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苍穹之上 > 第一七九章 九阶天兵(下)求月票!
    肖震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小宋,好好干,我们肩上的担子,很重!”

    宋征也是一阵无力感,收起了灵符连连摇头,他对石原河和肖震的计划完全不看好。而现在,大秦帝国的天兵已经进入洪武的腹地,欺人太甚啊。

    他正想着这些事情,忽然有一枚同音骨符的光芒闪亮起来,宋征看了一眼果然是昆州州牧。

    他接通了骨符,昆州州牧宁自才的声音传出来,堂堂一州之主,语气中带着委屈:“大人,下官在那位九阶天兵的门外站着,对方嫌弃下官身份太低,不肯相见,直言上朝天兵身份尊贵,要大人亲自在前来迎接。”

    宋征深吸了一口气,连连告诫自己:不要冲动、以大局为重。

    “他不肯见你?既然这样你还等什么?回去就是了。另外让人好生保护这位天兵的安全。”

    宁自才一愣:“保护?”

    宋征骂道:“派兵把他的院子包围起来保护,听懂了吗!”

    “是!”宁自才暗自一乐,果然还是大人更坏。这说是保护,不就是囚禁看守起来了吗?

    宋征狠狠掐断了通话,深吸了两口气,平复了一下有些激动地心情,这才重新走了出去。

    那位大秦帝国的使者已经坐在堂中喝着茶。石中荷站在他后面,直翻白眼。

    宋征想了想,对于这一位的不请自入有些不满,但觉得还是应该以大局为重,暂时忍了下来问道:“阁下如何称呼?”

    使者站起来,微微一拱手:“在下大秦帝国天兵营三阶天兵郭兴昌,在王鹏举大人麾下听命。”

    宋征点头:“王鹏举就是那位九阶天兵?”

    郭兴昌有些不悦,道:“大人身份尊贵,如今两国合作,您代表的乃是洪武天朝,还是应当注意一下邦交礼仪,大人对我们王大人不够尊敬,只会让我们大秦帝国看轻你们洪武,被羞辱的不会是我们大秦。”

    宋征抓了抓头,暗自嘀咕了一声:“去他娘的大局为重,老子忍不了了。”

    郭兴昌没听清楚:“大人说什么?”

    宋征忽然露出了一丝极为友善的微笑,问道:“阁下说你是大秦的天兵,可有证明?”

    “自然有的。”郭兴昌取出一枚玉牌:“这是我大秦天兵营的腰牌。”

    宋征拿了过来,翻来覆去看着,又问道:“只有这一块牌子?”

    郭兴昌瞪眼道:“那还要什么?”

    宋征点点头道:“若是如此,左右来呀,请这位可能是大秦帝国天兵的人去冥狱休息一下。”

    “是!”几名龙仪卫闪了进来,气势汹汹的朝着郭兴昌冲了过去,郭兴昌大怒:“宋征,你这是什么意思?”

    宋征抛玩着手中的玉牌,道:“最近江南发生了好几起冒充大秦使者坑蒙拐骗的案子,本官怎知你是真是假?自然是要先调查一番,验证身份了。”

    郭兴昌怒不可遏:“你敢!我家大人就在昆州,往京师联络一番就能证明真假,你胆大妄为,难道不怕为洪武找来泼天大祸吗!”

    宋征哂笑:“阁下太高看自己了。”

    他一挥手:“押下去。”

    龙仪卫们冲上来,却没想到这个郭兴昌修为着实不俗,竟然已经是明见境初期的大修!这样的人物在天兵营居然只是个三阶。

    几个龙仪卫被他两手一拨,灵元滚滚好似海浪,冲的他们东倒西歪。

    宋征暗恼,石中荷忽然出手,一掌落下,沉重如山。好似整个大地都翻转过来,郭兴昌砰一声,被石中荷一掌压在了地面上,他奋力挣扎,却动他不得,一张脸都快要被挤扁了。

    郭兴昌也大吃一惊,没想到带自己进来的这个娇柔女子竟然有如此修为。

    几个龙仪卫面上无光,再次上前来以法器枷锁将他制住,拉出去的时候难免拳打脚踢出口恶气。

    宋征捏着手中的玉牌,面色却并不轻松。

    大秦帝国会为了区区一个郭兴昌和洪武开战?不可能的。大秦再霸道,也不可能这么做。以他在洪武天朝的地位,真的容忍一个三阶天兵在自己面前放肆,才是辱国之举,丢尽了天朝的脸面。

    但是这件事情想要处理妥善并不容易。他挥手让石中荷出去了,再次联络了肖震:“大秦上下真的不知道他们如此做派鬼厌神弃?”

