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一八零章 燃空符(上)求月票!
    文修合上了文书,道:“大人,宋征奸诈阴险,暗指我们大秦不懂礼数,甚至对大人的身份也表示了一定程度的怀疑。

    郭兴昌肯定被他抓了,欺人太甚!”

    巅峰老祖早已经寒暑不侵,可他仍旧不喜欢江南的气候。他淡淡道:“小郭的性子啊,我早就提醒过他,在外面还是要沉稳一些,可惜他们这些年已经养成了习惯,改不过来了。这次也是个好事情,磨练一下他的心性。”

    文修有些摸不清楚大人的意思:“那咱们去禺州拜见宋征。”

    王鹏举哑然而笑,摆手道:“怎么可能。”

    “大秦人就算有问题,也只能由大秦人自己来处置。宋征以为耍个小聪明,就能糊弄我大秦?这一次就要让他知道,一个人的能力,是无法和整个大势对抗的。”

    “洪武注定衰落,不是我大秦的对手,他一个人哪怕是资深镇国,也无法阻挡历史洪流。何况,他区区一个天尊。”

    文修大为振奋——正如肖震所说,大秦人骄傲,已经深入了他们的骨子里。他立刻询问:“那我们怎么回复宋征?”

    “让京师中我们的使臣向洪武皇帝施压,另外直言回复宋征:他抓住的人就是我们大秦的使者,让他立刻放人,赔礼道歉。另外让他马上回来,平天王的事情必定发生在江南,斥责他此时滞留岭南,乃是不务正业!”

    文修一愣,道:“大人,宋征已经暗指我们大秦蛮横且不通礼数,这样回复岂不是坐实了他的指责?”

    王鹏举哈哈一笑,问道:“那又如何?”

    文修又愣了一下,随着大人的这一句“那又如何”的反问,他似乎感觉到了眼前一片开朗。是呀,那又如何?

    就算是坐实了宋征暗指的罪名,宋征又能将他们怎么样?

    名声是个天下人看的,天下人又能把堂堂霸主如何?

    王鹏举看到他终于明白了,点头道:“这就是国力和大势的威力!”

    “是,属下明白了。”

    ……

    宋征很快收到了王鹏举的回复公文,文修措辞强烈,让宋征看的直皱眉头。他一声冷哼,两手一握公文化为了灰烬。

    但随后,天空中一道流光飞来,又有尚方宝剑带着圣旨来了。

    皇帝总算是知道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因此圣旨低调,没有接连了护城大阵让全城都看见,只是潜入了龙仪卫衙门,传旨给宋征。

    但是整个龙仪卫上下看到了皇帝这一道圣旨,全都气闷屈辱无比!圣旨言辞冷厉,几乎是命令自己的江南六州巡察使立刻去昆州,听从大秦人的吩咐。

    宋征冷着脸收了圣旨,却没有叩拜谢恩。

    他只是淡淡的站起来,把圣旨卷好了揣进怀里。然后转头,低声吩咐李三眼:“将圣旨的内容传遍龙仪卫上下。”

    李三眼也正气闷,沉声应道:“是,属下领命。”下面人再有骨气有什么用?自己的皇帝是个没卵蛋的货色!

    众人散去之后,齐丙臣忧心忡忡问道:“大人,现在怎么办?”

    吕万民问道:“要不……咱们去昆州,但不跟那个王鹏举见面。”他又道:“其实大人不用担心,便是见面了,有老夫和老齐在,必不让大人受了委屈。”

    宋征冷笑:“去昆州?为什么要去昆州?难道禺州不是江南?回信给王鹏举,告诉他他大秦不了解我洪武的政治变迁,禺州现在也是江南,如今是江南六州。本官坐镇禺州,同样是为了平天王之事。”

    “可是……”吕万民想了想,苦笑一下,大人这是强词夺理啊。

    但宋征绝不会这个时候去昆州,若是去了,膝盖也就软下去了。

    齐丙臣也担心:“那圣旨……”

    宋征淡然:“这个月的矿税就要收上来了,前几天让弟兄们下到了县里,盯着各地贪官,想来这个月的矿税可以足额收上来,到时候给陛下送过去,抗旨不尊这种事情,他也就不会介意了。”

    宋征说的不错,只要对皇帝有用,接了圣旨阳奉阴违他完全可以容忍。

    两位老祖想了想,虽然不是最稳妥的处置方法,但大人已经打定了主意,下面的人也就照办了。

    吕万民又问道:“那郭兴昌放不放?”

