,意外道:“你便是柳县县令?”

    女官鼻孔里哼了一声,心头不满,却还是在老妪的不断眼神暗示下,翻身下了骑兽,躬身抱拳道:“下官柳成菲,拜见大人。”

    老妪连忙上前来,陪笑道:“大人一路辛苦,我家县令已命人在城中准备了丹食灵酒,请大人入城休息。”

    宋征一摆手,指了一下柳成菲:“休息先不用了,你上来,本官有话问你。”

    柳成菲傻眼了:这么急色?一见面就强行要让本小姐上车?

    她虽然被奶娘告诫,宋征年少好色,但这样未免太粗鄙了吧?

    老妪也震惊意外,这宋大人当真是……霸道啊。

    宋征看她们呆若木鸡,皱眉道:“怎么了?本官时间紧迫,快些的。”

    柳成菲咬着嘴唇,两手还抱着拳,指尖却已经有忍耐不住的灵光在闪烁着,柳氏祖传《阴虚十三爪》已经发动了。

    老妪连忙按住了自家小姐,道:“老身陪小姐一起上去。”

    宋征看了她一眼,脸色冷了下来,点头道:“也好。”

    见到一名女县令,他本来也只是有些好奇。但是看到这女孩做事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和上官商谈,还要家臣在一旁陪同,心中便有些先入为主的观念:这是某个大家族的小姐,一时贪玩让家里安排了个县令,过来过过瘾吧。

    可是一县之长,身兼数万人的生计,世家小姐一时任性,可能就会导致几千户人家衣食无着。在宋征看来,这并不好玩!

    而宋征冷下了脸,老妪却以为这是被自己“坏了好事”,心中不快。

    柳成菲则咬着嘴唇,不肯上车。老妪拽了她好几下,她才不情不愿的跟上去了。

    宋征的马车上,洛青维已经提前出去了,只有他一人。

    柳成菲进来俏脸就气的红扑扑的,像只香甜的红苹果:这要是没有奶娘陪着,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他什么企图?

    再一瞧,好嘛,车内奇阵已经准备好了,到时候自己是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宋征端坐,冷着脸问道:“本官此来,为的是王吉安之死一案。这么多天了,柳县怎么办的差事?案子到现在还没破。”

    柳成菲哼了一声,别过头去。

    手段肤浅!不就是找个借口拿捏自己一下,好方便你行事?但你看错人了,本小姐不会就范哒!

    老妪陪了个笑脸:“大人息怒,这件案子迷雾重重,我家县令已经竭尽全力,并非不尽心,还请大人明察。”

    宋征皱了皱眉头,冷冷道:“若是能力不足,便是尽力了,也办不成事情。”

    柳成菲忍不了了,蹭一下起身来,却被宋征一声沉喝:“坐下!”

    轰……

    雷鸣九天,柳成菲被震得魂魄激荡,脑中嗡嗡作响,身子一软跌坐了回去。老妪也是身躯摇晃,心中吃惊不已:这等阴神修为,不亚于巅峰老祖!

    宋征真的有些恼怒了,强硬的逼视着柳成菲:“你可还记得自己的身份?在本官面前,你不是什么世家小姐,没有人会宠着你。你是柳县县令,是本官下属,你差事办的糟糕,又有何底气在本官面前放肆?”

    老妪连忙告罪:“大人息怒,我家县令年轻气盛……”

    宋征冷笑了:“本官更年轻、更气盛。”

    老妪想起来眼前这位宋大人还不到二十岁,的确比自己小姐还要年轻,一时间竟然不知应该怎么劝说了。

    柳成菲终于从刚才宋征那一喝之中清醒过来,她觉得委屈,自己被这个登徒子生生欺负了,却没办法报复回来。眼泪忍不住在眼眶里打转,她狠狠咬了一下嘴唇,道:“你不用说那么多了,这个县令,我不做了!”

    宋征阴森森道:“你以为就是辞官这么简单?你们柳家不在乎这个县令,当然了,对你们来说不过是花点元玉的事情;可是对于这一县百姓来说,县令就是天!你想辞官而去就要脱身,没那么简单!”

    柳成菲想到自己做了这个县令,受的那些委屈,现在还要被人这样指责,眼泪眼看就要控制不住了。可她不想哭,不想在这个可恶的人面前表现的软弱。

    “那你想怎样?”她冷冷道:“我柳成菲是个娇生惯眼的大小姐不错,但我也宁死不屈!”

    宋征一挥手,喊人进来:“将柳成菲收押,彻查柳县县衙。”

    “是!”

    石中荷进来,带走了柳成菲。一道枷锁落下,刚刚的县令成了囚犯。落差巨大,但是柳成菲十分平静。

    老妪急了,连忙跪在车中:“求大人开恩,我柳家必有厚报。”

    宋征一声冷哼,挥手道:“你可以下去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