    肖震道:“大秦称霸已达数千年,国力鼎盛前所未有,正是民众极度骄傲的时刻。大秦朝廷行事霸道,对于人族七雄中其余六国,没有半点尊重。

    而这种态度也影响到了民间,哪怕是大秦的普通百姓,游历或是经商去了别国,也都是骄傲跋扈,目中无人。

    这些年六国处理过的,因为大秦人狂妄自大而引起的争斗案件多如牛毛,大都是六国息事宁人,自己吃个哑巴亏,将大秦人礼送出境而已。

    有些,甚至还要赔偿他们。你所遭遇的,只是普通情况。”

    宋征算是明白了,为什么郭兴昌会是那个态度,因为他们本身已经习惯了这种做派。六国因为畏惧大秦,在面对大秦人的时候也是天生矮了一头,也助长了他们的这种习气。

    “难道他们不明白,这样会让大秦帝国在灵河东岸声名狼藉?”

    肖震坦然道:“他们会在乎吗?”

    宋征摇头,的确强大的大秦帝国正是烈火烹油的时刻,因为强大而膨胀,整个国家从上到下都觉得,只要他们一直强大下去,任何问题都不是问题。

    而他们也坚定地认为,自己会一直强大下去。

    肖震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问他道:“你做了什么?”

    宋征老实交代:“我抓了郭兴昌。”

    肖震:“……”

    好半天,他才憋出一句话来:“你就不能不惹事吗?这烂摊子,你自己收拾去。”

    咔!通话被切断了,宋征连忙又点亮灵符,你可是我的靠山,不能不管啊!但是肖震这次似乎是铁了心了,不管宋征尝试了几次,肖震就是不接听。宋征忧郁一叹,看来这次只能自己死扛了。

    他想了想,又联络了宁自才:“昆州那边有什么动静?”

    “没有,那位九阶天兵一直在自己的住处不曾露面。”

    宋征心里有数了,他出门来问道:“从郭兴昌身上搜出来的东西呢?”

    李三眼走进来,将一应法器、宝物摆在了宋征面前。他刚才恰好忙别的事情去了,回来就听说有大秦人在大人面前放肆,气的七窍生烟,亲自杀进冥狱料理了郭兴昌一番。李百户使出了浑身解数,短短一盏茶的时间,就把郭兴昌整治的不成人形了。

    然后,李三眼满意的拿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郭兴昌屈打成招了。

    也是因为郭兴昌完全没有预料到会是这个结果,所以毫无准备。但凡他有一点戒备之心,堂堂明见境大修,被拿下之前,肯定有办法送出消息求援,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凄惨。

    宋征扫了一眼这一堆东西,当中有几件制式法器,一看就是天兵营装备的。他也不得不服气,品质水准皆是一流,对比而言远胜洪武天朝任何一支军队。

    他摆弄着这些东西,在心中盘算着这件事情要怎么解决。

    让他去“面见”那位九阶天兵王鹏举?开什么玩笑,自己堂堂洪武重臣,执掌六州之地,他王鹏举算什么东西?

    但是大秦帝国贵为霸主,在各国领地上嚣张惯了,这件事情处理不好,也会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甚至可能会被首辅大人等抓住机会,请皇帝出面威逼自己向大秦低头认错。

    以天子的性子,好大喜功却心性孱弱,面对强大的大秦,他多半会当场缩卵。

    “李三眼。”

    “属下在。”李三眼连忙上前,宋征道:“有些事情你去办了。”

    “是!”

    第二天一早,宋征签发了一道文书,送往昆州,请宁自才转交给那位王鹏举,言说江南各地,最近多有冒充大秦使者的案件发生。

    狡犯以大秦人的身份骗财骗色,累计发案六起,昨夜又胆大妄为,直入龙仪卫,妄图蒙骗江南巡察使大人,幸被大人法眼如炬当场识破,拿下了冥狱。

    文书请王鹏举尽快前往禺州,向巡察使大人证明身份。

    宋征请了梅炳思捉刀,这一道文书写的有理有据,按照两国邦交的传统礼仪,暗示王鹏举身份微末,远逊于宋征,应当主动前往拜见,而不是倨傲的等候在昆州,只派使者前往丽水城。

    这是王朝的脸面问题,不仅是洪武的颜面,也能反证大秦是否明节知礼。

    宁自才接到了这个任务暗暗叫苦——正如宋征所猜测的,六雄的官员在面对大秦人的时候,天生矮了一头。

    可他不敢违抗宋大人的命令,硬着头皮将文书送了过去,果然门房接了文书,然后砰一声将大门关上,堂堂州牧,连门都进不去。

    这院子足有三进,规模极大。

    江南的初夏潮热难当,院子里蝉鸣躁响,后花园的一座近水凉亭中,时年九十有六的王鹏举面貌宛如壮年,坐在一张江南特有的竹制摇椅上,闭着眼睛轻轻摇晃着,听亲信文修读完了文书,不置可否的拈了一粒葡萄送入口中,汁水甜美。
龙8国际