    “不放。”宋征狼兵的性子上来了:“将来他们若是问起来,本官就说忘记了。”

    况且李三眼已经弄到了郭兴昌屈打成招,承认自己是冒充行骗的证词。理直气壮地要进行深入调查啊。

    商议已定,将两位老祖送出去,宋征对外面吩咐一声自己要静修,没有传唤不得打扰。他走入静室,落下了奇阵灵光。

    这一次的事情在他心口憋了一口气,忍不住想要提前执行自己的某些计划了。可是他又不得不冷静下来。

    这一应处理,看似他对王鹏举毫不买账,但他毕竟是弱势的一方了。王鹏举若是进一步逼迫,他不知应该如何应对。

    甚至因为整个王朝的态度,若是和王鹏举相见,对方嚣张跋扈,他可能也只能隐忍——为了大局。

    从骨子里来讲,他毕竟不是因小失大的性格。在个人荣辱,和拯救皇台堡伙伴的大计划之间,他毫无疑问会选择后者。

    他调整了几次呼吸,才平复了心情,不由得一个苦笑:虽然在旁人面前他表现的冷静而成府,但实际上他和那些老奸巨猾的朝臣们仍旧有着极大地差距,心中仍旧有着愤怒。

    他将这件事情暂时丢在了一边,打定了主意。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现在他要认真思索的,正是王鹏举提出来的事情。平天王和月河灵境。

    随着时间的推移,月河灵境出世越来越近,可是江南境内平静,平天王悄然无踪。宋征不敢作死去搜寻一位资深镇国,但他不能一直像现在这样等待。

    事实上,他之前安排了几处布置,只是不知道能否起到作用。

    而现在他还有另外一个任务:不能让大秦人察觉到,慧逸公阁下已经放弃了洪武朝廷。

    宋征只能暗骂,皇帝昏庸。

    不过大秦人的出现,似乎也是一个机会。宋征和王鹏举彼此不喜,宋征因为王鹏举躲在禺州不愿意回去,王鹏举因为是大秦人,在洪武境内处处掣肘,行事诸多不便,消息也不够灵通。

    这样的情况下,江南处在一种“空虚”的局面下。平天王若是看到了这一点,应当会很放心的随意施为。

    宋征思来想去,又是一阵颓然:哪怕江南不是这种局面,平天王似乎也一样会随意施为。

    资深镇国啊,像一座大山,死死地压在了宋征心头。

    他苦恼的一拳锤在地面上,这件事情似乎只能从其本身来解决了。

    他出了静室,吩咐了一声:“让洛青维来见我。”

    时间不长,洛青维赶到:“大人?”

    宋征指了一下旁边的椅子:“坐下来说。燃空符你还有吗?”

    洛青维不知何意:“我可以向家中讨要一个,不过大人要那东西做什么?”

    宋征道:“王鹏举的事情你听说了吧,恐怕他不会善罢甘休,本官只能想个法子让他不要再盯着我了。”

    洛青维明白了:“大人想以燃空符制造虚空异动,让王鹏举忙碌此事,也就无暇为难大人。”

    宋征点点头,似乎是觉得有些丢面子,没有再多说。

    洛青维双快道:“没问题,我立刻向家中讨要。”

    宋征也很君子:“这一套燃空符算在本官的报酬之中,将来计算的时候扣掉。”

    ……

    宋征回复的文书送到了王鹏举手中,文修读过之后,道:“大人,宋征这是在敷衍我们。”

    王鹏举站起身来,气势陡然一变,平和懒散消失不见,全身上下充满了一种进击和强势的态度。

    “必须逼迫宋征低头!”

    “我们远来洪武,全无根基。很多事情都要依靠洪武地方衙门的力量。若是不能收服宋征,地方衙门必定阳奉阴违,我们的命令不会被彻底执行,也不会第一时间得到重要的情报。”

    “所以,我们需要立威,宋征的身份正适合用来祭旗。”

    宋征执掌六州,此前在江南威名赫赫,人人畏惧,但大秦人却有这个信心,可以用他来祭旗。

    巅峰老祖闯出门来,打算先向宁自才发难。却没想到守在院门口的弟子匆匆而来,禀报道:“师尊,盐州衮县出现强烈的虚空异动,宁自才刚刚前来禀报!”

    王鹏举脸色一变,身为九阶天兵,当然以大局为重,立刻道:“带路。”

    弟子当先疾行,到了院门外见到了宁自才,州牧大人一拱手,急切道:“形势急迫,一切从权,大人勿怪。盐州衮县路途遥远,宋大人远在禺州,目前只有请王大人先行一步,以免出现意外!”

    他说话之间,抬手张开了一幅江南的地图,盐州衮县地处边界,距离禺州的确很远。

    王鹏举恼怒:“竖子,坏我大事!”

    他一挥手:“立刻出发。”他一边往外走,一边对宁自才喝道:“你告诉宋征,这一次若是让蛮妖部得了那宝物去,不光我们大秦不会放过他,蛮妖部怕是也会立刻入侵洪武!孰轻孰重,他自己掂量!”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